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如何开启求生净土 绝对如愿的大门

  第四章 如何开启求生净土

  绝对如愿的大门

  问:为什么世界上的众生会沦陷在六道的循环里而无法超脱?

  答:心业是因,外业是缘,满足自我的欲望使众生无法消除业力而获得解脱!

  2004年12月18日 中国 台北

  讲座纲要:你如何找到光明的方法?要回到你的本性没有第二条路,我们要对自己邪曲的心产生愧疚的心,从知道到惭愧到想出离,那代表你是有福德的人。老师苦口婆心,只是希望有缘的众生能因为自己的惭愧而产生忏悔、而产生出离,这是对苦难的生命多大的法雨滋润。

  无妄之一

  享受逆境,你的生命就会蜕变

  那里面就有宁静的根

  事实上这个课程就是在讲自性的戒律,讲一个人要离苦得乐的方法。离苦得乐有广义、狭义;广义是我们随时随地都可以活得很自在,身心的病变都能渐渐地消失,由情绪所生的病都能渐渐地消失,包括业力都能渐渐的得到蜕变转化,而转为清净,这是广义的。至于狭义的,就是他能解脱六道轮回。

  一个人想求生净土,每天诵经念佛,如果他能觉知自己内心的戒律,他要往生净土就在一念之间易如反掌,如果这些邪曲及不善的心还那么的强,纵使他许愿要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他一天诵经六千次、一万次都是事倍功半。

  但是如果我们对这些邪曲、不善心都能警觉而让它渐渐消失,能持这内心的戒律,一念之间,要到西方极乐世界就易如反掌,纵使这个人他一生只持这些内心的戒律,在他临终时只念一次佛号或一次五音律就可以往生极乐世界了。

  所以这个戒律是很殊胜而且也是很具体的,但是当我们有因缘能够很深入地去体会我们内心的清净品质,而不跟所有的邪曲妄心及不善心认同,你要知道,这是累世积来多大的福德,能虔心地摄受,这是非常大的福德。

  这些邪心就是我们要观照的客体,以这些心为基准点来观照,否则你说你会观照,但你的自我依然都存在,我们的所作所为都会回到自己的身上,不管是善业、恶业。

  有个小姐工作能力很强,当会计,她常常换工作,到每个地方她的工作能力都是超强的,很认真,可是很忙碌,她事先评估她要去的工作场所应该很轻松,可是每次去上班都超乎她的评估而很忙碌,她无路可逃,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而她每次离职时老板都挽留她,但她实在是苦的受不了而离开,她来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到底造了什么孽?

  老师入定后去观察,看到这个人前世曾经是个男生,而且是个判官,他很懂得享受生活,做起事来很敬业但是却很皮,就像是现在的法官,案子在他手上却慢工出细活,导致积压很多案子,他慢慢地做,他在享受他的生活,所有他不急着审案结案,纵使他因此考绩差他都不在乎。

  可是他又很喜欢变化挑战,一个工作做了一阵子,他就觉得无聊而想变换,因此他常常请调,每次他调职,后来接他职位的人都很怨叹。因为之前他该办的工作都常不办,因此积案很多要接手的人来清理。

  这一生他成为女生,工作能力一样的强,她也常换工作,因为她喜欢挑战变化,可是今生和她前世不一样了,现在都换她在承接别人的烂摊子,她很痛苦却无路可逃,所以你要知道,这就是因果律存在及运作“命运”。

  事实上你对命运是无能为力的,如果有人侮辱你,那一定是你在前世或今生曾经侮辱过他,所以这是你播下的因,这一生缘到了,你们碰面了,他就要侮辱你,纵使你对他很恭敬,他还是要侮辱你,为什么会这样?今生所受就是前世所积的,你一点也无能为力,你不能逃避他的侮辱,如果你能逃避,他就不能侮辱到你了。

  因果在运作都是这个样子,你无路可逃的,但是只有一个情况:你接受这个因果而产生观照,你才能解脱这个痛苦。你抗拒意味着你拒绝,你拒绝而难逃就会痛苦,你抗拒他的侮辱却动弹不得、无路可逃就只有忍受,忍受就是痛苦。

  或是你接受他的侮辱,你能保持观照,你能接受这个因果的事实,你能相信因果而接受因果,你就很容易静心,因果律中该发生的它一定会发生,你无路可逃,但是你接受它,你就能静心,你就能超越因果,你就能蜕变,所以就没有人能侮辱你。

  你知道吗?侮辱你会让你痛苦是因为你不接受那个侮辱,你拒绝那个侮辱,当你接受它是因果,你是宁静的,你是不动的,你不会被境所转,你只是忏悔你过去或今生曾经很白目而侮辱到他人,他人放在心里面他一定要报复。

  所以因缘到了,他就报复回来,这只是个因果律运作的现象而已,这是你没得选择的,可是人最大的麻烦就是你根本没得选择,你却还要选择;你无路可逃却想要逃你才会痛苦。

  所以为什么要对邪曲心做很深入地观照?

