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经深义(禅修版) 10

  王永庆称霸台湾第一富豪好几年,但是纵然有这么多的钱,钱就能够解决内心的忧悲苦恼吗?纵使开设了台湾非常庞大的医疗集团,这些医疗设备就能够解决你内心的痛苦不安吗?纵使你有再多的名、再多的利,生为世界权位最高的总统,那又怎么样?!你得到世界最高的财富,或是得到世界第一的权力、权位,又怎么样呢?!能够解决掉你内心的苦恼、烦恼、不安吗?而佛教所要追求的,就是真正让我们的忧悲苦恼消失、止息,真正能够快乐、安详、解脱、自在,这方面不是以任何金银钱财所能换取的。所以,【金刚经】也讲用很多金银财宝去布施、护持,顶多也是在培养善根福德因缘、种植福田,这样而已,你的忧悲苦恼还是存在,还是没有出离苦海,不是说布施不重要,是可以种种福田,培养善根福德因缘,但是你的忧悲苦海还是存在。

  如果没有走上解脱道,累积很多的福田、福报,顶多是累积生天的福报,还是有可能福尽又还堕,因此佛教所讲的得、失方面,不是世间所认为的得、失,修行想证到什么果,所谓的“证悟”,正是让你的忧悲苦恼慢慢减少,内心所得到的是无形的,是内心的安详、快乐,越来越自在,所得到的是妙智慧,代之而起的是慈悲的心、感恩的心,你的生命会放光芒,像这些是无所得吗?从另一个角度看,是得到非常多,你所得的这些,纵使王永庆用所有财产来购买,也买不到。如果经过闻思的打基础,然后一期禅修下来,真正能够安祥快乐、解脱自在,这些你的所得,不是几千亿、几千万能够换算的。

  你所得的是无形的智慧之财,如果你很高兴、很快乐的回去跟家人讲说“我真的我得到很多,好安详、很快乐自在!这一期禅修我真的收获很多、得到很多……”家人可能会打开你的皮包,看你到底得到什么?“你到底拿多少钱回来?得到多少珠宝?你得到什么?拿来给我看啊!”如果他要你拿出所得给他看,你拿得出来吗?“糟糕!”你就会“唉!到底得到什么?要我拿出所得出来证明,有形方面、我是无所得,但是我整个人生观、整个心态改变了,从此我的体悟、我的所得,可以用具体的事实展现出来,回馈家人、回馈世间,虽然以后我可能不会那么积极去赚钱,以前一直还想赚很多钱,但是可能参加禅修之后,我的生命体悟更深,以后对家里回馈的实质金钱没有那么多啦!甚至会渐渐减少了,但是这一方面不是用金钱所能买来、所能换得的,这些我会回馈更多……”。

  你说你的禅修到底有所得、还是无所得?从某个层面来讲是“无所得”,但是从某个层面来讲,你是得到很多。所谓的得、失观念,不要用世间人势利眼的角度来衡量;同样的,你的修行证果也是这样,证到初果、二果、三果、四果阿罗汉都是如此,不能用世间的势利眼或是用比功夫说 “我现在是柔道几段,你才是初段,我已经是七段了……”你自以为是七段,比初段的还厉害,结果后来有一个“臭段”的,你就被打败了,世间的有为法,可以界定你得到几段、几段,像柔道、剑道或是跆拳道,都可以比高下,看谁得的多。但是“出世间法”的思维角度与世间不一样,那一种“得”、证果,不可以用世间的衡量去认为证到二果的人比初果的人厉害。其实,没有所谓的厉害,是“我慢”反而越少,贪、嗔越淡薄,内心越安详、越是无诤。真正证到四果阿罗汉的人,是来到无诤的世界,意即“离欲”,没有那些欲望,不跟世间人争什么,或是争名夺利、见诤,所谓“入空戏论灭 ”。

  很多人对阿罗汉的“无生”,一样都是错误的解读,因为在【阿含经】讲到证阿罗汉的人,会有共同的宣言:“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含意实在很深!解脱者他们共有的心境,描述出离生死轮回苦海,而且“自我 ”完全消失、粉碎。然而众生又会从有限的理解能力来理解,结果“我生已尽”,一样啊!那些“无生 ”的人“我生已尽”,同一个名词就是“无生”,“证悟到无生的人,这样 ‘无生’啊!他的生命就断灭掉了,对众生、对世间就没有帮助啦!……”因此,有很多的宗教师就劝大家“不要证阿罗汉、不要去修那些,否则走到后来是‘无生’,这样没有慈悲心啊!不会来这世间 ……,不会再倒驾慈航啊!……”这些完全是错误的解读,不了解何谓“ 无生”。

