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现代文:究竟无我分第十七

  究竟无我分第十七

  【经文】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

  佛告须菩提:“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当生如是心:我应灭度一切众生,灭度一切众生已,而无有一众生实灭度者。何以故?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则非菩萨。所以者何?须菩提,实无有法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于燃灯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

  “不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佛于燃灯佛所,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实无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若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燃灯佛则不与我授记: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以实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燃灯佛与我授记,作是言:‘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何以故?如来者,即诸法如义。

  若有人言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实无有法,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如来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提,于是中无实无虚。是故如来说一切法皆是佛法。须菩提,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须菩提,譬如人身长大。”须菩提言:“世尊!如来说人身长大,则为非大身,是名大身。”

  “须菩提,菩萨亦如是。若作是言:‘我当灭度无量众生’,则不名菩萨。何以故?须菩提,无有法名为菩萨。是故佛说一切法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须菩提,若菩萨作是言:我当庄严佛土,是不名菩萨。何以故?如来说庄严佛土者,即非庄严,是名庄严。须菩提,若菩萨通达无我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

  【译语】第十七章 究竟义理 人法皆无

  这时候①,须菩提又向佛陀请求道:“世尊啊![已悟证的]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他们应当怎样去坚守住这份无上的大道之心?怎样降伏那无边的妄想之心呢。”②

  佛陀告诉须菩提道:“[已悟证的]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大道心,应当生起这样的清净心:我应当度脱众生消除一切烦恼,证入究竟涅槃的境界。这样一切众生灭度尽了,但没有一个众生是我所灭度的。为什么呢?因为菩萨假如存有度脱众生的思想,就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不能摒弃四相杂念,不能达到忘我境界,那如同凡夫俗子一样],就不是菩萨了③。这是什么道理呢?须菩提,法性本空,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法可以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的。”

  “须菩提,你觉得怎样呢?如来(我)以前在燃灯佛所,得到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大法了吗?”

  “没有,世尊啊!以我理解佛所讲的道理,您在燃灯佛所,根本没有得到什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 佛陀道:“对的,确是这样。须菩提,实在没有一个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为如来所得。须菩提,若是如来有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就有我与我所得的执着],燃灯佛就不会为我授记”④说:“你于未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因为实在没有一个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可得,所以燃灯佛才为我授记,这样说:你于未来之世,当得作佛,名号‘释迦牟尼’。⑤为什么呢?因为如来者,就是一切法‘如’的意思⑥。假如有人说:如来得到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这是错误的]。须菩提,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如来所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这个无上大法,[在真如觉性中]既无实,也无虚。所以如来说,万事万物一切诸法皆是佛法。须菩提,如来所谓的一切法,[是就事相而言,若以性本空寂来说,一切事相]都不是真实的,[不能永久]的存在,之所以说一切法,都是为方便和引导众生,这才给它取了这样一个名字罢了。”

  佛陀又道:“须菩提,譬如人身长大……”

  “世尊啊!如来说的人身长大,[也是就事相说的]并非实有长大的人身,也是假名为大身⑧。”[须菩提是‘解空第一’的圣者,一闻佛说此言,便解佛意,不待佛说下去抢先表示了自己契会佛意的见解。]

  “须菩提,菩萨也是这样,如果他这样说:我应当灭度无量无数的众生,就不能成为菩萨,什么道理呢?须菩提,因为实在没有一法,名为菩萨⑨。所以佛再三说一切法、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

  “须菩提,假如菩萨这样说:我应当庄严佛土,也不能名为菩萨,什么道理呢?因为如来所说的庄严佛土,并非真有佛土可以去庄严,也是为启示众生,涤除凡情,假名庄严而已⑩。”

  “须菩提,若是菩萨能够真正通达无我法的真理,如来说这才是真正的菩萨⑾。”

  【注释】①这时候。就是佛说完“当知是经义不可思议,果报亦不可思议”的时候。

  ②第二章“应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是须菩提为初发菩提心者请佛开示而言。意思说发了菩提心如何使其安住不动,不令驰散。这章的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是须菩提为已悟证,未究竟而发菩提心者提出,请佛开示的。因为佛常教导,对一切法,应无所住,有住就有执着,有执即错。那么菩提心也是法,怎样应住呢?须菩提恐后世钝根众生,执着名言,粘滞不化,特为提出。前后时期不同,发菩提心的人不同,请问的目的也不同,因此答义也不相同。初读者莫误以为经文重复。