  它真的可以让你静心:外境的干扰对你而言越来越少。

  它可以让你自己不要再结恶因缘。

  你要注意:接受跟享受是一样的,当你能接受一切逆境,你就能享受它,那都会蜕变你的生命,那里面就有宁静。

  我们也可以来做个比较深入地观察:因为我们拒绝不快乐,也就是我们不接受不快乐,所以我们才会不快乐,因为我们拒绝不快乐,所以我们一直在追求快乐,因为我们追求快乐,所以我们是不快乐的。你必须用逻辑的头脑来思考这些道理,你不接受不快乐,你拒绝不快乐所以你才会不快乐,但你接受不快乐,当你享受不快乐,事实上那里面就有宁静,那里面就有究竟的快乐,不论你处于任何境遇,你都在享受,你在接纳一切。

  当你在享受痛苦时,那个痛苦是很有滋味的,当你拒绝接受那个苦,苦就变成痛苦,变成不快乐,但是你享那个苦,你接受那个苦,那个苦是很有滋味的。

  你的痛苦在哪里?你知道吗?它来自于你拒绝,不管你拒绝什么,那就是痛苦。

  你的快乐来自于哪里?你知道吗?我说的是真正的快乐,永恒不变的快乐,它来自于你接受,不管什么你都接受;说得更直接一点就是享受,那里面就有真正的快乐。

  为什么我们会痛苦呢?因为我们不接受那个我们不喜欢的,那个就是自我;生命会发生的就会发生,你无路可逃,不会发生的就不会发生,你只要尽力众善奉行、诸恶莫作,所有恶行你都尽量不要去做,连起心动念你都要警觉,所有的善行,其实你也不要积极地要求自己要做什么好事,你只要把你所有不善、邪曲的心都检点出来而放掉它,你自然时时刻刻都会在善行里面;你的福德是无量无边的,因为它不是刻意的。

  若你刻意地用心去做好事,那你必须要有休息,用力是非常态,所以你做完就要休息,休息时就是恶行了,因为你在做善,做完要好好的平衡回来,可能不善的就出来了,善跟不善是两边的东西,但是真正的慈悲是超越这两边的,因为你时时刻刻都没有邪曲的心及不善的心,是生命最美的善行。

  我们有太多的自我所产生的自以为是的观念,如果你认为你在做善行、做好事,事实上你是个作为,那是用力,你内在另外一边一定有很多不善的心念在那边。你既然认为你在做好事,那你总是要放松一下嘛,放松一下那就不是很好的事情了,所以你可以很深度来观察,如果你知道你在做好事,那个好事是自我出来的,那是不正常的。

  慈悲是本性,它不需要靠刻意去做,不需要提醒自己要做什么好事而时时刻刻流露出自然的本性,自然能宅心仁厚,真心,平等待人。

  你想想看,你会觉得吃饭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情吗?你时间到了自然去吃饭,你会记得你吃过什么吗?你不会刻意去记的,就像呼吸,当你记得你要呼吸时,你大概活不了了,否则你怎知道你要呼吸?

  如果你能说出你做了多少好事,你觉得你是大善人,你常常在帮助别人,对别人很慷慨、很大方,那我告诉你,你的内在里面是有很深的杂质,那不是从你本性出来的,你去作为,你一定有所求,那是不自然的,那是刻意的,那叫福分而已,没有德行。

  真正的善行是从德行出来看,他时时刻刻都心存仁厚,时时刻刻都能替人着想,他不是靠刻意的,只要把这些邪曲的心揪出来,这样,你要种恶因缘也难,你是时时刻刻都在种善因缘。

  所以你说你对人很好都没有得罪人,但你怎么知道你没有得罪人?你内在有很多邪曲的心在运作,你都没有看清楚,你可能讲一句话伤害到人家而你都不自知,你认同你自己的邪曲、嫉妒、批判、爱现的心,这些你都没有看到,你要知道,这样就会造业。

  然后所作所为就会回到我们的身上,所以敬人者人恒敬之,你恭敬人家,人家一定会恭敬你,但是你虚伪地恭敬人家,背后把人家骂得半死,你绝对得不到人家真正恭敬你的果。

  检视诸种邪曲、不善心的这个法门非常的有效率,也是非常的殊胜,它可以让我们当自性的戒律,时时地检讨、反省、觉知。

  如果未来你在临命终时要往生佛土,你要靠佛菩萨来接引你,那你的频率要跟他们很接近,如果邪曲心、不善心这么多,要去净土又谈何容易?

