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严禅行法《禅修正行》第十二集

  海云继梦和上讲经

  华严禅行法----《禅修正行》第十二集

  我们昨天谈到御心得定,这里面跟各位谈到说,调身、调息、调心的所有功夫已经完成。那这里,这个文是写调身、调息、调心,(是)从大脑取向(来讲)。大脑的想法来看是调身、调息、调心。那从修行的这个过程来看。我们跟各位讲,安那般那法是调息然后调身、调心。大乘禅法是调心、调身、调息。你要留意一下。它的下手出不同。

  安那般那是从调息下手,大乘禅法是从调身下手,所以情况不一样。我们用大脑的人会一直着重调身。所以,怎么吃才健康,气功怎么打身体会健康,那就这样产生的。我可以告诉各位,从调身下手的人修行,一概不会成就。不是说调身以后不能修行,是因为调身以后你会执着在那个地方。尤其是道家,有一派非常讨厌,跟藏密的双身法一样,调身以后他就食色性也。这就是很麻烦的事。练功练得很强壮就什么采阴补阳,这(在)西藏就叫双身法。他调身干什么(呢)?享乐派、享乐派。所以用调身不是不能修行。调身以后进行的通常都错了,十个有九个修错了。调身以后去练武,练武以后,我们很少看到有几个练武的人不跟女色有问题。那你就知道调身的弊病有多少?

  真正修行,色身你不要管它。你看南传原始,他们叫做原始佛教的这一边,用安那般那来就是先调息,就是调息。那么大乘禅法,它发展出来是调心,调身根本就不用去考虑,身体健康不健康根本就不重要。所以这一点你要了解。

  修行跟社会上的人用心的方法不一样。我们很多年轻的朋友我们一再这样跟他讲,这是一个思维模式的训练。大家喜欢读社会的学校,为什么呢?因为社会的学校它有文凭。社会的学校要的是什么,你弄不清楚啊。你拿了那一张文凭,跟你了生死有关系吗,有没有关系?但是它在一个地方很好用,(在)社会谋职的时候它有用。可是假如你要进入道场,那我们跟你讲说,譬如,你现在要在外面再读两年或者三年。那我跟你讲说你这三年不如到道场里面来,得到道场的认可以后,那我们说不定就直接送你出国。那你英文可以直接培养起来。为什么?因为你要跟道场,有一个默契、一个共识,要让人家认为你是可造就的人才。

  好了,你一个人在外面混了三年,多了张文凭,你还要进道场来再混三年,那你不是浪费三年吗?可是这种想法你就不会这样想。你说“我先拿到(文凭)”,拿到以后那你还要再浪费三年,那你不知道。因为直接的训练法跟你那一种形式上的训练不一样。

  我们学佛这个训练也是一样。你调息、调心是直接训练。你要透过调身可不可以?当然可以。可是调了身以后身强体健、福报现前,你怎么调?那个时候社会上的物欲,它引诱你就不一样。关键就来自于调身到最后是健康,健康属于世间法。世间的诱惑力太强了,所以透过这个部分要想完成的不多。

  所以我们从这个原始教典上来看你可以看到,调心大乘的、调息小乘的,我们可以从这里看得很清楚。所以我们这里跟你特别做一个注意,行者当知:调息可及於调身,调身的效果又可及於调心。这是从安那般那行法中来谈的。你大脑中所想的,调身以后身体很健康。健康以后,息就顺了,息顺了,身就怎么样……这一套我也懂啊,不是你懂而已,大家都懂。但是调息以后可以调身,调身以后可以调心,这一套你就不懂了。

  所以为什么我们修行人讲说,身体生病的时候你可以不要管它,关键就在这个地方。你只要好好调息,身体的病就会转;你只要好好的调心,身体的病它也会转,原因就在这个地方。那你假如说这样我一定要直接从调身下手,那当然也可以。大概你除了身体健康以外别的没有了。那你对于了生死这部分就发生障碍了。那你还是没有达到了生死、出三界的目标,而且你又要重新再来,还是要从调息下手。你从调身下手,就等于多此一举。这个地方我们提供给你作为一个参考。

