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生最少要供僧一次,供僧的功德太不可思议 只认识钱,还会有快乐吗?

目录


你一生最少要供僧一次,供僧的功德太不可思议

僧如大地,能长养一切善法功德。

《杂譬喻经》中记载:往昔舍卫城郊外有一个妇女,一次佛陀到她家门前乞食,妇女供养了一钵饭。佛说:“种一生十,种十生百,种百生千,种千生万,种万生亿,而能现见真谛之道。”妇女的丈夫听了佛陀的咒愿不相信,他说:“布施一钵饭能获得这样大的福德,还能现见真谛之道,瞿昙沙门说话为什么这样夸张呢?”

佛陀问他:“你从哪里来?”他回答说:“从城里来。”佛说:“城里的尼拘陀树有多高?”他说:“高达四十里,每年结数万斛的果实。”佛又问:“树的种子有多大?”他回答:“只有芥子那样大。”佛说:“你说的话太夸张,一粒芥子大的种子怎么能长成四十里高的大树,而且每年结数万斛的果实?”他回答说:“这是我现量所见。”佛说:“无情法的大地尚且能成熟这么大的果报,何况人以欢喜心供养佛一钵饭,福报一定会不可称量。”夫妇二人听后心开意解,当时就证了初果。

因此,对殊胜的对境作微小供养,福德是不可思议的,而且以供养的功德,最终能断除烦恼障垢,获得圣者的果位。

《过去现在因果经》中云:“于诸福田中,佛福田为最,若欲求大果,当供佛福田。”《长阿含经》中云:“天及世间人,唯佛为最上,欲求大福者,当供养三宝。”

所以,佛陀是一切福田中的最胜福田,如果想获得大福报,就应当精勤供养佛陀。现在虽然见不到真正的如来,但在佛像前作供养也能获得同样的功德。

在殊胜的对境面前,如诸佛菩萨、僧众、父母,对其供养微小的物品也会获得广大的果报。

经中记载:『以前,佛陀的衣服上破了一个小洞,一位婆罗门见后,剪下一块白布供养佛,并说:“请您老人家用这块布补好衣服。”世尊接受了他的供养,那位婆罗门无比欢喜。以此善根,他获得了未来成佛的授记。』

《大智度论》中记载:『一次佛陀和阿难到一个城市里化缘,这座城市的国王信奉婆罗门教,他下了一道命令:谁如果供养佛、听佛说法,就要罚款五百枚金钱。佛陀和阿难到城中乞食时,城中的人都闭门不应,结果佛陀空钵而回。在回来的路上,一个大户人家的老佣人正准备丢弃腐败变质的食物,她远远看到佛陀过来,心想:这样庄严的人应该享用天人的食物。她见到世尊的钵盂是空的,便对佛说:“我想供养您,但没有好的食物,如果您不嫌粗劣,希望接受这些饮食。”佛陀知道她信心清净,便接受了她的布施。之后佛陀舒颜微笑,放出五色光芒普照世间,阿难合掌问佛:“世尊为何微笑?”佛说:“你见到这个老女人以信心布施佛饮食没有?”阿难回答:“见到了。”佛说:“这个老女人以布施佛饮食的缘故,于十五劫中在天上人间享受安乐,以后出家学道成就辟支佛果。”』

可见,遇到殊胜的对境后,仅仅供养少许财物,也能获得巨大的果报。但能值遇殊胜的对境也是需要福报的,有福报的人能遇到殊胜的对境,他们的财物会供养到真正的福田。

在这几个公案里,都是对三宝作了微小的供养,便获得了巨大的果报,可见供养殊胜福田的功德不可思议。

《杂宝藏经》中云:“如果有人以清净心,向佛陀、僧众、父母、病人布施一掬水,以此功德,在数千万劫中都会感受无穷的福报。”

近代禅门宗匠虚云老和尚亦云:『佛、法二宝,赖僧宝扶持,若无僧宝,佛法二宝无人流布,善根无处培植,因此斋僧功德最大。』

『增一阿含经』卷一云:能施众僧者,获福不可预计。

『佛说布施经』云:供养三宝可得五种利益:[一]、身相端庄。 [二]、气力增盛。[三]、寿命延长。[四]、快乐安稳。[五]、成就辩才。

斋僧功德可得五种利益:[一]、仪表端正,容颜暐丽,人人见之欢见。[二]、气力盖世,精神满足,承事十方诸佛,无有疲劳。[三]、生天人间,寿命久长,康健无恼,命终之时,自然受生,不被病苦所缠。[四]、事事安乐,不逢灾逆,心想事成,无有困厄。[五]、音声清雅,容动三千大千世界;口常说清净妙法,通达无碍,闻者无不信受而行!

供佛斋僧,孝亲报恩,即报父母十大恩:

『盂兰盆经』云:若能以饭食、卧具、医药供养十方僧众,藉此十方僧众清净共修,功德回向之力,能使供养者,往昔七世父母、六亲眷属得远离三恶道,现世父母及其本人,长寿无病无恼,衣食自然具足,身心安乐!

故而,僧宝是一切世间供养、布施,修福的无上福田。清净的供养,能令行者当下远离烦恼、除心束缚,得清净心,也因此生生世世与三宝结清净善缘,功德无量无边。发心养僧众不仅能广结善缘、减轻业障,长养布施喜舍之心,得报生生世世父母恩,深植出世的菩提善因,更为成就六度波罗蜜多、成就佛果之因。

 



只认识钱,还会有快乐吗?

1、在今天这个地球上,许许多多做父母的,没有教小孩做人,他们对儿女的要求是要有钱。这些家长完全不认识伦理道德是什么,他只认识钱,人生的意义和价值就是要有钱,他就是为钱来的,他将来死也为钱,这样的人生观、价值观,他还会有快乐吗?

