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楞严义疏注经 第八卷

  首楞严义疏注经 第八卷

  长水沙门子[王*(虍-七+(一/八/八/目))]集

  二释庆喜难缘起二。一伸疑四。一叙所闻

  即时阿难。在大众中。顶礼佛足。起立白佛。世尊现说。杀盗淫业三缘断故三因不生。心中达多狂性自歇。歇即菩提。不从人得 如文 二正生难

  斯则因缘皎然明白。云何如来顿弃因缘。我从因缘心得开悟 由无三缘方尽三因。因缘俱灭。菩提始显。故云皎然明白。小乘开悟皆由因缘。故引昔悟以并今说成此难也 三引他例

  世尊。此义何独我等年少有学声闻。今此会中大目揵连及舍利弗须菩提等。从老梵志。闻佛因缘。发心开悟。得成无漏 老梵志者。并是年长。从外道来。闻佛因缘。翻邪入正。得成无学也 四结同邪

  今说菩提不从因缘。则王舍城拘舍梨等所说自然成第一义。唯垂大悲。开发迷闷 因缘自然依假建立。菩提真性众相都亡。恐相滥失。故此再疑。以洗物情 二答释二。一正破疑情二。一推破三。一标质所疑

  佛告阿难。即如城中演若达多。狂性因缘若得灭除。则不狂性自然而出。因缘自然理穷于是 若狂性因缘得除。不狂自然而出。所计不出斯意。故云理穷于是 二就疑互五破二。一双破因缘自然二。一以因缘破自然

  阿难。演若达多头本自然。本自其然。无然非自。何因缘故怖头狂走 初二句牒。本自下二句定。自本也。然是也。头本如是。无有如是之头不是于本。故云无然非自。何因下破。可知 二以自然破因缘

  若自然头因缘故狂。何不自然因缘故失。本头不失。狂怖妄出。曾无变易。何藉因缘 初二句牒。次二句破。若自然头由因缘故得成狂走。亦应自然不失由因缘故而失其头。本头下四句结也。今既本头无失。狂自妄出。狂之与头了不相触。何曾变改。而假因缘 二单破转计自然

  本狂自然。本有狂怖。未狂之际狂何所潜。不狂自然。头本无妄。何为狂走 若汝执言。既非因缘即属自然狂亦自然不狂亦自然者。初破狂自然。初一句牒。次一句定。未狂下二句破。如文。不狂下破不狂自然。初句牒。头本下破。此显一真之体尚无真妄之异岂立因缘自然。斯则亦显妄无因也 三结归悟旨

  若悟本头识知狂走。因缘自然。俱无戏论。是故我言。三缘断故即菩提心 本真不动。妄自强生。说谁因缘及自然性。若知因缘自然俱是戏论。分别自亡真觉自显。斯则正是我说三缘断故即菩提也 二结示三。一俱尽灭生显无功用

  菩提心生。生灭心灭。此但生灭。灭生俱尽无功用道 若有执言真心可得分别可亡。斯则菩提心生生灭心灭。但是生灭。无菩提生无生灭灭。方无功用。如圆觉云。有照有觉俱名障碍。是故菩萨常觉不住。照与照者同时寂灭。此显地上证无生理得无功用也 二纵立自然寄显生灭二。一纵立正显

  若有自然。如是则明自然心生生灭心灭。此亦生灭无生灭者名为自然 设若我教。有自然者。岂存生灭名为自然。今汝所明自然心生生灭心灭。此亦生灭。何名自然。夫自然者必无生灭。故云无生灭者名为自然 二举况重明

  犹如世间诸相杂和成一体者名和合性。非和合者称本然性 举浅况深也。世间人说生灭和合名和合性。非和合者则无生灭方名自然。岂况我教。有生灭者却名自然。古人于此不言纵立。认真自然。斯则不唯增戏论心。反令圆文成外道教。焉敢闻命 三双非二离正示忘情

  本然非然。和合非合。合然俱离。离合俱非。此句方名无戏论法 本然自然也。和合因缘也。二皆不立。故云俱离。此离亦离。故云俱非。此文语略。具足应云离合离然之离亦复俱非也。药病齐遣。空病亦空。圆觉亦云。远离为幻亦复远离。离远离幻亦复远离。斯则言语道断心行处灭。方无戏论耳 二广斥执见五。一斥成戏论