  那么我们可以这样说,从调身下手,大概你会飞起来,会啊,你会成为仙人。不管你会飞也好,你成仙也好。仙不是没洗澡的那个藓。你成仙以后你都在欲界内,都在欲界内还没有离开欲界。你透过调息就超过欲界了,进入色界。所以透过调息,色身的转化相当的大,是由欲界的四大转变成色界的四大。你透过调身,你没有办法转变成色界的四大。就算你会飞,你都在欲界内飞,你还有欲望。

  你去看看,《贤首品》上面讲的,很清楚:那些龙王、那些天人有那么大的神通,可不只会飞而已,他还有欲望。还有贪、嗔、痴,都在欲界内。我们离开欲界进入色界的时候至少欲望没有了,贪、嗔、痴也降伏了。就算有微细的贪、嗔、痴也不过到三禅天而已,四禅以上就没了。

  所以你可以从这里看到,真正的修行跟你的大脑想像的完全不一样。你完全用大脑来修行那最高也不过非想非非想处天,用大脑绝对无法出离三界,因为它最高到非想非非想处天。无色界是想天。我们欲界是欲望,色界是色相、形相,无色界是想像。你这三个要破,那你才能出三界;这三个不破没有办法出三界,很清楚。所以我们跟各位讲这三身怎么融合。这是我们昨天所谈到的地方。

  今天我们再看下面二十三页最后一段。修行至此,修行到这里,息、身、心三者已达统合浑融一如的地步,也是道家所谓混元一气,朝元的境界,而可入色界之前行俱足已。

  这个地方我这样讲算很大胆。这个佛教最讨厌的就是道教,中国的佛教讨厌这个,因为鱼目混珠。可是你这个境界确实就是这个样子,这是从事实面讲。而道教所谓的混元一气朝元的境界,你要懂得它是在讲什么。

  我们讲到这里要跟各位讲的就是,你那大通天通了。昨天也跟各位谈到这个地方。(当)你这个息身、色身跟这个念身三者结合成一体的时候,这个力量真的是不可思议。当你注意力调到哪里的时候,那个地方就会超越。

  我胃不好,我注意力移到胃部去胃就好了。你说我每次坐下来就是这样,就是那个不倒单菩萨的样子,一坐下来头就掉到那个肚脐下面去了。那是因为你不当的功夫修成了,正当的功夫没有修成。当你坐下来一直弯腰下来的时候,这里面有两个现象:第一个你骨质疏松;第二个你营养不良。所以你才会变成那个样子。

  那你现在把这一个部分训练完成以后,你只要注意把那个意念从这一个小通天的地方移开,移到腰部来你腰部就挺直了,移到腹部来腹部就挺了,你移到胸腔部来胸部就挺了,你移到颈部来颈部就正了,它自然就调过来了。你什么脊椎弯曲,什么移位长骨刺,你这样让它跑一遍的话,骨刺缩进去,你脊椎自然就会正了,没有为什么。所以打坐的人他的骨头常常叩、叩,常会有这样,为什么?因为他到了这种功夫。

  我们人到了差不多十岁以后,那个腰部以下的那脊椎骨都已经黏在一起啦。除非你从小就开始练什么瑜伽、芭蕾舞那些,那个地方的骨头才会一直保持着松开的。我们那个脊椎骨现在都黏成一片。但是你经过这样坐法以后,它会一个一个把它解开,也就是僵化的地方它都还有办法把它松开。你看看你的四大是不是转变了?(当然)是完全转变了,不是你想象得到的,绝对不是你想象得到的。所以这一个训练我们自己要懂得,并不是道家讲的这些,我们就一定认为人家错,不是这样,这只是语言模式的不同,那所指的那个境界是一样。

  那我们自己看看,你自己用功的情形是不是到了这个地方。因为这里再过来就要进入禅定了。禅定境界要展开之前,你那个修行的功夫要一直进入,所以前面讲的基础你一定要打好,打好那个基础,不然你没有办法进入。这是跟各位讲你在外面常常会遇到的,道家的这些老道士他们修行有功夫的也是会到达这个地方,到了还法的这个阶段。当然,他所用的语言跟术语跟我们不一样。那你可能不适应他的语言模式,因为不适应他的语言模式就把人家评判为外道,恐怕是不对的。他这语言模式可能还是非常内道。我们佛弟子中才有很多外道。讲一讲都心外求法的外道,那就不对。没有错,我们在皈依的时候尽形寿皈依佛、皈依佛竟终不皈依天魔外道,这没有错。可是他的讲法没有错,我接受他并不表示我就是皈依天魔外道,所以这一点你要弄清楚。

