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严经净行品浅释(五)

  我知道在台湾这儿,以前就有人给我造谣言,说是:‘为什么有那么多美国人跟他出家,就因为他在美国那儿和他们吸毒,吃LSDD。这个他们吃一粒就受不了了,他吃十粒也没有关系,所以他们就都跟他出家了。不是的,这完全是一种谣言,一粒我都受不了的,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LSD,也不知道什么叫marijuana(大麻菸)。可是台湾这儿各处就给我这样宣传,说是吃了LSD了。这听起来真好笑!那么你们想一想,没有这么一回事,就有人造这么个谣言,这是什么道理?

  我还要告诉各位,金山寺有一份杂志叫《金刚菩提海》,这《金刚菩提海》已经发行五年,没有到六年,每个月出刊一次,是英文的。各位大专的学生,或者中国的学者,能看英文的人,不妨把你的地址清清楚楚地写给我;你若能看,我可以把这份杂志每月寄一份给你。在美国,这份杂志是一年十四块美金,若在台湾这儿算起来是很贵的;但是各位放心好了,我送给你们看,但是要能看的才送,不能看的,就不要糟蹋这个钱。无论哪一位,能看英文杂志的,我可以送给你们一份,最低限度可以送你一年。那么看完了之后,可以写一个意见书,你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或者好的地方,请来批评一下,补我们的不足,匡我们的不逮。

  因为我也是中国人,本来我没有种族的观念、国家的观念,我是个世界性的;所以我讲这个佛教不是中国的佛教。我告诉你们,我们中国根本就没有佛教,印度也没有佛教,日本、暹罗、缅甸,哪一个国家都没有佛教,佛教是世界的,不是某一个国家的。以前我们人眼光小,都把它看成或者中国,或者印度,或者暹罗、缅甸、日本的,这是一种错误的观念。因为佛教是全人类的,佛说过:‘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皆堪作佛。’既然是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皆堪作佛,那么每一个众生都是佛教的一份子,所以我的佛教理论是尽虚空、遍法界,没有国籍的观念、家庭的观念、种族的观念、人我的观念,是普遍的。现在是科学时代,人类已经到了月球,所谓‘天涯若比邻’了,也就是元朝的宰相耶律楚材说过:‘西天三步远,东海一杯深。’西天有三步那么远,东海只有一杯酒那么深。现在‘天涯若比邻’,我们这整个世界,就好像以前一个乡村这么大,一天就到每一个地方去了。所以我们的思想都应该扩大起来,不应该再有门户之见、人我之见,应该以法界为心,佛教是以全人类为教义的。

  为什么我在美国有一些天主教、耶稣教、犹太教徒都信佛了?我老实告诉你们,就因为我这个教义广大。我说你们现在不信佛,不承认自己是个佛教徒,但是我承认你是个佛教徒。为什么?因为你也是众生之一,佛说过:‘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皆堪作佛。’你既然是众生之一,将来就有成佛的机会。如果你不承认自己是个众生的话,那佛教里头就没有你的份;但是你说你不是一个众生,那你是个什么?我请问你,你叫一个什么名字?取不出来另外一个名字。取不出来,那你就是众生之一;是众生之一,那你就有佛性。你有佛性,虽暂时间不信佛,但将来会信的;将来你不信,再将来你会信;今生你不信,来生你会信;今天你不信,明天你会信。那么现在你就是不信,我也把你算在这个信的里边,所以我看尽虚空、遍法界所有的众生都是佛教徒,这是全体大用的。

  那么这样一讲,天主教一听,说:‘哦!那我们跑不出法界去,好啦!回来了。’因为这个,就源源而来,很多的天主教、基督教的神父、牧师都说:‘嗯!你讲的好像有点道理。’‘不是好像,你研究清楚,你能跑出法界去吗?’‘跑不出去的。’那法界就是我的,法界就是佛教的!你跑不出法界,就没有法子跳出佛教外边。孙悟空那么大的本事,一个筋斗打出十万八千里,还打不出佛的手掌,这虽然是小说的题材,但是此言虽小,可以喻大,可以比方一个大的。

  这是我对佛教所说的教义,我这个佛教教义没有边际,没有界限的,没有一个地方不是佛教的。尽虚空、遍法界,没有一粒微尘那么多的地方,不是过去诸佛舍身命处。既然这样,哪一个众生又能跑出法界外边去?所以我这佛教的教义,不是古老的佛教教义,不是说:‘哦!大乘佛教是中国的。’那你眼光看得太小了。说佛出生在印度,可以的,不能说佛教是印度的;说佛教传到中国来,这是可以的,不可以说佛教是中国的。佛教没有一个界限,没有一种种族的界限。