2、一生生活在竞争当中,生活在斗争当中,苦一辈子,死的时候两手空空,一样也带不走,结果贪心让他堕地狱、变饿鬼,完全错了!怎么错的?古圣先贤的智慧、方法、经验,我们这一代疏忽了,上一代疏忽了,再上一代也疏忽了,所以一代比一代迷得深,一代比一代迷得重,积习难返,回不了头。

3、现在的人,你跟他讲什么他都不相信,他就相信钱,这是今天的社会,今天社会的趋向,这个方向是走向灭亡,是走向世界末日,多可怕!

4、挽救之道,要把古老那些圣哲的人生观、宇宙观、价值观找回来,要肯定古人是对的,我们是错的。你要问为什么?古人的心清净,古人的欲望少,爱心多,古人有同情心,能舍己为人;现在人没有这种情操,见死不救,更有甚者,损人利己。真正能觉悟、真正能回头,从自己改过自新,这就是学圣贤、学佛菩萨,这就完全正确。

 



蔡礼旭:《群书治要360》学习分享(第一0五集)

尊敬的诸位长辈、诸位学长,大家下午好。我们接著来看二百零五句,我们一起把这个经句读一下:

【臣闻尧受命。以天下为忧。而未闻以位为乐也。】

这是《汉书》当中的一段话,我们学习圣贤,首先从圣贤人的存心来学习。这一段话提到的『尧受命』为天子,他受命那一天,他没有说很高兴,自己当了天子,自己升官了。反而是什么?他坐天子位是战战兢兢,时时忧虑百姓的生活,『以天下为忧』。所以这些圣王,他接受了这个天下的委托之后,当了天子,确实时时是以天下之忧为忧。他们在接到一个使命的时候,责任的时候,他都是想著要尽这个本分。我们想一想,现在人一升官是忧还是喜?喜。你们都有升官的经验。为什么喜?加薪两百块,还说我当领导了,可以指挥别人,他们都得听我的。我们就了解到,我们跟圣贤差距其实没有很远,差距在哪?在心地当中。这个心态能转过来,凡夫可以一念之间成为圣人。那要真转过来,不能当下听了以后,一定要公天下,念念为人著想,然后出了教室的门,马上只为自己想,这样就不能保持。所以这个念头一转,转成正念,就要念念能够保持。

所以从这个心态,我们可以看出凡圣的差别。圣贤他看到的是道义、是本分,所以他忧,他不敢放松,他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而且他不只要把现在的工作做好,您看他那种责任感,他不是说我现在工作做好就好,我已经很不错,我已经很努力,他还要再为天下选一个圣王。所以他能够让几千年后的炎黄子孙缅怀他的圣德,这不是没有原因的。花了多少时间找到圣王?二十八年,为天下找到了舜王,他才安心卸下这个天子位。孟子是这些圣王的知己。孟子说,尧舜把天子位放下,就好像把一个已经坏掉的鞋子扔掉一样,一点都不会觉得可惜。因为天下的重担他都已经扛多久,终於可以卸下来松一口气。

讲到这里,就想到读小学的时候当班长,换人的时候难过好几天。所以权力欲望,或者名闻利养、面子,这些东西是心的累赘,会让自己的心性堕落。所以应该是提起责任,而不是变成要别人尊重我,我是领导,我是老板,我是上司,这个心态就跟一个领导者应该尽的本分是背道而驰。人往往因为一个名相,因为一个身分而产生执著,而产生要求。什么要求?我是领导,你应该怎么对我,你应该怎么尊重我。随之而来,因为执著这个身分,接著又延伸出种种要求,求不到就指责别人。像我们在学校教书会不会生烦恼?我是老师,小朋友怎么没给我鞠躬?我是老师,小朋友怎么没尊重我?所以人很多痛苦都是没明白本分,反而先生出很多的要求,所以产生这些痛苦。

坦白讲,老师是个因缘,主管是个因缘,是个名相而已。这个因缘首先我们要了解,这个因缘我们要先把本分做好,然后又不产生执著。第一个本分做好是,比方说我在学校教书,老师是个因缘,可是我有没有具备老师的智慧、德行、能力?我自己没有具备,首先就已经自己觉得自己是老师,那我已经被自己给障碍住了。这个认知错误,哪有说我去师范学院读几年的理论,我就可以做好的老师了。所以其实每一个名相都有可能让人产生执著,而后产生要求,然后愈要求人家愈不服气。因为我们自己的本分都没做好,又去要求别人,谁受得了。比方说男女结婚,终於嫁给我了,今天开始你是我太太,我是你丈夫了,有没有?你看执著在这个丈夫,接著要求就来了。所以人要不执著,时时只想到本分,不执著在这个因缘、这个名相而去要求别人,这个真不容易。

你说像我们在学校教书,一个教育者首先要能自我教育,我们自己都不能自己教育自己,怎么去教别人?可是我们著在一个老师的名相,变成都在教别人没有教自己。那这个「老师」两个字就让我们落入了一个严重的习气,就是孟子讲的人皆好为人师。所以要不好为人师,就要变成圣贤人常常说的,人这一生只有一个人是学生,自己。你们都开悟了,我只是讲而已,我还没悟到。只有自己是学生,其他的人都是老师,唯有这样才不会好为人师。这个态度是治我们最严重我慢习气的妙法。你说,我教我的孩子,难道他是我的老师吗?是,他的行为是一个结果,原因是我们没把他教好。我们以前缺了什么他才会是这个结果,他也在提醒我们的不足,孩子怎么不是我的老师?但是你今天不要跑回去跟你儿子说:儿子,你从今天开始是我的老师。那你又著在一个言说相上面,我们讲的是一个态度、一个精神,每一个人事物都在让我们觉悟,所以人事物都是老师。不是那个名相说你的孩子变你的老师,你还讲给你孩子听,他都听不懂,误解了。所以依义不依语,要依每一段话的义理,把它深刻体会,而不是著在这个表相上、言说上。

