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课丨所谓“五蕴皆空”,五蕴怎么“空”法呢?

所谓“五蕴皆空”,五蕴怎么“空”法呢?

一、讲到“照见五蕴皆空”,先解释“五蕴”,再解释“空”

  “五蕴”是什么?

  五蕴就是“我”的代名词。比方我们说张三先生、李四先生,在文学里面有时候就用“其”来代表,例如“其人好善良”、“其人古怪”。又例如“他”、“那个”也是代名词,“把那个拿给我”,如果那是个茶杯,那么,“那个”就是茶杯的代名词。

  五蕴就是“我”,“我”称五蕴。“我”为什么叫作“五蕴”?“蕴”是积聚的意思,那么“我”就是由五个东西积聚而成的。“我”是由这五样东西积聚的:色、受、想、行、识。

  “色”就是我们身体上物质的部分,比方头发、皮、肉、骨头、指甲。《般若心经》里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个“色”就是物质的意思,不能把它当成红、黄、蓝、白、黑等颜色的意思。

  “受、想、行、识”是精神的作用。识,就是我们精神的主体、我们的心。识,是认识、辨别。我有眼识,我就认识张三、李四、高楼、平地;我有耳识,就能辨别声音好不好听;鼻子有识,就能分别香臭;舌头有识,就能知道咸淡;身体有识,就能感触舒服或不舒服、好硬或好软;心也是识,心能分别过去、现在、未来,种种思想。是以,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心识,就叫作“六识”。

  精神的心和物质的色,结合起来才成为一个人。如果人没有物质的身体,没有头发、骨头、皮肉,精神怎么表现呢?又如果这个肉体没有了精神,也就变成行尸走肉了。人为什么死?就是没有心了,心离开身体了,如同一个人住的房子坏了,他就必须要搬家了。

  那么当物质和心识合在一起时,就产生了三种精神的作用:

  一为“受”,身心能感受到好苦、好乐等。甚至人家问我们:“这时候感到怎么样?”我们说:“我现在感受到不怎么样。”这种无所谓也是一种感受。

  二为“想”,也就是思想、了别。有了思想就会发动行为、力量,就想到去做。

  三是“行”,行为。一有了“想”以后,就想到要“造作”,想要做些什么。

  物质的色和心的识合起来,有了受、想、行的作用。那么把色、受、想、行、识合起来,也就是“我”。

  平常我们说人是由四大五蕴和合而成。“四大”就是地、水、火、风。地大,如身上的骨头,是坚硬性;水大,如流汗、吐痰、大小便溺,是潮湿性;火大,就是身体的温度,是温暖性;风,就是呼吸,它是流动性。如果这四大种的物质条件不和,我们就会有毛病了。

  四大就是五蕴中的色蕴。人是四大种条件、元素和合而成的。世界上任何一个东西都有四大种。例如我们住的房子,当中的钢筋、水泥,不就是地大吗?水泥要加水才有黏性,不是水大吗?钢铁要经过火炼才会坚固,不是火大吗?房子要通风才不易损坏,不就是风大吗?

  又例如一朵花的生长也需要四大种:要土壤,就是地大;要浇水,就是水大;要在有阳光的地方种植,就是火大;要空气流通的地方,就是风大。假如没有土壤,没有水,没有阳光,没有空气,花就不能成长。

二、所谓“五蕴皆空”,“五蕴”怎么“空”法呢?