  如果我说的不合各位的思想,可以尽量等我下座的时间,或者白天,我预备上午八点到十点,及下午两点到四点这两段期间,谁有什么问题可以来讨论,我们见面详细研究。若我说的不对,理论不正确,或者你觉得不合你的思想;如果你那个对,我就接受你那个,把我这个取消了。根本也没有我这个,本来就是没有的。为什么?我这是佛教的一种理论,没有一个‘我’的成见在里头,都是从大家的智慧这儿来的,我不过是代表佛教来说一说这个理论。今天我也不多说了,不然有几个人著急了,说是:‘讲得太多了,我不愿意听,你快下来吧!’那么你这一请,我就赶快下座,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做一个俊杰好了。

  缘起善巧:缘起,就是或者有一种什么因缘,或者助道的因缘生起了。这也应该用善巧方便的法门,来教化一切众生。善巧,他因为善于知道一切的诸法本来是空无所有的,又能知道‘不坏假名’,这个假名不需要把它破坏了,来分别一切的诸法实相,所以叫善巧。无论有什么因缘生起,都应该用善巧方便的方法来演说,所以叫‘缘起善巧’。

  欲界善巧:欲界的众生有食欲、淫欲、色相、心识。六欲诸天、一切人、阿修罗、畜生、饿鬼、地狱等一切众生所居处,都在欲界内;所以每一个众生都有很多的欲。这个欲念不清净,随著染污的境界转,生死轮回流转不已,生了又死,死了又生,所谓‘色欲而生,色欲而死’,欲界的众生就是这样。所谓‘菜里虫子,菜里头死’,我们这欲里头的虫子,就是欲里头死。我们所有的人都可以说是一只大的虫子,大虫子和小虫子只是体积不同而已,虽然体相不同,可是欲都是一样,都有欲念。你若能把欲念停止了,断欲去爱,就会超出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这是不容易的,可是就因为不容易,我们才应该修行,修行就是要修这个不容易的事情。说是:‘我是凡夫啊!’你是凡夫?那么他不是凡夫吗?不单你是凡夫,过去诸佛、菩萨、阿罗汉都是凡夫来著,就因为他在凡夫的时候能去欲断爱,能逆流,能不随著欲所转,所谓‘顺则生人,逆则成佛。’顺,就是顺著情欲去,就会生人的;逆,就是逆回来,不顺著情欲心去转,那么就会成佛。

  佛都是凡夫成的,因为都是凡夫成的,所以每一个凡夫都有成佛的资格,都有成佛的机会。只怕你不修行,你若能不顺著欲念去转,就有机会成佛,就有资格成佛。所以不要说:‘我是凡夫,就应该做凡夫的事情。’你若是凡夫做圣人的事情,那不更好吗?那个小孩子不可以天天说我是个小孩子,过了十年、二十年之后,长大了,还说我是小孩子,这是不可以的。所以哪一个人都有成佛的资格,只要你肯修行,就能超出欲界、色界、无色界这三界。

  有一首偈颂说得很好:

  六欲诸天具五衰 三禅天上有风灾

  任君修到非非想 不如西方归去来

  天上的人也有寿命终的时候,我们所看见的这个天叫四王天,这天的天人寿命是五百岁,可是他以人间五十年做为一昼夜。为什么他的一昼夜就是我们人间五十年呢?因为在天上非常地快乐,他这时间是很长的,但是只是一日一夜,所以我们人间五十年是四王天一昼夜。四王天以五百岁做为他的寿命,那么这样推上去,高一层天就多五百年,所以天上的人最短的寿命都有五百岁;但是寿命有终的时候,他寿命将终时,就有五衰现相。这五种衰相:

  (一)花冠萎谢。天人所戴的帽子是用花做成的,非常美丽、非常庄严。等他寿命尽的时候,帽子这花就凋谢了,花冠落了,这叫花冠萎谢。这是五衰之中的一衰,有这种衰相,就知道这个天人寿命要终了。

  (二)衣著尘埃。天人的衣服是清净没有染污的,不是像我们人间的衣服会脏了、不干净,要用洗衣机洗一洗,不需要的。他的衣服总是清洁没有尘埃。可是等到他五衰现相的时候,衣服上面就有尘埃、脏了,这也是五衰之中的一衰。

  (三)两腋汗出。人间的人身上常常出汗,天人就不出汗,但是等到五衰现相的时候也出汗了,两腋汗出,就是两臂的底下那儿就出汗了,这又是一衰。

  (四)臭气入体。天人的身上常常是放香的,有一股香气,异香扑鼻。但是可不是擦‘巴黎之夜’,不是擦香水才香,他那股香气是一种天然的香。为什么他会香?就因为他受持五戒、修十善,就有一种戒香。