所以,人的明德不能彰显,重要的就是产生执著、分别,心性受到染污,所以明德不可以彰显。人只要放下这些执著、分别,心地清净,智慧慢慢就透出来。可是人要不执著,那要有高度的警觉性。比方今天吃东西会不会执著?这个东西真好吃,什么时候才有?今天吃了好吃,明天的菜色你比较不喜欢就生烦恼,所以吃会执著。听会不会执著?会。你听好的音乐,听听听产生贪著,改天人家播的音乐你不是很喜欢,你就生烦恼了。你听好话听习惯了会不会执著?会,不好听的你就听不进去了。所以,人假如没有高度的警觉性,每天都在染著,不可能进步。所以得要练一个功夫,叫即相离相,就在这个境界当中,但是却不产生新的贪著,反而是放下了执著。比方说我今天当上领导,当了领导觉得我有权力,然后别人应该怎样对我,那就产生新的执著。藉由当主管的机会,在这个相不执著这个身分,反而更淘汰习气,反而更放下自己,念念为人想,这个就是真正会修身的人。他是藉一个身分、藉一个因缘来不断提升自己,而不是在这个因缘当中产生新的执著点。

我们常常同修之间在互相切磋的时候想,我以前没有当主管的时候好像没这些习气,怎么当了主管之后反而以前的朋友、同事说你最近比较强势。那不是很冤枉吗?在一个新的缘分当中产生新的执著,那这个就不自爱了。所以不能著,不能执著,物质上的享受可以享用不能执著。反而不只不能执著,还要转成感恩。所有这些物质上给我们的照顾,完全转成感恩,他就不会执著。穿衣服也会执著,大家去百货公司看衣服,能看到如如不动都不想买的有没有?那功夫也很好。坦白讲,假如真正下功夫,这一生要恢复明德、本性,真的没有时间挑衣服。你说没时间挑衣服,需要衣服的时候?人家给你买好了,就好,是吧?这件衣服也不是我挑的,人家说要穿唐装,刚好身边的人懂,他就去做了。一做,一穿多好,多欢喜,感恩。请问大家,你们看我这件衣服穿了多少年?我假如没记错,应该是二00四年底二00五年初,也有八、九年了,还很新,也不会退流行。对,我就是带著它去闯江湖,当时候在北京,到各大专院校。你这么去看待你这些物品就很有感情。当时我还记得在亚运村,夏红老师拿著两件衣服送给我,其中一件就是这一件。所以都是怀著感恩的心,感恩每一个人的照顾,每一个缘分,然后我们不产生贪著,也不产生要求。

那天有一个同仁,他也是在一方教学,我也是跟他在交流。我说人随时都会产生执著,你要有高度的警觉性,像我们在从事教学,人家叫我们老师、老师、老师,会不会昏了头?真的觉得自己是老师,那已经错估自己的德行跟能力。我们当老师是因缘,赶鸭子上架。我到海口去,我怎么知道我要讲课?我爸爸还交代说,先跟著杨老师三年后面再说。人算不如天算,一天也没躲到,然后就开始要分享了。但是人的烦恼就是因为不单纯、想太多,单纯就没那么多烦恼。什么叫单纯?师长又没有教,讲课要紧张,有没有?没有,对!所以我们所有的烦恼就是不听话,尽是自己的一些想法跟惯性。师长只说,李炳南老师教我们至诚感通,是不是?是。对!所以我九年半前不会紧张,为什么?师父教的至诚感通,反正你要上台前就祖宗圣贤,好好请他们保佑就好了。所以我那时候都很自然就上来了,轻松愉快,就跟大家好像在开同学会一样这样谈。可是九年半以后,讲课愈来愈紧张。所以,你看人一不小心,那个得失心不知不觉愈来愈严重,反而不如以前的心态、心性的清净了。所以人走在修身的路上,最怕的就是不知不觉被自己给卖了,自己在堕落了自己不知道。

所以我刚好跟这个同仁在分享,人一不小心真的随时都会贪著。尤其讲学的人,很可能在一方都被人家照顾得很好,人家都给你好吃的、好穿的,还开好车,生活还给你打理得很好。人在顺境当中不好修身,因为他在享福,享著享著就觉得应该的。所以在座的男士,你娶到一个好老婆,也很有可能是你堕落的开始。有没有道理?老婆给你照顾得服服帖帖的,你就觉得应该的。突然有一天因缘一变化,火气就来了,今天茶怎么还没给我送上来?报纸怎么慢吞吞的?所以人最容易堕落的时候在顺境,在享福的时候。所以叫逆境磨炼人,顺境淘汰人。被人家照顾的时候,一开始诚惶诚恐,怎么承受得起,这些照顾我的人年龄还比我大。可是照顾个一段时间慢慢就习惯了,最后反而变成应该的,或者还更要求,就完了。

所以李炳南师公给我们做一个很重要的表演,他老人家九十五岁都没有被人家照顾。我是三十几岁就被人家照顾,难怪都长不胖。终於找到根本原因,就是不能享福,年轻人要多劳动、多吃苦,不能享福。所以我这个同仁一听,对对对,我劳动太少,我从今天开始要多劳动。结果前几天他的同仁跟我通电话的时候说,最近他特别勤劳,都主动来帮忙。我说,不简单,跟他一交流,他马上就转了,马上就做了,这个是很可贵的。结果我跟他通电话的时候,我说我们不能著在老师两个字,因为我们根本连圣贤的好学生都做不了,哪还有资格当老师?这个是客观情况。所以要多能够听别人给我们的提醒跟劝谏,尤其身边的人看我们看得最清楚,他提我们的意见我们一定要听。结果我讲到这里,他太太马上在电话那一头说:他都不听我的话。我讲到这里他太太补了那句话,结果他马上说:我哪有,我哪有?我说你马上考试不及格,你看太太才小小的抗议,你马上就要掩盖事实。你《弟子规》还讲过那么多遍,「闻誉恐,闻过欣;直谅士,渐相亲」,你最亲密的人给你提一句话,你马上要堵她的嘴,你怎么是闻过欣?你看你的夫人现在救你一把,让你看清自己。不过看清自己是需要勇气的,是需要放下面子,才能欢喜接受别人的忠言。所以带著这分明白,自己必须在每一个境缘当中,保持高度的觉照,不能产生执著点。旧的执著放都放不完,还产生新的,那就太冤枉了。