  永嘉大师补充得非常好,所谓“若时无生无不生”,“无生”、出离六道轮回,绝对不是断灭空,不是用一个超高级、超厉害的火箭,把你一直送、送、送……,送到宇宙的最边缘去,然后冲出宇宙,不是这样啦!“无生 ”就是超越六道生死轮回。永嘉大师说“梦里明明有六趣,醒后空空无大千”,“空空无大千” 就是超越六道轮回,不要以为说“他都没有生命啦!都断灭掉啦!生命都不存在,没有在六道里面……” 这些都不是正确的。事实上,他的人还是一样在三界里面,如果他在世间成就阿罗汉果,证悟到“无生”的世界,他的生命一样行云流水的运作,但是他的心境是不一样,在一般人的世界中、理解中,是有六道、有各种的道。但是,对他而言,六道众生都是平等的,他以“无上正等正觉之心”,来善待六道的一切众生,他的生命也是一样来到“无生无不生”,前面的“阿那含”已经是“不来而实无不来”,因此他没有这种断灭,没有那种不慈悲、不倒驾慈航的问题,有的只是众生要不要解脱而已。

  真正的觉悟者,他们想讲真话,众生却不喜欢听;一般众生总是喜欢喝迷魂汤,喜欢被灌迷魂药,讲一些好听的、好言的,让你的尾巴翘得很高,让你这样茫舒舒,让你这样“哇!好高兴、好快乐!”但是很多类似这一种灌众生迷魂汤的药,真正的觉悟者是不会讲、也不想讲,变成了悟真理实相的人,他想讲的,一般众生不喜欢听;而众生喜欢听的,他不想讲,因此不容易有交集,你认为他不慈悲,但是他认为你所要的慈悲反而是在害你,真正对你慈悲的,是希望拉拔你出离苦海,但是你却不要。当你在责怪他不慈悲,你的内心是有你欲求、预定的框框,认为他应该怎样才算是慈悲,就像说你好赌如命、喜欢赌博,现在“跑路”、在欠钱,觉得“你有钱,怎么不把钱给我?你把钱给我,就是不慈悲;如果现在给我钱,我就很快乐、很高兴啊!……”他虽然有钱,但是拿钱给你,你认为是慈悲,事实上是害了你,会让你越陷越深。

  所以,为什么有的小孩子会杀了自己的父母亲?因为他们向父母拿钱去买毒品,要去网咖打电动玩具,如果不能满足他们欲望,就嗔恨父母说“你不慈悲啊!”我们很多在责怪阿罗汉的心态,认为他们不慈悲,这是错误啊!因为众生是用你的所要来要求他,但是他知道说如果符合你的所要,照你的意思去做,满足你的欲求,很多是害了你,造成你想听的,他不太想讲,不会刻意讲一些很好听的话,让你们听了很爽,你们就会大笔大笔的布施,他不会这样啊!名利对他来讲真是如浮云,他想讲的是真正能够唤醒你远离颠倒梦想,除非你的苦真的吃够、受够了,真正想要出离苦海、想要解脱,你就会珍惜。如果你还想在梦幻世界里面继续沉沦,构筑你的梦想,他想要唤醒你,你就是不愿意。

  比如你吸毒上瘾,他一直希望你戒毒,在你还没下决心戒毒之前,如果硬性要帮你戒毒,你会跟他拚命,认为“这是大坏人!我需要毒品,我吸了毒之后,才快乐啊!不给我毒品就算了,还要强迫我戒毒……”如果你的苦吃得还不够,没有决心、没有魄力,真正要迈向究竟解脱,他也没办法跟你宣讲究竟法。所以,绝对不是阿罗汉不慈悲,而是我们众生有没有真正要解脱?如果你真正要解脱,会散发出一种磁场、一种频率,不管你在哪里,会“千处祈求千处应”,不管你在哪里,只要你真正想要解脱,解脱法就会出现。如果没有真正要解脱,就算在你身边流过,因为频率、磁场不一样,还是不会相应。【金刚经】很多都是在颠覆我们的传统思想,真是要从我们自己开始做起。

  庄严净土 第十

  佛告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昔在然灯佛所,于法有所得不?世尊!如来在然灯佛所,于法实无所得。

  须菩提!于意云何?菩萨庄严佛土不?

