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心的束缚使你无法脱离六道轮回

  庄圆法师讲金刚经 第九章 心的束缚使你无法脱离六道轮回

  问:要用怎样的努力去脱离六道轮回的束缚?

  答:你要懂得体谅别人的难处,与人平等相处,学会感恩,并且信守承诺。

  2005年1月22日 中国 台北

  讲座纲要:真正往空性走的修行人,已下决心不再与自我有丝毫的认同,不再有往外看的认同,不再与批判心认同,不再与阿谀奉承的心认同,不再与比较、计较的心认同,不再与嫉妒心认同,不再与自大心认同,不再与轻慢心认同,觉知自己一切往外看的心,不再与虚荣心认同,不再与企图心、杂染的心认同。往内观照自我的隐藏深处,在二十四小时的观照中觉知寻找一切思维、行为中的含有自我的行迹,常见自己的自我,而不见他人的自我及对他人过错的批判,对一切人、一切动物、一切众生普行恭敬、体谅、慈悲。

  无妄之一

  人的业力是自因果而生

  业力愈重的人,自我愈强,愈难看破

  这个世界的一切,不管你付出多少努力,而得到多少的成就,或得到多少的尊荣,得到多少的拥有,它都会消失。如果你内心一直在计较而产生计算,你有付出多少的努力,而得到多少的成就,或得到多少的成果,或在与别人互动当中,你对别人付出有多少。事实上当你有这样的心产生的时候,你内心会非常的痛苦。

  前几天有一个很慈祥的父亲来照老师,说他含辛茹苦把孩子们一个个带大、养大了,大儿子送到国外留学已拿到博士学位,现在在大学里教书。二儿子呢?三儿子呢?他为他们付出一切,让他们每一个人都有房子,甚至他的事业已经到穷途末路的时候,只要他愿意把他给三个孩子的三栋中的两栋房子卖掉偿债,就完全没有债务的问题,他完全可以再起死回生。

  但他坚持不卖,他要让他每个儿子有完整的房子,他只留一点小小的贷款,那一部分让他儿子去从工作收入中去缴交。他们可以很轻松地缴纳,剩下的重点金额他全部承担下来。

  可是他现在已经到穷途末路了。他太太说:“去开出租车吧。”他本来是个大老板,赚过很多很多钱,但他的钱都是别人帮他用,因为他这一生中是来为他过去生中所作所为的因果债务作清偿。他所赚的钱都是被他的亲人、他的朋友拿去用了。他借出去的钱没有人会还,一碰到他的好朋友向他借钱,他一定借。

  这件事情他很痛苦,他来跟我谈,觉得自己很无力很不甘心,因为他的三个孩子都已经长大了,他现在是真正的空巢症候群。他没有力量再活下去,因为他很不甘心,他把儿子养那么大,非常疼他们,可是三个儿子没有人注意他的存在,甚至在他穷途末路潦倒到要去开出租车的时候,都没有一个儿子理他,连问候一句都没有。

  他很不甘心,他为儿子付出那么多,他孩子没给他任何一毛钱,三个孩子都是。想想看,他现在还有好几千万的负债,为什么?因为他把大儿子送到国外去留学,从硕士到博士,那要付出多少钱?是他举债来付,而他孩子视若无睹他父亲的债务压力,还有他给每个儿子一栋房子,但没人关心他,他真的很不甘心,他活得很痛苦。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活得那么痛苦,活得那么不甘心?可是为什么我们又放不下?我说现在你的债务要解决很简单啊!你那么不甘心的话,你就把留给儿子的三栋房子,每个人一栋,那些房子都蛮大的面积,你就卖一两栋,你的债务就还清了,你还可以东山再起,可是你为什么做不下去?

  他说他做不下去,但他不甘心。你知道为人父母,把孩子们辛辛苦苦拉扯长大,孩子们把你当空气,那种痛苦、那种不甘心,我想身历其境的人,就能体会那种痛苦、那种悲伤。

  你要知道为什么会不甘心,又要付出?要付出,又不甘心,为什么?为什么你看见别人的孩子受苦,你不会那么痛,可是看到自己的不孝子受苦,你那么痛,为什么?一个不孝子,你的叛逆儿子对你不孝,可是你看他受苦,你心很痛,但是你看到别人的孝子受苦,你不会痛,为什么?

