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严经讲话 九、初发心之功德

  九、初发心之功德——初发心菩萨功德品、明法品

  五台山木瓜寺之昙韵

  山西省五台山北台之山麓,有寺院名为木瓜寺。自古以来,若有人欲登北台,此寺为必经之地。木瓜寺创建于何时,已无从查考,只知其为历史长久之古寺。

  木瓜寺内住一长发老婆,名佛惠,约七十四五岁,貌似愚凝,百岁耆耋,而其形态却少改于年轻时,佛惠经常驻守于木瓜寺,凡伽蓝修葺,常为导首。

  五台山北方之繁峙县,约住有三百余村民,一次,跟随佛惠登北台,偶尔,遇天空降雹,遂又依佛惠下台侧。佛惠赏掷一蘽(蔓草类)于空中,蘽半空如室,佛惠及村民即入内同坐,悉能容受,村民不侧其神,皆称佛惠为肉身菩萨。(《广清凉传》卷上,大正五十一·面一一○七下)

  于木瓜寺中,有一单身吊影,形覆弊衣之苦行僧,即五台寺之昙韵(《续高僧传》)寺二十,大正五十·页五九二下)。昙韵住于木瓜寺,有二十余年之久。木瓜寺附近,冬季气候严寒,惟谷川溪流两旁生长树木;其他山峰上,值夏季,高山植物蔓衍丛生。昙韵于木瓜寺内,昼夜坐禅。三十余年前所读之经文,能一字不漏朗朗再上口。并书写之。昙韵于十九岁时出家,赏登位于五台山北方五岳之一恒丘之蒲吾山,于该处读诵经文,且持续下断。

  一日,值遇栖隐禅师,蒙禅师示谕道:「诵经,确为自修行方法之一,惟仅读诵,未即至道;要在观心离念,方契正道。」

  昙韵闻之,即专精念慧,遂登五台山,入住于木瓜寺。

  昙韵于五台山修行二十余年,后又至比千山,仍不废其禅业。昙韵以改诵经为坐禅之初发心,贯彻其生涯,不论遭遇任何事情,皆不荒怠其禅业。即使蚤、虱聚集,亦不损弃,任其瞰之,如此行施四十余年。至六十耳顺时,终于蚤、虱亦自销迹,盖其时昙韵已成为「佛体」,昙韵每年春秋二时,依佛名法修持,冬夏二季则减食坐禅。常别众于另室坐禅。若坐禅时感觉昏闷,则起而拜佛。贞观十六年(公元六四二年),于太原郊外平遥山,于禅坐中迁化,春秋八十余。

  昙韵自十九岁入山修行,六十余年间,从未追逐过名利,亦未使用过侍者,惟双身坐禅,不攀附权门,不结交显贵,故其名亦不见于公籍中。自十九岁入蒲吾山后,其所经历之山,有五台山、比千山、平遥山等。十九岁时初发心之一念,即贯通其一生涯。

  初发心之重要——初发心菩萨功德品

  〈初发心菩萨功德品〉者,即叙述发心菩萨之功德广大。此品与〈明法品〉,为忉利天会六品中最后之二品。

  初发心菩萨之功德,大于任何修行所得之功德。经文中经各种譬喻说明之。如第二喻中所说:第一人员有于一念之间能过东力无量世界之超能力,但此人即使费无限量之时间,亦不能到达世界之边际。第二人具有更广大之超能力,但亦不能于一念之间到达世界之边际,如此,第三人、第四人,各皆较前一人具有超大能力,但皆费尽无限量之时间,亦不能达世界之边际。第十人亦如此。直至第一百人,具有最殊胜之超能力,始能达至世界之边际。然而,第一百人却仍未能悉知初发心菩萨功德之广大、深远。此即说明初发心菩萨之功德,较此等人更殊胜、博大。

  于是,法慧菩萨以颂文述说初发心菩萨功德之广大,其中有:

  菩提心无量,清净法界等;

  无著无所依,无染如虚空。

  此颂文言菩提心无量,远离一切执着,且无所依恃。须知无所依而能生存,并非易事。人,皆因有所依恃而生存;其实,若须依恃,即为弱者,观昙韵之一生,独自禅坐。当然,法会或禅会时,随喜布施结缘,但却舍弃一切依恃,五台山北台之修行或即如此。

  四年前,作者(镰田先生)登五台山之中台时,闻吉祥寺之一僧,于三千公尺高之北台,冬季时,独自携带八个月份食粮,入于岩室中,专心坐禅、诵经。于零下三十度以上,寒风凛凛之山顶生活,毫无依恃地独自修行。如经文中所叙:

  彼修众胜行,寂灭无所依;

  其心常安住,不动如须弥。

  昙韵亦如此,无所依恃之心,不动如须弥山。除法布施外,一切毫无执着,禅定之心纹毫不动。四十余年之道心,所以能撑持者,惟其初发心之一念。经文接着说:

  勇猛勤精进,速发菩提心;

  欲求最胜乐,应疾断诸漏。

  此即谓发勇猛心、精进之重要。一个人在生活中何者为最胜之安乐?可谓「坐禅」即安乐之法门。日常中之一切所为,系为自己,或不别人,或为出世,或为名利,总之,所有一切皆有其目的,或因素。而坐禅,却不为开悟,亦不为有所成就,惟以坐禅为最殊胜之安乐。而欲求此最殊胜之安乐,则必段断除诸漏,即断除一切欲望。已断烦恼之昙韵,时已六十高龄,即连蚤、虱亦不侵扰。

  有关初发心之重要,经文中又说道:

  三世人中尊,一切功德业;

  无上菩提果,皆由初发心。

  三世之中最尊贵之人,即指佛陀。佛、无量功德及无上菩提,皆由初发心而获得。说明初发心之重要者,即(初发心菩萨功德品)是也。

  心无忧喜——明法品

  其时,精进慧菩萨问法慧菩萨道:「如何修精净之行?」

  法慧菩萨即就清净之行加以详说,此乃〈明法品〉第十四。

  所谓清净之行,第一为不放逸,即不懈怠。有十种法得不放逸,十种法即:一、持戒清净。二、远离愚凝,净菩提心。三、舍离谄曲,哀愍众生。四、勤修善根,得不退转。五、常乐寂静,远离在家出家一切凡夫。六、心不愿乐世间之乐。七、专精修习诸胜善业。八、舍离二乘,求菩萨道。九、常习功德,心无染污。十、能善分别,自知己身。

  上述不放逸之行若能实践,更有十种净法必须修持。经文中又云:「心常寂定,未曾散乱;闻好闻恶,心无忧喜;犹如大地。」

  即言能将心置于禅定之寂静中,丝毫不散乱,以无限定力令心安住不动。如此,则不论闻好或闻恶,心皆能不起忧喜。一般人,若闻厌恶之事,心即不喜;若闻欢喜或恭维之词,则生喜悦。若能住于不动心中,则不论听闻任何言语,皆不为所动。六十余年间,一味坐禅之昙韵,或其境界即如此也。

  一个人若朝既定之目标,全力以赴,或亦能得不动心之境地。若稍有怠惰,或执疑,或迷惘,则随他人所使。禅宗有言「蓦直去」,即谓勇往直前,毫不右顾左眄地前进。

  其次,说能令诸佛欢喜之十种法:

  一、所行精动而不退转。

  二、不惜身命。

  三、不求利养。

  四、修一切法,犹如虚空。

  五、巧方便慧,观察诸法,等同法界。

  六、分别诸法,心无所倚。

  七、常发大愿。

  八、成就清净忍智光明。

  九、善知一切损益诸法。

  十、所行法门皆悉清净。

  此十法中之前三项,即不退转之修行、不惜身命之修行、不求利益及名誉等,昙韵四十余年中所修持者即此是也。因如此修行,故能得清净,连蚤、虱亦不集之清净无垢身体。

  克服烦恼之教法

  〈明法中〉中,于叙述十种清净行、十种清净愿、十种无尽法藏之后,接着说教化众生之法:

  贪欲多者,教不净观;

  瞋恚多者,教大慈观;

  愚凝多者,教令分别一切诸法;

  三毒等分,教以具足胜智法门;

  乐生死者,教三种苦;

  着诸有者,教空法门;

  懈怠众生,教行精进;

  我慢众生,教平等观;

  心谄曲身,教菩萨心寂静非有。

  此即对于贪欲多者,教其观身体之不净。如执着于女色者,观想其人死时,身体次第腐坏,而终至变成白骨。能如此观想,则可舍弃其执着之心。

  瞋恚心较重者,教以修大慈观。愚凝者,则教以世间一切无常,凡事多变化。若能觉悟地位、财产等皆不能永恒相续,则一旦失去时,亦不为所苦。

  又为贫瞋凝三毒所腐蚀者,宜劝之修殊胜智慧行。浸沈于人生之乐者,教以三种苦,即苦苦、坏苦、行苦。苦苦者,即为饥饿、疾病所缠之身心苦楚。坏苦者,自身所执爱者坏灭时所感受之苦恼。如失去所爱之人或亲生子女等,内心所受之悲苦。则非局外人所能体验。行苦者,世间一切事物皆悉无常,当其迁流变化时,所感受之苦。此三苦,凡生存中之任何人,皆无法免除。所谓「人生是苦」即此也。耽着于享受快乐者,若教以些三苦,相信定能从沈迷中觉醒。