  我再告诉你们一个秘密,中国人有的有狐臭,即使离得很远,也会嗅到有一种狐臭的味道,令人受不了!为什么他有狐臭味?这就因为前生受戒而不守戒。他受戒不守戒,但是还没有太大的错处,所以又可以来做人。可是做了人,把他那个坏处也带来一点,就有一股狐臭味道。讲到这个地方,西方人、外国人很多也都有狐臭的味道,可以说是他们前生就不守戒律,今生更不守戒律,很随便的,随便行淫欲。西方人不像中国人这么古老、保守,而是很随便的;因为他们的国家讲自由,就什么都自由了,不管什么,什么事情都自由、随便。所以在西方的国家里边,随便就结婚,今天结婚,明天就离婚,后天又结婚了;甚至于就是结不结婚都根本不成问题。在中国人呢,哦!这是不行,要有一定的礼法;而在外国,人根本就不讲究这个。所以你坐到西方人旁边,有很多人就有一股狐臭味道现出来,或者有一股洋葱味,或者有一股臭袜子味道,就是他吃cheese(起司)吃得太多了,所以有这么一股味。而天人身上常常是放香的,没有这些麻烦,没有狐臭,没有洋葱味,没有臭被子味道,也没有臭脚丫的味道。但是等到他五衰现相的时候,这些种子在他身体里边,所以味道都出来了,就臭气入体,有臭气了,这是一衰。

  (五)不乐本座。天人常常是坐著的,端然正坐,入禅定的样子。等他一五衰现相的时候,业报现前,坐也坐不住了,就要跳起来;跳起来又不对,又坐下,坐下又站起来,就像猴子跳跳钻钻的。那么一跳,跳得多就死了,这不是血管爆炸,也不是心脏病,但是就死了。死了,看他什么业成熟,就受什么果报。因为天人不究竟,还在六道轮回里边,所以我们真正明白佛教的佛教徒就不希望升天。以上所说的是欲界。

  色界善巧:色界有色相、心识,他虽然没有那么重的欲念了,但是还欢喜著住到色相上,还有色相可见。

  无色界善巧:无色界就没有色相了,只有心识,但是他那种欲的识、欲的思想还没有断,还有这种的麻烦。

  ‘超出三界’,就是超出欲界、色界、无色界这三界,那你生死才能了,不在六道轮回里了。你要是超不出三界,在三界里转来转去,就像在火宅里边一样;这个房子已经著火了,你还不知道逃走,终究有一天,或者哪一个时候,就会被火烧死的。‘三界无安,犹如火宅’,所以我们应该修行,超出三界,都应该用善巧方便,来教化三界的众生。

  过去善巧:过去诸佛是用善巧方便的法门,来教化一切众生。

  未来善巧:未来的诸佛也是用善巧方便的法门,来教化一切众生,令一切众生反迷归觉,舍邪归正。

  现在善巧:现在的一切诸佛也是用善巧方便的法门,来教化一切众生,令一切众生出三界,了生死。

  E4、道品助修

  云何善修习念觉分。择法觉分。精进觉分。喜觉分。猗觉分。定觉分。舍觉分。空。无相。无愿。

  这是第六个问题,智首菩萨问如何‘修涅槃因’,本段经文是说七觉三空。七觉分,又叫七菩提分,或七觉支。《阿弥陀经》上不是也说:‘七菩提分,八正道分。’就是说的这个。三空,这‘空’空了,无相、无愿,都空了。那么智首菩萨又问了:

  云何善修习念觉分:怎样修习这种菩提的念觉分,念觉分怎么修习?

  择法觉分:又怎样好好地修行择法觉分?择法觉分就是我们怎么能知道什么法是对的?什么法是不对的?我们怎能有这种择法眼来修择法觉分呢?智首菩萨这样问文殊师利菩萨。那么这些现在都不需要答覆,后边的偈颂都是答覆这些前边所问的。

  精进觉分:怎样能修习精进觉分?怎样能好好修习精进,向前去精进,不向后退这种的法门呢?精进就是不懒惰,精进!但是人人都愿意懒惰,不愿意精进,所以得想个什么办法善修习精进觉分呢?

  喜觉分:怎么样来善修习欢喜佛法这种的菩提心?怎么样能令欢喜法这种的思想不断呢?

  猗觉分:怎样能使令修习轻安的这种觉分、这种的情形不断?猗觉分就是轻安,轻安就是修习禅定的时候,觉得很舒服的,有一种很自在、很快乐的感觉,坐在那儿就不愿起来了,觉得这坐的时候比什么都好,也比吃什么好东西都好,把其他什么都忘了。得到轻安的这种境界,这是坐禅的人一开始有这种舒服、很自在的受用,很快乐的。

  定觉分:怎样才能得到定觉分?能‘那伽常在定,无有不定时’?怎样才能常常在定里边?怎样修习呢?

  舍觉分:怎样才能知道是法、非法,把非法舍掉,把一切贪爱也都舍掉,这要怎么样呢?这都请问文殊师利菩萨。

  空:怎样才能真得到空了呢?