  菩提涅槃尚在遥远。非汝历劫辛勤修证。虽复忆持十方如来十二部经清净妙理如恒河沙。秖益戏论 若执因缘自然取佛果者。虽经劫数勤苦修习。终莫能及。故云尚在遥远。忆持妙理。分别不亡系念相续。但滋生死。不能无心忘照反闻闻性。于无了知不辨真实。故圆觉云。种种取舍皆是轮回。未出轮回而辨圆觉。彼圆觉性即同流转。若免轮回无有是处。故云秖益戏论 二引事验知

  汝虽谈说因缘自然决定明了人间称汝多闻第一。以此积劫多闻熏习。不能免离摩登伽难。何须待我佛顶神咒。摩登伽心淫火顿歇得阿那含。于我法中成精进林。爱河干枯。令汝解脱 佛果菩提。若以因缘自然而可取者。汝于此义甚得明了。何不免难而速证耶。何假我咒方解脱耶。应知理观兼修定慧双运。岂但辨义说文而已哉。问阿难尚在初果。登伽何以却证第三。答一约权实。阿难示迹。现多闻无功。故在初果。登伽实人。显咒力功大。速证第三。二约根行。阿难圆顿根发。前文悟解。或入信住。登伽小机。虽得第三。望圆信住霄壤有异 三结劝真修

  是故阿难。汝虽历劫忆持如来秘密妙严。不如一日修无漏业远离世间憎爱二苦 多闻无功。岂如定力。首楞严王名无漏业。得此定者。一切诸法皆如幻事。岂复能生憎爱二苦 四举他为证

  如摩登伽。宿为淫女。由神咒力消其爱欲。法中今名性比丘尼。与罗睺母耶输陀罗。同悟宿因。知历世因贪爱为苦。一念熏修无漏善故。或得出缠。或蒙授记 过去为婆罗门女。名为本性。今从昔号名性比丘尼。耶输陀罗云华色。出缠登伽也。授记耶输也 五责随尘境

  如何自欺。尚留观听 彼尚女人。一修无漏便获圣果。如何汝今厌离小乘志求大道。而以世间因缘自然戏论名相而自缠绕。随逐根尘为境所碍不能超越。故云尚留观听上来破执破疑显如来藏。约信解真正为真修之本。答最初方便竟。次下约依解修行成就止观。为入理之方便。既能信解如来藏体周遍十方本性清净绝名离相。我等云何修诸方便与此相应。故此第二明修行方便。文二。一阿难领悟祈修四。一叹佛悲深二。一经家总叙

  阿难及诸大众。闻佛示诲疑惑消除。心悟实相。身意轻安。得未曾有。重复悲泪。顶礼佛足。长跪合掌 因缘自然前已广破。今复重释纤疑不挂。故云疑惑销除。心悟实相者。实相无相远离戏论。今离戏论即悟实相。重复悲泪者。喜悟藏心故。恨无行法故 二阿难别叹

  而白佛言。无上大悲清净宝王。善开我心。能以如是种种因缘。方便提奖。引诸沉冥。出于苦海 超过一切世出世间。故云无上。佛诸功德大悲为首。故独称也。离垢末尼随意出生赈给无尽。佛亦如是。故云宝王。譬喻言辞约事约理。故云种种方便。沈谓久沦生死。冥谓永覆无明。方便能开提奖能出。俱称引导 二叙已得失二。一正叙

  世尊。我今虽承如是法音。知如来藏妙觉明心遍十方界。含育如来十方国土清净宝严妙觉王刹。如来复责多闻无功不逮修习 如来藏心。量遍十方。德含一切。虽信而解。非行莫臻。故此叙之。以彰得失 二喻显