  后面又给各位一个注意。行者当知:此境界中息,熄了。这个熄了应该有个火字旁的熄。但是因为这样写所以休息的息也一样,身也息了,熄灭了,心也息了。所以我就不用火字旁的熄,统统都用这个息,三者皆同时转化了。息、身、心同时转化。心息就是妄想息,身息就是欲望息。故调息完成则一切都止息了,现在所剩下的是入禅定成色界身了。我们期待的境界就要来临了。各位平息以待,是这样吗?告诉各位要进入这个禅定是浩浩荡荡的、是非常壮观的。

  因为我们都从解门。你现在“就是,对,快点讲下面是什么”,所以叫做平息以待,你弄错了。从行法的基本上来看,要进入禅定有点像什么你知道吗?像坦克大决战的那种情况。几百辆大坦克车同时并进那么样的雄壮。不像我们现在,大家憋着气赶快讲下面,我就要入禅定了。不一样!憋着气怎么入禅定呢?

  因为前面已经跟你讲了,息熄了、身也熄了、心也熄了。你看到熄了,都完了,熄了跟完了不一样。这个熄了,生命才真的全部复活起来。我们是用这样形容,像大花园里,百花盛放的那种情况。为什么要用这个来形容呢?就是指我们的生命全方位的触角、全部展开。这有点像什么?像那一天大停电,大停电的状况中,就好像我们欲界的色身,你很多生命重要的关卡,全部关住了。现在突然来电了,啪、啪、啪、啪全部打开了,我们生命所有的关卡,就像那个时候所有的灯光全部打开一样。天下通明而不是幽冥晦暗,所以它是很壮观的,我们不懂这种境界。你不要看禅定,你由欲界入禅定的感觉,就有这种影子出来了。

  刚才我跟你形容的境界是大彻大悟的境界。这只是一个过程那你的感觉是这个样子,只是深浅而已。而我们不要把它当做说它完全止住了,不是,那种状况你自己要去感受。从行者的立场来看这些境界,它是非常非常殊胜的。我们所要的是这个。但是你的意识形态扭曲以后,这种境界你永远进不去。

  道家就到这个地方为止,他进不去了。因为他的看法刚好相反,他用大脑,所以弄相反了。有些人会进入,因为他没有受到污染的时候,他就很容易进入。现在我们听了很多,你受了很多的污染,到那个境界的时候你突然止住了,你不敢再向前了。你看这样多危险啊。

  释迦牟尼佛当年,在菩提树下开悟以后,那种华严境界那么高广、那么玄妙,世间人没办法接受,他就要入滅了。你看那多危险,成佛以后就要入滅了,那就没有人天眼目,我们今天也不会坐在这里。

  但是,要成佛他有一个生命中一种内在的自轴,内在的一个发动机。你停电并不要紧我自己再发电,他可以再发起来。换句话说当这种瓶颈的境界出现的时候,他有另外一种示现,能够激发他勘正把它矫正过来。

  我们生命中就是缺少这一种监察院的功能。当然我们监察院是没有办法。我读书的时候跟它调查了一下,从立宪以来到我们读书的时候,监察院所发挥的功能有三件:第一件就是建国中学停车棚自行车停车棚的那个所长贪污,那个被弹劾了一次,还有一个是校长跟老师之间这个问题,被弹劾了一次。第三个,它弹劾的就是不知道哪个单位的一个工友,那么发生问题也被弹劾一次。整个监察院总共只有这三个。每年国家付好多钱弄那个,那个事不管,那是外在的问题,还有政治因素的存在。

  修行不是,修行是生命当中它有一个这一种内在的稳定机构,它有那个东西会发挥作用。所以每一次当我们的境界产生那种瓶颈,它马上又会矫正过来。在很多地方,佛陀在那个时候也会发生这种现象,但是它有个内在的机制它会产生。