  因为自我。自我从哪边来?从业力来。业力从哪边来?从过去生你欠人家的因果债来的。所以你这一生就是来还他债,所以你碰到你的冤亲债主的时候,你就放不下,你就对他特别关爱。然而不是你的冤亲债主,你对他就没有感觉。所以业力产生分别心,也就是差别心,分别不同程度的关爱。

  所以我对这父亲说:“这生是来还债的,你要认命甘心去做,认命地去接受一切。”他跟我说:“真的不甘心,我真的很不愿意认这个命。”如果你的债务还清了,你自然会放下,那么你自然会看破。如果你用力让自己要看破,这样就看不破,因为你产生一个“破”的观念,是因为你看不破,你才用“看破”这个观念来自我期许,否则也没有看破这东西,所以这就是因果业力的可怕。

  但是也就因为因果产生了业力,所以业力越重的人,自我越强,业力形成自我,形成你对人事物的差别待遇。假设你生好几个孩子,很孝顺你的孩子,你对他没有关爱,但是最不孝顺你的人,你对他就是放不下。

  或许你自己有这种现象,或是你看到你的父母有这样的现象。你是一个孝子,你对你的父母是那么的孝顺,可是他们把你当空气,把你的孝心放在地上踩。但是那个不孝的儿子或是不孝的女儿,他就那么的关爱他,那么疼他。你要知道这就是因果业力在运作所产生的差别待遇,他自己就会产生这样的心态,控制不了。

  真正的往内看、往空性在走的修行人,他必须要把自己邪曲的心,那么多的邪心,全部揪出来看,令你的自我渐渐地消失。你全然地很细腻去观照它一分,你的自我就减少一分。你不看,你的自我就永远都在,你看一分,你的业力就减少一分,看两分,就减少两分。

  所以你要知道,如果说因果一定要全部还清才能解脱、自在、成道,也就是过去你所造的恶业一定要这样全部还清。我可以告诉你,你还了,可能别人(债主)会跟你多要了,然后因为他多要了,所以你又想要回来,如果你与他在那边因果轮回,在那边因果讨报,永远是无止境的。

  你也不一定要欠人家一分,就一定要完全还人家一分,只有在现在、未来的世界里,这个不二法门,可以超越因果轮回果报循环的束缚。那也就是你要忏悔,你要对你的自我开刀,因为业力是以你的自我为基础来运作的。如果你的自我消失,你的业力也无所附着,但是业力也造成你的自我,所以你必须要忏悔,你必须下定决心,和自我不再认同。

  无妄之二

  欲望与追求不能造成你生命

  自在光明的蜕变

  而只会造成你生命的沉沦苦海

  有一个故事,很有意思,我觉得这故事可以当我们的警钟,可以给我们很深度的启示。

  有一个大师他已经成道了,成道就是自我消失了,阎罗王找不到他,上穷碧落下黄泉,怎么找就是找不到,因为他自我消失了。他已经跟太虚合一了,所以找不到他,阎罗王找不到,鬼差也找不到他。

  鬼差就问阎罗王:“找不到他,怎么办?”阎罗王说:“这个人还有漏洞,你只要把他的漏洞找出来,你就可以找到他了。”“什么漏洞呢?”鬼差问阎罗王。阎罗王说:“这个人很执著于他的一个古董,他还没成道前,对这个古董很执著,只要执著的人,抓到他的软肋,他就会现形出来。”

  所以鬼差他们就去他以前住的地方找到那个古董。这一找到,他们准备把这古董摔破。这个大师就出现了,说:“拜托不要摔破我的古董。”因此他就乖乖被抓到了。只要他对人、事、物有一个关爱,很强度的能量就粘在那个地方,很强烈的执著在那地方而放不下,所以他就被抓到了,所以他乖乖就范了。

  可是这个大师也从这个地方看到他的执著,要被关了,要被抓去下地狱,因为他过去业力还未了,还要继续去受刑。不过这位大师观照功夫很深,他马上知道因为他的自我而被抓到了,这位大师就和鬼差说:“既然我被你们抓到了,要杀、要剐任由你们,我只是跟你们请求最后的心愿,让我再看看我最钟爱的古董花瓶一眼。”

  鬼差就产生了慈悲心,把古董花瓶给他,说:“好吧!就让你看个够,我再带你去向阎罗王交差。”那大师看看古董花瓶,就把它摔破,一摔破,他就消失了,因为他唯一的执著不见了,所以再也找不到他了。

  他的心――邪曲的心、妄心,不是真正本性的东西,这个心消失,因为唯一的执著不见了,所以再也找不到他了。因为别人要把他的古董摔破,他才出现,但别人要摔破,他很痛苦,他自己看到自我的执著,把它摔破。所以你要知道,真正一个往空性走的修行人,是要拿自己心爱的花瓶来亲手把自我摔破。对自我的开刀,没有人能帮你,只有你自己能帮你自己开刀。

  你会下定决心拿手术刀把自我切除,是因为你对痛苦已经很敏锐了,是因为你已经苦够了,你已经不想再受苦了,所以你已经不想再往外追求了,因为一切的追求,都让你体会到好深好深的苦。那种追求不能造成你生命自在光明的蜕变,之后造成你生命的沉沦苦海,你已经用生命经历够了,你觉得老师说的法很有道理,是因为你已经经历够了,而老师说的法跟自己的体会的经验已经能相应。