  可是这样的心若减到很少,你只要一念之间就到了,你甚至佛号都不用念,一念之间你要往生佛土,佛菩萨马上会感应到而来接引你,因为你跟他们的频率已经很接近了。

  所以谈到这么细腻的自性戒律,有福德的人听了眼睛会发亮,甚至会感动,但是福德不够的人听了会打瞌睡,或者觉得讲这些仁义道德好无聊,是在高谈阔论,你要知道,这就是业力很重的人。

  谈这个法门是让我们:(一)减少造业或不再造业,有意或无心的造业都会渐渐地消失;(二)让我们的心意越来越跟本性连结,而跟虚空一样的自由自在。

  你要知道,众生的苦就是这些邪曲、不善的心所造成的,那种邪曲的心对一个内心直朴的人而言,真的很难想象,但是当他发现时他会很悲伤,他会觉得怎么会这样。

  但是你不要怀疑你的直朴,你的直朴很美,你的直朴是让你很容易跟老师的法连结的通道,所以你不需要改变,也不用骂自己笨,骂自己在这世界怎么那么难以生存,你不需要觉得你不适合这个世界。

  那是你的德行,你要很恭敬、很珍惜你自己的纯净,然后你也要知道众生的心就是这样在运作,当你很有穿透力,看得很清楚时,你要知道他们很苦,你要体谅、怜悯他们,而不应该造成你的负担或痛苦或悲伤或批判。

  无妄之二

  观照就是把一些妄念渐渐地看清楚

  甚至也不需要用力地放下

  你会知道邪曲的心是在伤害自己

  如因我们有那么邪曲的心,那我们就忏悔,用全然的生命来忏悔,惭愧自己的邪曲,然后产生忏悔,那你是很有福德的,因为你走过了黑暗的路,渐渐要往光明的方向在走了。但你如果一直在闪避,你不觉得有那么重要,或者你不自觉你的邪曲,那你又错过了你蜕变的机会,你的痛苦将无路可逃。

  换言之,你如何找到光明的方法?要回到你的本性没有第二条路,我们要对自己邪曲的心产生愧疚的心,从知道到惭愧到想出离,那代表你是有福德的人,所以老师苦口婆心,只是希望有缘的众生能因为自己的惭愧而产生忏悔,而产生出离,这是对苦难的生命多大的法雨滋润。

  比较的心

  何谓比较的心?永远跟比我们好、成就比我们高的人来比,然后就觉得很不满意,想超越他,都是比大不比小,看得比我们大的人,我们就想超越,比我们小的人,我们就瞧不起,看上不看下,时时刻刻都在比较。

  比较谁美?谁丑?谁的身材比较好?所以当看到别人身材比较好时就惭愧,这个惭愧不是自性的惭愧,而是虚荣的惭愧,觉得很丢脸,然后就要去瘦身了,开始要美容了,所以香天的产品就大卖了,最好有能量效果会更好,我们都在比这些物质界的东西,这都是来自于要喂养自我,让自我很有力量。

  所以比谁较美丽?当有人比我更美时,我就开始不舒服了,要诽谤她了,说她假可爱、假纯真、矫揉造作,说她全身名牌是奢侈不惜福。所以你要注意,我们的批判其实不是那么单纯,那里面是由很多比较的心出来的,我们想把她拉下来,因为她抢我的风头,因为我们吃不到葡萄才说葡萄酸。

  然后自己的小朋友也要比,如果小朋友成绩好,还会故意说自己小孩都不念书,考第一名真奇怪,连这个都在秀;比较自己跟同学谁有成就,若自己不如人,同学会就不参加了,可是如果自己有成就时,就每个同学会都要参加,狮子会、扶轮社,到处只要有集会我都参加,带着名片,好像要选立委一样,最好车子也要开又大又好的,有司机更好,然后要缓慢下车,让大家都知道是我在坐这部车。比较造成贪欲,那都是自我在运作的过程。