  ③救度众生令得解脱,本是菩萨份内之事,但在菩萨心中,不能存有半点度众生的思想;若作此想,就有能度的我,所度的人,广度的众生,执着一期生命的长短。这样便有了我、人、众生、寿者四相;四相不空,我法二执俱在,便是凡夫,就不成其为菩萨了。参阅第三章注⑩。

  ④授记,是十方诸佛对发无上菩提心,行菩萨道的圣者,在他已证入七地时,一旦因缘会遇就为他记别,摩顶授记云:汝于若干劫后,当在某国土成佛,号某某如来,化度此方世界的一切众生。参阅第十章注①。

  ⑤梵语“释迦牟尼”。汉意为“能仁寂默”,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佛教教主,二千五百多年前诞生于古印度北部一个小邦名“迦毗罗卫国”(现在尼泊尔版图)。他是这个国(迦毗罗卫)的太子。成年后观察世间各种现象,感念人世间一切无常,人生是苦,乃毅然舍弃王位出家,入山苦修六年,寻求出世真理。最后到中印度的摩竭陀国尼连禅河边的一株大菩提树下,结跏趺坐七日七夜,最后一天的夜里,目睹明星,豁然大悟,证入佛果。从此开始,在印度各地说法法度生,四十余年,从不间断,直到八十岁,教化众生的因缘已尽,入于涅槃。详阅《释迦牟尼佛传》。

  ⑥“如”。在佛典中是真理的象征,包含整个佛法。“如来”二字的意义,就是指宇宙万事万物,同一空寂体性,无二无异,绝对平等,没有任何差别相状的执着。所谓如者,就是无差别之义,也无不异之义。这样,一切法的平等空性,都同一相,故名为如。从此“如”义而悟入真常,即名如来。参阅第二章注②。

  ⑦“一切法皆是佛法”这句经文。就近理说,是承接上文无实无虚,溯其来源是承诸法如义而来。所谓一切法。总括世间法和出世间法两大类。不论世间法或出世法,皆从因缘而生,没有它的真实性体,所以无实。虽然诸法为因缘所生,但又同一如实空性,所以无虚。基于这个道理,所以如来说一切法皆是佛法,当下皆如。古德云:“郁郁黄花,莫非般若;青青翠竹,尽是真如。”就是显示一切法皆是佛法的道理。有人问,出世法是佛法,可以理解;而世间相,如各种邪恶事情,也认为是佛法,如何理解?答曰:以佛法来说,世间出世间一切诸相,皆由因果与因缘两大定律形成。对于世间各种邪恶现象,须运用因缘与因果律的观点看待它,不能只看一时。佛法是三世因果论者,所谓“善恶到头终有报,只有来早与来迟”。因果不昧,因缘一到,必定得报。这不仅是佛法的真理,也是现实世间的真理,所谓一切法皆是佛法,其义就在此。

  ⑧这里的人身长大乃是指的报身。报身怎样长大,依然是缘起幻成的;没有大身的真实性,故云:则为非大身。真正的大身,是如来的法身,充满法界,而法身无相,不落长短大小数量,故“是名大身。”参阅第十章注⑥

  ⑨本章注③已云。度众生本是菩萨应做之事,因为发菩提心的目的就是为度众生,可是菩萨从初发心到现证法性,直到一生补处(成佛),无不是缘成如幻的,没有一个固定法名为菩萨的。所以佛说一切法,包括有漏的,无漏的,有为的,无为的,世间的,出世间的,都没有菩萨的实性可说。能度的菩萨尚且没有,何来所度的众生?若是能度,所度的我、人之相不忘,怎能称做菩萨?所以佛说一切法中,没有我、人、众生、寿者四相,那么一切法自然为佛法了。

  ⑩庄严佛土。就是将污秽的国土净化为清净的佛土,这是证得无生法忍菩萨的大事,详细道理,已在第十章注③中尽述。但是假如菩萨在庄严佛土时,这样说我当庄严佛土,这就有能庄严的人及所庄严的法。有了我、法二相,就不成为菩萨了。须知如来所说的庄严佛土,本无实性可得,只是缘起假名的庄严而已。

  ⑾菩萨修行的要点是“无我”,包含人无我与法无我两种。菩萨以般若观照、双明二空,观一切法无我,就是真正通达无我法。《大智度论》云:“具智慧分,说名菩萨。”就是此义。参阅第七章注④。

金刚经佛法开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 2018 在线学佛 | 邮件:service@jingtuzang.org | 粤ICP备11002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