  我今犹如旅泊之人忽蒙天王赐与华屋。虽获大宅要因门入 天王佛也。赐与开示也。华屋藏体也。虽获信解也。门入修行也。行能通理故云门也 三正请修路

  唯愿如来不舍大悲。示我在会诸蒙暗者捐舍小乘毕获如来无余涅槃本发心路。令有学者从何摄伏畴昔攀缘得陀罗尼入佛知见 捐弃毕尽也。畴昔往日也。无余者。无明永尽二死已亡究竟之无余也。愿示我等如来本昔因地发心入涅槃道。即真三昧也。故云本发心路。攀缘妄想无始本有。故云畴昔。如何摄敛折而伏之令得佛慧。故云入佛知见 四伫听慈旨

  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在会一心。伫佛慈旨 如文 二如来广陈修证二。一总告许宣二。一经家叙意

  尔时世尊。哀愍会中缘觉声闻于菩提心未自在者。及为当来佛灭度后末法众生发菩提心。开无上乘妙修行路 菩提之心。具悲智愿智求佛道。务在修证。苟或不明。于菩提心名未自在 二举义许宣

  宣示阿难及诸大众。汝等决定发菩提心。于佛如来妙三摩提不生疲倦。应当先明发觉初心二决定义 妙三摩提首楞严定。即真如观。欲修此观先须方便。方便若成真修可冀。故以止观二门。名为发觉初心。即最初方便也。然此二门。三世诸佛修行证道同途之法。故华严云。譬如有力王率土咸戴仰。止观亦如是。一切所依赖。故此二法名为初心决定义也。一者审观因地及与果心。起随顺行。即依真如门修止也。真如无相。向即心绝。故起信云。所言止者。谓止一切境界相。随顺奢摩他观义故。二者审观烦恼结解根元。起对治行。即依生灭门修观也。生灭法相染净不同。起智拣择。对治令断。故起信云。所言观者。谓分别因缘生灭相。随顺毗钵舍那观义故。修前方便未能相即。故名随顺。修之成就。即观明止。即止明观。止观不二名为正修。即成三昧也。今是初修故名发觉 二别明二义三。一正明二义二。一因果同异门三。初标义总劝

  云何初心二义决定。阿难。第一义者。汝等若欲捐舍声闻修菩萨乘入佛知见。应当审观因地发心与果地觉。为同为异 既能信解果海无念绝名离相本非生灭。将契此心。须亡生灭与之相应。故上文云。我以不灭不生合如来藏。而如来藏唯妙觉明圆照法界。若异此者。即暂举心尘劳先起。合尘背觉。岂曰正修 二约义显非

  阿难。若于因地。以生灭心为本修因。而求佛乘不生不灭。无有是处 维摩云。无以生灭心行说实相法。尚不可以生灭说。况以生灭为因而求证耶。普贤观云。大乘因者诸法实相。大乘果者亦诸法实相。若不以止门相应。此生灭心终无暂息。若便以此心为修行者。因果相违终无获证。如上广破 三正辨行相二。一料拣因门二。一举喻总彰生灭

  以是义故。汝当照明诸器世间可作之法皆从变灭。阿难。汝观世间可作之法。谁为不坏。然终不闻烂坏虚空。何以故。空非可作。由是始终无坏灭故 妄心如器界。所作性故。真心如虚空。理无为故。常无常性于焉可知 二就身广辨虚妄二。一总明二。一示其浊因 则汝身中坚相为地。润湿为水。暖触为火。动摇为风。由此四缠。分汝湛圆妙觉明心。为视为听为觉为察。从始入终。五叠浑浊。湛觉无生。妄成所相。所既妄立生汝妄能。于所明分为四大。于能觉派成六根。六根四大互相杂乱。于湛圆明汨成浊相。即同起信不生不灭与生灭和合名为阿梨耶识。从此识心变起世间。即是浊义也 二喻其浊相

  云何为浊。阿难。譬如清水清洁本然 觉湛明性

  即彼尘土灰沙之伦本质留碍 地水火风

  二体法尔。性不相循 循顺也。法尔犹自然也。真妄染净。性相违背。非使之然。法尔如是也

  有世间人 无明不了非出世智

  取彼土尘投于净水。土失留碍。水亡清洁 不生不灭与生灭和合。非一非异也

  容貌汨然。名之为浊。汝浊五重。亦复如是 容貌色心相也。汨乱也 二别明五。一劫浊

  阿难。汝见虚空遍十方界。空见不分。有空无体。有见无觉。相织妄成。是第一重名为劫浊 梵云劫波。此云时分。法华论说。日月岁年总名为劫。乃至成住坏空不离时分。今此经中说劫浊义。谓迷真起妄。世界未形。但有虚空及与妄见。空见一体遍法界迷。未成二别。故云不分。又空未派为四大。见未开为六根。亦名不分。故次释云。有空无体。有见无觉。体即四大成质。觉即六根取。境既无此异。都成昏钝。故名为浊。一念初起无明之始。时之初分。故名为劫。非劫末时之劫浊也。二见浊