  不也,世尊!何以故?庄严佛土者,则非庄严,是名庄严。

  这个“则非”,有的经典是“即非”,庄严佛土者,则非庄严,是名庄严。

  是故,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生清净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须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须弥山王,于意云何?是身为大不?

  须菩提言:“甚大,世尊!何以故?佛说非身,是名大身”。

  这一段经文满重要的。“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昔在然灯佛所,于法有所得不?世尊!如来在然灯佛所,于法实无所得”上一节讲过的得,有所得、无所得,不要以一般的观念理解,是真正了悟真理实相,来到大彻大悟。“须菩提!于意云何?菩萨庄严佛土不?不也,世尊!何以故?庄严佛土者,则非庄严,是名庄严”这句话也是很有意思,为什么说“庄严者,则非庄严?”一般众生所认为的庄严,不是真正的庄严;那些智慧者、解脱者真正所讲的庄严,一般众生却不认为是庄严。这几天有因缘,可以到法界体悟更深的活生生佛法,如果我说:“ 法界、大自然真的很庄严,看到日出、看到日落,哇!叹为观止啊!法界之庄严……”但是如果你的智慧眼没打开,就说“没什么啊!哪里有什么?!”你认为没有什么庄严,认为“我应该要来参加盛会或是禅修,要来庄严道场嘛!是不是应该再戴个头冠、戴著耳环、化妆啊?戴著一些装饰品、珞璎,以及坠子……?我应该戴著那些,一些菩萨画像… …,这样不是更庄严吗?才庄严啊!……”你认为这样很庄严。

  事实上,你是浪费了很多的时间、生命,你的心不清净、不宁静。再者你自认为很重视禅修,认为自己要来庄严道场,于是涂了口红、擦很多的香水 ……,表示一种庄严,这是一种比喻啦!结果你自认为是庄严,一般社交场所,没有打扮就好像不礼貌,认为要来参加盛会,没有打扮是不礼貌、不庄严,因此你认为打扮得漂漂亮亮,这样才叫作庄严。于是你来这里、坐在这里,心里洋洋得意,大家都没有化妆,你们不够礼貌,因此你们要向我看齐学习,要像我这样才是重视、才够庄严,你的内心里面还会洋洋得意:“喔!我是在庄严道场……” 当你在洋洋得意,请你看看旁边苦海的同胞好吗?他们受不了你的香水味啦!你的耳环坠子还会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你自认为是在庄严道场,还搽了很多的名牌香水,但是这些香水散发出来,对于真正在禅修的人是不需要啦!闻那些香水真是刺鼻,你自以为是擦了上等的香水,表示很尊重、很重视、很有礼貌,但是却不知道自己是在干扰众生的禅修。所以,你认为是庄严,佛陀说:不是!这不叫庄严。

  “菩萨庄严佛土不?”佛陀就说:“庄严佛土者,则非庄严,是名庄严”如果以凡夫的立场,你认为的庄严,不是真正的庄严。能够真正庄严道场、庄严法界的,是依教奉行、如法修行,以及见法、慈悲喜舍,还有心灵净化。真正庄严法界,是来到反璞归真,身心的清净、净化,不要再像一只小乌贼,到处去制造污染。贪、嗔、痴的展现,就是在污染自己、在污染众生,当你以嗔心谩骂众生,就像一只小乌贼在喷众生墨水,贪、嗔、痴就是我们内心的污染,你又去污染其他众生,结果大家就在那里喷来喷去,就是在污染法界。当你拥有污染的心,就没办法叫作庄严。真正的庄严,是我们身心的净化、沉淀,如此也能够帮助世间众生身心的净化、沉淀。在迈向解脱的过程,你会越来越反璞归真,越是展现赤子之心,真诚真心善待一切众生,慈悲心自然的流露,生命的无形花朵是朵朵在开放,真正的法界花朵一直在开放,才是真正的庄严法界。