  那就是公案里面讲的故事一样:释提恒因跟大梵天王会下来请法,请佛住世、请转*轮,这个部分用外向的语言模式来讲是这个样子,内在的生命机制就让它自己会在沸腾。众生是这样,不懂得这个大法那要怎么办,他的善巧方便就产生了。我们现在没有办法,我们现在处理事情的,什么事情发生统统都把它打死,不是对就是错,都是是非题了,你就完蛋了。人生不是是非题,人生的过程当中,它有许多综合性的,不能讲对错的。

  我们说太阳从哪边出来?你说只有东方,太阳从东方出来,太阳不能从窗户那一方出来,不行吗?每天太阳都从窗户那边爬进来,那不对吗?你不能老是说只有东方才对,那你就弄错了。太阳是从它要出来的那一方,所以小朋友在做这答案是很正确的。我们大人受污染的都错了。从东方,东方在哪里?东方,那罗盘来看才知道东方。太阳明明是从那边出来你就是不会讲,小朋友就讲得很好,太阳从我家树木的那边出来,太阳从婆婆的房间那边出来,这个都对的,这哪有不对呢?答案有很多,答案不是只有一个。可是我们受污染的大脑只有一个,太阳从东边出来。可是在你生命中,不是东边这两个字,你生命中有很多现象。太阳从哪里出来,答案太多了。你有没有想过,太阳从衣架子那边出来不对吗?太阳从闹钟那边出来不对吗?因为我们生活中存在的这些因素,所以它答案就有那么多每一个人都不一样,但所指的都是同一个标的。太阳从我的床头出来有不对吗?怎么不对呢,你想想看?所以正确的答案反而有很多,这是相上来看的。

  标的,本体的标的是只有一个。那你透过这不同的相能不能看到那个标的,你要了解它的理你就知道,他的闹钟是放在东边,就很清楚。你倒过来你看看,他的衣架放在东边,他家里的那棵树在东边,你就统统调过来了。他家里的窗户在东边,很清楚。因为你有理,所以一切相统统归位了、统统向东边,是不是这样。你没有理,好了,你看到那些你就头昏了,太阳从哪里出来,太阳从小溪的那个转弯处出来,你说我会昏倒,它怎么从小溪的转弯处出出来。好,那你就知道,他讲的那小溪转弯处在东边。有理、无理差别在这里。你之所以弄不清楚,你这是无理的人。你有理的话一切统统归位了,是不是这样。

  修行,它给我们的这种启示那太多太多了。所以你一个没有这种理的存在就是没有内在的生命机制。这种内敛的生命机制没有,你的生命就很容易不稳定振动,你有这种内敛的稳定机制的话,不管外面的境界怎么样震撼,你都会平息下来。

  这个在经济理论来讲叫做蛛网定理。蜘蛛网的定理。它理论是这样展开的:譬如说种西瓜,今年西瓜丰收价格很差的时候,明年就没有人种西瓜了,去年价格那么差,今年不种了,今年一不种西瓜,今年西瓜收成就少了,哇,价格很高了。那明年,(因为)去年价格很好,今年统统种西瓜,又来了,谷贱伤农。农业有这种现象,今年价格好,今年就种,因为今年种要明年收成,明年收成大家都收成价格又不好,一想想去年收成不好,今年不种,因为你不种、我不种、大家都不种,野生西瓜价格都很高,农产品有这种情况,这就是非计划的生产。那就造成一种不稳定的状况,一直在那边不稳定。

  现在,有了农会组织以后就不一样了,他告诉你,我们计划生产多少种多少,其他的不要种。每年都很稳定,它就在一个稳定的价格上。那这个农会就是这个农业生产的什么?稳定的机制。你需要有这个东西。没有这个东西农民就很糟糕了。不种也不行、种也不行,因为农民看不出来,农民没有组织。所以一看到今年价格好大家统统种下去了,一看到价格不好大家都不敢种,所以它价格一直在那边不稳定。所以三、四十年前大家都有这种经验,今年价格这么差,明年一定很多。今年东西这么多明年就没有了,今年好好吃,明年就没得吃了。有没有?三、四十年,台湾的农业是这个样子。农会发展起来以后,计划型经济推动了,好了,就逐渐稳定下来了。