  汝身现搏四大为体。见闻觉知壅令留碍。水火风土旋令觉知。相织妄成。是第二重名为见浊 身之质碍。由见闻知织水火风。执取滞着壅翳不通。遂现四微形相体质。身之觉知。由水火性织彼妄见。旋转移易还复交替。分成六根觉闻知见。如纬织经。互相参杂。故名为浊。前则业转。今现相也 三烦恼浊

  又汝心中忆识诵习。性发知见。容现六尘。离尘无相。离觉无性。相织妄成。是第三重名烦恼浊 六识分别三世遍缘。忆过去境。识现在尘。诵习未来诸有境界。能分别体。从前见浊觉知所起。所分别相即是六尘所现影像。故云性发容现。容即相也。离尘离觉。无相无性。互相交织扰乱相熏。名烦恼浊。即六粗前四也 四众生浊

  又汝朝夕生灭不停。知见每欲留于世间。业运每常迁于国土。相织妄成。是第四重名众生浊 生灭是行。行即是业。众生执爱但欲留住。业性迁流每常运动。一去一住一动一留。互相交织众法生灭。名众生浊。即造业相也 五命浊

  汝等见闻元无异性。众尘隔越无状异生。性中相知用中相背。同异失准。相织妄成。是第五重名为命浊 命是报法。依业所引。第八识种连持色心不断功能。名之曰命。前六见闻。元一本识。由六根异。遂成分离。识用虽分。体唯一种。斯则同中立异。异处见同。同异失准互相交织。于总报体便立命根。名为命浊。即业系苦相也。上之五重。皆由能所妄觉影明展转相习。从细至粗。互为形待。次第转生。混真成浊。有此五义耳 二修因契果二。一劝拣妄依真

  阿难。汝今欲令见闻觉知。远契如来常乐我净。应当先择生死根本。依不生灭圆湛性成 迷真起妄见闻觉知。返妄归真常乐我净。不循生灭妙证可臻。苟顺尘劳真常益背。故劝择妄依不生灭 二示修定旋觉二。一正示用心

  以湛旋其虚妄灭生。复还元觉。得元明觉无生灭性为因地心。然后圆成果地修证 初习名止。成就曰定。初习后成。俱名为湛。起信云。所言止者。谓止一切境界相。境界不生见闻不起。渐澄渐伏粗垢自遣。圆觉云。以净觉心取静为行。由澄诸念。觉识烦动净慧发生。身心客尘从此永灭。便能内发寂静轻安。由寂静故。十方世界诸如来心于中显现如镜中像。此方便者名奢摩他。若能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于诸妄心亦不息灭。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于无了知不辨真实。是则名为随顺觉性。得无生性为因地心。由是渐修入证登极。成圆妙果。修之次第。如天台圆顿止观广明 二举喻贴释

  如澄浊水。贮于静器静深不动。沙土自沈清水现前。名为初伏客尘烦恼。去泥纯水。名为永断根本无明。明相精纯。一切变现不为烦恼。皆合涅槃清净妙德 真觉如水。见闻如浊。定身如静器。定法如澄静。砂如烦恼。泥如无明。地前名伏。地上名断。究竟名精纯。变现即起用。此即同前不灭不生合如来藏。而如来藏唯妙觉明圆照法界。乃至背尘合觉。故发真如妙觉明性也 二根尘结解门三。一标义总劝