  你知道往外追求一切的理想、梦想,追逐自己的愿望,只是在加深你更深沉的痛苦,所以你拒绝再玩这种愚蠢的游戏,拒绝再沉沦于痛苦的深渊了,以你全然的生命下定决心,去寻找解脱的途径。

  不论你处于任何处境的痛苦,或者内在的空虚,你也不再依照你过去的生活惯性、生活模式去生活。你怎么可能往外去求得真正生命的依靠呢?你怎么能把你的喜乐建筑在某一个人身上、某一个事件的成就上呢?你怎么可能掌控别人的自由?纵使你掌控到别人的肉体,你能掌控他的心吗?你能要求你的孩子爱你吗?你能要求你的先生、你的太太,或你的男朋友爱你吗?你能要求你的父母爱你吗?他们的思想是自由的。

  你可能在有权柄的时候,人家不得不假装很爱你,但是你权力已尽的时候,他就显露得不再对你阿谀奉承,不再恭敬你。那你只要要求人家一定要怎么样,要求这世界一定要怎么样对待你,要求这个世界要满足你的梦,你要知道你已经在追求痛苦了。

  所以啊,我们扪心自问,我们是不是很清醒,我们是不是很警觉的人?一个往内看的人,一个往空性走的人,他会保持很警觉,换句话说,他时时刻刻都在留意他的自我有没有在运作的空间。

  如果你很清醒,你不会讲很无意义的话;如果你很昏沉,你就会讲无意义的话。你会问你的太太或问你的女朋友说:“你爱我吗?”或你会问你的男朋友或你的先生说:“你爱我吗?”事实上,这没有任何意义。

  如果他不是很爱你,你却这样问,他如果要敷衍你,他一定说爱你,但如果他非常讨厌你,也不理你的时候,会说:“我根本一点都不爱你!”他敷衍你说:“我爱你!”这有意义吗?一点都没有意义,那他跟你说:“不爱你!”他讲的是事实,那么你生气什么,你悲伤什么?

  所以你注意到,我们和外境互动中,我们的自我常常在说一些很昏沉的话,我们在做一些很昏沉的事情。一个自我的凡人,他常常做些他认为有意义,可是在一个清醒的人看起来,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

  你可以问你的孩子:“爱不爱妈妈?”他一定说:“爱!”他假如敢说不爱,你马上可以修理他。你问你的孩子说:“长大会不会孝顺我?”他一定说:“会!”这有意义吗?可是我们竟然就得到满足了,真的我们得到满足了,怎么满足?自我得到满足感!

  当我的男朋友或者先生,或者太太,或者女朋友说很爱我,我问他:“你真的爱我吗?”他说很爱我,所以我就很开心,这有意义吗?我们的情绪,也就是我们的自我在运作的时候,事实上,它是很昏沉的。

  所以啊!凡人、世俗人、自我的人,他永远永远都活在痛苦里面而他不自觉。因为他把他的喜怒哀乐建立在他不能掌控的环境上面,因为你只要想要掌控这世界按照你要的样子,你就是痛苦,不要说是痛苦的开始,那本身就是痛苦的一件事情。

  有人说:我没有爱情我活不下去,我觉得没有爱情,活得有意义吗?活得有趣味吗?我觉得没有爱情,人生就跟槁木死灰一样。但是我们来看看,爱情是什么?爱情的本质是很虚幻的,是一种很愚蠢的游戏。

  老师为什么这样讲?我们看看,一对恋人,他们山盟海誓,当他们相恋的时候,会说:“我爱你一生,我生生世世都爱你。”如果这是不会变的东西,我们追求才有意义。如果是会变的东西,我们讲的是没有意义的话。因为你现在讲的话,是情绪使然,除非你能保证你未来感情,还是这个样子。

  所以如果说,爱情是真实不变的话,那就不会有离婚,也不会有外遇,也不会有不忠一族。

  无妄之三

  要下定决心,把自我邪曲、不善的心

  一一揪出来看,这才是通往空性的路

  我们也要注意,一个往空性在走的人,你讲话有没有昏沉,如果你讲话有昏沉,你要知道你昏沉,否则你过得很痛苦,但你竟然不知道你为什么痛苦?你怎么保证说:“我会爱你一辈子呢?”那是昏沉的说话,你现在的感受,你最多只能说,我现在感觉:“我好像会爱你一辈子,但是我不敢保证下一个片刻还会有这个感觉。”这个就是比较真实的话。我们的感觉在变,因为情绪、心情、感觉在变、还有很多客观环境因素的变化,产生了很多的变量。