  很清楚了,我们生命中要不要这样一个稳定的机制,这个稳定的机制就是修行。修行重点就在於得理,理是在这个地方,你才能成就。所以我们到了这个地方你要怎么突破,就靠理来成就你啦。要不然到这个地方,你一直停在大通天上面,你不能突破。道家,大部分的修行都到这里,它叫朝元了,朝元以后,它是怎么朝元,那就要看后面了。要到净法以后你才能产生。这个部分道家没有谈到,道家后来谈到这个部分统统从佛经上面抄过去的。什么太上老君说妙法莲华经,太上老君也会说妙法莲华经?他说如是我闻就是如是我,闻一时太上老君在玄玄上帝那里说,就变成这个状况了,这是一个很大的不幸。因为中国人在这个地方行法他没有办法发展出来,这是从印度来的,我们才能够看得这么清楚。那我们可以从这里认知,这是提供给各位作一个参考。

  最后这一句话,换言之,在欲界中,呼吸身是失踪的,色身是被五欲六尘系缚着,而念身是被妄想驾驭在空中,犹如被放风筝一般。这个地方我是作一个结论。我们在欲界里面,这三身,呼吸身是不见了,所以人人都有呼吸,人人都不知道呼吸的状况。我讲的是状况,就是呼吸的那种形态是怎么样,形态就整个呼吸的过程不够清楚。因此我们说从这里下手,这是一个修法。色身是被五欲六尘系缚着,被大脑的意识形态把你控制着;我们的念身被妄想驾驭。形容这个妄想、念身的部分是佛家讲的最清楚啦。

  这个色身被五欲六尘系缚着,那么西方社会在这个部分表达的比较清楚。从希腊、雅典艺术开始,那么对于人体的描述,那可以说完全是五欲六尘。为什么他们会发展出这样的文化?那跟地中海那一种美好的天气跟地理环境有关。因为在雅典那一带,生活很稳定,空气很好、社会也很祥和,所以他们幻想中的神都会有恋爱。所以你看希腊神话,那个阿波罗跟戴安娜一个太阳、一个太阴呢,他们的那一种罗曼史,那真的不可思议。那是因为它的整个地理背景所形成,所以地中海风光非常的优美,所以它也酝酿出这么优美的这种神话。

  这些神走到印度都变了,都穷凶恶极啊,为什么?因为印度是一个生活非常困难的地方。来到中国神也都变了、都变了,神的好坏要受到人的道德影响,这就很明显的看出来了。现在这些神到日本又不一样,因为日本的小孩子、年轻的这一代生活在很完美的物质生活当中,所以他们夜叉、罗刹他也描述得非常的美,画得相当的美丽。那这个就可以说神的信仰受到地理因素、天候因素、物质文明的影响很大。那么希腊罗马、雅典文化在当时那么美好的环境中,它酝酿出来的这个部分它表达在艺术上,就对人体的描述特别的多。他们上帝可以因为一时的生气把人类给毁了,他们的上帝可以因为一时的高兴可以玩弄人类,他们的上帝也因为一时的兴趣起来,他可以来到人间来做爱,来跟人间的这些人来互相恋爱。所以他们才会有那样的一则数不清的公案,讲不清楚的公案。说上帝来到人间,那把他的独生子留在人间,就是这个背景,不然他怎么来的。那么这个地方他所产生的就说明了对于色身的一种描述,被五欲六尘系缚的一种状况。

  那么到印度就不一样了,印度因为受到这种苦的逼迫,五欲六尘他看得很清楚,他一直要挣开、一直要挣开。今天,我们要是把这一种痛苦的生活环境,这样的一种状况,要去跟哪一些生活在这么富裕中的人来说明有多苦,他很难接受的。有几个人会接受呢?他生活的是在那么优美的环境中,你跟他说苦,他怎么苦啊?你跟他说,榴莲打到你会很痛,他这个可能知道。你说,吃了榴莲会很苦,你才头壳坏去。(因此)你要懂得这种环境的情况。所以我们在这里要能够了解,要能够了解得很清楚。

