金刚经深义(禅修版) 9

  金刚经深义(禅修版)(9)

  空海(惟传法师)

  婆婆为什么会这样对你?有可能是我们真的有错,而不知道,还有可能是因为她的内心很苦,无处发泄而相当委屈,因此需要让她有“倾倒垃圾 ”的一些方式,如果你的心量不宽大,当她的“垃圾”倾倒过来,你不是把“垃圾”倒回去,不然就是又倾倒给别人,你没办法消化它。如果你具有智慧,走在正确的闻、思、修、证的解脱道上,当她把这些垃圾倾倒过来给你,你就可以消化这些垃圾,而把那些垃圾变成可用的资源,变成为有机肥料,反而助长你开出美丽的莲花。如果你真正听得懂以上这些观念来修行,一样啊!你的人际关系、人缘方面,都会越来越改善。

  “是故,须菩提!菩萨应离一切相,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真正到“无我”的境界,“离一切相”就是要放下自我,以“无我”之心,“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这时候是朝向 “无我”,而你还没有真正做到,因此这是一种劝导,菩萨应该……,然后你要发怎么样的心,劝导大家朝向正确的角度,才会真正找到解脱的核心。“不应住色心生,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生无所住心”前面已经讲过了,就不再重复讲述,重点在后面的“若心有住,则为非住”这句话的含意很深,“住”就是抓取、执著,一般众生处处都在 “住”、执著的境界,只是程度不一样而已。你说要放下、放下,还是只能放下你所能够放下的;你很多放不下的,还是放不下。

  包括你说“我厌恶这个世间,我要厌离这个世间,我看破红尘,我要出家修行……”你自以为离开了滚滚红尘,事实上你来到佛寺、修行道场,虽然你的身是离开了凡尘,但是你的心有没有离开?还是没有离开,你以为佛寺里面就没有人我是非吗?一样啊!统统有啊!因此不要以为住在寺庙里面,就是离开了滚滚红尘,我就“不住”,不是啦!还没有啦!于是你又说“好!我现在选择一个专修的道场,在此清修、专修,他们所做的种种,我不跟著去做,因为我在专修,好好的闻、思、修,然后抱著法门好好认真用功… …”如果你欠缺正确的观念知见,整个闻思修证的观念都不正确,你一直修、修、修……,以为 “那些凡夫都有所执著,我没有啊!我是走在解脱道上,我是修行梵行清净者,我是走在很崇高的解脱道上…… ”你以为别人有“住”、有执著,却以为自己没有,事实上有没有?还是有啊!

  你执著在那些法门、法执上面,还是会执著在我的宗派才是最好,我的宗教才是最好,我的上师才是最高、最厉害,你这样吹、吹、吹、吹到后面,以为往后当他死掉之后,就可以换你成为最高、最厉害。当然,这是讲得比较夸大一点,因为要把它放大一点来看,大家才看得比较清楚,很多当他们实际在展现之时,都是很隐性、很幽微,你不容易看到,不是没有,真正没有的,一定是四果阿罗汉,才能够做到真的没有,我们没有否定有这样的人存在,是有!但是,毕竟能够来到阿罗汉世界,还是很少、很少!只是要协助大家去看到,因为很多人还是一样走在解脱道上,你们无意中落入法执、见诤不断,却不知道。因此,现在就要讲明,我们把地图画得清清楚楚,当你有一天来到法执,产生门派之争、见诤,这时候就拿来对照,我们这里面有一面镜子,让你知道哪里是正确、哪里是错误,就可以很快的超越,不然你还是一样以为“我无所住啊!我没有那些啊!”不知道什么叫作“法执不断”。