  你看一对恋人,他们还没有看到对方本尊的时候,在互相看到对方分身的时候,也就是说把最美的一面呈现出来给对方看的时候,彼此都互相很欣赏对方。那个欣赏是因为那个分身是美的分身,而还没有看到丑陋的本尊。那个时候他们说“我会爱你一辈子”,互相许下山盟海誓。可是等到距离拉近的时候,他看到丑陋的本尊,互相看到梦幻破灭的时候,感觉不见了。

  换句话说,我们看到世俗爱情变化的无常。可是佛菩萨呢?我们说空性好了,不要讲到那么抽象,一个空性的人的慈悲,是不会变的,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变。因为他的自我的情爱已经被净化了,只有一个很全然的宁静产生出来的慈悲。

  所以你要知道,因为空性人的自我已经消失了,对待伤害他的人,他对他还是一样慈悲。因为自我才会有受伤害的感觉,当你的自我已经消失了,伤害的感觉在哪儿?这空性宁静的感觉是很真实不虚的,你一定要往内走,你才能感觉,它不是靠我跟你讲这些东西,你去作为“无自我”的这样,以自我的作为来模仿空性的人这样的状态,这是知识、自我、头脑运作的状态与空性无丝毫的连结,请不要误解。

  所以人家侮辱我,而我自认为自己是空性人,所以我没有受伤。你没有受伤是因为你把内心耳朵掩蔽起来的,或者说我是空性人,我不会痛,那你是跟石头一样的人。当你忘了老师的教法的时候,你遇到这些状况,你就抓狂了。那是靠训练,把自己变成怎么样的人,如果这样你就错过了生命蜕变的契机,你不要去把自己练习得要变成怎么样的,你不要去模仿空性人是怎么样。空性不是这个样子!

  你要把自我邪曲的心、不善心一一揪出来看,你要下定决心,一一揪出来看。你只要揪出来看一分,你的自我就减少一分,然后你的脑筋已经没有这些知识概念的运作,也没有老师说的这些法的存在了,已经没有了。但是空性宁静的感觉就是这样,你就不会生气啦!人家骂你白痴啊!愚蠢啊!他会诚心地说:“你告诉我哪里白痴、愚蠢?我还要反省改进、加强警觉一下。”这就是空性人或是往空性在走的人,他内在的运作方式。

  可是呢,自我的凡人往往会回答:“你自己好到哪里去?你才白痴!你才愚蠢!”你看自我的种子存在,才会被激怒,自我受伤了马上还击。然而模仿空性的人就自我压制说:“我是没有自我的人,所以他骂我,我不要还击,我是没有自我的人,所以他说我愚蠢,我就愚蠢。”但是我内在有很多道理在和自己对话,很多情绪起伏,那是因为我是自我的人,所以闹情绪啊!又自我催眠暗示自己,压制成没有情绪的状态。

  所以以为自己是没有自我的人,那是头脑在玩一场自我欺骗的游戏。我跟各位师兄、师姐分享,往空性走的人,这些习性真的会消失,然后你真的能不受干扰,即使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一样宁静,你也不需要佛号。

  而自我凡人害怕死亡而念佛,是因为阿弥陀佛会带你到极乐世界,所以我才能从容不迫去面对死亡。如果没有极乐世界要去,我对死亡就很抗拒害怕,那只是一个换汤不换药,对死亡恐惧的转移方式而已。因为自我在做交易、在计算,这世界太苦而那世界比较好,所以你看这边很苦那边比较好,这还是欲望作祟,还是自我在计算,还是在计较,这是痛苦的自我、凡人的贪欲。

  所以真正往空性在走的师兄、师姐,或者有缘接触到老师分享这些法的这个世界的众生,他需要给自己比较多宁静的时间跟空间和自己独处,把这一生的经验跟经历,以老师分享的这些法来对照来印证,然后跟自己做更深入的对话,也就是观照,而不是说“唉!这生命是无常的,这也没有什么好留恋。”那是什么?那只是头脑的抱怨,只是知识,这没有任何意义,除非你去体会它。

  你体会到、印证到:真的!老师说了那么多的例子,我也感受得很深刻,真的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我永恒留着的。那我得到了我的梦的时候,我的快乐就消失了,还未得到前,很痛苦!但是痛苦里有希望,嘿,这很有力量!但完全得不到就是绝望;那得到呢?有没有得到前想象的那种快乐?得到以后,那想象的快乐就消失了。

  那这样,不管我要什么,都是那么的没有意义。我想追求什么,或我想要什么,都只是我内心里面,一个对我内在空虚、无聊,或极端不快乐的止痛剂而已。我要面对的是:我内在这些空虚、我这些不快乐,都是那么的虚幻,而我却误判它很真实,所以我以为这些不快乐或空虚是很真实的感受,所以我想填补它,所以我才很努力往外去追求快乐、追求生命的充实、追求生命的有意义。我就开始往设定的目标,或设定很大的目标去努力,然后开始把我本来应该去看透这个不快乐、这个无聊,这个空虚的虚妄本质之观照力错过。