  我是在讲这些现象让你们知道,是比较造成你的痛苦,是比较造成你的贪欲,比较造成你的嫉妒,比较造成你的批判,因为你被比下来你就批判,你就嫉妒,或者你就气自己、气老天爷不公平,你要知道,这都是我们邪曲的心或妄心。

  你的心要如何静下来呢?比较是要往外看,所以老师说往外看就是生死轮回路,“比较”让你造业,因为你一定要想办法把他拉下来,把他比下去,因为“比较”会让你往上爬,往上很努力。然后“比较”会让你不甘,所以你会郁卒,有人就因此得肝病而亡,他怀才不遇,觉得自己才华比同学高,可是人家现在当总经理,我仍一事无成,很想成功,但事与愿违,产生了肝的病变。

  有时候你不一定很了解自己,但是你可以透过自己的表现、你与人互动中或你自己的感觉来了解你自己,你怎么去了解你自己呢?

  因为自我是跟人家互动才会产生,如果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或者大自然中只有你一个人,你不会有自我的,你也没有什么好生气。除非有另外一个人或动物出现才会造成你的自我出现,自我一定是在两个个体以上的互动中才会产生,你就可以从这个地方感受,你跟另外一个人在互动当中,你的自我如何产生。

  你常常看到人家很有钱,你为什么看到那个东西?因为你念头里就有这东西,你才会一直看到。外境的意义是你内心的投影,当你常常看到人家的有钱,事实上是你很爱钱,你也希望你变成他那样,所以你一直很努力。

  如果你常常看到别人很有权柄,那代表你也很爱权柄,你从这样观察自我才不会自欺欺人,你要这样自我观照,那都是自我运作的过程,这样就会产生比较;他比较有钱,因为有钱、没钱是比较出来的,你会觉得他有钱,那换句话说就是你比较没有钱了。所以常常要去看你对事情的看法,我不是叫你去看别人,而是看你自己,自性戒是戒自己,不用看别人,因为看别人不会成长,观照自己你才有蜕变的空间。

  如果你要跟有缘的人分享,你当然要知道他的习性,你就需要观察,你看他的偶像是谁,如果是王永庆,那这个人一定很希望自己变成大企业家王永庆,人的思考模式一定是这样运作的。

  人最怕就是看不清自己,欺骗自己,自认为淡泊名利,自认为自己是非常心灵的人,你要知道人最怕就是不了解自己,然后就错过了成长的机会,自己是怎样的人从自己投影在往外所欣赏的对象,就可以看到我们是怎样的人。

  因为权势、地位、美貌、名利都要靠比较而产生的,谁比较美?谁比较丑?中华小姐在选拔,选美不只是男生看,很多女生也看,那心境是不一样的,男生是看身材、美貌,那是性意识在运作的。女生则是看谁比我美,这里面有许多自我在运作的过程,都是从比较开始,从比较钱、比较权、比较成就、比较美貌、比较谁的孩子乖,也跟自己比,我过去怎样?我现在又如何?这些东西都是我们要很深度观察的,那都是我们聊天的数据,和人聊天时都会提这些东西,我们不要拿这些东西来看别人,那永远没有成长的空间,而是要看自己,我们才有蜕变空间,我们才能减少无心的造业或有意的造恶业,否则所作所为都会回到自己的身上,因果报应历历不爽。

  佛陀有个堂弟叫菩提达多,他想取代佛的地位,要佛退位,这个人就是一大堆的知识,窃了佛陀的法把自己变成一代宗师模样,佛弟子对他真的莫可奈何。他非常的邪恶、好斗成性,他要伤害佛陀。有一次他跟一个国王串通要害佛陀,他把大象灌醉让大象狂奔,佛陀刚好走来,他想利用大象把佛陀踩死。

  可是佛陀非常的宁静,他无动于衷,他只有静心,当那只大象狂奔到佛陀面前时竟然自动停下来。

  当然,这有两种方式来谈它。第一,佛陀是静心的,静心会把所有的混乱都摄受,就像你到大自然,你的愤怒都会被它摄受,被它吸纳了。一个成道的人(佛)是有意识的大自然,大自然则是无意识的佛陀,他就是那么的空无,那么的宁静,当大象跑过来时,到了佛陀的面前,它的混乱被佛陀的宁静都溶解掉了,所以它停住了。

  第二,佛陀的过去并没有伤害过这大象,这大象如何踩都不能踩到佛陀,所以你要知道这就是因果在运作的原理,因果报应历历不爽,一丝丝都不会有错乱。

  我们要检视这种邪曲的心,就是要这么深入地来看,我们可能是有意,也可能是无心,你认为你并没有讲人是非的故意,说自己是无心的,没有恶意的,但人家已经受伤了,或者我的自大伤害到人家而不自觉,所以要很细心,微妙地检视微细的自我。