  真正证到三果的人,法执、我执还是存在。只要“五上分结”存在,我执、自我、法执都还是存在,只要你有自我、还有我执,法执就一定存在。有一天,当你真正来到“无我”的世界,法执才会全然没有,因此“若心有住,则为非住”,这是非常高的标准,只要你还有“住”、还有抓取、还有执著,佛陀说就是错误的“住”,还没有来到究竟、 “无住”,还没有来到正确的“不住”。如果真正来到正确的“不住”,这里讲说 “非住”,还可以权说解脱者是来到正确的住,在还没有解脱之前,你是处在“非住”的境界,亦即错误的黏著、错误的执取。但是,又不要理解为这样的解脱者,就是正确的黏著、正确的执取,不是这样啦!那只是一个形容,让你了解现在的情况,不要以为自己已经来到解脱自在,而是说我们随时要校正。只要你有所执著,包括“四念处”也是一样,“四念住”的法门,是一个渡河的竹筏,它是帮助我们的药物,没有透过身、受、心、法的修行,就免谈后面的“无住”,你只是用“我慢 ”在讲而已,要脚踏实地透过“四念住”修行,设若到后来你还是执著不放,虽然你是在修习“四念住 ”,这时候还是处于“非住”,错误的“住”的情况,没有真正上到彼岸,还是有法执。以上所讲的,都是要破除三果的一些微细抓取,协助三果迈向四果的阶段,大家先把宝藏图清清楚楚了解,当你来到这里,就可以很快跳脱。

  “是故,佛说菩萨心,不应住色布施”这里所讲的“菩萨心”,是指一个真正想要迈向究竟解脱的人, “不应住色布施”做到“三轮体空”的布施。“须菩提!菩萨为利益一切众生故,应如是布施 ”在学习的阶段也是一样,学著「三轮体空”的布施,走在正确的解脱道上,到后来真正全然的“无所住”,而又能够生其心。“如来说:一切诸相,即是非相;又说:一切众生,则非众生。须菩提!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 ”这是真正的真人啊!他是说真理实相、说真话,说真话跟说好听的话,不一样啊!说好听的话,众生都会很喜欢、很高兴,很乐啊!很爽啊!但是,你没多久还是一样会苦啊!不安啊!因为好听的话里面无法透露真理实相,如果你喜欢听好话,不容易来到听真话。

  以前跟大家勉励过“美言不真,真言不美”,忠言通常是逆耳的,好听的话听起来都是很顺耳,如果你喜欢听顺耳语,就不喜欢听逆耳的忠言,但是我们的解脱法、解脱道,很多就是要破除你原来的思想框框,都是让你180度的转变,如果你还没有准备好,顺著你的习性在运转,你还是不喜欢听那些真言,佛陀真正要协助我们解脱,佛陀讲真话、讲实话,但是你不喜欢听。所以,我们要成为真人,真诚、如实的面对我们自己,一方面学习著真诚、真实,也要学习著听真话,这样才能够慢慢的迈向真人、成为真人。

  “须菩提!如来所得法,此法无实无虚”所谓“得”,我们前面也有分解过了,“如来所得法,此法无实无虚”一般众生都是从二元对立的得与失,来理解得、失,这是错误的,为什么“无实无虚”呢?如果佛陀说 “我成佛啦!我得道啦!我大彻大悟啦!”众生会很好奇问说“你得到了什么?你在雪山里面,是不是有人送你一部葵花宝典或是一把倚天屠龙剑,你得到那个啦?”众生会用你的“得”来衡量,因为你的“得”里面,是要得到实质的东西,才认为是“得”,于是佛陀才讲以众生所认为的“得”,我是无所得,就是这里所讲的 “无实”。如果我跟大家讲说“我得到道、我开悟、我成佛!”但是用你们的理解观念,来理解他的 “得”,因为你的观念里面,是有一个实实在在的“得”,佛陀所谓的“得”,事实上这方面的“得”,我是无所得、也没什么钱,我是解脱自在、快快乐乐,不要看到我这么快乐、潇洒、解脱自在,以为我是金玉满堂、有很多的钱财,我是不是暴发户、中乐透,才那么快乐,于是你会来向我要钱、来分一杯羹,你以为自己得到实质的东西,但是佛陀说:这方面我是无所得,就是这里的“无实”,没有得到实际形相的“得”。

  众生一定要看到这个月的薪水十万块进帐进来,看到钱的数目,才认为我得到了十万块。众生的“得”,是有实质的东西可抓、可看,你才认为是“得”,但是你要佛陀、开悟者拿出一个实质的东西,他拿不出来,没办法拿钱给你,也没有得到什么钻石,没有得到什么葵花宝典,没有得到什么东方之珠,真正实质的没有。所以,六祖惠能无法拿出实质的东西给你,没有!但是,所谓“无虚”,也不要认为说这样的修行解脱就没有意义,“既然你没有得到什么,我修行干嘛!我头壳坏去……”佛陀又跟我们讲 “无虚”,虽然这里面说无所得,实际上它是有所得,但那一种“得”,我得的是什么?内心的安祥、快乐、自在,身心的柔软、慈悲,到哪里都是大安心、大自在,到哪里都没有界线隔阂,跟众生都是一体的,内心里面充满了慈悲,没有任何的嗔恨,我虽然无家,所谓 “无家”就是无所得,但是我又可以处处家,所谓“处处家”就是“无虚”。