  因为我把注意力集中在逃避空虚、不快乐,而转移、转换心力去追求外界的一切。因为在追求过程中,让我暂时免于去面对空虚、无聊、不快乐、寂寞难耐的脆弱心灵的痛苦,因为害怕这些感觉的肆虐。你要知道,你害怕了,就是因为你怕那些感觉,你抗拒那些感觉,那个感觉就紧紧抓住你。但是你下定决心,不怕它,面对它,你看它怎么运作――你接纳它,你享受它,它会蜕变而消失,它会变得很清凉。

  我什么都不做了,我不再因为我的空虚、我的寂寞难耐而去看电视、听音乐、看书。这是比较轻度的方式。比较严重的呢?那就是开始去设定目标,你要怎么样去让你生命有意义,让你生命发光发热,宁鸣而死也不默默而活,大鸣大放而死,也不要沉默,默默无名而活。

  你看看辜振甫先生,他这一生,忧国忧民,对他的兄弟那么有情,把事业这样做起来,结果呢?还不是黄土一抔,他只带走一大串的遗憾,一大串的不甘心。事实上如果你认为你的一切都是你的计算、你的付出、你的努力而得到的,你就会舍不得或者你会不甘心。但是我可以跟你讲,你的智慧也是业力之一,那是善业所形成的,你这一生会变得很有智慧,是因为你过去生造了一些善业,所以因缘让你比较有智能。

  但是你这一生常常是别人的贵人,看起来好像是你在运作你的才能,你的才智跟人家比高人一等,你非常有才华,你能力很强,付出多少的努力,就得到这些成就,你认为你的一切丰功伟绩是你的才华所创造出来的,全部都是你所付出的成果,只要你有这样的观念,那你是在计算、计较,你就会舍不得。

  无妄之四

  一切只有“因果”

  你怎么栽,就怎么收获

  事实上我跟你分享,一切只有“因果”,因果形成因缘,你怎么栽,就怎么收获,这个栽呀,不是你这辈子而是你过去生所栽种的,你怎么栽,你就怎么收获,这就是因果。

  所以我可以跟你分享,你在这世界所获得及所失去的一切都在因缘里面,那因缘基础是因果律,讲因缘还太抽象,我们讲命运好了。所以师兄、师姐如果有因缘来老师的地方,跟老师面谈的时候,你会发现很奇妙的是,老师怎么知道你所有的事情?

  老师只是用心眼去解读你的这一生,以及你过去生造作的善恶业因果为基础所设计出来的因缘程序而已。你怎么样的个性?你会遭遇怎么样的事情?我会看得一清二楚,为什么?因为它已经注定了,它的注定是来自于你过去怎么栽,所有你这一生就怎么收获。

  所有你怎么改变你的未来?你怎么可能改变你的未来?只有一个情况会改变你的未来,因为你的现在是你过去的延续,你过去的习性、你过去的个性、还有你过去所作所为善恶业的成绩,回报到你这一生的境遇上面,所联结起来形成的就是你的现在。

  过去这一点和现在这一点,一条线连结,这两点形成一条线,这条线拉到未来去了那就是你未来的命运。所有,从现在就可以看过去,从现在就可以看未来,现在就是你过去的成绩单,那现在如果不变的话,事实上你未来的成绩单也是现在的延伸啊!因为两点之间的连结,物理原理是形成未来,对不对?

  过去和现在,这两个点中间一条线串连起来,就形成你未来的方向。所以从现在可以看到你的未来,从现在可以看到你的过去,换句话说,你唯一可以蜕变你未来命运的空间只有现在,而不在未来。

  你不要跟我讲说:“老师,我等到某种情况成熟,等到孩子长大了,或事业有成了,我才开始修行。”不可能!你没有明天哪,你现在就是你的明天哪!未来心是幻梦,有人说“等我孩子长大,我就放下”。我们看得很清楚他不会放下的,因为他孩子长大以后,他会说等我孙子长大以后我才放下,其实那是自我邪曲心拖延、逃避、自我欺骗的借口。

  所以你要知道,生命永远没有准备好才开始的时候。我一直跟你讲观照,自己拿手术刀,要杀自己内在自我的邪曲心,你敢不敢跳?跳下去!跳出你以前的模式跟惯性。

  如果各位师兄、师姐看老师以前说法和现在的差别,以前我会准备比较多的纲要,以这些为基础,我说法会比较有安全感,但你要知道,这里面有很多我已准备好在头脑(左脑)的东西,我已经做了很多工夫,所以法不灵活应机,它没有很灵活,因为它已经变成过去准备好的资料了。但是你知道吗?我以前这样说法已经很不错了。

  那现在,我没有准备稿子,我已经完全灵活了,那过程当中,我敢跳,我不准备了。因为我的自我,我希望说法比较轻松,我希望讲得很有安全感,可是讲得很有安全感怎么会安全,你在搜寻记忆的过程中你是逐字在念、照本宣科,你一定会漏掉东、漏掉西,甚至会讲错话,因为有头脑运作的空间,但是,如果我全然地跳,这里面的过程,你们要注意哟!