所以看到这句话,了解圣王念念为人民著想,他是藉由这个天子位去造福於民,哪可能是因为得了这个天子位去谋自己的名利而产生高兴,产生欲望的满足,不是的。我们看范公,他当官先天下之忧而忧,甚至於有一天觉得今天没有尽到本分,愧对国家的信任跟俸禄,他那一天就不睡觉。一定赶紧早起床,再更奉献、更付出,然后心里觉得很安,这样才没有愧对国家、愧对老百姓的俸禄,他才心安。自身要有觉照,不能产生权力欲望,不能利用一个机会去追名逐利。所以我们走在弘扬圣教的路上,老人家那十六个字念念不能忘记观照,不能自私自利,不能有一个自私的念头产生;不能名闻利养;五欲六尘都不能贪著;不能贪瞋痴慢,这些习气要时时观照,把它放下来。除了自身观照,再来,在位置当中还要观照什么?还要观照自己的修身,自己的道业是不是在提升。比方我今天做主管,藉这个机缘自行化他,明德亲民,这是因缘的意义。可是我当了主管以后,脾气愈来愈大,习气伏不住,这个要不要重视?要。假如因为当了领导习气伏不住,第一个自己堕落了,第二个只要我们习气现前,当主管也不可能当得好,所以这个时候不能自欺,甚至要主动退下来,这是自爱又爱人。

坦白讲,我们弘扬文化的团体跟世间一不一样?世间很努力,他要赚钱,你让他不当官,他薪水少了,所以他不高兴。我们走在弘扬文化的队伍里,我们是要自行化他。可是怎么化他?自我提升才是化他的本钱。自己在现在的因缘跟工作,自己的德行、智慧都不能提升,还能够帮助谁?所以,假如领导要调整我们说,你现在先不要当官,先下来好好参与一些课程,高兴都来不及了,是不是?是。疼爱你,让你能静下来好好再沉淀沉淀,接著再出发,好不好?好。我多么希望师父赶紧下一道谕令,「你从今天开始不用讲课,什么都不用干,就每天跟在我旁边听经。」这是我作梦都很想要,梦寐以求的,谁不愿意静下来专注这样听经?可是也不能执著。你说,对,静下来听经多好。每个人都听经,谁当科长,谁当处长?是不是?那喜欢听经不又是执著吗?你看,一不小心就执著,会不会?会。我过年的时候去师长那里听七天的经,不想回来,执著了。所以这个处处都要在心地当中下功夫。

一个人首先学什么?服从。服从为负责之本,一个人连服从都不能做,他还能负责什么事情?在家里连父母都不服从的人,他以后能扛什么责任?在团体当中不服从领导,他不做坏的榜样就很好,他还能扛责任吗?大家一听完这句话,马上很难过,那就干!不是这个意思,服从是能为大局著想,这个也是至公的态度,但是不代表你要硬撑。法是圆融的,痛苦是自己想来的,它是可以圆融的。你扛起责任,可是真的太重,你就给上级反映。你说,可是假如我给上级反映,他说没办法,我也跟你一样累,我也跟你一样瘦。这样就不对了,有圣教就有办法,绝对不会没办法。遇到问题想师长老人家怎么教的,问题就解决了。师长说,多少能力就做多少事情。师长有没有教我们要硬撑、要硬撑,有没有教过这样?没有。所以我们在哪一个位置上,就把实际的情况反映回来,自然就调整到大家都能解行相应,都能很平稳的自我提升。你身心不安,硬撑,这个弘法的路能走多久?走到最后每个人都像我一样瘦,我就罪过滔天,我不能这么干。

所以,LadiesandGentlemen(女士们,先生们)诸位同仁,有什么任何实际情况都要客观反映上来,这样才能政通人和,马上做适当的调整。所以现在我们新进的同仁,我都先送他一包五谷粉,意思就是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很重要。为什么?像从海外来,他从台湾、大陆各地,从海外来到马来西亚,他们的身体不好、出状况,我无颜见江东父老。他们的父母,我根本就没有脸见他们,他们跑那么远来,我把他们照顾得身体都出状况。所以这个情况假如继续发生,我只能告老还乡,虽然我只有四十岁,但是真的没有资格做大家的领导,没把大家照顾好,君亲师都不及格。所以要观照自己在因缘当中是不是在提升、在成长,不可以硬撑。坦白讲,这个理都通了,弘扬圣教的人应该是没有压力的。所以诸位同仁,你有什么压力请写上来,我在课程当中再跟大家好好交流。这个压力可能是因为产生哪个念头没有转过来,把心态调整好,问题就解决了。你们相信吗?相信。

你们可以看一个好榜样,我们的师长老人家。您看他老人家八十七岁了,我们都不敢站在他旁边跟他照相,八十七岁的人红光满面,我这个四十岁的人脸色苍白,所以不敢站那里。他老人家真的,他说学习圣教是人生最高的享受,是吧?是。他遇到章嘉大师,章嘉大师就教他,你一生圣贤祖先、佛菩萨安排,自己不操心。这句话一入心,老人家这一生不操心了,真不操心。所以一句法入心,终生受用。请问大家,章嘉大师讲给师长听,有没有讲给我们听?没有。有!章嘉大家才讲一次,师长跟我们讲N次,是不是?讲了好多次,你把它当故事听。你要把它当法听,那是无上的妙法,要入自己的心,你当下就受用,烦恼就跟你远离了。一切都是圣贤祖先、佛菩萨的安排,那就欢喜接受,怎么会生烦恼?都把每个境界当提升的机会。老人家不为自己烦恼,但是念念为学生著想。你不要说我没烦恼,该扛的责任都没有去想、没有去安排,这不行。当父母的人不能为孩子烦恼,但是要为他的人生做好的安排。人有没有说尽责任一定要生烦恼,有没有?没有这个规定!所以尽责任尽力就好,不要罣碍,你就没有烦恼。「岂能尽如人意,但能无愧我心」,你就在尽责任当中不生烦恼,扩宽心量,由於承担责任,智慧、能力不断提升。这个是在心地上的观照,在因缘上的观照。