  我没有一个固定的道场、固定的山头,但是到哪里,都是我的道场,我不会去抓这个是我的、我的,这方面的“得”,我是没有,但是我到哪里都是道场,处处无家、处处家,“处处无家”就是“无实”,“处处家” 就是“无虚”,他们所得到的,是真正的安心自在,这方面的所得,是用世间的任何金银财宝都买不到。纵使是王永庆倾家荡产,要跟空海交换这些,好!我可以接受你的所有财产,来回馈世间,但是你却没办法把我所体悟的COPY传真给你、拷贝过去,没办法!所以,纵使你倾家荡产,【金刚经】所讲三千大千世界的布施,虽然可以无藏私、无保留的给你,还是无法说坐在冷气房,然后空海给我一个加持、灌顶,全部就这样传真、灌输进来。比如在电脑收取讯息,只要一上网打开网站,就从美国灌进来,我就得到,实际上真正的安心自在是没办法如此,纵使倾家荡产去换取,还是换不来,你顶多只是跟惟传、空海结个缘,把他所知道的这些跟你分享,但是你能不能真正得到他所得的那些?能不能也真正来到安心自在?就要看你愿不愿意真正脚踏实地,一步一脚印去修、去做。所以,无所得、也无所失,这个“得”,我们说来到无所得,但是却来到“无实无虚”。

  “须菩提!若菩萨心住于法,而行布施,如人入闇,则无所见”这里讲的“菩萨心”,一样还是在学习、有学位的阶段,各位修行者、各位菩萨,如果你的心“住于法”,还有我是、我能、我慢、自我,或是贪功德的心态,叫作“ 住于法”,这样在做布施,表示还没有真正见法,没有真正体会“无上甚深微妙法”,还没有真正了解法,还是处在 “无明”的世界,叫作“如人入闇,则无所见”。虽然你积极在布施,但还是见不到法。有的人亲近佛寺或是到某个寺院,已经亲近很久,常常初一、十五都来膜拜,常常亲近道场,却只是形式上的接触,没有真正了解佛陀所讲的法义,没有宁静下来闻法,你只是来这里拜一拜,上个香、拿一些水果来供养,当然这是不错,也是一种布施,然而如果你拜一拜,告诉你“来!来!来!我们来上课、观看解脱道的VCD”你却回答“啊!我没时间啦!”“什么?你来到寺里面拜拜,你有在行善、布施,很好!你们这些菩萨,一起到玉佛殿来上课、闻法、听闻解脱道,好吗?”“解脱道?那是小乘的,我不要上课,我没时间、没时间!… …”。

  结果你还是一样来拜一拜,然后就下去了,像这样纵使你亲近再久,也只是结一些缘而已,无法真正了解佛法,你这时候的行善布施,还是一样“如人入闇,则无所见”来到佛寺里面这么久,有廿、卅年了,还是体悟不到法,还是没办法见法。如果你们能够听闻佛法,慢慢去体悟、了解真理实相, “若菩萨心不住法”要来到“不住”,一定是经过相当长久的闻、思、修、证,但是也不一定要很久啦!半年或是一年,已经很不错了,如果你真的很认真,经过一段期间的闻、思、修、证之后,就能够来到“不住法,而行布施”,体会到 “三轮体空”的布施。如果真正能够做到“不住法,而行布施”来到“三轮体空” 的布施,这是“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因为打开法眼、打开智慧眼,因此处处都见法,这时候所做出来的,虽然还没有真正的究竟解脱,但是在做的过程,都是“三轮体空”,处处都在见法。来到“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 的情况,必须要有前面闻、思、修、证的基础。