  也许你会觉得老师说得好奇怪,你说法都没有准备,然后来到这地方,这样的说法,哪有可能?其实对我而言这是一个很重大的跳,因为和以前说法方式不一样了。

  那有可能完全不准备说法数据,我真的不知道要讲什么?搞不好一个时间我头脑是空白,大家陪老师我一起空白,那我会不会紧张?会不会有压力?我会不会形象扫地?但是老师就跳了,我觉得该跳,我就跳,因为我不是说吗,我不需要人家尊敬我,我不需要好名声,我不需要被肯定,我什么都不需要,所以我很愿意去冒险。

  可是如果各位师兄、师姐你去听我的录音带,以前我说法是不是讲得很快,里面还有跳跃式的东西,那是有很多记忆的东西在里面,可是,现在我讲得很慢,有时候还发呆,因为我不知道下一句要讲什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等待从空无中显露出来的应机法音!是全然跟从右脑(直觉力)来运作,而不再被左脑(逻辑、分析、记忆、准备、不安全感,即是自我,我称之为“头脑”)所掌控支配。不准备,不易讲错话;准备,反而易讲错话!

  事实上我敢跳,自我永远不敢跳,自我永远想求什么。事实上,老师现在的说法,没有在说法前预先确定今天说法的题目,只是有因缘而生的说法方向在当下应机而生,所以,你会觉得:“老师你好像在讲我吗?”事实上可能就是你,也可能是给未来有缘的人,来听到这个法。

  因为自我是挡住了你跟存在连结的铜墙铁壁,自我挡住你的成道。因为你本来是空性的人,因为自我盖住你这空性的人,你才会那么昏沉,你才会活得很痛苦,而不知道为什么会活得那么的痛苦?我们有很大的无力感,因为自我永远要安全的东西,所以活在现在的环境里很无力,好像活在泥淖里面,但是爬出泥淖,你要去哪里?你也不知道。那你为什么要挣扎?因你不想活在泥淖里面啊!

  那我再问你:“爬出泥淖,你要去哪里?”你也不知道。这样下去,你会得到忧郁症或躁郁症的。因为这是我们自我运作的方式之一。如果你还是有很大的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过一辈子,不甘心你活得很没有意义,那请问:“那怎么样的做法,会让你觉得很有意义?怎么样的生活方式,会让你甘心?或者说,你获得什么,会让你觉得甘心?”

  一个曾经伤害过你的男人或女人,他(她)让你不甘心,所以你很想报复。好!那你就去报复看看,我可以跟你保证,当你报复结束以后,你会觉得很落寞。不甘心的感觉、很想报复的感觉,虽然很痛苦,但是很充实,报复完了就好像脱水的蔬菜、泄气的皮球,落寞虚脱!你知道吗?你会觉得生命失去了动力,这就是我们活得很昏沉的一种方式,所以,看要怎么样才能把这些颠倒妄想或这些愚蠢的念头,以比较清醒角度来看。

  无妄之五

  有能力抽丝剥茧地面对自己邪曲的自我

  那是很幸福的

  这些愚蠢的念头是没有意义,然后你去想想报复以后,你能得到什么?什么可以让你甘心?你认为你的生活方式没有意义,那你想什么可以让你有意义?你会发现生命根本不需要意义,当你能越来越深入体会老师所跟你分享的法,你用你的生命去体会它的时候,你会渐渐体会到老师说的:“满足于每一个片刻的际遇。”我没有什么地方要去。

  换句话说,因为把我带到每一个处境里面,在每一个处境里面,我全然地满足每一个处境,或许在世俗来看,我应该很痛苦;或许在世俗来看,我应该很狂喜。可是,在我内在里面,没有这些东西,我只有平静,我是一个完全没有一丝梦想的人,所以因缘的河流把我带到任何地方,生命旅行之船把我带到那边,我就随它漂浮到每一个地方,我尽情去接纳、享受每一个处境,每一个片刻。

  那为什么我能尽情享受每一个片刻呢?因为我没有一丝丝想逃,或想要什么?在世俗所谓的逆境里面,我不想逃。因为我不觉得那逆境会造成我排斥的感觉,所以我全然地去接纳它,去享受它,渐渐地你才是真正的一个你――生命的流浪者。

  这流浪者是很美的旅行家,因为他可以上穷碧落下黄泉,火山口、大悬崖、大地狱、大坟场,在每一个因缘的处境里面,他都在欣赏它,他不刻意追求什么,他不刻意放弃什么,因为他已经没有要或不要的东西,这样的意境就是一个空性人的心境。