  佛教里的“空”,并非一般认为的“没有”。有的人说“我没有钱了,四大皆空”,“我不喝酒了,不要女人了,我四大皆空”,“空空如也,我没有了,我空了”,这些都是不了解四大皆空的意思。社会上误把四大皆空看成酒色财气的空,但是佛教讲的四大不是酒色财气,是地水火风。

  一般人讲“空”,以为我没有了,人死了,就是“空”了,那不是“空”,那还是“有”。有什么?有个“空”。我们要知道,佛教讲的“真空”是不离开“有”的,并不是人死了才空,人活着就是空。

  例如这个房子,我说房子是空,空是它的实相,那么它本来的样子是什么?它本来的样子不就是木材、水泥、钢筋?只是我们不能认识它本来的样子,不能认识一个和合的假体。它本来的样子是什么?它本来的样子是众多条件组合的,是众缘所成的。

  你若认识因缘,就已经快要认识空了。

  我们人也是众缘所成,要有父亲、母亲、色的本体等因缘聚合了,才能成就“我”这个人。因缘聚合才能存在,因缘不聚合就不能存在。因缘存在是什么意思?就是“空”。空,不是没有了以后才空,空是“有”的时候就是空。“空”才能“有”,不“空”就不能“有”。

  佛教的“空”不破坏“有”。举例说,假如没有一个空间,我们怎么坐下来读《般若心经》?因此,要有“空”,有这个空间,才有我们的存在,才能有这个阅读的进行。

  又譬如,如果我们的皮夹不空,没有空间,钱要放在哪里?东西要放在哪里?因此,钱、东西是因为有这个空间才能存在。

  人也是因为有空才能存在,鼻子要空、耳朵要空、眼睛要空、肠胃要空、毛孔要空,如果都不空,鼻子不空,嘴也不空,也就活不下去了。

  有空才能存在。我要想喝茶,茶杯必须要有空间,才能装茶,倘若茶杯没有空间,这个茶要放在哪里呢?

  佛教不是否定世间,不是否定“有”。佛教讲世间的“有”要透过般若的空慧来认识,没有透过般若、空的智慧来认识“有”,那个“有”便是假的、虚妄的。

  空是什么样子?大家都学过代数,代数里面有个英文字叫X,这个X就是空。X怎么会是空?因为X在数学里叫“未知数”。这个X,三也是X,八也是X,甚至千万都是X。“空”也是一样,茶杯里面是空,教室里面是空,台湾是空,世界也是空,整个宇宙虚空都是一个空。不管它是大的、小的,空的意义是一样的。我们能说X是没有吗?X不是没有。

  又如“0”,是个空。“0”是没有,圆圆的一个,当然是空。真的是空吗?我把“0”摆在“100”的后面,这个“0”是多少?“1000”。摆在“10000”的后面,就是“100000”。你们说这个“0”怎么样?空不空?并不空!所以,空不是没有,空很大、很多。空是什么?就像思想的无限意,无限的东西就叫作“空”。

  佛教徒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是什么意思?阿弥陀佛是佛的名字,是万德洪名,这里面有无限的功德。因此,无限功德的阿弥陀佛,和“空”一样具有无限意。

  看到你来了,“阿弥陀佛”;

  你要把一样东西送给我,“阿弥陀佛”,谢谢;

  打你一个耳光,哎哟!好痛噢!“阿弥陀佛”;

  你摔了一跤,我看了不忍心,“阿弥陀佛”;

  妈妈打小孩,小孩哇哇叫,“阿弥陀佛”;

  这个世间好苦哦!“阿弥陀佛”;

  你完成了一件事,恭喜你,“阿弥陀佛”;

  你要走了,再见,“阿弥陀佛”。

  吃饭了吗?来吃饭,阿弥陀佛;我没有时间陪你,你随意地走走看看,阿弥陀佛;你不坐了,要走了,阿弥陀佛。我不知道你姓什么叫什么,好讲话吗?好讲话。见他来了,说声阿弥陀佛,起恭敬心,把他当成阿弥陀佛。

  这一句“阿弥陀佛”,什么时候都可以用,因为“阿弥陀佛”万德洪名,和“空”一样是无限的意思。假如你的名字叫张三,人家喊你:“张三!”张三是什么?这个“张三”与自己不见得有必然关系,但是,对你一声“阿弥陀佛”,你也就像阿弥陀佛一样,就让自己与空义相印、与空义相合了。

三、不二法门

  透过般若才能认识空。什么是空?不二法门叫作空。《维摩诘经》里的不二法门很微妙。

  维摩居士称病,佛陀派代表去探望。最初要派舍利弗去,舍利弗说我不去,他说:“那位老维摩居士,我讲话讲不过他,我不要去!”派目犍连去,他也不要去:“老维摩很难缠!”派这个不去,派那个也不去,后来就派菩萨去,但是这个菩萨也不去,那个菩萨也不去。这怎么办?