  比较的心就会产生了虚荣心、爱现的心,这也是我们生活中常常可以见到的,这就是众生很邪曲的心,爱现而且现的很有技巧,“我先生真是很不会赚钱,嫁他真倒霉,一个月才赚二十万而已”;事实上她就是在现,却故意这样讲,让旁人来称羡她。

  又如:“我这衣服买贵了,这衣服品质很差还敢卖我二万元,这是我最差的衣服,我上次买的那件八万元还差不多”;表面上她好像是在叙述一个事实,可是事实上她都在现,我们可以依理类推,身边的人是不是都如此在现?

  “我女婿在一家人寿公司上班,薪水不怎么样,月薪才五十万而已。”这样子在现,越高段的人现的越有技巧,让你不觉得他是在现,你只是很仰慕,但事实他是秀的非常有技巧。

  有些人就秀得很粗糙,令人一眼看穿,拍马屁时高喊“总经理万岁”,令人鸡皮疙瘩掉一地;有些更有技巧的拍马屁方法就会说:“我认识总经理很久了,我觉得他令我非常的佩服,他心地非常善良,是非常有能力的人。”但他在背后却把总经理骂得半死。

  你看,这么的表里不一,这就是世俗的人,所以如果你是很真心的人,看了不需要悲伤。你会悲伤是因为你已经执著在你的真心,变成一把尺了。当别人跟你这把尺产生落差时,你很悲伤,事实上那又是你惯性的思考,你的思考已经变成一把会产生批判的尺,那都是自我,需要警觉。

  说话浮夸不实、夸大的心

  这些也都值得我们深度来看我们有否这样的心境。喜欢把一分话说成十分,夸大其词,夸大自己的成就,夸大事情的严重度,讲话夸大都不用思考,所以很喜欢把事情讲得很恐怖,“糟糕了,发生大事了”,结果只是芝麻小事。

  身上只有一千万的财产,却说:“我钱不多,不到十亿”。一千万跟十亿是差很多的,不到十亿,换言之你的财产有可能八亿、九亿。造成别人联想的空间,那是夸大不实,甚至在用字造词中常常不够精确,而不够精确里面事实上有些是夸大出来的,这些东西你也可以说它不真,但你不要批判。

  你很真,你讲话都很精确,你表里如一,用字遣词都非常谨慎,但你要了解众生很邪曲的心,有时候以你的标准来说那是谎话,但事实上这些心都是来自于我们的空虚、自我、爱现。

  讲话要真实不虚,别人迟到五分钟而已,你就会夸大那个人的差劲,说他迟到一二十分钟,但五分钟就是很精确,你为什么要夸大成一二十分钟呢?你的夸大如果不是为了攻击别人,就是为了膨胀自己,这两种情况都会造业的,不管你是有意或无心,你都在造业而不自觉。

  你觉得你从来不伤害人家,但你看看,这些心有没有伤害到人家?你起心动念,这些已经造成恶业,你要知道,你所造的业,别人不见得知道,可是老天爷知道,因果律也就是这样在运作。

  有人因为你造的业而受伤,它必定会回报到你身上,那个人的潜意识很清楚,他现意识可能不知道,可是在因缘俱足时他就会来回报你对他所做的一切。你给他善,他回报你善,你给他恶,他就回报你恶。

  所以有时候你会觉得很疑惑,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这人很恶劣,可是却又照顾那孤儿寡母一生。你于是开始贴标签,但真的搞不清楚他究竟是善人?是恶人?看到他人那么好,可是就是尽做些祸国殃民的事,我告诉你,用因果律来看,那无关于他的本质,而是他碰到冤亲债主,他就会对他们很好,不是冤亲债主,他就继续造业,他的习性就出来了,他恶劣的本性就出来了。

  报复的心

  你的自我就产生了计较,计较就产生了你有损失。这损失或许是你的自尊,或许是你的财富,或许是你的利益,或许是你的生存,可是自我就会产生愤恨的心,愤恨的心就会想要报复。

  一个慈悲心越弱的人他报复心就越强,慈悲心越来越强的人,他报复心就会比较少,慈悲心越高的人他报复心就越少,到空性的人,他没有计较,又如何产生报复心?