  “须菩提!当来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于此经,受持读诵,则为如来,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无量无边的功德 ”当然这是一个鼓励,也是一个勉励,就算我佛陀在这世间不存在,已经大般涅槃,但是佛法、佛经、佛典,还会继续再流传下去。只要真正体悟到 “无上甚深微妙法”,一样可以体悟到佛心,可以触到佛心,“若见缘起,则见如来”见到“缘起”,就看到如来;当你看到如来,如来也会看到你。当你的心来到“见山又是山”,跟法界是一体,这是一个形容、一个描述,不管时空再怎么隔阂,依法去体会、去修行,然后去体悟、真正见法,会来到佛佛道同。所以,佛陀在两千五百年前可以见法,我们现在一样可以见法;当你真正见法,就会跟佛陀心心相印,真正会体悟到。“若见缘起,则见如来”当你体悟到“三法印”,一方面会感念佛陀,一方面觉得佛陀法身遍虚空一切,这时候所讲的“法身”,不是你以前所理解的“法身”,你就溶入在整个法界,真正来到这种情况、境界,都是“无实无虚”,可修、可证、可达。

  如果你是错误解读,积极精进用功的念佛、念佛,或是在打坐、打坐,一直在那里定、定……,到后来在定坐、定静之中,出现佛陀的相为你讲经说法,就以为“我见到了佛,我见到了……”其实这是你的禅相,当你在禅坐里面所看到的相,前面是有一个银幕,很多都是你的内心里面欲望投射出去,你是一个投射器,如果没觉察到,就会出现危险的情况,很容易以幻为真,然后就在那里贪著、执著,很容易走火入魔。所以,佛陀就跟我们讲:当你看到一切相,“诸相非相”所有相皆是虚幻,因此不要在打坐、禅坐,或是在某一个法门里面,然后要求一个相,当这可以是一个摄心、方便法的过程,但是一定要有正知正见,才会知道当自己来到这个阶段,要如何再深入,要如何再超越。如果没有闻思基础,在这个地方就卡住了,就迷路了。所以,真正的见法、真正的见佛,是来到“花开见佛”,心花朵朵开、法喜充满,你到哪里都是处处见法,也就能够处处见佛。【金刚经】里面有很多非常珍贵的宝藏,如果能够得到这些珍宝,比你得到几百万的钻石,都更有价值。

  由于各种因缘慢慢在形成,各种条件慢慢在具足,单单靠惟传、空海一个人,是不可能。因此,真是需要众因缘,加上大家的努力、积极、精进,能够为法作见证、走在解脱道上,诸般因缘就会具足,您们的精进就是在为法作见证,各方面的因缘就会越来越具足。未来有因缘计画筹办专修班,以四个月为一期,如果顺利运作上轨道,国内的解脱道方面,就会逐渐扎实生根,渐渐开花结果。解脱道学苑一方面提供环境,让真正有心要解脱、实修实证的人,有一个环境让大家能够好好专心用功,如果没有具足正确的知见,就算你躲在深山里面,表面上好像很用功,但是心态却是越来越狭窄,走上只是为自己,这是不正确的。当你具有正确的闻思观念,当你在走解脱道的同时,也一定会具足菩萨道的慈悲精神,你不是为修行而修行,你是为解脱而修行。当你真正的解脱了,也必然是解脱道与菩萨道并行,两足尊没有具足,是没办法来到解脱自在的世界。

  当你走在解脱道上,大慈大悲之心很自然就会流露,绝对不用担心走上解脱道的人,只是自私的自了汉、只为自己,反而要担心没有足够的环境、条件、空间,让有心要修行的人来用功,才是最大的问题,不是怕别人走上解脱道只为自己,绝对不会这样。所以,我们是要提供一个比较理想的环境,让大家用功,闻思修证、脚踏实地的消化,要把口号式的名词名相,落实为具体的体证,要真正为法作见证。解脱道学苑方面,就是培植真正有心要解脱的人,真正为法作见证的人,另一方面也是慢慢培植真正能够为法作见证,本身就是法身具足,就能够出来弘法,这样才是真正的弘法人才。不是训练你懂得一些佛学名相,在佛学院几年之后毕业了,就可以上台讲经说法,我们不希望走上学术化的途径,只是用嘴巴在讲经说法。将来真正能够上台讲经说法,一定是来自于实修实证、你的亲证,因此将来的解脱道学苑,也将是国内唯一第一所,真正能够把闻思修证做完整结合,让大家实际去体证的一个园地,带动整个佛教界素质水平的提升。当然,这些表面上好像是 “有为法”,但是我们都是用无为、无条件、无所求的心在做,能为这世间回馈什么,我们就默默的做。