  最后佛陀问:“文殊菩萨你去好吗?”他说:“彼上人者,难为酬对。”意思就是维摩居士很难应付。“不过我要承奉佛旨,既然佛指示要我去,那我就去。”文殊菩萨一说要去,许多声闻罗汉与其他菩萨也都要去,就这样,几万人浩浩荡荡地前往。

  维摩居士住的丈室这么小,几万人怎么进得去?经里就讲到“不二法门”,小和大是不二的。佛教里有两句话,“须弥藏芥子,芥子纳须弥”:须弥山那么大,藏一个芥子,理所当然,不用解释;但是芥子里面,也就是一颗小菜种里藏有须弥山,这却不合一般认知事实。

  我记得有一次佛光山举行夏令营的时候,我对参加夏令营的同学说,你们来研究佛学,要从佛光山的一沙一石里去看见三千大千世界,要从这个地方的出家人的袈裟一角去见到诸佛菩萨的庄严。为什么?因为不二法门,就是大小一如:你我不分别,肮脏干净不二,多和少也是不二。

  举个例子来说“一”:一粒粉笔灰、一个台北市、一个台湾、一个世界、一个虚空,从一粒灰尘到一个虚空,都是“一”,“一”可大可小,是不二法门。

  一粒灰尘是怎么成为一粒灰尘的呢?这一粒灰尘是经由人类采矿,再以火烧炼,利用种种工具才把它做成粉笔。那么,做粉笔的这个人,他要穿衣吃饭,才有力气来做粉笔。他身上穿的衣,是工人织成的布;他所吃的饭,是农人种田而有。田里的稻谷又是怎么会有收成的呢?要阳光、雨露、和风。整个宇宙的力量集中,它才成为一个粉笔灰。粉笔灰很小,却是集宇宙的力量而成。所以,万法归一,宇宙万有的本体就是一,是不二的。

  人常常有分别心,不过,也有好多禅师心中没有分别。有一个故事,赵州禅师向他的徒弟文远禅师开玩笑说:“我们今天来比赛,哪个人赢了,就吃这一块饼。”徒弟想:跟师父比什么呢?“好吧!师父你说要怎么个比赛法?”

  “我们来比赛,谁把自己说得最肮脏最无用,那个人就赢了。”

  文远禅师说:“师父你先说。”

  赵州禅师就说:“我是一头驴子。”

  文远禅师说:“我是驴子的屁股。”

  赵州禅师说:“我是屁股里解出来的大便。”

  文远禅师:“我是大便里面的蛆。”

  赵州禅师一听,你是大便里面的蛆,这太肮脏、太渺小了,我找不到东西再比了。于是他就问:“你说你是大便里的蛆,那你这个蛆在大便里面做什么呢?”

  文远禅师说:“我在里面乘凉。”

  文远禅师在大便里乘凉,我们能吗?禅者净秽不二,干净、肮脏没有分别。大小便在我们认为是肮脏的,在他看来却是再清净不过的,所以这个世上都是分别心在分别净秽。比方说水,在唯识家讲“一水四见”,人看水是水,鱼看水是它的宫殿、它的房子,饿鬼看水是脓血,天人看水是琉璃。同样是水,众生业识分别的结果却不一样。众生的业识虽然不一样,但是若能藉由心识的力量,转识成智成般若,就统统一样了。

  回到《维摩经》里,老维摩的丈室怎么能拥进那么多人?由于他的神通自在,虽是丈室,也能令其大如虚空,因此大家就都进得去了。大家进去以后,舍利弗就打了一个妄想:“今天这么多的大菩萨、大罗汉都来了,维摩居士怎么都没有摆出凳子给大家坐呢?”