  无相:也没有一切相了。

  无愿:什么都空了,相也空,愿也空。怎样才能破执著,得到这三空呢?智首菩萨这么请问文殊师利菩萨。

  D3、二段明离系果分二 E1、六度四等 E2、具足十力

  今E1、

  云何得圆满檀波罗蜜。尸波罗蜜。羼提波罗蜜。毗黎耶波罗蜜。禅那波罗蜜。般若波罗蜜。及以圆满慈悲喜舍。

  这一段是问六波罗蜜,加四无量心,也就是如何‘满菩萨行’,所以智首菩萨又问文殊师利菩萨:

  云何得圆满檀波罗蜜:怎样才能修习圆满了檀波罗蜜?檀是梵语,译为‘布施’,檀波罗蜜就是布施波罗蜜。波罗蜜也是梵语,译成‘到彼岸’,或者‘彼岸到’。就是你没有做完的事情,这是没有波罗蜜;你事情做完了,这叫波罗蜜。好像你吃完饭了,这吃饭波罗蜜;穿上衣服了,穿衣服波罗蜜,因为你穿上衣服,这波罗蜜了,穿好了;你睡觉睡醒了,这睡觉波罗蜜。说:‘你这法师尽讲穿衣服、吃饭、睡觉,我们不愿意听这个。’你不愿意听这个?你办不到不吃饭,你办不到不穿衣服,你办不到不睡觉。那么你既然办不到,这讲一讲又有什么关系?叫你到波罗蜜、到彼岸,这不是很好的吗?

  道在浅中求啊!修行,不要好高骛远,想要跑到天上去求道,说:‘现在火箭发明了,我将来坐火箭到天上去求道。’你这个妄想今生恐怕不能打完,不能满愿的。虽然科学发明,你要是想坐火箭到天上去,或者到月球去求道,这个妄想未免打得太没有价值了。

  我们无论做什么事情,做完了,做到圆满了,这都叫波罗蜜。那么波罗蜜在这个地方讲,是说从生死的此岸,经过烦恼的中流,到涅槃的彼岸,叫波罗蜜。我们布施波罗蜜,布施到彼岸了。可是布施要存一个‘三轮体空’的思想,三轮体空就是没有一个能施,没有一个所施,中间也没有一个受者。没有能施、所施、受者的思想,那么你这个布施是尽虚空、遍法界的,这才是真正圆满檀波罗蜜。

  尸波罗蜜:尸,本来是尸罗,那么只用一个字,就是尸波罗蜜。尸是戒律,就是波罗提木叉。波罗蜜,还是‘到彼岸’。释迦牟尼佛临入涅槃时,阿难尊者以四事问佛,戒律是其中之一。阿难请问佛:‘佛在世的时候,我们以佛为师;佛入涅槃之后,我们以谁为师呢?’释迦牟尼佛就答覆阿难:‘我在世的时候,你们以我为师;我入涅槃之后,就以戒为师。’所以佛入涅槃之后,一切的出家人都要受戒律。怎么有戒律?就因为当释迦牟尼佛在世时,有六群比丘常常犯戒,犯了一条戒,佛就给说一条戒,以后不可以犯了,以后犯就堕地狱,就这样说的戒。那么佛在世说戒,大家都遵守戒律;佛入涅槃,一切出家人就都要依戒来修行,所以要以戒为师。

  羼提波罗蜜:羼提波罗蜜就是忍辱波罗蜜。忍辱力量很大,无论哪一位修道,应该要学忍辱。释迦牟尼佛当初都做忍辱仙人,各位常听到《金刚经》上就有忍辱仙人,歌利王割解他的身体,他都不生嗔恨心。我们现在是佛的弟子,有没有人来割解我们的身体呢?没有。那么假如有人来割解身体,我们能不能忍?有的人说:‘我可以的。’有的人就说:‘等遇著再说。’有的人又说:‘说实话的,不可以。’那么释迦牟尼佛是从这条路走过来的,以释迦牟尼佛的德行,都有人去割解他身体,他都忍著,不生嗔恨。现在没有人割我们的身体,我们就要嗔恨。你说这和释迦牟尼佛比较起来,我们是不是应该生大惭愧?我们是佛的弟子,为什么不能取法于佛?为什么不能照著佛所修行的行门去修行?释迦牟尼佛那时候没有人为他说法,说忍辱波罗蜜是怎么样忍辱,他自己就会忍辱;我们现在天天听经闻法,有人说我们一个不好,就受不了,不能忍了,烦恼就来了;甚至于——啊!要气死了。唉!真是可怜!