  报复心是来自于自我,所以慈悲心越低的人报复心越重,魔道众生报复心是非常强的;一个有慈悲心的人他想报复,可是他做不下去,甚至到临界点要做时,他放弃了,但是他报复的心就能在当下全然地消失。

  我们若把人分成善良的人、不坏的人、坏人,善良的人也有分越来越高度的善良,而坏人就是所谓的魔界众生,他一定要报复,他的气才会消。你伤他一分,也许你是伤到他的自尊心,他也一定要报复回来,让你自尊心受伤,他看到你自尊心受伤,他的气才会消。这是可怜的众生。

  我们要了解每个人境界的不同,而不需要去批判他人境界的不对,但是这种报复的心事实上是很苦的,报复心很强是心脏病、高血压、身体容易有病变的原因。报复心的运作方式随着他的境界、心灵的层次而有所不同;慈悲心越少、越邪恶的人,一点点小事他就会扩大,你可能是无心地讲一句话,他会觉得非常的严重,他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他就记恨了,就要报复了。

  那如果是慈悲心很高的人,他根本不以为意,因为慈悲心跟自我是成反比的,慈悲心越高自我越少,慈悲心越低自我越强。自我就是计较、计算,所以报复的心它真的是因果轮回之轮,众生就是报复来报复去才会在六道里轮回,可怜之人必有过去他造业的地方,而可恶之人他又在造业了,他准备以后要变成可怜之人,就是这样周而复始地轮回。

  报复的心是非常邪曲的心,是因果轮回的种子,是你身体不好一个很重大的原因,报复是很没有意义的事情,你常常要很深入地去计算。

  你要如何去计算呢?什么是你需要的,什么是你头脑想要的,你报复之后得到什么?是得到痛快,还是却得到更多的痛苦,因为人家一定会回报给你,这是你逃不掉的,你无路可逃,人世间的法律还会有漏洞让你钻,可是在因果律里没有一丝丝的漏洞,因果报应是非常的精密,比任何计算机都还精密,而且永远不会当机的,它一定会回到你的身上。

  还有报复的心内耗了你多少的能量?你今天花了很多精神在做事业,但因为有人得罪你,你为了报复,你花了百分之八十的能量在报复心上,你还有多少能量让你的事业往前推动呢?

  你每天身体很不舒服,越想越气,你如果能很静心、精打细算来看看那是不是你需要的?当你觉得那不是你需要而是你头脑想要的,是没有意义的,你是不是就可以放下它?你放下它一次,你的慈悲心就有发芽的种子出来了,你放下二次、三次、四次,你的慈悲心就越来越多,你那种报复、看不顺眼的心就渐渐减少了。

  不同境界有不同的看法,当一个人很慈悲时,或者已进到空性时,人家如何的伤害他,他也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可是你要知道当一个人报复心很强,你跟别人打招呼漏掉对他打招呼,他就恨死你了,一定要报复你;你出国买礼物送大家,却忘了送给他,你忘了,谁叫你脱线,但他恨死你了,他一定要小题大做,有一天他会整你回来而且会加倍来对付你。

  那种人其实他自己是活得很痛苦的,因为他一直记着那个仇恨,他报复未得逞前,他要付出多少代价,付出多少情绪的不平衡?但他却甘之如饴,因为他空虚,那个感觉会让他减少他空虚感的产生,你想想看,这样划算吗?所以你要用你全然的生命去分析、观照,去计算究竟什么是你真正需要,什么又是你头脑想要的。

  就好像你到餐厅点了一道看来很好吃的菜,可是实际端上来时,你一吃却不怎么好吃,你知道吗?当你点了这道菜又不怎么好吃时,对你来说就已经是一种损失了,可是你可以把它给那些有需要的人,但是你就是不甘心,觉得很浪费,所以一定要把它吃完。

  其实当它不符合你的胃口时,它对你来说就已经是不需要的了,这已经是一次伤害了,你再把它硬塞到你的肠胃里,那是二度伤害,事实上那是很没有意义的,对不对?