  我们拿外在的处境来跟我们内在期待的心境来做比较,如果有一丝的落差,那个落差就是你的理想,那个落差造成你的痛苦,那个落差造成你与现实环境的区隔,那个落差造成你的低潮。你跟现实间,如果现实满足你的梦,你就高潮,很兴奋、狂喜,但是当现实不能满足你的梦,你就低潮,多么的无力,但是那个狂喜的后面是什么?是空虚、是落寞,满足了你还是一样很空虚、落寞,只有瞬间的高潮、狂喜。

  事实上内心里会变化的东西,都不是本性,都是自我所形成的。我是说我们的感觉会变化,你要去拥抱你会变化的感觉,你不是很挫折吗?所以你怎么能留住你的快乐,你告诉我,你能留住你的快乐多久?

  当你想留住你的快乐,你的不快乐马上就产生了,所以你为什么要照相,为什么要写日记,或写杂记,因为想留住那个快乐或留住那个感觉。可是说实话,当下的快乐,你用照相机捕捉下来,你回去以后,一两天以后,再看看那照片,请问那快乐一样吗?不一样!

  所以你要知道,当你想留住你的快乐,事实上你是不快乐的!你全然地享受一切,你出去玩,去一个你梦想、期待已久的地方旅行,当你到达那个地方的时候,在狂喜后有好大的落寞,因为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让你可以尽情去享受。当你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的时候,它反而过得很快,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

  你希望痛苦快点过去,只要你在计算痛苦什么时候过去,那计算的心情,也就是抗拒排斥痛苦的心情。事实上,你那样抗拒痛苦的心情,只是让你的时间感受过得好慢,让你活在地狱里面。

  所以,在冬天的火炉旁边,三个小时好像三分钟一样,瞬间就过去;在夏天的火炉旁边,三分钟就好像三个小时一样度日如年。为什么?因为寒冬时在火炉旁边是很舒服的,然后我希望去拥有这个幸福,不要让他错过,所以你在计算,你就错过那可以全然享受的感觉,因为你怕他流失,怕幸福流失,是你生命最大的不幸福。

  希望痛苦快点过去,是你生命最大的痛苦,如果你能享受因缘带给你的幸福,因缘带给你的痛苦,你都能保持一样的宁静,你就解决了生命痛苦的根源,你的生命就蜕变了,你就是走对路了,你往空性在走了,这是真实不虚的。

  那要从什么地方开始走向空性之路?从最基础的,也是最深的点开始!老师在谈邪曲的心,这是很基础的,也是最深的,深入浅出。我谈这个课题,已经好几个礼拜了,你要用你全然的生命去体会他,还要能抽丝剥茧地面对自己邪曲的自我,那你是很幸福的。

  我不是在教你面相学;也不是教你欺诈;不是教你了解邪曲的心,去观察他人如何邪曲,去评价他人、批判他人、对待他人的邪曲的办法。而是让你看到你自己的邪曲的心,每一个自我凡人都邪曲,我以前也是很邪曲,但是我走过来了,但是你能很珍惜这个法吗?因为它是离苦得乐的路,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只有这条路可以让你离苦得乐!

  最近有人来老师这个地方,好几年前他曾来过,然而最近碰到老师就说:“嘿!老师,您怎么越看越年轻?”这是每个人主观的看法,但是我外表有没有比较年轻,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内在越来越平和,越来越单纯,越来越像赤子之心般的纯真,我已经没有什么邪曲了。

  不论你现在、未来在跟老师互动中,或听老师说法,你们去检验看看,老师所讲的每一字、每一句话有没有情绪化的东西,我是这样的自我检验;然后,忽然之间我发现我好像都没有情绪化的东西会从我嘴巴说出来,我内在里面也没有,我不会做无谓的辩解或辩论,我不会讲那些没有意义的话,我嘴巴所说的每一句话,应该都是真实不虚,没有那种没有意义的话。比如“你爱我吗?”为什么我希望你爱我?我希望你投我所好,其实你爱不爱我,我看就知道啦!“我要你爱我!”你知道这句话是多么情绪的话!多自我的话!他爱你,你看就知道;他不爱你,你看也知道啊!

  无妄之六

  不需要看别人,只要看清你自己

  你自然就会有观照与觉知自我的能力

  在我们生活里面,有多少没有意义的东西在运作。比如说:一个太太很爱她先生,然后她会注意先生比较爱他妈妈,还是爱她?这种比较没有任何意义。有一次吵架她就说:“实际上你爱你妈妈比爱我多,很不公平。我为你做那么多事情,你为什么那么偏心?”