  【金刚经】里面处处都在否定我们原来的观念知见,常常“说……即非……,是名……”,现在先来做一个归纳,让大家能够了解原则核心,说X即非X、是名X,这个X是一个代数、一个代表,你用什么代表都可以,大家先了解一个公式。比如“X是由非X所组合而成”,现在【金刚经】里面一样整理出一个法则,大家慢慢去推论其他,一样可以一一去检验。所以,【金刚经】里面的核心,就在于这一句“说X即非X,是名X”。举例【老子道德经】里面也有提到“道可道,非常道”,“道”就是佛法里面所讲的实相,实际存在的东西,“可道”就是【金刚经】里面所讲的“说X”,我说出它是什么,叫做“可道”,老子讲“非常道”,佛陀讲“即非X”,意思都是一样,“是名X”。

  从老子的立场来讲,老子说实际存在的东西,因为“道本无名”,只是老子勉强用一个名称贴上去,称它为“道 ”,佛陀有佛陀的表达方式,佛陀把它称为法界,耶稣有耶稣的表达方式,于是老子称为一个“道”,但是它本来没有名称。“可道”是我老子把它贴上一个名称,然后再加以叙述、诠说、解析,让众生来了解,但是我从嘴巴讲出来的“可道 ”、“非常道”,不是真正实际的实体,不是真正的存在,真正的存在是不可言说的,你只要去看,实际去品尝、去体悟,就可以来到无言说的世界。像你站在微风吹拂过来的地方,不必要我再告诉你说“喔!这个风一直吹拂过来,叫做‘微’、叫做‘风’……”不必有那些名相,只要带你到风口,然后在那里吹拂,微风吹拂过我们的脸,是可以不必言说。

  所以,实相是可以不必言说的,所有的语言名相都只是一个工具,只是“指月的手指”而已,都是协助你要去看到实相,不要落入语言名相上面,叫做“道”。虽然“可道”,但却是“非常道”,不是真正存在的实相。佛陀一样告诉我们,我说X,讲出来的语言名相,即非X,有两个意义,不是真正存在的东西,说X即非X,就是“可道”,“非常道”就是这里的“说X,即非X”,我讲得出来的,就不是真正存在的实相,“是名X”,只是一个名词、名相、代名词而已,一个指月的指标工具而已,这是【金刚经】里面的第一个意义。其次,“说X,即非X”,那些智慧者、解脱者,用他们所了解、体悟的语言勉强讲出来,然而众生却用有限的智慧、知见,去理解佛陀、解脱者他们所讲的内容,你以为懂了,你以为就是这样了,但是佛陀却从另外一个角度切入,提醒你不是现在你所理解的内容。

  佛陀我说出X的名相,但是所要指的内容,不是你现在所理解的内容;佛陀说无常,也不是你很粗浅、很粗陋的观念所体会的无常;佛陀说出一个涅槃、说出“空 ”、说出“无”,一般众生只是用头脑在解析、思维、推理、推敲,来找寻逻辑、来推理推算,或是运用最高级的数学公式推算,都没办法真正理解他们所讲的内容,意即“说X即非X,是名X到”。现在先讲个原理、总则,当大家慢慢了解之后,就可以推理到其他一切,于是你对事情的判断就会稍加保留,就不会那么主观、那么武断,因此【金刚经】讲 “说微尘,即非微尘,是名微尘”,另外“说世界,即非世界”,也是一样。应用到其它的,“ 说西方,即非西方,是名西方”,但是不要错误的解读,不要以为我在排斥净土,在排斥西方思想,而是众生没有真正了解经典“西方 ”的意思,讲出一个西方,讲出一个极乐,讲出一个净土,众生又以很有限的观点去解读。