而且我们人的修学路上,有一句俗话讲「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所以这个善相劝很重要。比方一个当父亲的人,他要把女儿嫁出去,他抓到那个机会点护念他女儿结婚的心态很关键,那个机会点他抓对了利益她女儿一生。他的父亲没有这么提醒,这个女儿嫁过去又看了太多电视剧,什么「流星花园」,现在那些电视剧好像男人都要侍奉女人,有没有?你们很乖,都没有看这些电视,我也没看。我为什么知道?我去从事调查工作,因为最近遇到两位八0年后的年轻人,他们说还没遇到圣教以前他们都是看这些电视剧,什么「野蛮女友」。所以这个女孩子,假如从小都看这些,她就觉得男人都应该这样对待她,那她嫁过去铁定搞得人家鸡犬不宁,这个没有侥幸的了。所以告诉大家,现在要让天下安定,最重要的是什么教育?女子的教育。天下太平之根本,就是把女人教好了,天下就太平。所以,诸位女同胞,你们一定要发愿弘扬一部书,叫《天下太平之根本》。印光大师很多女教的教诲,包含胎教、教育孩子收录在这本经典里面,这本书太好了。你们要发心去弘扬,因为像我们男人去讲这部书,怕被人家攻击。她一听,「你怎么都要求我们女人,你都不要求男人」,那我就不大好讲话了。

这个嫁女儿的父亲,就像刘芳总裁她的父亲,他那个机会点抓得非常好,护念自己女儿一生的幸福。他告诉他的女儿:女儿,要嫁人了,首先该干活了,第一点;第二,不要给人家添麻烦;第三,不要给家里丢脸。其实人没有被这么提醒,人贪求的心太容易起来。比方说我们到一个团体去工作,这个要求自自然然就起来了。比方跟上一个公司比较,要求就来了。比方学传统文化的单位应该怎样怎样,怎么是这样这样?烦恼来了。当然,我面对朋友们说,你的团体怎么带成那样那样?这个我要检讨,确实自己做得太差。而我们自己回想,我们自己在学习的过程当中,也曾经去过一些团队,那这些团队实在讲,中华传统文化在我们整个社会它断了好几代,怎么可能说他今天接触明天就变圣人,是不是?是。你说,可是他接触的时间很长,他应该比我懂。这也不一定,这个都是自己的看法。第一个他接触的时间长,可是他长期扛责任,都没有静下来听经,所以他出状况比你严重也叫正常。坦白讲,这个世间没有一件事情是不正常,只有一件事情不正常,就是我们要求别人叫不正常,其他的没有一件事是不正常。真的,不是假的。为什么?每一个事情必有缘故,必然有原因它才有这个结果,那怎么会不正常。

所以一个修学圣教的人要深信因果,他这样的结果一定有原因,不要在他的结果当中产生瞋恨、产生指责,何苦把自己也给卖掉了。所以不能著相,要在每一个结果当中看原因,你的怜悯心就来了。虽然他学的时间比我长,但是他落入了一个陷阱,就是把学的道理去要求别人,拔不出来,虚掷光阴,他好可怜;被我遇上了,见义勇为,我把他拉起来。你不只不会生气,你还把他拉起来。你说,我要拉他,他连手都不给我。有没有可能?新的烦恼又来了。对!我照你说的,我把手伸出去了,他不给我接,你说多难受。你又著一个相,著什么相?他手不给我接。手不给你接是结果,原因是什么?所以,你看人只要不觉照,处处都可以执著。然后那个执著一产生,就闷在心里难过三个月,难过三年,难过三十年,难过带到棺材里面去。很多人要断气的时候还在那里,「我弟弟不尊重我」、「他欠我钱还没还」,真的。「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不要跟自己过不去,什么都要放下。我已经对他很好,我把手都伸出来,他不给我拉。因为他还没信任你,他又不知道你会把他拉到哪里去,所以他很可怜,连对一个无私奉献的人他都怀疑,你看他可不可怜?他的本性已经被怀疑心给障碍住了,要生怜悯,不生指责。

他为什么不信任我?因为我做得还不够好,他的心里面觉得:你还救我?我觉得你也是要被救的人;你还救我?五十步还笑我百步。真的,尤其我们最亲近的人,你跟他讲圣教他不相信。其实他心里面想,你学了也没有比较好,还处处说我;你学了以后,只是会讲道理而已,本来那个习惯一点都没改。所以必须要把原因找到,为什么我们一心为他好,他反而不能听我们的、不信任我们?因,还是在我们的德行不能感动他,这个时候稍安勿躁,不要急著要去改变别人,先从自身下功夫。所以《太上感应篇》教我们「正己化人」,那个「化」是自然而然感化,不是刻意的,不是去控制、要求他来的。所以她的父亲很有智慧,提醒刘总出嫁前,那个关键的时刻提了这三点。她把父亲的话听进去了,第一个,她就主动去付出,她就不会等著人家付出。我听那些年轻的女孩讲,现在好像煮菜也要先生煮,洗碗也要先生洗。照这样继续发展下去,缝袜子也要先生缝,是吧?我还听说衣服,女人的衣服也让先生洗。你去想像一下,一个男人每天得洗女人的衣服,你看他还能胸怀天下吗?大家去想一想这个问题。当然,他假如洗女人的衣服还能胸怀天下,我也很佩服他。可是你自己去想一想,女人要欣赏男人的那种胸怀天下、那种阳刚之气,而不是每天只围著女人团团转吧?可是女人现在喜欢每天只想她的男人,夹菜第一口一定是先夹给她的男人。诸位女同胞,你是不是喜欢这样的男人?你们都摇头,学过圣教的女人判断力是不一样的。所以大家要了解,男孩是需要培养的,丈夫也是需要培养的,你怎么培养他,那就看你的智慧了。

