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经 浅释 第十卷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浅释 第十卷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舍利子」是本经的当机众,所以观自在菩萨在要说法前,先呼唤他的名字,以提醒他的注意。尤其是甚深般若,菩萨欲畅宣其奥义,非上智之人不可与言,故特呼唤佛弟子中智慧第一的舍利弗而告之。按法月译本云:「于是观自在菩萨,以三昧力,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自性皆空……从三昧起即告慧命舍利弗!菩萨有般若波罗蜜多心……汝今谛听善思念之!我当为汝分别解说……。」

  舍利子,即是舍利弗(为南天竺波罗门提舍之子,字优波提舍,号舍利弗),为佛陀十大弟子之一。舍利弗是梵语,汉语意译为意译鹙鹭子、秋露子、鸲鹆子、鸜鹆子。梵汉并译,则称舍利子、舍梨子。、「弗」,意谓子息。「舍利」是印度的一种美眼鸟,其母为摩伽陀国王舍城婆罗门论师之女,出生时以眼似舍利鸟,乃命名为「舍利」;所以「舍利弗」之名,意思是指「舍利之子」。

  色不异空,「色」指身及宇宙一切万有的现象。「不异」;「异」字除作「各异」的解释外,亦可作「离」字解。「空」有二义,前文曾经说过了。现在先来把这四句文义略释一下:

  缘起假象谓之「色」,缘生无性谓之「空」;虽有假象都无实体故言「不异」。所谓色虽分明显现而无实体,故说「色不异空」;虽无实体,而分明显现,故说「空不异色」。一切色法皆藉众缘而生起,本无自性,非色灭而后始空,即存在时亦不过是一种幻相,莫不当体即空,故说「色即是空」;依性空而幻生一切万有的色法,则性空便为一切色法之本体,故说「空即是色」。以上所说是约缘起性空义。(一、由因「缘」和合生「起」之法,皆无自「性」,其体本「空」,故云缘起性空。此空字作虚妄不实解。二、谓一切「缘起」诸法,皆依真空理体而生起,当体——其「性」——即是真「空」,故云缘起性空。此「空」字指「真空」。今取虚妄之空释之。)今再略再说明:

  何谓「缘起」?何谓「性空」?世间一切事事物物,无不由各自需要之种种条件——「缘」,和合而生起,这叫做「缘起」。由于一切事物既然都是仗因托缘而生,自然没有实在不变的自性,所以说为「性空」。由于没有不变的自性,所以才能在一定因缘条件下,和合而产生另一种的事物——例如木经火烧则成炭,泥经窑炼则成瓦或砖。一切事物,如果有自性的话,那就永恒不变了。由于不能永恒不变,所以就是没有自性,因无自性故能缘起(幻生一切事物),因「缘起」故说「性空」。这便是「色不异空」等四句的义理所在。

  若概要地说:因缘起而性空,所以是「色不异空」;依性空而缘起;所以是「空不异色」;缘起无自性当体即性空,故而是「色即是空」,性空为缘起所依即是缘起之本体,故而是「空即是色」。亦即所谓:缘生无性(有而非有)——色不异空;无性缘生(空而不空)——空不异色。缘生而无性,无性而缘生(即有即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此约虚妄不实以明空义)。

  正如《中论》所说:「未曾有一法,不从因缘生(缘起),是故一切法,无不是空义(性空)。以有空义故,一切法得成(缘起即性空),若无空义者,一切法不成(性空即缘起)。」这句偈可谓揭破缘起性空的秘密(以上约「不异」解)。

  又缘起不能离开性空,因其性空故能幻现一切万有的假象——色不离空,性空亦不能离开一切万有的现象,以其没有一切万有的现象,便不能显示性空——空不离色(此约「不离」解释)。《大般若经》云:「菩萨摩诃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不应于色求(色不异空),不应于受想行识求(受想行识不异空),不应离色求(色即是空),不应离受想行识求(受想行识即是空)」。

  一切众生迷此五蕴身心,不能了悟一切缘起性空之理,依缘起因果而为杂染的流转,于是生死无尽,如能依般若观法而修便可度脱生死。

  以上乃就缘起性空以释「色不异空」等的四句道理。

  兹再约真如(即真空实相)缘起续作说明:真如是法界平等的一大理性,宇宙万有是缘起的一大系统。真如一念活动而成宇宙万有之现象,宇宙万有之生起皆依真如实相为本体;「真如」为「能缘起」,「万有」为「所缘起」,能缘起之真如举体一动,即成所缘起之万有。一切诸法既皆依真如而生起,则宇宙万有无非真如体上之现象,当体即是真如;而真如理性即是宇宙万有之本体,举体不离现象。

  至于五蕴身心又岂能在此之外,亦无非是真如体上的一种现象,当体即是真如;万象虽生灭无常,而本体则常住不变。万象是从其形相存在上说,而真如则是从其性体灵妙上而言,所以这就是绝对平等、不生不灭之真如理性,永为一切万有现象所依的本体,据此则真如与万有并无差别,只要我们能直下承认便可以了。

  如果清楚明白了上面所说的道理,则宇宙万有终不能离于真如而独有,正如万物不能离于虚空而别自存在;所谓缘起不离真如,故曰「色不异空」。而平等真如亦不妨万有随缘之用,正如广大的虚空并不拒绝万象的发挥;所以真如不碍缘起,故曰「空不异色」。万有既依真如而生起,当体即是真如,故曰「色即是空」。真如既为万有之所依,即是万有之本体,故曰「空即是色」。

  概括而言:万有依真如而成立——色不异空;真如为万有之所依——空不异色;万有当体即是真如——色即是空;真如即是万有之本体——空即是色。《大乘起信论》云:「一切法不异真如。」此则可为五蕴不异真如,真如不异五蕴;五蕴即是真如,真如即是五蕴;乃至真如即是诸法实相的一种铁证(以上约真空实相的第一义空以明空义)。

  所以,先说「不异」二句是除执,即打破旧思想;后说「即是」二句是进取,即改立新观念。因其「不异」故能离一切相(不着一切法);因其「即是」故能即一切法(不废一切法)。正如《金刚经》所云:「所言一切法,即非一切法(不异),是故名一切法(即是)」。《中论》亦云:「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不异),亦名为假名,亦名中道义(即是)。」「不异」和「即是」的道理,说得非常透彻之至。

  又「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实与「心外无法,法外无心;随缘不变,不变随缘」的意思相同。以心外无法,故说空即是色,以法外无心,故说色即是空。以随缘不变,故云色即是空;以不变随缘,故云空即是色。又色不异空,即非有相;空不异色,即非无相;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即非法相亦非非法相。

  总上是说明性相不离,空有不二的道理。我们如能依「观照般若」,以体会诸法如实之相,当体即是真如,则为菩萨究竟解脱;若迷乎此理,随缘流转,逐境生灭,颠倒执着,即是凡夫,永堕沉沦。

  (未完待续)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 2018 在线学佛 | 邮件:service@jingtuzang.org | 粤ICP备11002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