  你不能够从微观看,这个是要从宏观看。所以我们在这个时候,你讲这个禅法从息,调息来进入修行是容易说明的,因为呼吸身是失踪的,你要他再找回来,他只要有一点感受到他马上就入了。但是你要讲苦,很难,尤其这些已开发国家的地方你跟谁讲苦啊?你跟那些受苦受难的人来讲他可能会接受。可是他的欲望还是要追求物质的享受,那你跟他讲的苦他很难接纳。他不是不承认。可是你跟他讲说不要受物欲的影响,他明明看到人家都成就了,怎么他就不能成就呢?像那些落后的国家。你说叫他树木不要砍伐,可不可以?真理讲得很对,森林是我们这个地球的肺呀,你不能再砍下去了。没有错,他讲回来,你们已经开发完成了,我们还没开发,你要怎么办?那你现在要他不开发可以不可以?可以,那你要经济援助他?问题不在真理,问题是在钱,问题在于他需要经济成长。那你要他不开发,那你要不要他经济成长?同样的情况。

  因此,你要跟这些人来讲五欲六尘的不当是不可能的,所以你不可能从色身来讲,你要从呼吸身来讲,就是这个原因。不只刚才我们前半段讲的那个原因,他这个原因我看在理上来讲,它是事实上存在的。因为你讲说五欲六尘如何的不当,你们都在享受五欲六尘还说不当。你来跟我讲是这样没有错,可是他们一堆人都在享受,有什么不对,而你跟那一堆人讲他又不接受。你说五欲六尘很苦,他(说)哪有苦,鸡尾酒会这样子,一摊接一摊下去,怎么会苦?住的是洋房,是大厦。你说这种天气很热、很苦,没有错,我们这里开冷气不苦,你怎么讲呢?所以你这个地方你从这边讲,很难讲,不是你讲的错,是你这样讲人家不能接纳。

  你从呼吸身来讲,他就接受了。所以你要懂得,真理是真理,真理你不会讲。你讲出来的是真理,可是别人不能接纳,你要怎么讲得人家接纳,你从这里来。那么念身被妄想驾驭的那个部分,你也很难讲。

  大乘禅法现在从这里去攻不容易攻,为什么呢?因为现在的人就是喜欢活在妄想里,说人生因为有梦而伟大。他都不知道人生因为有梦才灾难。一万个人有梦只要有一个成功。大家都以为他是那一个万一的人,他没想到九千九百九十九个的概率比较大,是没有错,人间是因为有梦而美丽,美丽之后就是灾难。真理是在这里,不是因为有梦而伟大,因为有梦而有灾难,人生因为梦而觉得很美。当这个梦被福报支撑着的时候那个灾难就很大,当你梦不能达成你就会一直活在象牙塔里,活在象牙塔里,你继续在过那个梦的生活。我们在座就有好几个活是在梦里头,他自己在那边想,自己在那边编故事,自己在那边过他的日子,有啊,他一直在想像的是他的,真的是这样吗?不是。

  有个有一次这么说,你看看哦,我们这里在讲的是高旻寺的禅,所以他就一定要人家照着他的高寺旻的禅来进行,有没有可能。他以为他这个来果禅师呢。你表相上看的都是来果禅师的禅,都是高旻寺的禅。我跟你讲不一样就不一样,你知道么?你以为每一个都学高旻寺的禅,每一个都是来果禅师喔,不一样。你看的好像一样,我跟你讲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你有没有买过柿子,柿子,我们怎么讲、台湾话怎么讲,不是臭柿子,臭柿子是番茄。那个柿子你看它红红的一个,人家跟你讲,不要买那一个,你说这个红红的,你回去你就要丢掉了,你再吃下去你就会跳起来,因为你不会分别,同样是柿子、同样是红的,有的就可以吃,有的就不能吃。你知道吗,你够内行吗?可是不一样,你买的是红柿子,我买的也是红柿子,为什么我就要给你骂?你就应该给人家骂嘛,没有为什么,因为你要给人家骂,因为你不知道那个差别。