  贪、嗔、痴止息,把我们的生命意义发挥出来,本身的心花朵朵开,也会随缘协助众生心花朵朵开,就是真正在庄严法界。但是,当你真正在庄严法界,没有我是、我能,此所谓的“庄严”,也不是一般众生所理解的庄严。虽然我们在庄严法界,但是没有“我在庄严” 的一种心态。一般众生习惯从外表来衡量、观看,因此我们说“把道场布置得庄严一点,好不好?”有好、也有坏,包括基督教、天主教的教堂,盖得很庞大、很庄严、很豪华,到底好或是不好?一样有利有弊。好的方面,就是可以接引初基的众生,因为众生是以一般的眼光来衡量什么叫庄严、不庄严,于是一些道场或是教堂的建设,就要符合众生心目中认定的庄严来建设,用作接引初基方便。但是,本来是一个方便法,如果引导的人能够透过这些方便法让众生进来之后,慢慢再协助他们听闻正法、深入解脱道,就是方便法、是善巧,可以接引众生进来,再逐步培植他们成长、来到究竟解脱,这样的道场就很有意义。否则大家尽是兴建豪华的道场,变成为观光道场,或是大家只是来这里拜一拜,然后又回去;或是来这里捐一些钱、做一些功德,然后就回去,这样纵使亲近了这所道场几十年,真正的无上甚深微妙法,你还是不懂,这样道场的存在、道场的庄严,就失去了它的意义。

  到教堂里面,如果没有真正解读【圣经】里面所讲的深义,一样也是很冤枉,你只是看到相的庄严。如果你的水平素质越来越高,就会在乎外相庄严不庄严,真正要建设一个禅修中心,硬体设备反而都是很简单、很朴素,经济、简单、朴素、实用,能够让我们防蚊虫、遮风蔽雨,在一个宁静的地方,都很简单啊!这样就好。如果你的心不够纯净、不够宁静,不是要迈向解脱,只是看到外相的道场,认为越大越豪华叫作越庄严,这样都还在外围绕,【金刚经】是要破除我们既有的错误观念,而不要迷执在外相,一般你认为的庄严,还不是真正的庄严。

  “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生清净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连接前面的内容一起看,一般人是著重在外相的庄严,认为我的身打扮得漂漂亮亮,才叫庄严,这是错误的观念,变成你的心是住在色,“不住色生心”不要住在色身上面,不要黏著、迷执色身。如果一直在色身里面打扮,你的心是住在色身上面,这样是不对的,【金刚经】讲说不要迷执色身,误解为怎么样打扮才叫作庄严,这样是不对啦!你认为的庄严、打扮,不是叫真正的庄严。“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所谓“声、香、味、触、法”,都属于我们的心灵感受,不要迷恋音响要多好听,不要迷恋在三餐要怎么样煮,味道才好,才是色香味俱全,因为你迷恋就变成心灵的感受,本来吃得饱、有营养,这样就好了,如果你迷恋在味觉上面,就是“住”在上面,你的心都在解脱道的门外。

  所以,我们要来到“不住声香味触法”,包括声尘也是一样,不要总是期待别人跟我们讲好话,说我们喜欢听的话,别人只要讲真话或是逆耳忠言,你就不喜欢听,我们都要超越这些。我们要解脱、要成为真人,就要有这一种雅量、胸襟,要能够听懂真话,不要迷执于“声尘 ”,就叫作“不住声尘”。但是现在讲说“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香、味、触、法生心 ……,我可以理解啊!现在禅修可以“无所住而生其心”,但是真正要做到,非常不容易!一方面当你离开禅堂,回到滚滚红尘之后,如果没有那种定力,没有正确的闻思基础,马上又是在贪婪,“六根”与“六尘 ”处处在黏著啊!黏著就是“住”,你又在“住”那里,又在黏在那里,都被境界黏著。