  太阳出来的地方,叫做东方;日落的地方,叫做西方,请问台湾的西方是在欧洲,欧洲的西方是美国,而美国的西方,不是又跑到台湾来了吗?所以,西方只是一个形容,说极乐、说净土也一样,都是一个形容,协助众生慢慢来到内心的祥和,看到山河大地处处、各种的境界,都在跟我们微笑,那是一个净土,但不是在心外,而是在于你的心要清净,则佛土就现前,佛土就在眼前。所以,不了解空海的人,会以为我在毁谤净土,事实上我是在弘扬净土的核心,让众生可以到达、可以喝到、可以品尝到真实的净土,实践真实的净土。因此,“说西方”只是一个名词,如果正确理解西方在哪里,就在眼前当下,如果我们要讲出一个方向、方向感,西方在哪里?遍一切处。

  我们鼻子所朝的方向就是西方,当然也要看到自己的鼻子,没有看到、没有觉察到你的鼻子,就表示没有活在当下,你要清醒明觉活在当下,因为鼻子是随著你的脸、随著你的身,当你转到哪里,它就朝向哪里,来到全方位的西方,不是局限在某个地方,不是局限在某个点,解脱自在就是来到全方位的,都是净土。大家慢慢把整个课程的闻思修证做一个完整结合。同样的,耶稣所讲的“上帝”,不是一般众生所认识的“上帝”,更不是一般天主教、基督教徒所认识的“上帝”,因此“说上帝,即非上帝是名上帝”。一般众生曲解耶稣所讲的“上帝”,落入在抓住一个信仰,人格化的超级大力神,能够呼风唤雨、主宰你的命运,能够审判你… …,这是众生与宗教师的曲解。真正耶稣所讲的“上帝”,不是一般众生所理解的,因为一般众生,包括宗教师都没办法理解,耶稣所讲的“上帝”,跟他们所理解的“上帝”是有很大的出入,于是耶稣就被定罪说祂是错的。能够真实讲出“上帝”的耶稣,却被钉在十字架上面,被钉死了,慢慢经过几十年之后,众生又回归到信仰中的“上帝 ”。

  相同的,当佛陀讲出真正的解脱道,大般涅槃没有几百年,众生一样很不容易理解佛陀所讲的解脱道深义,于是这些很有心的大德,就继续把佛法的深义归纳整理,让后人可以了解佛法最深的地方,众生不要用狭窄的观念,去推理、去理解你所了解的名相。“说成佛,即非成佛”, “说得道,即非得道”,不是一般众生所理解的“得”,“说阿罗汉,即非阿罗汉,是名阿罗汉 ”、“说菩萨,即非菩萨,是名菩萨”……其他的,你都可以以此类推。解脱者、智慧者他们所用的语言名相,跟众生所理解的内容是有很大的落差,前几天以开玩笑的方式,跟大家称说空海所讲的“虾米碗糕”,跟一般不懂台语的人,所理解的“虾米碗糕”,里面是不一样,当你正确的了解,惭愧心就会升起,就会知道自己真的不懂。就像昨天有学员很如实讲说“我听了,才知道说我真的不懂……”当你真正有这样的体会,哇!就好办了!你就很有希望从无明的世界跳脱出来了,如果没有觉察到这方面,一样继续在“无明”的世界打滚,你都不知道。

  如果大家能够听懂,整个人生的观念知见,会来到提升、超越,会从三度空间的思想水平,超越到高度的空间,你的思想不是从金字塔的某一个角度、某一个面来看待,然后从金字塔的这一边,打击金字塔的那一边。当你慢慢提升、慢慢提升、提升到最高点,就会进入无诤的世界。当你来到最高点,再看看金字塔的三面,然后加上底面,总共四面,就会看到众生原来都是在这一边打压那一边,这个宗教打压那个宗教,彼此互相在排斥。当你走过这一条路,再回头看看“过去我也是如此啊!”当你真的能够看到,不但会有惭愧心,又会有悲悯的心,因为我们过去也是如此,何忍去责备众生呢?!自然生起大慈大悲之心,包容众生的“无明”,包容众生的贪、嗔、痴,真正展现出大慈大悲,都是不假造作、自然流露,真正具有这样的心境,慈悲是来自于内心的自然展现,丝毫不假造作。所以,修行真的要掌握到核心,否则你的慈悲是训练、造做出来的,也是作意出来的。【金刚经】记载佛陀讲“说三十二相,即非三十二”、“说具足诸相,即非具足诸相”一样以此类推,大家不要把它抓得很死。