  忍辱是最妙的一个法门,你若真能忍了,不觉得忍辱像吃黄连那么苦,而是觉得它像喝甘露那么甜,这才有受用呢!‘张公百忍,九世同居。’所以佛讲忍辱波罗蜜,是非常好的,我们若能躬行实践这一个‘忍’字,就会有大的成就。你修这个‘忍’字,先要从哪个地方入手?我现在告诉你,你们要把什么事情都看得很普通的,要把‘一切有为法’,看得‘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你要看一切法,都如幻如化。一切法也就是一切事,也就是一切的境界,也就是你每天面前的所遭所遇,这都叫一切法。你在这个时候,面对现实,能认识,能人办事,不要被事来办(绊)人,不知怎么样好?能看得破,放得下,就得到自在。

  现在我主要要告诉你们一句我在美国所用的妙法。什么呢?就是Everything is okay.怎么样都可以,没有问题!你能以什么事都没有问题了,这就是一个‘忍’,看什么事情都很平常的,不执著,天地间一切的事情,都是如幻如化!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为什么你起烦恼?就因为你很愚痴;你若聪明的话,绝对不会有烦恼,烦恼就是从无明那儿来的;若没有烦恼,你的智慧就现前了。为什么我们记忆力那么差?说是:‘我年轻的时候记忆力很好;老了,就没有记忆力了。’

  我今天到李居士(前抗日将军李炎武)家去,他写了一首诗,写的字画,我拿起看了一遍,这么闭上眼睛一背就背出来,我现在念给大家听一听。他说:

  黑水千年涌 白山万世雄

  吾家居僻麓 耕凿乐斯螽

  弱冠投班笔 衰颜寄旅蓬

  何时归故里 再绕庭前桐

  ‘黑水千年涌’,因为李居士是东北的人,东北有黑龙江,这黑水千年来都是像涌泉那么滔滔不断,川流不息。‘白山万世雄’,他住近于长白山的地方,长白山万世在群山里边,都是一座大山,好像一个大英雄,所以说万世雄;因为他是个武人,所以一讲就讲英雄,英雄主义。‘吾家居僻麓’,我的家在那一个偏僻的山脚下。‘耕凿乐斯螽’,耕是耕田,凿是凿井,那是在帝尧的时候说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他说:‘耕凿乐斯螽’,斯螽就是螽斯衍庆,这是从《诗经》上来的,就说他家里人繁衍得很多,乐斯螽。‘弱冠投班笔’,他说他年纪弱冠的时候,就投笔从戎去了,学班超;班超投笔从戎,这是汉朝的一位将领。本来他读书的,但是他要为国家效力,投笔从戎,所以说‘弱冠投班笔’。‘衰颜寄旅蓬’,他说现在年纪老了,颜色都衰颓了。寄旅蓬,寄住在台湾这儿,好像在一个旅游的地方。‘何时归故里’,什么时候再回到老家乡去呢?到长白山那儿看一看呢?‘再转庭前桐’,因为这位李居士出生那一天,他母亲梦见庭前有一棵梧相树,醒了就生李居士。他为了报母恩,所以念念不忘再到庭前那棵梧桐树那儿转来转去;或者意思说再转生,来生还要做他母亲的儿子。你说啊!这个李居士做人的儿子,总也做不够,来生还要做儿子去。

  这首诗我念了一遍,一闭上眼睛就记得,我念给他听。他说:‘你记忆力这么好。’‘这已经坏了,我年轻时比这更好。’那么你若能忍辱,记忆力就会好。有的人告诉我他没有记性,就因为你不能忍辱嘛!你若能忍辱,什么事情都可以记得了;但是记一切事情也没有用。你若能忍辱,就会得到禅那,也就会精进了。常不轻菩萨见到人就叩头顶礼说:‘我不敢轻视尔等’,我不敢轻视你们,‘尔等皆当作佛’,他说你们都应该成佛的。那么这样,有人就打他、骂他;骂他,他还向人叩头,他离远远地叩头,就说:‘我不敢轻视你等,你等皆当作佛。’这时增上慢的比丘又想去打他,他站起就跑,就这样。你看我们现在忍辱,没有像常不轻菩萨那么忍辱,也没有像释迦牟尼佛那么样被割解身体,也不生嗔恨。我们若能到那个程度上,那才算有点办法,功夫才到家了;这是忍辱波罗蜜。

  毗黎耶波罗蜜:毗黎耶也是梵语,翻译过来是懒惰,是不是啊?毗黎耶是不是翻懒惰?我忘了,果道对不对?

  果道:精进。

  上人:哦!那我懒惰,你精进,好不好?有事弟子服其劳,哈!你精进一点好,我懒惰一点,在这儿等一等你们,不然我跑到前边,把你落下,你又找不著师父了,你们大家说对不对?所以我现在懒惰一点没有关系,但是你不要学我这个懒,你要学我有的时候也精进,要学那个精进,对不对?听见没有?