  可是我们的头脑已经很习惯,从来不去思考这东西,就一定要把它吃下去,尤其是老一辈的人,是不是就是这样?很惜福,惜到肚子越来越不舒服。

  所以从这里可以发现,很多东西其实你并不需要,而是你头脑想要的,你还认同它,它已经造成你那么大的痛苦,你却甘之如饴,一直任它作怪,牵着你的鼻子走,这些自我的心、邪曲的心事实上是很没有效率的,当你能看清楚、计算清楚,你要不要放下一切你头脑想要的而让你的需要运作,那就简单多了,想要是你的欲望,需要是你生命的本能。

  空性的人就是渐渐地往生命的本能在走,把一些妄念,也就是头脑想要的欲望渐渐看清楚,也不需要用力放下,因为你既然看清楚了,你还会抓着不放吗?如果你还紧抓不放,那代表你还没看清楚,这些邪曲的心事实上是在伤害你自己。

  搬弄是非的心

  独苦不如众苦,搬弄是非的人是很苦、很空虚、很寂寞的人,因为寂寞难耐很苦,所以他唯恐天下不乱,把天下乱成一团他会比较开心,虽然他不见得有好处,但他逢人就要造谣生事。

  一个人如果在你面前说别人的是非,他是在讨你欢喜,但我可以告诉你,他在另外一个人的面前也会讲你负面的话,以为他唯恐天下不乱,他想在人家的争执中得到好处,什么样的好处呢?快乐!

  因为他自己很苦,他也要把人家拉下来。这都是我们要看看自己有没有这样的心境,我们讲他人是非对这个人很坦诚,可是事实上我们除了想讨好这个人外,我们还想要造成人与人之间的混乱,通常这样的人在他内心都是不幸福的。

  真正内在很幸福的人,他希望看到人家也幸福,独乐不如众乐;可是凡人不是,他是不幸福的人,他很空虚,独苦不如众苦,他要把人家拉下来。

  所以你不要在这个五浊恶世、这么邪曲的世界说你的幸福,这样不够慈悲,虽然你是无意的,你很真,但是人家会嫉妒你,因为人家见不得你的幸福,所以你一定要很低调,越低调越好,这是慈悲。

  纵然你不是故意的,你也没有爱现的心,但是你要知道,众生都是很苦、很空虚的人,因为你的无心而创造了人家想要伤害你的心与行动,又何必呢?所以老板若对你很好,请你把嘴巴闭起来不要到处讲;你先生或男朋友对你很好,请你把嘴巴闭起来,尽量少跟人家讲。如果不好,你讲还没关系,甚至碰到比你可怜的人,他被先生或男朋友欺负时,你还要假装你也很苦,那是慈悲,善意的谎言是慈悲,不经心的真话造成人家的痛苦那是残忍的。

  如果你妈妈很爱你,但是你遇人不淑,除非你能解决这段婚姻,否则她也没办法替你出力,你一定要跟你妈妈说你的另一半对你很好,因为那是慈悲;如果你很直接地讲真话,你很残忍,很不孝,因为这是你自己选择的,她没办法替你选择,但是她却要承担你的痛苦,对不对?

  所以,我才说你要从慈悲出来,而不要执著于一个“真”字,你要知道那里面有很多很多的漏洞,它是不够完整的,在这世界你不能把真完整呈现,你只要一执著任何东西,你就错过生命蜕变光明自在的机缘了,这又是一种惯性,变成另外一种框框、自我。

  我们最容易产生的为自我观点辩论的心

  事实上它没有任何意义,你为你的观点在辩论,那是你的自我,否则你怎会有观点?你一定选择靠边站才会有观点,这都是我们要深心来警觉的。辩赢了你会痛快,事实上你真是为了那个观点吗?因为你跟那个观点已经合一了,你辩输了,你的自我就受伤了,有些理论或观点你本来不是很坚持,但越辩就越坚持,因为输人不输阵,就为了那个面子。

  在选举时,你可能本来不是支持民进党的,但是刚好他一直攻击民进党,他是泛蓝的人,而越辩你就越觉得他很过分,后来你就变成深绿了,因为为了自我。

  所以你要注意到,自我的运用是非常微妙的,你绝对不要为它找合理化的借口,那没有任何意义,只会令你错过生命蜕变的契机,那都不是你需要的,而是你头脑想要的,那不是你全然生命本来的需要,而是你的欲望,是自我在运作的过程。

  你看看街头巷尾,为了一点小事,就争得面红耳赤,为了彼此观点的不同就开始争辩,有时候倾听你会发现,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他已经预设立场他要辩赢。

  所以我常说,真理不会因为越辩而越明,那都是预设立场,有多少的甲方、乙方在那边辩来辩去,事实上他已经预设立场他要赢,自我就是这个样子,为自己的观点在辩护,然后就失去理性了,永远辩不完的,从一个答案来找出问题,对方也是这样,辩来辩去的。

  在生活中我们可以看看有多少人是这个样子?妈妈的观点就是要把剩下的食物吃完,爸爸的观点不一样,两个人就争来争去,互指对方是错的,这样有意义吗?