  这个心一动,维摩居士就问了:“仁者舍利弗!你们大家来这里,是为法而来,还是为床座而来?”你们是为座位而来呢?还是为听我说法而来的?舍利弗听了觉得不好意思,赶紧说:“大士!我们是为法而来,不是为床座而来的。”

  老维摩居士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还是显了一个神通,将东方世界里八万四千张琉璃宝座都运到丈室里来。每一个宝座都有几万尺的高度,那许多菩萨屁股一晃,统统都坐上去了,而舍利弗想坐,却怎么也爬不上去。维摩居士说:“舍利弗!你刚才要求有座位的,现在座位来了,你怎么不坐呢?”舍利弗说:“大士!我坐不上去。”“为什么坐不上去?你们小乘行人有分别心,有大小的障碍,有你我的障碍,你现在向佛陀顶礼,仗着佛力就可以上座了。”那许多罗汉向佛礼拜后,藉着佛力一个个都升上宝座了。

  这时候有一个天女在那儿走来走去,舍利弗一看,心想,这么一个庄严的道场,一个女孩在这里走来走去的,很难看。天女知道了,很不高兴,显了一个神通,把舍利弗一变变成一个天女。舍利弗一看:“哎哟!我怎么变成女人了?”天女就说:“我告诉你,我本来不是女人,而现女人身,等于你舍利弗本来不是女人,而现在现女人身。佛性平等,无男无女,你何必在这儿打妄想,分别这样那样做什么呢?”

  我们可以说,舍利弗是小乘行者,他的内心世界里有大小的世界,有你我的世界。“有”,就有很多的世界,不是不二法门。而菩萨已经悟到般若空,空里只有一个世界,虚空虽只有一个,里面却森罗万象。

  空是什么?虚空就是空,空是万有之本,是万物之源;空是法性,是诸法的自性。《大智度论》说空有十八种。我们讲的“空而不空”,还要用空来破空;空空,空掉你的空。空到最后是什么?毕竟空。毕竟空是什么空?那是不可说的境界。

  或有人问:“般若是三世诸佛之母。那么,般若像什么?”般若像大火炬,能烧掉妄想的、自私的、烦恼的我,般若的智慧能把我们的虚妄心统统都去掉。

  空是什么?我们不要怕“空”,若懂得空,虚妄的世界毁灭,真实的世界也就会生起。我们为什么要研究般若研究空呢?为的就是把我们的虚妄、迷执、错误、邪见、执著统统毁灭,让真实的世界、我们的不二法门、我们的本来面貌、我们的自性都得以显现出来。

读后感

——国信师兄

  大师在本章节中告诉了我们佛法中的“空”是什么空。佛法里讲“空”并不是否定“有”。有了肉身,才具备“空”的条件。有了向佛求教的心,才有了“空”的悟性。把杂念、欲望、对事物的见解都跑开时,才能有容量来开悟佛知识。在运用时也一样,把惯性思维的习惯,扔出自己的思想外、身体外,并用开悟到的佛知识,来对待现下,我想,是不是就能唤醒真我呢。

  文中记得大师还教我们要时刻记得“阿弥陀佛”。遇到了事情,觉得过不去了,那是因为我们的四大:即地、水、火、风出现了问题。而一声“阿弥陀佛”马上就能让自己解脱出来。因为心中有佛,佛就会指引我们用正心、正见、正识来做事。把亏空的地方补起来,难事自然也就化解了。因我们心中有佛,就能与我们对立面的人也看成是佛,自然他也会用佛心来对待我们。若对方还是恶言相向,那自然也有他自己的因果了断。而我们就要时刻记得真我的存在,保护好我们的慈悲心,就好了吧。

  “空”是智慧,是无限大的。我们何时唤它,它便何时出现。

原标题:星云大师讲《心经》 | 五蕴皆空

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那一座庙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 2018 在线学佛 | 邮件:service@jingtuzang.org | 粤ICP备11002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