  禅修就是让大家的身、心宁静下来,然后有距离的来看,看清“六根”的实相,也看清“六尘”的实相,这样离系的力量才会分开,才能够渐渐做到“不住”。所谓的“不住”,如果没有透过禅修,保证绝对做不到,因为你只是头脑在理解而已,只是用口述、用口头宣说,用嘴巴讲的口头禅而已,不可能真正做到“无所住而生其心”,【金刚经】是叙述实修实证的世界,一定要透过实修实证,才能够做到“无所住而生其心”。因为我们平常的“六根”与 “六尘”都习惯冲动、黏著在一起,今天就是要解析开来,“阿含经解脱道”的闻思基础非常重要,让你清楚了解“六根”、五蕴身心的实相,无常、缘起、无我,然后从“六界”方面解析,也从“六尘 ”方面解析,“六尘”的实相是如何,外面世间的实相又是如何,因为众生看不清实相,没有透视的眼光,因此佛陀帮我们解析,“六尘”一样是无常刹那生灭变化,也是缘起、无我,现象界的一切都是无常、缘起、无我。

  由于平常闻思是打下一些基础,在禅修的时候,身心慢慢的沉淀下来,来到正思惟、静虑、禅思,很宁静的去思考、体悟,进入“止观 ”、进入直觉,也进入真正的喝到、体悟到,这时候你会把整个闻思与修证都结合起来,很自然对这些抽象的名相消化、了解,就会变成为真正的力量,根、尘的黏著力就会渐渐分开,会有离系的力量而不再黏著。所以,心与“空”相应,就是让你的心与境界之间有一个距离,当这个距离出来,以后不管是在禅修期间,或是在历缘对境面对滚滚红尘的种种境界,因为你的心是无量的、很宽大的,加上你是与“空”相应,因此当你跟境界接触,你是有空间的,也有空间的来看,不会被境界吸引过去,才能够真正来到无住、不住。一定要有深厚的闻思基础,加上参加过禅修,才能够真正了解,真正可以做到。

  只要具足闻思基础、然后实修,一定可以实证到,绝对不是抽象,大家慢慢去消化。因为这是初果、二果、三果,让你稳定度慢慢上来,如果真正来到究竟,全然都是会“无所住”,不管是面对“六尘”,或是包括“自我”,以及对名利,更是不会抓取,真的是“无所住”,如果错误解读,误解世间没有什么值得抓取,就会变成消极、悲观,“以前还有一个目标可以抓取,现在这些目标以及你讲述的【金刚经】打掉了、否定掉了,变成茫茫然、没有方向啦!……”这又是一个错误的解读,是从一边跑到另一边。因此,错误解读【心经】或是【金刚经】的人,不是落入断灭空,不然“我慢”就越来越大。很多人就是用【金刚经】去攻击别人、去砸别人,如果不了解、没有真正解开其义,从一边又跑到另一边,变成“无所住嘛!回去什么事情都不敢接触,我们吃饭也不可以有味觉,都要很严肃的吃,不可以有感受,有感受就会有罪恶感,走在街上不可以去触、也不可以去看……” 多看别人一眼,就会觉得很罪恶,变成错误的解读,让你的“六根”不敢去接触,这些都不是经典里面所讲的“无触 ”,变成好像受到很多挫折,躲进寄居蟹的壳子里面,眼睛捂起来、不敢看,这样不叫作真正的“无住”。

  真正的“无住”,一定是透过你的正确闻思,然后真正做出来,自己与境界、尘接触,都是有“空”,有空隙、有空间的,不会冲动、不会黏著,要做到这一种工夫,一定要正确理解这些实相、看清了实相。在还没有看清实相之前,没办法!你还会黏著,于是在硬性训练的过程告诉你说:不可以!你不可以接触。但是你还是一样会想要接触,如果透过教条、透过戒律、透过规定,规范你不可触、不可… …,还是没有真正解决问题,都只是暂时的压抑而已。包括说规定你不可以碰到钱、不可以持金银,戒律上是这样规定,但是你的心与钱财方面,还是会在拉扯。当你真正对钱没有黏著,“不住”在钱上面,不是说我不可以拿到钱,虽然我的手有碰到钱、有拿钱,我有放在身上,但是这个钱在我身上没有黏著力、我没有贪婪。虽然钱是放在我的身上,我一样“不住”在钱上面、不黏著,因为我了知它的特性。

