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经注解》第七卷

  《心经注解》第七卷

  涤华禅师

  空不异色。“8”

  (一)空者、是真空也、真空者、有灵有觉也。而不是玩空者、玩空者、空无灵觉也、真空能含一切、一切不碍真空。所谓真空、能含妙有、妙有能显、真空、之德、之用、之灵也。

  (二)不异色者、诸色诸相、显现於真空、真空亦无碍相、真空亦无、贪瞋痴爱想、更无五蕴、六欲之想、是故真空、在无挂无碍中、得诸自在者。其名为、真空自在、无有不自在、之处也。自在、在真空中、无贪无染、无污、“无住而住”亦无分别、是非福罪相、故名、真空、能含妙有也。集句。空不异色者、行者、真心中、无一切妄、无一切相“时”、其行者、之心、而与真空、合为一体、一体者、用则齐彰、齐彰者、诸色、无有不呈献、於行者、耳目之前。不用则藏、则藏者、诸色形相、无有不藏於、行者、真心之中、其真心中、寂寂然、湛湛然、兀兀乎、荡荡乎、行者、其寂光、清净而微妙、不动而灵敏。其凡夫何能见耶、知耶、觉耶。故名为、空不异色也。

  色即是空。“9”

  色即是空者、凡有形形色色者、皆名、无常无我也。无常者、即是空也、无我者、肉身形相、非我也。色如晨星暮日、转瞬、而易逝、刹那、而变迁、终归於空。故名、色即是空。集句。色即是空、其性不空、犹如午夜、日空“凌晨而不空也”。所谓、色即是空者空其诸妄诸相也。倘无诸妄相时、空即是色也。何者、犹如午夜、不能见日者、遭遇妄心“地球”而遮也。即是凡夫、遭遇五蕴、六欲、贪妄、所遮於本心也。凌晨见日者、犹如、无五阴、空六欲、穷七情、无尘相妄、无遮於本心也。所谓、凡圣不同者、是迷悟之差别也。凡夫倘能、转迷为悟者、其生死了也、其彼岸至也、学者、无可辜负自心。

  空即是色。“10”

  空即是色者、真空能含、万象、其万象者、皆是真空之中、而显也。凡夫倘能、空其心、即不名为凡夫也。空心者、何能无四相、能空五蕴、与眼之所见、耳之所闻、鼻之所嗜、舌之所尝、身之所触、意之所感、识之所别者、见如是等、而不生其心者、其名为、能空其心也。而不是、不见、不闻、不嗜、不尝、不触、不感、不别者。而是、无染、无住、无能动其心也、倘能如是、即证得三果之人也。

  其名为、已破见、闻、思、三惑之人也。其人犹如、上大学、以到三年级已、待到毕业后、去国外、当留洋生、国外留洋生、是从三果、直升到、兜率禅陀天、为天人、名为、预到彼岸人。

  二果者何、二果者、於见闻思、三惑之中、已断、见、闻、二惑已、故名为、二果之人也。

  初果者、须要往反七次、方能了、分段死也、七次者、天上没、生人间、人间终、反天上、如是往反七次。

  初二次中、见诸色相、即迷即觉者。

  三四次中、见诸色相、其心如常也。

  五六次中、见诸色相、犹如未见、在此之间、其心光明。

  最后、再来世间一次、待世缘尽时。升二果天、在二果天、清净无为、胜初果天、在二果天、仍须一反世间、“故经云”“斯陀含名、一往来”“此也”待到天禄尽时、直升三果天、直升者、变易死也、犹如蚕眠、其名为、变易死者、而非凡夫、二死不无、二死者1、分段死、犹如一物、分为两段、两段者、生不知死、死不知生也、而是我等、苦中最苦者2、变易死者、犹如、金蝉脱壳、脱壳苦、仍未解决也。

  所以佛说、初二三果、之人、仍然、是九类众生者。倘再进步、即证、大阿罗汉、道性天人者、亦名兜率禅陀天人。

  反多反少者、行者、不可执著也。倘能生清净心、而无四相者、一反也无也。

  行者、多反、少反者、是行者、自心自造也。如是解者、仍有其相也。倘无诸妄、诸相时、即地、即是彼岸。即心、即是如来。当深入。集句。空即是色者、倘能空其诸妄者、行者、见闻思觉中、无有不是、真如实相者、真如实相者、非为空也、而是活活泼泼、真心中、常乐我净也。而非凡夫、再幻梦泡影中、追妄逐相、之乐、而可与比也、彼乐者“色即是空也”。倘能无贪无爱、无一切见欲、无一切妄想、与是非相者、其真心、空空空、在空空空中、其真心中、见一切相、闻一切声者、无有不是、常乐我净、无有不是微妙、其真心、无不庄严、而清净。故名为、空即是色、亦无空“实”色相。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 2018 在线学佛 | 邮件:service@jingtuzang.org | 粤ICP备11002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