  所以我们说你因地人在修的跟果地人不一样。你就乖乖的听人家的话讲,你不要那么大声。都是高旻寺的禅都是不一样的禅,你懂吗?不同啊,差别在哪里、你懂得多少呢?愚痴、无知又自大就这样来了,关键在这里。

  所以我们说,这个念身被妄想驾驭在空中,好像被放风筝一样。你的欲望会去牵动它,你的妄想一直在那个自己的小圈圈里面绕,你一直在过那象牙塔里的生活,你什么也不懂,你除了妄想还是妄想。老是觉得我是白雪公主,我是白雪公主已经八十六岁了。因为你从三岁开始打妄想,打白雪公主的妄想。因为你三岁的时候听到白雪公主的故事,然后一直打到八十六岁,要进棺材的时候说,哎呀,给我一个白雪公主的娃娃,你看,他一生都有福报、有福报。他要是没有福报,在人生中来几个霹雳,我看你去白雪公主,我看你再去等白马王子,你老是看到黑马先生来,黑马老公公来,你以为说我跌倒的时候,白马王子叩……叩,就把我救起来了,好幸福喔。你没想到你跌倒的时候就有一个,黑马老先生说,小妹妹你怎么啦?你抬头一看哇,怎么穿黑的,咚,我再跌下去。你喔,要是碰到几次黑马的,那就没有问题了。你就只好说,我还是站起来,我还是自己走,我不要再等了,因为你有福报,每次都是,那种穿白衣服的来,那没办法,你就只好再继续做梦了。妄想就是那么可怕,所以你念身要去跟人家讲不是讲说念身不能成就。因为众生在那边搞搞缠,你会扯不清楚啊。

  本来我想说大家小参很好讲,参来参去我就觉得不对,这一群人怎么都搞歪了。我突然间才想到。为什么慧忠国师会说大唐无禅师?无禅师,不是没有禅师,禅师是有,禅师是指指导众生,怎么入道的那个人很难出现?自己修行要成就很快,那一种自己成就的禅师很多,唐朝怎么会说没有呢,好几百个大成就者,你不能说慧能不是禅师,你不能够说青原不是禅师、怀让不是禅师,难道慧忠不是禅师吗?

  但是要指导众生上路的真不简单,花了二个月的时间,哎,昨天才发现说,用这样子把你压着榨在这一条路上你才会跳进去啦,把路放宽以后……都走不上道。把你规范在那个地方,昨天就上到了,昨天的问题才像个问题。两个月来那么多问题密密麻麻的,哪是问题呢?根本都胡说八道。等一下身体热,等一下这里有声音,等一下那里有光,那跟你息入息出有什么关系呢?但是要怎么把你引导过来呢?因为在语言开示当中,很容易产生这种偏差,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因为众生的念身都被妄想驾驭,你就好像那空中的风筝一样。这边在操作,你在那边跳一跳、跳一跳。要掉下来了,他又把你拉二下你又上去了。要掉下来了拉二下你又上去了,没有办法。所以不是这种法不好修,是要开导你进入状况很不容易、很不容易。

  禅师在哪里,禅师在引导你怎么上去,你那一边路线错误,怎么样再把你引导过来,不然你看你所发的问题,统统偏了,有几个上呢?真的,昨天那些问题是很上道的问题。虽然还在交流道上摸索,那已经到交流道了。那前面两个月,你看看那摸来摸去,都在沙漠里头混,还说要上高速公路,怎么上?都还在草原泥沼里头,怎么上高速公路呢?还上不去。至少昨天的情况你可以看到我们已经摸到交流道上面来了,已经找到那个指标了,没有问题了。所以你要懂得这三个部分:呼吸身、色身、念身。那你从这里看看,从呼吸身下还是好修行。

  我们明天我看看能不能把净法讲完,要不然净法分两次,妙行讲一次。这三次讲完以后我们再来看看从念身怎么去突围、突破。因为讲呼吸身,息入息出你是只好被框在那个地方,但是讲念身要讲你的妄想那很麻烦,弄到最后变成都是我的妄想你没妄想。好,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

  (2011-6-6,本集由雪缘录入完成,校对云在蓝天、观心)

华严经佛法开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 2018 在线学佛 | 邮件:service@jingtuzang.org | 粤ICP备11002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