  果道:对。

  那么这个‘毗黎耶’,我以为我这个懒师父就讲毗黎耶是懒,孰不知有这么一个徒弟还懂梵文,他说翻译是精进,那么就照精进来讲了。精进有身精进、心精进。精进,你或者看经,不要睡那么多觉,这也是精进。所以我们那个‘冰箱’——三藩市金山寺,我给它另外取个名字叫‘冰箱’,冰箱就是雪柜。为什么?因为那儿没有暖气,所以叫雪柜,这是周老居士都知道的。没有暖气,在冬天,有时把人都冻得有多少受不了,因为受不了,就要精进了,所谓‘冬参夏学’。为什么要冬参?这是在中国的环境有这样的说法,冬天因为冷,冷就要坐禅了,就不能睡那么多觉;夏天热,热就听经,就讲经说法,人就听经。所以冬参夏学,这是道场里的规矩。但是金山寺是冬夏都要精进的,没有人休息。我这些弟子都是常精进,我就是一个常休息,不是不休息,是常休息;但是他们不敢学我这个休息。所以这毗黎耶波罗蜜也是到彼岸,精进到彼岸。

  禅那波罗蜜:禅那,就是坐禅,就是修禅。禅要时间久了,才能有禅,久坐有禅。你不要觉得坐没有什么意思,就不坐了;你要坐得时间久,也还是要用忍耐心来帮助它。坐在那地方,腿痛了要忍,腰痛了还要忍,不能忍的也要忍,要打破痛关;痛关过去,它就不痛了。坐禅也有种种的境界,但是你不要怕这些境界,不要说或者我坐坐禅,来了一只老虎要吃我,吓得站起来就跑,结果老虎也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不要跑,它不会吃你,因为这只是境界。来了老虎,你看著它要吃你,你在那儿定定的,它绝对不会吃你;因为这是一种境界,或者是你的考验,来考验你,所以不要怕。总而言之,无论有什么境界,都不要怕,你一‘定’,一切的魔障就都化为乌有,降伏一切魔军,这禅定波罗蜜。

  般若波罗蜜:六度在前面已经讲过了,现在再略略讲一讲。般若就是智慧,你有智慧也能到彼岸;你若愚痴,会不会到彼岸?愚痴,那到不到彼岸,我就不知道了,因为佛没有说愚痴波罗蜜。

  及以圆满慈悲喜舍:慈悲喜舍是四无量心,慈无量、悲无量、喜无量、舍无量都圆满,圆满就是佛。那么前边说六度,这是菩萨所修的,就是修满菩萨行,要是把六度修圆满,就得到真正的解脱了;得到解脱,不久将来就会证到佛果,圆满慈无量心、悲无量心、喜无量心、舍无量心。这慈悲喜舍是佛的四无量心,我们修六度后,也要把慈悲喜舍四无量心修圆满了。

  E2、具足十力

  云何得处非处智力。过未现在业报智力。根胜劣智力。种种界智力。种种解智力。一切至处道智力。禅解脱三昧染净智力。宿住念智力。无障碍天眼智力。断诸习智力。

  这一段是问‘得十力智’,也就是怎样才能修得佛的十种智慧力量?

  云何得处非处智力:处就是合理的,非处是不合理的。处,就是我们所做的事情是对的;非处,是不对的。佛的十力,第一就是处非处智力,怎么样能得到这种知道事情是合理、不合理的智慧力量?

  这个若讲起来也很多的讲法,那么我讲经,因为我也不懂什么,只浅浅地讲一讲。你们谁若懂得比我多,可以给没有听过的再讲一讲。因为我讲经只愿意讲浅浅的,所以在春天我来那一趟,就有人说:‘啊!他也不认得字,怎么会讲经?你们不要去听他讲经,他尽是胡说八道!’有很多人这么替我宣传,我是很谢谢这些人。为什么?如果没有这些人,这个讲堂很小的,将来把曹居士给吓坏了。我这次来的时候,曹居士说:‘哦!春天讲经,我怕人多把这个讲堂都给压塌了。’幸亏没有那么多人,也幸亏有我的善知识来这么帮忙我,又说:‘哦!他讲得很浅的,给美国人和澳洲人讲就可以,因为他们不懂佛法,讲这个浅浅的,他们可以接受。我们这些都是老资格、老佛教徒、老居士、老出家人、老上座了,不需要听这个。’这是我真正的知己,知道我不会讲经。那么不会讲经,我还讲;那会讲经的,吏不应该闲著,更不应该休息,更不应该那么懒惰了。因为不会讲的我都讲,我这叫‘抛砖引玉’,我这砖头抛出去,玉会来的。我不会讲都讲,那么会讲经的人看了就不好意思:‘教化众生我们也有份的,我们不应该不尽我们的责任啊!’所以他们也就都发菩提心,这是我的意思。

  过未现在业报智力:怎么知道过去的业报、现在的业报、未来的业报这种智慧的力量?