我讲完这段话,你们不能执著,为什么?这是原理原则。男人,你不要听了以后,你太太已经累到腰都直不起来了,然后她叫你帮忙做个家务,你说「蔡老师说,男人做这些事怎么胸怀天下?」我就被你们出卖了。所以我只要跟这些同修们一谈话,只要他们一说,你上一次讲什么?我都精神紧绷,第一个我有没有讲错?第二个,我讲的话,有没有变成他的杀手鐧,去要求别人?那我就得罪他们家人了。所以这些义理确实都要用心去感悟。产生什么执著?要求的执著,那这个法就已经变成增长自己控制的因缘,这样就错了。所以师长也教导我们,听经听课,句句是讲给自己听,自己是当机者,绝对不能把这个理又去要求别人。所以师长这些教诲都是非常重要的观念。这观念要入心,要变成我们的态度。假如这个观念没有入心,态度就偏掉,学圣教就变成警察了,处处看别人,要求别人。

而这个适时的提醒很重要,因为长善救失,善没长,错误的思想观念就进去了。你当父亲的不教女儿谁教女儿?「流星花园」教女儿。再来,她的那些同学跟她的见识都一般的,互相切磋,非常危险。我曾经遇到一个女士,孩子生下来还没一年,刚好跟我同事。后来我了解,她也跟我讨论她打算离婚。我跟她讲完,她眼睛瞪得很大,她眼睛本来就大,又瞪得很大说,你是第一个劝我不要离婚的。前面那些亲朋好友都在造罪业,都不知道讲话是要负责任的,你讲一句话破坏人家的婚姻,折了你大半的福报。有一句俗话说,「宁拆十座桥,不破一桩婚」。所以人对言语要谨慎,言语要负责任,言语要背因果的,不可以乱讲。都要想著提起对方的理智,提起对方的责任,绝对不是提起对方的情绪跟意气用事就麻烦。

我看到的现象,很多当老师的人一听到,我的学生当了部长,当了多大的官,很高兴,拿出来炫耀。可是当我看新闻,他的那个学生是一个不好的官发生的时候,我就没看这一个老师出来给天下人忏悔。所以,这些事情都值得我们深思。这个老师在炫耀,我的学生当了部长,他也是名闻利养。所以我们这个时代谁能没有名闻利养?而我们真的用名闻利养来面对下一代,能把他们教好吗?有哪一个老师知道他的学生当了部长,赶紧在他未上任以前给他面授机宜,这才是老师的责任。老师不是学生当了大官在那里炫耀,分那些光芒。所以不是当事人心态偏了会出问题,当事人的父母、老师、身边的亲朋好友心态偏了,很可能会把他往下拉。很多贪官一调查,都是因为母亲也贪、太太也贪,比例非常高,他便推波助澜。所以当一个人权位来了、福报来了,可不要高兴,自己要冷静,身边的人都要保持冷静,不然这个因缘就变成一起堕落的因缘。你看我们发现一个贪官一抓出来,整个亲戚朋友统统一起在贪污,有时候一贪都是几千万、上亿,有没有?所以看到这一句,很多感叹,人现在都不明这些道理,不明本分。

再看看历史就非常佩服,赵匡胤的母亲赵太后,赵匡胤当天子登基那一天,百官都在祝贺,祝贺他;要祝贺太后,看太后非常严肃,大家很吃惊,儿子当了天子,母以子贵,这么大喜的日子,怎么太后反而表情严肃,大家都很不能理解。赵匡胤也很可贵,没有因为登上了天子,冲昏了头。他看母亲没有笑容,很严肃,赶紧去请教母亲,是不是儿子有哪里做得不好?紧接著赵太后讲:你今天当了天子,能够真正为百姓著想,当个好的皇帝那还好;你当了天子以后,放纵自己的欲望,不好好照顾老百姓,最后被人民把你推翻,到时候我连做个小老百姓都没机会了,都有可能惹来杀身之祸。其实赵太后这一段话,也像《群书治要》里面讲的,「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你可别得意自己当了天子,要好好的尽你爱民的本分才是重点。甚至於不要因为自己失德了,把自己的母亲,把自己的亲人统统都遭祸了。这真的,不是假的。董卓乱政,他当了宰相,最后满门抄斩,诛了不知道多少族,连他母亲九十多岁统统被拉到刑场。你看,一个九十几岁的老太太,情何以堪?他等於是在一个权力当中造罪业,最后殃及整个家族。所以赵太后的提醒、护念非常重要。

所以该善相劝都要尽这个本分。也曾经跟大家分享过,你的晚辈考上大学,一般就是替他高兴,请他吃饭。有没有接著告诉他,你上大学了,是家庭跟整个国家栽培了你这么长远的时间,十多年了,你要利用这四年好好的提升自己的德行跟能力,你出来就能回报父母、回报家庭,还要回报社会。他要进大学这个门的态度就非常正确,他整个四年的缘分跟没有提醒的人是完全不一样的。结果现在考上大学,很高兴,给我长面子了,又给他买什么好的,然后去上大学又给他一大堆零用钱,最后四年统统时光挥霍了,钱也挥霍掉了。所以古人说,「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那个忧倒不是忧愁,那个忧当中时时很谨慎,护念自己,护念身边的人。

做任何一件事情,能不能成就?从存心当中就决定了。「因地不真,果招迂曲」。今天他当皇帝,他当皇帝还有念头要享乐,最终他会出很大的状况,这侥幸不得。为什么?欲它会一直增长,最后就打开来了。所以很多皇帝一开始还不错,但是夹杂了贪欲,最后就不可收拾了。同样的,我们走在弘扬圣教的路上,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名闻利养跟自私自利,因为它会发酵,它会愈来愈增长,最后可能就忘记初心了。所以,不只发心要纯正,还要保持,发心容易恒心难。要保持,不只要保持,还要提升,这个才是有志气。当然,怎么提升?我们都以三教圣人为榜样,就容易鞭策自己。然后看到每一个榜样就期许自己,既然被我看到了当下效法,这叫学一句做一句。看到一个好的榜样马上要珍惜这个因缘,从此把他的德行变成我的德行,要有这个态度。虽然我这么讲,自己也很惭愧,还在努力当中。