  想想看,这是自我凡人的思考模式,是不是很昏沉?先生爱妈妈跟爱太太是两种不同的爱,这种比较不合逻辑,同类的事物才能比较(逻辑上称为模拟)。你比较爱那个女人,还是爱我?这个才有模拟。事实上,凡人常为很没有意义的主题在争执,争执一辈子,争执不休。

  可能先生跟我讲一句话――“我娶到你真是三生不幸。”先生是很情绪化说出来的话,他的情绪也都在变化,他明天就没有事了,然后有一天太太就忍不住了,跟他说:“你不是说你娶到我是三生不幸,那你为什么还要说你很爱我?”你看看你心里的不满终于讲出来了。

  先生说:“对不起啊!那时我很生气啊!”“我不觉得,因为生气才会讲出真心话。”这是愚蠢的自我在运作,很昏沉!但是我告诉你,没有用的,我今天跟你讲的很清楚,事情来的时候,你的脾气一样爆发,除非你真的下定决心往你的自我去开刀。

  有人对老师的神通力很有兴趣,他问老师说:“老师,你那神通力是怎么学来的?我也好想有这样的神通力,老师可不可以教我一个法门。”我跟他说我的法门就是这个样子。当自我消失的时候,你自然具足神通力,当自我不消失,你的神通力是很有限的,你看到的东西也是很肤浅,可能有很多的误差。

  所以常常让自己有独处的空间,常常去观照自己所想的、所行为的、所说的,把自我所产生的一切邪曲的心都揪出来看,不再与它们认同,尽力观照就好了,尽力不再与他们认同就可以,不要说绝对要把自己的邪曲心全部看得一清二楚,否则又产生自我的挫折感了!你是不是绝对要……,又有梦了,你知道吗!

  “老师,我要很快达到您说的那种境界。”你又有梦了,我只要你尽力去做。生命最美的是什么?是享受每一个片刻!你如果洗碗,你就尽情享受洗碗的乐趣;你如果运动,你就尽情去享受运动;但是如果你在运动当中,你是有所图的,你要靠运动,让你身体健康,或让你肌肉比较优美,或者有耐力。那么你知道吗?你的运动品质是有杂质的,你错过运动的美感,其实你运动是因为享受运动而运动,你的运动就很有味道。

  但是你一直在计算时间,我已经做了跑步,跑步已经跑了多少步了?那可以对自己交代了,可以对自己的身材交代了,对自己的体力交代了。那你错过了,你错过做什么事情,都可以享受那个事情本身的美感,因为你的动机、你的欲望、你的梦、你的有所贪求,让你错过了你多经历的每一个片刻、每一个经历。

  你今天要写一封信给一个朋友,但是你写信会因你全然在享受你写信,享受你那种写信的过程,你在信里面把你内心对他的善意、对他的好意,和想要跟他分享的感觉与善意写下来,你是一字一句品尝地写,你在享受你写的每一个字,那是很美的,可能写了一半,我还要做别的事情,回来再继续写,有空在继续写,那你在享受每一个片刻的美。

  但是自我凡人可能不是这样,他在计算效率,我要快点把它做完,写完信还有别的事要做。在写信的时候,刚开始很有热忱,到最后,勉强写写,结束了。刚开始有享受的感觉,到后面没了享受的感觉,还勉强自己写,没了,你何必勉强自己写,因为你想要尽快结束,你要去做别的事,里面又有动机、目标取向――快写完信还有别的事要做,一直在计算。否则,你写一半,然后没有感觉灵感了,等一下有感觉灵感时再写,先去享受别的事情,你生命的每一个片刻都可以享受的。

  老师在跟你分享正法,我也在享受跟你分享正法的美的感觉,我在跟你分享当中有宁静的空隙,我也在享受那片刻宁静的空隙。假如我有所求,求好形象,我就会想:“说法一字与一字间,一句与一句间停留的空隙时间有时候那么长,好丢脸啊!那人家怎么看我!好多人陪我,看我在那边没有话讲!压力好大。”因为我要表现给别人看我很行,我很会讲话,我口才一流的。你看如果这样!我就错过了每一个片刻的享受。

  老师说这些邪曲心已经说了好多堂课了,所以我们下定决心,我们内在的这些邪曲的心要一一对照。因为观照的基础是要从对照出来,你不会对照,你怎么观照?我已经给你一些方向,然后你跟自己内在的这些自我邪曲的心、不善心对照,你就会观照了。

  老师只是抛砖引玉,事实上当你走入观照邪曲心的时候,你会愈来愈敏锐,自然就知道,你自己的起心动念都知道了,当然也可以知道别人的起心动念。但是你一天到晚在观察别人的起心动念,我可以告诉你,你看自己的是很少,因为你不知道你自己的自我藏身地,你怎么能看别人呢?

  你不需要看别人,你只要看清你自己,你自然有很大的慈悲心、很丰富的爱心,用自己观照、往内看自我的觉知能力与有因缘的人分享。

金刚经佛法开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 2018 在线学佛 | 邮件:service@jingtuzang.org | 粤ICP备11002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