  根胜劣智力:怎么能知道一切众生根基的殊胜和劣根?劣根性的众生是不容易度的;不容易度,你就不度他了吗?不可以的。因为他劣根性,你才应该教他增长这个胜的根性。好像我的宗旨,我教化人,不一定教化好人,也不一定教化有善根的人。因为有善根的人,自己就会发菩提心,不需要我教化。好的人,他已经好了,还何必来教化他呢?譬如人家已经信佛,皈依三宝,发菩提心了,你又去:‘哎呀!你要信佛呀!你应该皈依三宝。’这叫干什么?人家已经信佛,皈依三宝,发菩提心了,你还去教人:‘啊!你应该发菩提心哪!’这岂不是叫马后课啊!你应该教没有发菩提心的人,想法子教他发菩提心;没有信佛的人,应该教他信佛;没有皈依的人,应该教他皈依三宝。

  我老老实实告诉你们,我现在所有美国的皈依弟子和出家人,对著他们面,我可以这样说:‘他们都不是好人来著。’这个大个子前六年到过台湾。啊!他是一个最调皮的人,怎么说呢?那时他做水兵,在潜水艇里头住了五年半的时间,一天到晚也见不著天,在海里头和鱼在一起做朋友。那么他和鱼做朋友,有的时候也就讨厌鱼了,就要跑到岸上来玩一玩。他到了台湾,台湾很多酒吧,他那时候欢喜喝酒——白兰地、威士忌——这是他最欢喜的东西。现在他也有一种欢喜的东西,我告诉你们,就是可口可乐。你谁要是想叫他说多一点法,就送给他一瓶可乐,他就滔滔不绝、津津有味和你们谈话了。他还欢喜喝milk,milk是英文,中文叫牛奶,他欢喜喝牛奶。

  那么他那时欢喜喝酒,所以一到台湾就到酒吧喝酒。他很能喝的,大约喝醉了,威士忌喝了有几斤,你说怎么样啊?他就发狂了,本来面目现出来了,狂心野性露出来了。他先预备一挂鞭炮,中国这鞭炮、炮仗,叫hangfire,他把酒吧的门关上,把这一挂鞭炮就点著了。这鞭炮一点著,霹雳啪啦、霹雳啪啦,把酒杯、酒瓶都打烂了,人的头也破了,血也流了,啊!这回他成功了。可是这样子犯法了,犯法,他把门开开就跑了。跑了,就来两个美国宪兵。这个宪兵是管著他们的,知道他们很不守规矩,常常要各处巡逻。那么他一出门口就遇著两个宪兵,这宪兵比他又高又胖又大,一边一个,就像凶神恶煞。

  这时候你看他喝醉了嘛,但是他还有醉的智慧,他会用金蝉脱壳的方法。怎么样呢?他把他的水兵帽子摘下,问这两个宪兵:‘你们看见过这个没有?你知道这是什么?’这两个宪兵往帽子一注意、一看它,这时他把帽子丢到半空中,这两个宪兵就仰面而观:‘这是个什么宝贝啊?’正在那儿看这个宝贝呢!他跑了,无踪无影。这不知道是金木水火土哪一遁?那么用这个遁法他就跑了,跑到街上,电台就广播说:‘有个水兵,没有帽子的,看见一个水兵没有帽子,赶快把他抓住。’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已经跑回船上,又同鱼在水里打球去了。你看看!他就有这么大的智慧,所以你说他是好人吗?不是的。不是,可是你看现在他会三步一拜,祈祷世界和平,从金山寺门口出去,到Marble Mountain(云石山)一千一百五十个mile(哩),在这十个月的期间,天天都那么叩头。你怎么知道当初见在台湾酒吧显神通的这个水兵,将来会三步一拜?所以这都是不可思议的境界。

  种种界智力:大约讲一讲,种种界就不是一种的界。

  种种解智力:又怎样才能得到种种解的智力?

  一切至处道智力:怎样才能得到一切至处道智力?

  禅解脱三昧染净智力:怎样才能得到禅解脱三昧染净的智力?三昧就是定。禅解脱这种定的染净,这种智慧的力量,怎么样能得到呢?

  宿住念智力:怎么能知道以前和现在这种智慧的力量?

  无障碍天眼智力:怎样才能得到没有障碍天眼的智力?

  断诸习智力:断这一切习气的智慧力量,怎么样能得?

  前边是佛的十种智慧力量,怎样才能得到这十种的智慧力量?这也是智首菩萨向文殊师利菩萨问的,这些个‘怎么样能得到’,在后边的偈颂里边都有答覆的。

  D4、一段明增上果

  云何常得天王。龙王。夜叉王。乾闼婆王。阿修罗王。迦楼罗王。紧那罗王。摩侯罗伽王。人王。梵王之所守护。恭敬供养。

  这是第九个问,智首菩萨问文殊菩萨如何得‘十王敬护’。

  云何常得天王:怎样才能得到天上的天王来恭敬供养?天王就包括一切诸天的天王,例如:四大天王、忉利天王、帝释天王、大梵天王……。

  龙王:怎样又能得到龙王来守护恭敬供养?