  如果没有真正了解这些现象、实相,虽然钱没有放在你的身上,但是你的心还是会跑去与那些钱黏著,叫作“住”。所有的戒条、戒律,所有的规范,只能够规范你的外相,无法约束到你的心。在你还没有真正了悟实相之前,硬性用这些戒条规范规范你,还是一样很苦。当你有一天,真正了悟真理实相之后,很自然就是离系,我拿钱、不拿钱,都无所谓,这都是修行的真工夫,要学到活的佛法,不是学到一些外相。无所住而又能够生其心,真正能够来到 “无所住”的人,可以随顺因缘情况而产生心的作用,当遇到因缘能够慈悲、应该慈悲之时,一样会慈悲去善待一切众生,一样会回到滚滚红尘跟众生接触,但是你却是不黏著,绝对不会消极,不会悲观、不会逃避的,不会躲到深山里面躲起来,产生“厌世”的现象。

  如果错误的解读,就会厌恶,就会有一种离,变成是反弹到另一边,就没办法“生其心”,产生错误的厌离、厌世,没办法来到历缘对境,而能够生其心。如果你是错误的走在解脱道上,没办法对你的家人慈悲,来到“无所住”而又能够“生其心 ”,真正有这种“空”,有正确的解读,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境界,都能够“无所住”,但是又能够看清因缘情况,能够“生其心”,至于生出什么心,是随顺因缘啊!如果你们可以了解,就可以像六祖,无所住而生其心,要酝酿到这一种能量,要有这样的体悟与证量,一定是来自于大家脚踏实地、实实在在闻思修证,你所下的工夫不会白白浪费。一般众生在滚滚红尘里面,常常都是一直在累积财富,都是在名利堆里面打滚,内心里面常常要想赚取更多的钱财,于是你的心与金钱有没有黏著?都是黏著。如果你常常在看股票指数,你的心就住在虚无缥缈的指数上面。

  如果你的心一直在想著赚更多的钱,就是住在钱上面,结果你一天到晚内心都一直在打滚、在想著,“怎么样赚更多的钱?怎么样获得更多的财宝?这样我可以满足更多的欲望……”但是你的内心还是空虚的,一般滚滚红尘的人就是这样,常常在名利堆里面打滚,但是到后来还是空虚、还是苦。佛陀希望大家能够走上解脱道,才会制定一些戒律,真正要修行应该来到不持金银,当然戒律也是协助大家能够放下,帮助你先有一些隔离、隔阂,帮助你放下种种的诱惑,让你在比较单纯的环境情况之下,能够来禅修、闻法、实修实证,有一天当你了悟真理实相之后,自然来到“无所住”,但这是一个过程,不得已用一些戒律来规范你,但是很多人又被戒条捆住了。

  包括今天在南传地区,很多还是展现自己身上没有碰到钱,以为身上没有碰到钱,就是不住在钱上面,然而除非你是来到“无我”,真正了悟这些实相,才会真正来到“无住”,不然你的身上虽然没有碰到钱,但是你的心还是住在钱上面,钱财对你还是有诱惑、有吸引力,有时候你的心虽然跑去,但是你没有真正拿到,你以为说自己没有,然而只要那个钱对你有诱惑性、有吸引力,你的心都会跑去住在上面。所以,有的人就认为外相上没有拿钱就是“无所住”,其实这不是真正的“无所住”。有的人认为戒律规定我们不可以碰到钱,于是坚持不碰到钱,如果别人碰到钱,就认为别人是犯戒、别人是不清净……。

  以前北传出家众要到南传去禅修,很多是被排斥的,他们认为北传的人有碰到钱是不清净的,我们不跟不清净的人一起共修。另外,他们也认为我们所穿的袈裟跟南传不一样,没有依佛制而行,不认为你们是出家人,你们所受的戒,我们不承认……,于是就会变成在外相上面见诤,这些都是没有意义的。如果你认为外相没有碰到钱,我就不拿钱,就“不住”在上面,事实上这是不正确的,还是没有真正来到“无住 ”。再者,当你跑到另一端去,结果一些钱你都不敢碰,只要一张纸上面印有数目,你就认为是很罪恶的。因此曾经有一位出家众有问题要问我,等于说要来参访,我跟他讲可以坐公车过来,他就回答说:“但是我不持金银啊!我的身上没有钱,我不持金银…… ”于是我问他:“你怎么过来?”他说“我可以坐捷运”我问:“你怎么能坐捷运?”他回答:“因为我有捷运卡,捷运卡上面没有印孙中山啦!”他认为捷运卡片就不是钱。