我遇到一位长者,他就说到,他教导他的学生,吃饭前三口,第一口愿断一切恶,第二愿修一切善,第三愿度一切众生。他的学生不简单,学了以后,三年从来没有断过,每一餐饭都是这样吃的。大家去想一想,三年每一次吃饭都这么提醒自己,您看他的心量有没有扩宽?有没有?你们都没给我一个Feedback(反馈)。真的他每天都这样提醒自己,提醒到最后时时都能提起这样的态度。所以进德修业,恒心很重要。一个习惯真的养成,每天保持,决定德日进。我看了很感动,我一定要做,从下一餐开始做,结果我真的做,都是吃到好几口的时候才想起来。然后就赶紧,惭愧,赶紧再提起来。所以要有看到学到马上做的态度。但是没有做到也不要气馁,正常现象,赶紧再鞭策自己就对了。

所以想起跟著师长老人家这么多年了,他身上的优点都没学到,真的是愧对老人家。所以在去年底跟我们同仁,我也是这样跟大家互相期许,我说我是连做学生都不及格,所以以五点来勉励自己。第一,珍惜跟著师长老人家学习的这个缘分。我记得老人家第一天到,到的时候我们的董事他们很用心,老人家是我们的大家长,按照辈分是我的爷爷,像丹斯里先生他的孙子,老人家就是曾祖父,照辈分那是第四代。董事们就拿了一叠红包,让老人家发给所有的同仁,你们都有拿到。我看有些人没反应,没有点头的,他们的主管来我这里登记。因为刚好他们回来的时候,师长已经红包发过了,他们会很遗憾,所以赶紧再安排师长发红包给他们。你们就可以统计好,然后排好,然后我们大家说好,师父,那天这些人还没拿到红包,然后把红包拿给师父发给大家。老人家那天在发红包,我看到一个小细节,因为那红包袋上面写的字不一样,有的是写「和」、有的写「谦」、有的写「诚」、有的写「孝」,都是很好的德目。丹斯里先生的外孙,两个外孙去给老人家拜年,老人家拿著一叠的红包,结果你看,发了无数个红包,发得怎么样?用智慧在发红包,明明白白每个因缘。我自己想,发那么多红包,头都有点晕,这么多。老人家发得明明白白,对每一个人需要哪一个字,都挑那个字再发出去。这两个小孩,老人家翻半天,挑了两个「孝」字,送给这个孩子。所以智慧在什么时候用?anytimeanywhere(随时随地),那种利益对方的心没有一丝一毫的时候断掉,哪怕老人家身体再累都是保持这个利益他的心。

所以内行人看门道,我们假如能够在这些细节去跟老人家学习,那可能跟老人家一天你就受用无穷了。你说,我又没有机会跟在老人家身边。那我讲这段话不就造成你人生的遗憾,回去又睡不著。有没有遗憾?其实老人家的德行、行持,全在他讲课当中和盘托出,真的会听就能体悟。老人家很客气,我能遇到这三个老师,因为我的恭敬心只有三十分,可是那时候的人只有三分,所以我比他们还可以。但是比起古人,古人都是六、七十分,假如是跟古人一起比,我可能就没机会了。师父是谦虚,但是我们有没有把他的态度学到?学到你就得利益了。你看师长老人家面对很多境缘,人家的毁谤、污辱、陷害,老人家都生活在感恩的世界里。这个都是把老人家的心境和盘托出,利益我们学生的!真的用心去听,就听明白了。

老人家也很含蓄,怕我们内心受伤,所以讲话都比较柔和。比方老人家说,我大江南北走那么多地方,从来没有看过僧团,就是四个人能够见和同解。我们听到这个话,对,师长说的没见过,所以很正常,没见过很正常。这个话要会听,老人家讲了,今年五十五年的教诲,连找四个学生都没有听话的。其实我感觉这一段话听完,我想要挖一个洞,不好意思,要躲进去。对!听他老人家教诲的人这么多,怎么没有四个人愿意依教奉行?这是我们要反思,所谓「知耻近乎勇」。让一个教不倦,等於是无私奉献一生的老师,师长教了五十五年,然后他老人家说,我没有学生。这个我们都要会听。师长是竭尽全力在成就学生,为什么会没有学生?那等於是我们都没有具备一个弟子的态度。所以君子务本,得要从学生的态度做起。什么是学生的态度?老实、听话、真干。什么是老实?对师长的教诲不能打折扣,要马上去做。不能学了很多年,反而疲了,都不做了,就很可惜,就没有珍惜这个缘。

刚好师长那一天在过海关的时候,老人家的护照是写二月十五号生,其实是农历二月十五号。那个服务人员,我们马来西亚的服务人员很好,一看到他的护照二月十五号,就祝他生日快乐,好像还送了个礼物。结果我们这些董事们他们就很用心,就真的买个蛋糕切给老人家吃。我感觉这些长者很可贵,他们抓住任何一个机缘,让老人家欢喜,他们都有老莱子的存心。我看师长吃这个蛋糕,吃完挺干净的,拿那个调羹刮,已经都看不清楚,可能是奶油吧。就一个小小的动作,刮刮刮刮,把它吃干净。我们不能白看,你们有没有看到?有,你们怎么摇头?我刚刚叙述那一段的时候,你们没有看到一个影像吗?你们怎么说没看到?分别、执著太重。所以你会学的人,在看那个祖师大德,好像他们就来到你的面前。「哲人日已远,典型在夙昔,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你会学的人,你看《德育故事》,一尊一尊的圣贤就来跟你交心。好,你们都看过了,从今天开始,吃东西都要刮;没有,吃干净,吃干净,这个德风就学到了。