  夜叉王:夜叉是一种飞行的鬼,又叫速疾鬼,有空行夜叉、地行夜叉。这个夜叉——速疾鬼走得非常快,但是他也有王。要是夜叉王守护恭敬供养,那一切夜叉也就都守护恭敬供养了。

  乾闼婆王:怎样能得到乾闼婆王来守护恭敬供养?乾闼婆是天龙八部之一,他是乐神,会奏乐;又叫嗅香神,他闻香而至。玉帝有一种香,一点上这种香,乾闼婆王和乾闼婆的眷属就都来了,为玉帝奏乐。这个奏乐,也就在那儿跳舞又奏乐。

  阿修罗王:阿修罗是有天福,没有天权的,可以在天上住,天上也有阿修罗,可是没有天权,没有天德,中译叫‘无端正’。无端正就是长得非常丑陋,有时鼻子长到头上去;有时眼睛长到下巴,很难看,很丑陋的,所以叫无端正;可是阿修罗女就生得非常美丽。

  迦楼罗王:果道,记得迦楼罗是什么吗?

  果道:迦楼罗是梵语,是大鹏金翅鸟,梵语叫Garudha。

  上人:Sansrikt叫Garudha,因为译音,叫迦楼罗,就是大鹏金翅鸟。大鹏金翅鸟的翅膀有三百六十由旬那么大,它若一飞,用膀子一煽,就会把海煽干了,它是吃龙的。那么以后做佛的护法,做为八部之一。怎么样能令迦楼罗王来守护恭敬供养呢?

  紧那罗王:这紧那罗王又是一种奏乐的乐神,也是一种玉帝的乐神,是奏音乐的。怎么能令紧那罗王来守护恭敬供养呢?

  摩侯罗伽王:摩侯罗伽就是一种大蟒蛇,也是八部鬼神之一。怎么能令摩侯罗伽王来守护恭敬供养?智首菩萨这么问文殊师利菩萨。

  人王:人王就是做皇帝的,是人世的王。

  梵王:就是大梵天王。

  之所守护,恭敬供养:怎么样才能令这十王来守护恭敬供养?这就要你持戒律,戒德圆满;你修定力,有慧力,戒定慧圆满,有德行了。你若有德行,这十王就恭敬守护你,供养你。

  D5、二段明等流果分二 D1、饶益 D2、超胜

  今D1、

  云何得与一切众生为依。为救。为归。为趣。为炬。为明。为照。为导。为胜导。为普导。

  这是智首菩萨第十个问,他问文殊师利菩萨如何‘能为饶益’。

  云何得与一切众生为依:怎么样才能为一切众生所依靠,为众生所寄托,这是为依。

  为救:怎么样才能救护一切堕落三恶道的众生?

  为归:怎么样才能令众生来皈依佛道、发菩提心、皈依三宝?

  为趣:趣就是趋向,怎么样才能令众生向佛道上走?向佛道上进步?

  为炬:怎么样才能做众生的明灯,给众生做眼目?

  为明:怎么样才能给众生做一种光明,来照破众生的黑暗?

  为照:光明常常照众生,令众生没有黑暗。

  为导:为众生的引导者,接引众生。

  为胜导:做为众生一个最殊胜的导师。

  为普导:怎么样才能普遍做众生的一个大导师?智首菩萨这样问文殊师利菩萨。

  D2、超胜

  云何于一切众生中为第一。为大。为胜。为最胜。为妙。为极妙。为上。为无上。为无等。为无等等。

  最后智首菩萨又问文殊师利菩萨十个问题,怎样能‘超胜尊贵’?

  云何于一切众生中为第一:怎么能修得在一切众生中为第一?一切众生中第一是谁?就是佛。佛的功德大海圆满,无欠无余,所以谓之第一。

  为大:怎么样为大?因为佛这个体是大的,法体包罗一切,体包法界,所以叫大。

  为胜:怎么才能为胜?胜就是殊胜,就是出乎其类,拔乎其萃,做众生里边一个非常的人。

  为最胜:在众生里边,没有众生可以比的,这都是佛的境界。

  为妙:妙,就是烦恼没有了,就得到妙境界。又什么叫胜?你自利圆满了就是胜,也可以说得到最后的胜利。什么叫最胜?就是利他圆满了。怎么叫妙?烦恼断尽就叫妙。

  为极妙:怎么为极妙?极妙就是烦恼障断了,所知障也断尽了。烦恼障,无论什么事情就生了烦恼,就障碍你的道业。所知障,就是自觉比旁人都知道得多:‘啊!我又会讲经,又会说法,又会念经,又会拜佛,你看他们什么也不会!’这是所知障。你知道的多,就自满,满就招损,反而把自己的道业障住了。那么所知障断了,这就叫极妙。

  为上:怎么叫为上?你向下看,没有人比你再高的了,这是上。

  为无上:怎么为无上?你往上看,没有比你再高的,这叫无上了。

  为无等:无等,你向下看,没有人可以和你比的了。

  为无等等:不单一个人不能比,所有的都不能和你来比较了,这是无等等;你到这个程度,这就是圆成佛果了。

华严经佛法开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 2018 在线学佛 | 邮件:service@jingtuzang.org | 粤ICP备11002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