  变成你不敢碰它,你就不敢生其心,不能够善加应用,我们是要能够“生其心”,如果错误的解读,然后不敢碰到钱,钱本来是一个工具,但是你不敢去应用这个工具,对这个钱不敢“生其心”。如果能够正确的理解所谓“不住”,真正了悟这些实相之后,钱财对你来讲没有诱惑力,你不会黏著这些钱。但是,拥有这些钱,因为是世间的一个方便法、一个工具,如果有信徒、信众布施这些钱,我们可以善加这些工具,不是拿来充实我个人的各种欲望享受,而是把这些钱拿去做VCD、做录音带、做MP3、印书,来回馈世间,可以善加应用这些工具,我的心没有黏著那些钱,但是可以善加应用这些工具,叫作无所住而又能生其心。

  (磬声三响)这个声音也都是法音,是在唤醒我们,也是在告诉我们什么叫作无常法流,什么叫作生生灭灭。

  “须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须弥山王,于意云何?是身为大不?”“须菩提言:‘甚大,世尊!何以故?佛说非身,是名大身’”。

  “譬如有人,身如须弥山王”一般众生对众生的身相,常常都用我们狭隘的观念去看,如果你是活在蚂蚁的世界,你的视野、你的身相就是停留在蚂蚁的角度,另外一只比较大的蚂蚁,它的身体比我大,如果身相是超越蚂蚁的形相,对蚂蚁来讲,它就不容易觉察到它是一个众生。如果你躺在地上,蚂蚁爬到你的身上,对蚂蚁来讲,它不知道你是一个众生,它认为你是一座山,这座山里面又有不少金矿,因此它会咬,如果它知道你是比它大好几百倍的大身,哇!它会惊吓得皮皮趖,会一直跑掉,因为你轻轻一个手指按压它,它就会死翘趐啊!所以,相对于人与蚂蚁来讲,蚂蚁不认为人是一个众生,因为你的身体之大,超乎蚂蚁它们的理解范围,它才敢爬到你的身上,如果它理解到你是一个大身,你只要一只指头一压,它就粉身碎骨,它绝对不敢上来。这也是告诉我们:人类常常认为“人是万物之灵,我们智慧各方面都很高啊!”但是你还是一样不容易照见到,很多方面是超乎你的想像之外,你就没办法真正理解的。

  所以,我们看山河大地,认为这是无情啊!但是,如果要跟大家讲说玉山也是一个众生,阿里山也是一个众生,“须弥山”就是喜马拉雅山,因为喜马拉雅山常常是终年结冰、结雪的,又称为雪山。我们讲说雪山也是一个众生,但是人类就会认为“它不动啊!它哪里是个众生?! ”你是用很有限的知见在理解。如果跟大家讲说地球是一个众生,也是一个大身,大家更不容易理解,地球是什么地啊!水啊!怎么可以称为众生?这是无情之物,你认为它是无情之物,是人类用自己的感知能力及程度来理解,没有正确了解什么叫作众生。

  佛陀讲说“众生,即非众生”,因为我佛陀所讲的众生,你们又会用有限的范围来理解、来框框、来界定,认为在范围内所看到的才叫作众生,如果它很大的,你们就不了解,就没办法理解。如果地球没有生命,你也不可能有生命的,因为整个太阳系、地球,它们是有生命的,因此你才能够诞生,才会有生命的存在。以前在上“三套无漏学”课程时,透过医学的角度让大家理解,在每一个人的身体里面,是不是有很多的红血球、白血球、血小板?一个红血球就是一个众生,它有生命、有出生,也有生、老、病、死,也有成、住、坏、空。红血球出生之后,没多久就可以工作,在我们身体里面默默帮助我们,红血球就是我们身体里面的卡车,帮助我们把新鲜的氧气载进来,供给我们身体各部组织所需,同时又运走那些废物,然后把它们送出来。红血球在我们的身体里面,当它出生之后,就是默默不断在工作,但是它总是有寿命,它一百多天,就会生、老、病、死。