  “说世界,即非世界”在此举例,以扩大各位的视野、宇宙观、天文观,在课程播放过北斗七星幻灯片,虽然是在地球观看的形状,但是在不同的国度、不同的种族、不同的文化背景情况之下,同样的北斗七星,各个民族所投射的内容就不一样,中国人就把北斗七星称作紫微星,因为以前是君主专政时期,为了讨好权高贵人,设法让皇帝坐在紫微星、坐在马车里面推论,事实上都是一些星相学家,要跟达官贵人攀结的一些动机。回到实相面,北斗七星在加拿大、欧洲、美国或是非洲,不同的国度所投射、描绘出来的内容就不一样,我们要尊重其他不同国度的选择,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就不一样,不同思想的背景在看待同样一件事情,所得的结论也不一样。再者,我们超越地球观,在天气比较清爽、晴朗之时,大家一样可以看到北方有北斗七星,以地球的角度看,是这样的排列组合。如果离开太阳系、转移到其他星球看北斗七星,会不会是相同的排列组合?绝对不会的。在地球上观看,是从我们的角度在看,当你从另外一个角度在看,它是不一样的。

  就像这里有一个扁扁的圆盘子,以正面的角度对著你,所看到的是一条线,而且颜色是银色透明光亮色。如果稍微旋转一个角度,看起来会是椭圆形。当你以正对面的角度看来是一个正圆,刚才侧边的颜色与前面的颜色就不一样,由于这是一个很靠近的物品、可以转动,这一面是这个颜色,这边你们看是白色、亮光色,这样就会引起见诤,“我明明看到的是亮丽的亮光色,你怎么说是彩色?你怎么说是白色?……” “这边我明明看到是白色,你怎么会这样呢?……”就像在金字塔的建筑物里面,你是一只小蚂蚁,在金字塔的这一边看,“我是这个颜色啊!”表面上是不错,但是这边的蚂蚁呢?它们看到的金字塔是这个颜色,能不能来到超越的立场?我们两面都看。当你能够看到实相,还会在那里起见诤吗?所以,见诤是来自于我们没有看到实相,当你的智慧是停留在“瞎子摸象”的角度,当我摸到什么,就认为他就是什么,而没有看到实相。

  如果学佛的人还去跟人家见诤,就是在告诉明眼人你是瞎子,当你真正看到实相,一定是无诤。现在刚好外面是阳光普照,我跟大家讲说现在阳光普照,有没有需要争辩?没有需要嘛!你、我是明眼人,大家都知道阳光普照。但是,现在假设你们都眼盲、看不到阳光,不知道阳光是什么,当我现在告诉你“现在阳光在普照”,你的内心里面会不会有疑问?一定会有疑问的,认为“真的吗?是吗?会吗?阳光是什么?阳光是圆的、还是扁的?阳光是长的、还是短的?阳光是黑的、还是红的?……”会用你的头脑去思维,到底它是什么情况。再来,你对此人还是怀疑,因为我有看到阳光,假设我没有看到阳光,人家跟我讲现在有阳光,是在真正有阳光的时候讲,但是因为你不知道现在几点,结果在半夜12点,你也跟人家讲“现在12点啊!12点阳光普照啊!”你的12点是在晚上12点,人家真正有看到的是在白天的12点跟你讲,你把12点搞成晚上12点,你却没有真正看到阳光,也跟人家讲现在阳光普照,让大家一群人都相信现在阳光普照,你在半夜也一样讲阳光普照。但是,一个真正明眼的人,他一看,会去跟你诤论吗?他只会讲出现在是晚上、黑夜时间,对你也没有嗔心,因为他知道你现在眼睛还没有好,当你真正见到实相,跟众生是无诤,而且也不会有嗔。这些都是很重要的原则,大家慢慢可以提升你们的视野、心境。就像我们播放银河系的一些幻灯片,从上面所看的银河系形状,与从侧面看、斜面看,斜面45度的角度在看银河系,以及从正侧面来看,都不一样。从上面看以及从银河系的下面看,所得的形状都不一样,就像佛教的“卍”字,到底应该从哪一边转?无诤啦!看你从哪一个角度在看。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 2018 在线学佛 | 邮件:service@jingtuzang.org | 粤ICP备11002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