  又有一类人,即执着于一切事物皆永恒、持续不变者,教以诸法皆由因缘和合而成,令之觉悟空理。怠惰者教以精进之重要;贡高我慢者,教以人人平等之理;内心谄曲者,教以保持平衡、寂静之法。

  如此,对于执迷烦恼者,教以克服之道,此即菩萨之谓。

  清净之十波罗密

  其次,说清净之十波罗密:

  一、檀波罗密——因一切众生故,捐舍内外诸物,不起吝惜之心。

  二、尸波罗密——受持戒律,且不囿于戒律。

  三、羼提波罗密——修持忍辱行,堪忍一切苦,闻好闻恶,心不起忧喜,如大地之不动。

  四、毗梨耶波罗密——精进修持,勇猛不懈,专注一心,永不退转,以完成智慧。

  五、禅波罗密——入于清净三昧,渐具诸佛智慧之地。

  六、般若波罗密——听闻教法,并确实详加观察,知悉诸法本无自性。

  七、方便波罗密——应众生愿,而现身教化。

  八、愿波罗密——愿度一切众生,愿供养诸佛,愿修持、获得智慧。

  九、力波智慧——离烦恼得清净,具足自利利他之力。

  十、智波罗密——知诸法真实义,且能解佛之智慧。

  如上所述清净十波罗密,依之教化一切众生,远离恶道,精进不懈,而离诸苦。

  于是:

  贪欲多者,教离欲观;

  瞋恚多者,教平等观;

  邪见多者,教因缘观。

  即贪欲心重者,教以离欲;瞋恚心重者,教以人人平等之理;邪见众生,则教以困果及诸法因缘生之理,以令知之。

  特别于初发心时,见众生堕于恶道中,则必须大作师子吼:「我当知其心病,以诸法门济度之。」知众生之心病者,即菩萨是也。以之而济度众生。

  六和敬之实践

  如上所述,能行清净之十行者,即能兴隆三宝。

  菩萨摩阿萨教化众生,发菩提心,是故能令佛宝不断。

  开示甚深诸妙法藏,是故能令法宝不断。

  具足受持威仪教法,是故能令僧宝不断。

  三宝者,佛法僧三者是也。归依三宝,乃佛徒之基本条件。

  其次,又说发大愿能令佛不断,解说十二缘起能令法宝不断,实践六和敬能令僧宝不断。十二缘起者,为原始佛教之教法,此乃有名之教法。此处则就「六和敬」略加解说。

  六和敬又作六和合,即修行佛道之僧众,于六项原则下,彼此和合,互敬共修。即:

  一、身和敬(身业同)——如礼拜等有关身体之所为相同。

  二、口和敬(口业同)——语言相同。

  三、意和敬(意业同)——思想看法相同。

  四、戒和敬(同戒)——受持之戒法相同。

  五、见和敬(同见)——正确之见解相同。

  六,利和敬(行和敬同施)——衣食等利益相同。

  依此六和敬实践,能令僧宝不断。此乃修学佛道之僧团生活中所必须遵循之根本法则。

  接着,经文又说:「下佛种子于众生田,生正觉芽,是故能令佛宝不断。不惜身命,护持正法,是故能令法宝不断,善御大众,心无忧恼,是故能令僧宝不断。」

  佛陀之种子播值生之心田中,令生正觉之芽,则佛宝可不断绝。由此可知播植佛种之重要,否则佛法将灭亡。

  其次,欲令法宝不断,则须不惜身命,护持正法。昙韵为成就梵行,立志坐禅,与同参共阐禅法。时值北周武帝废佛,佛法惨遭毁灭之后,为护持正法,毫不退转之决心充盈于大众中。

  为令僧宝不断,则须统理大众。须令大众能安心修持,无任何烦恼罣碍之事。

  于〈明法品》之最后,法慧菩萨重蒙佛之威神力,以偈文总结教法:

  菩萨所修行,真实无虚伪;

  度脱众生类,离诸烦恼垢。

  成就如是法,除灭愚凝暗;

  降伏一切魔,究竟得菩提。

  即谓菩萨修持十种清净行,真实无虚伪,救度众生,令离诸烦恼苦。又修清净行,能除灭愚凝之暗夜,令见光明。

  欲除愚凝之暗,实非易事。五台山木瓜寺之昙韵,于二十余年间,孤身修持,终于得以拜见文殊菩萨之灵相。然而,仅此并未能去除愚凝之暗。又经四十余年之修行,计约六十余年,方达不求名利之境界。

  若能除灭愚凝之暗,则能降伏一切恶魔。世间上有无数恶魔存在,并有各种诱惑方式;若不慎为恶魔所诱,则辛苦累积之功名宝贵,将毁于瞬间。是故必须养成不为恶魔所诱惑之不动心。

华严经佛法开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 2018 在线学佛 | 邮件:service@jingtuzang.org | 粤ICP备11002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