  当死亡的时候,它又会新陈代谢、排泄掉,白血球、血小板也是一样,我们身体里面有很多的众生,也有很多有益的菌,如果没有那些有益的菌,很多食物是没办法消化的。红血球在我们身体里面,在我们的肌肉组织或是骨头组织里面,穿流进出、进进出出,红血球本身没办法理解到,因为红血球认为“我会动啊!我会动来动去啊!”尤其包括白血球,变动得更明显啊!它又可以做变形虫运动,进出自由自主自在,相对于骨头或是肌肉来讲,它认为 “我昨天来,你也在这里嘛!我今天再运送东西来,你也在这里嘛!你都没有动嘛!是我红血球在动来动去、进进出出。我昨天来,你的门也是开这样;今天来,你的门也是开这样,你也都是在这里……”相对于红血球、血小板来讲,这些骨头、肌肉是不动的。所以,红血球就认为说“我们是有生命啊!我们有在动啊!是你没有在动,你没有生命啊!你是无情的东西…… ”但是红血球体会不到没有这些骨头、肌肉组织,没有完整的这些组织,你们红血球怎么存在?现在是以医学方面做比喻,大家比较容易了解。

  现在把你的身相缩小,进入红血球的世界,想像你就是身体里面的红血球,或是血小板、或是白血球,白血球它会做变形运动,你、我、他就是身体里面的红血球、白血球、血小板。如果把原来人的身体,扩大成为整个地球,把地球想像成一个身体,地球上的所有人类就是身体上面的红血球、白血球、血小板,我们就在此进进出出、进进出出,一直在那里钻动,这是很深的一些比喻。大家真的要把我们的智慧,把我们的视野、把我们的世界提升,否则只是在井底的青蛙,用你的观念来理解什么叫众生,什么叫非众生,没办法真正了解所谓的众生,因此佛陀就有讲“所谓众生,即非众生”,因为不是你现在的观念所理解的小小范围,大家要慢慢去了解、慢慢去体会。

  “世尊!何以故?佛说非身,是名大身”“非身”有两个意义,第一,以红血球的立场了解,以我们的身体来讲,它是体悟不到的,不容易体会到跟红血球、白血球它们,比较相类似的,他们才可以体会到我们是一个身体。但是,整个大的身体,对红血球来讲,它就是一个大身,但是因为它没办法了解,又可以称为“非身”,因为它大到你不能够了解、没办法了解,因此就是真正的“大身 ”。讲述这些,大家真的要有一些推理能力,我已经尽量用大家可以了解,来缩短实相与你的认知之间,因为你的认知与实相之间有很大的落差,我现在是尽量把这些落差衔接起来,让大家能够慢慢理解到,因此“非身,是名大身”。“非身”还有一个满重要的意义,事实上就是整个法界。以前在几次禅修期间,都有带大家到户外,慢慢去体悟什么叫作“法身”,身体里面的红血球,对身体来讲,红血球是一个单位的众生,就像你、我、他一个人,身体对红血球来讲,就是红血球的法身。

  红血球就像一个人,就是一个众生,如果你的智慧眼没有打开,红血球它认为我是、我能、我很厉害,我可以跑来跑去、唯我独尊,但是你看不到“ 大身”的存在,不知道“法身”是什么,不知道是因为整个身体的存在,你才能够存在,因此你会认为我这个红血球跟那个红血球不一样,我这个红血球跟那个白血球不一样,我跟那些血小板没有关系,你我他、人我之间的冷漠、隔阂,都是我们停留在这样的知见,体会不到你是整个身体里面的一分子,你所不认为跟你有关系的,其实我们都是同在一体里面,慢慢会讲到一体世界,大家要有相当的闻思基础,才能够慢慢体会到。

  以红血球来讲,如果它的智慧没有打开,感受不到整个身体的存在,以及对它生命的重要,智慧眼没有打开,你不知道“法身”是什么。佛教里面所讲的“法身”,佛的三身,觉悟者的“三身”是报身、应化身、法身,没有体会到 “法身”是什么,你的心境没办法来到无我无私的世界,没有体会到自己跟所有的众生,竟然都是在一体的世界里面,而且我们都是息息相关的。当你没有体会到这样的实际境界,很难做到“三轮体空”,大慈大悲来善待一切众生。所以,以我们的身体与身体里面红血球来比喻,身体里面的红血球,如果它的智慧眼有打开,了解整个身体就是它的法身,只是整个法身里面的一份子,它的我慢就会消失,代之而起的就会有感恩的心,会善待其他的红血球,善待其他的白血球,善待其他的众生。因此,佛陀都是要破除我们很多狭窄的观念。

金刚经佛法开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 2018 在线学佛 | 邮件:service@jingtuzang.org | 粤ICP备11002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