再来,老人家吃完饭一定用清水稍微清理一下嘴巴。这个是尊重别人,为什么?你吃了以后有可能有残渣留在牙缝,然后又跟人家交谈,感觉不好意思,有点失礼。尤其吃芝麻,还是吃一些特别会塞住的,像我们马来西亚吃火龙果,颜色又红,里面的籽又黑色的,这个就要注意。像我们讲课的人没有养成这个习惯,突然吃完饭刚好要上台去,一开口成笑话了。所以,你看这些细节都是流露什么?很重礼,怕会失礼於人,都细腻到这些动作上、细节上。讲到这里要把头发摸一摸,这个地方没有养成习惯,睡觉一睡醒很匆忙,然后就上台去讲课,人家就看到一只公鸡出现,这样就对人家失礼,不好意思。所以一句经句打开来,自己是主角,自己是配角,要怎么演?意味无穷。

接著我们看二百零六句,这在《汉书》当中,《汉书治要》里,大臣陆贾说的,我们一起念一下:

【贾曰。天下安。注意相。天下危。注意将。将相和。则士豫附。士豫附。天下虽有变。则权不分。】

陆贾说到,天下安定要重视宰相。宰相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所有国家重要的决策,都透过他去领导、去执行。所以天下安定,治国家要用智慧,就要由他来带头。我们看历朝历代好的宰相登基天下就安定,像宋朝的王旦,他做宰相做得最长,您看他肚量这么大,人家批评他,他还说他爱国。所以举荐一个好的宰相,功德无量。就像鲍叔牙推荐管仲成为齐桓公的宰相,这个天下就很安定。『天下危,注意将』,天下危乱的时候,武将很重要,他必须去安定这些乱局。所以我们看到唐朝时候「安史之乱」,几乎让唐朝要灭了,幸好有一位有德的武将郭子仪,才让唐朝的天下继续能够安定下来,不然「安史之乱」可能唐朝就画上句点。所以从历史当中可以看到这些话都非常有道理,「天下危,注意将」。

『将相和,则士豫附』。文官武将,都是将相在带领,上位的人做出榜样和睦了,那底下的人上行下效。所以「士豫附」,「士」是指读书人,指这些贤德之人,看到国家这些最高的领导者,文官武将最高的领导者都做出和睦了,那这些读书人跟贤者非常佩服、欢喜,进而一起为国家来奋斗。我们相信当时候范仲淹做宰相的时候,一定感得很多读书人来为国效力,振奋整个朝庭。「将相和」,确实是振奋所有的文官武将,甚至於有德行的人,愿意为国服务的人都出来了。「士豫附」,「豫」就是非常欢喜,「附」是归附,非常欢喜的归附,来造福於国家人民。

『士豫附,天下虽有变,则权不分』。这些读书人跟贤者归附了,他很团结,天下即使有变化,比方皇帝最高的权位突然有什么变局产生,因为将相带头,这些文官武将又团结,他就能稳定整个军心、稳定整个人心,他不会乱。可是将相假如不和,又要谋自己的私利,这个时候最高权位有变动,大家就开始在那里要谋自己的私利,就不是为大局著想了。那时候就会拥护哪一个皇上的孩子,最后就造成好几个人在争皇位,这个天下就有危险了。所以在历史当中,当整个天下最高权位有变动的时候,比方说当时候唐朝几个大臣,在武则天要退位的时候;其实不是武则天退位的,是这些大臣观这个形势,主动去劝请她退位的。但是这些大臣他稳得住,他就去促成让武后退位,最后再把李家的子嗣,再让他归到唐朝的皇位上,不然已经变成周,一代女皇武则天的周朝。你看,假如这个时候将相不和,会不会出现动乱?那时候出现动乱以后又变成军阀割据,人民又要接受多少的苦难。所以这个权力不会分散。

一个团体不可能都是一帆风顺,都会遇到一些起起伏伏,尤其这个时代弘扬圣教不容易。为什么不容易?因为人享福太多,福报不足。福报少,要做事,就不容易。有福报的人,做很多事,很顺;没有福报的人,做什么事,都不顺利。这个我很有经验,我自己没有福报出去工作都不顺,最后终於找到好老板,那老板有福就好做一些。我的老板你们都认识,尧舜禹汤、文武周公,老祖宗是老板。因为我们这几代人太享福,所以福报花得太凶。再来,因为我们这几代人缺乏伦理道德教育,我们都是成年才学,大部分,根基又不牢,所以在人事境缘当中很难不习气现前,这个时候要能理智,要能凝聚大家、团结大家,都不是容易事。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属於团体当中的顶梁柱。这个「顶梁柱」,这个词用得好,大家看,一栋房子顶梁柱有几根?四根。一个团体需要顶梁柱,一个部门都需要顶梁柱,谁是顶梁柱?你们怎么无辜的看著我,这个时候法要会用。孟子说,「当今之世,舍我其谁」。谁不稳,我不管,我一定稳住,不意气用事,不只不指责、不抱怨,我带头能够化解人与人的冲突对立,化解误会。这个是真正在因缘当中对文化的付出做出贡献。我们弘扬文化的团体课讲得再好,假如自己的团体做不好、带不好,然后给人家看笑话,而且带不好迟早要出问题。跟治病一样,哪有说有病了,然后自己好了。那得要治,愈早治,当然愈快好。一直拖拖拖,都不去正视问题,当然就愈来愈不好。

所以,话又说回来,我们今天跟大家也谈到不能执著,不能要求,面对任何一个缘,别人对不对,不是最重要的事情,首先我们自己一定要做对,要理智,要依照经典来奉行。我们是有志气的人,为文化弘扬添砖加瓦,绝对不愿意为弘扬文化添麻烦,这样就对了。我相信,我们这分存心,必蒙古圣先贤、祖宗的庇荫护佑,必能让自己的智慧德能,在因缘当中不断提升起来。好,今天就跟大家交流到这里,谢谢大家。

 

其他开示文章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 2018 在线学佛 | 邮件:service@jingtuzang.org | 粤ICP备11002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