  在公司也是一样,开会时,大家都为了维护自己所提出的论点而辩论,没提都没问题,一提出论点各自就开始坚持自己的主张,紧咬不放,而且年纪越大的人这种情况越严重,因为他越来越近生命死亡了,这是他唯一剩下的生存空间。

  所以诸位,对阿公、阿妈、父母亲及年纪比较大的人,你要多一分体谅,年轻时还不会那么固执,越老越固执。因为这是自我唯一可以抓的东西,若连这个你都把它摧毁,他已经快接近死亡,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抓了,唯一剩的就是他的观点。

  我们要这样来自我检讨,自我真的是很可怕,尤其是自我要面临消失时,就像大海中抓到浮木就紧抓不放了。所以对阿公、阿妈、父母,请你多爱他们一点,少跟他们争论,因为他们已经很容易受伤了,他们剩下唯一可抓的就是他的观点,你不要连这一点都不给他们生机,让他们可以有喘息的机会,这就是体谅,但是也要看自己,有没有犯同样的毛病。

  为自我辩白的心

  辩白那是本能反应,不假思索的,如果有人说你错,你马上反弹,连自己是否真的错了都不想,马上反驳我哪里错了,是你的错,不是我的错。

  一个要往空性路上走的人,他要很静心地自我检讨,只有一个情况他会谈论,就是为了慈悲分享,他才会辩白,如果自己被抹黑那没有什么好辩的;但是如果我不解释别人会伤心,那我就要解释了,这是为了慈悲而解释,为对方而解释,只有这东西是从慈悲出来的,否则都是自我。

  所以要拿手术刀来对自己开刀真的很困难,甚至老师讲这个,你有开始抓这个了,说“自己这样谈是为了慈悲而解释”,而自我欺骗或欺骗别人,那其实是辩白,你又错过了。什么叫慈悲的辩白呢?在你的先生(太太)或男(女)朋友误会你不爱他(她)而伤心,他(她)认为你移情别恋,那你不为自我辩护,其实你是不慈悲的。

  如果你真的移情别恋,你要很婉转地告诉他,以减少他人的痛苦;但如果你没有移情别恋,你不讲,他会非常伤心,虽然他是误会你,但他会很痛苦、很伤心,因此你必须要解释,然而有些人就是很闷,但其实那是很自私、不会体谅人的人。

  有些事是需要解释的,为了安慰对方的心,这是慈悲,你需要解释辩白是为了对方而不是为了自己。但是最可怕的是你根本是为自己在辩白,却自我欺骗说是为给对方慈悲需要而辩白,所以宁可错杀不能放过,你若有任何的辩白,你先推定四为自己辩白,等自己沉淀再来观察是不是真的这样。

  头脑的反应都很快,任何事都是不假思索,本能性地为自己辩护,有时候谈到修行的东西,老师说你有这样自我的运作时,你马上说:“有吗?”你怎会回答的这么快速呢?你答那么快是头脑在运作,否则你会很沉淀,你每一刻都在归零情况下先不置可否地观察看看。如果你是静心,你是真的跟内在连结,甚至你有任何情绪时,你都沉淀,等那情绪过了你再来看。可是人的本能不是,直接就是反应:我没有,我不是;头脑永远很快,自我永远很快反应。

  可是一个跟空性连结、一个觉知的人他不会那么快地反应,他时时刻刻在归零观照,他不可能会把过去记忆的东西或本能性的头脑反应丢出来。

  所以你必须好好地深自观察,通常反应很快、不假思索的人,那是头脑出来的,否则你可以保留、观察看看,在人家说你很主观,但你认为你很客观,你也不用马上反应,如果你真的很客观,你不会马上反应出来,你会想真的我有主观的地方吗?

  若你可以马上说你很客观,那代表你很主观,因为你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你根本没有进入你内心去检视你邪曲的心,否则你一定会沉淀下来,想想自己的主观是哪一部分;要深入地去觉知,你要知道头脑的反应是很快的,一念之间就到月球去了,可是本性不是这样的。

  上述这些都是我们自我最容易现形的地方。这些也都是我们自性的戒律,我们要深自检点。如果这些心都存在,那你不管修行任何法门都是在自我欺骗,这些心你若都能觉知,那你修这个法门就是修了一切的法门,一即一切,一个念头看清楚时,很多念头会一起消失。

金刚经佛法开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 2018 在线学佛 | 邮件:service@jingtuzang.org | 粤ICP备11002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