  第二义者。汝等必欲发菩提心于菩萨乘生大勇猛决定弃捐诸有为相。应当审详烦恼根本。此无始来发业润生谁作谁受 前第一义。令止妄心伏还元觉。即是修止。此第二义。令审详烦恼观察对治。即是修观。先止后观。法应如是。无明发业。爱取润生。六识能作。第八能受。此唯观门分别能知。故起信云。所言观义者。谓分别因缘生灭相故。圆觉云。以净觉心知觉心性及与根尘皆同幻化。即起诸幻以除幻者。变化诸幻而开幻众等 二约义显非二。一正显

  阿难。汝修菩提。若不审观烦恼根本。则不能知虚妄根尘何处颠倒。处尚不知。云何降伏取如来位 根尘虚妄为烦恼宅。颠倒沦替莫不由斯。苟能识其根元知其结处。则可希冀乎解棼庶几乎降伏耳 二喻释

  阿难。汝观世间解结之人。不见所结云何知解。不闻虚空被汝堕裂。何以故。空无形相无结解故 文显可知 二正辨行相三。一总标六根过患

  则汝现前眼耳鼻舌及与身心六为贼媒自劫家宝。由此无始众生世界生缠缚故。于器世间不能超越 六根为贼媒者。一引外贼。即六尘也。二起内贼。即烦恼也。内外恶贼能劫真性。若知根本。贼无能为。故涅槃云。六入空聚当有六大恶贼必断汝命。当即远离。以根尘相熏。纳识成种。无始相续莫不由此。不知调伏必为所害 二别示根用优劣二。一约世界流变总明功德三。一释名辨相

  阿难。云何名为众生世界。世为迁流。界为方位。汝今当知。东西南北东南西南东北西北上下为界。过去未来现在为世。方位有十。流数有三。一切众生织妄相成。身中贸迁。世界相涉 世界有三。谓众生五阴器界也。拣非余二。故标众生。此一若超。余皆解脱。前四句释名。汝今下辨相。一切下结示。身中界也。贸迁世也。世界交织故云相涉。余如文 二拣定方位

  而此界性。设虽十方。定位可明世间只目东西南北。上下无位。中无定方 界之体性依假施设。虽云十方。若以位次。决定明显。东西南北。可为准的。余皆不定 三流变成功

  四数必明。与世相涉。三四四三宛转十二。流变三叠一十百千。总括始终。六根之中各各功德有千二百 三变之义古今多解。各见其文不能具叙。今所解者。不加别法以变其数。只将今文过现未来。进动算位。便成一千二百功德。如第一位。三世四方宛转十二。便成一叠。算位即是一横二竖。已成过去。第二即变过去一世以为现在。进动算位。一竖二横。成百二十。为第二叠。第三又即变现在世以为未来。进动算位。一横二竖。成一千二百。为第三叠。能变之法既唯三世。所变之数亦止千二。故无增减。问经文既云。世界相涉三世四方宛转十二。何故变数。唯约世论。不以方说耶。答方体常定。世义流动。定故不改。动故更移。今既改十为千。变多从少。约世是顺。方义不符。匪唯义不相符。抑亦叠数难合。经文明言流变三叠。岂非唯就三世说耶。问夫三世迁变。合从未来迁为现在。从现在世改为过去。何故此文返而说耶。答今约从微至着变少为多。已是十二。当为百千。故不可先约未来以对初叠。以未来未见数故。故须返对也。以变者是逆义故。下文云。生从顺习。死从变流。经文既言流变。故须逆增其数。此约众生身中六根取境本分功能作用名为功德。非同法华持经所熏令成净用。然染净虽别。皆从本有熏力而成。故彼此文数量无异 二约根用优劣别示功德六。一眼根

  阿难。汝复于中克定优劣。如眼观见。后暗前明。前方全明。后方全暗。左右旁观三分之二。统论所作。功德不全。三分言功。一分无德。当知眼唯八百功德 前二句总告。如眼下正示。左右旁观三分之二者。举一方三百方中二百全近维二五十。一方既尔余皆例然。今左右观。各得二百全分近维二五十。共成五百。及全明三百。都成八百。三分言功者见三方也。余皆可知 二耳根

  如耳周听。十方无遗。动若迩遥。静无边际。当知耳根圆满一千二百功德 十方俱击鼓。十处一时闻。动有分限故说迩遥。静非涯量故无边际。俱耳家境。故此双显 三鼻根

  如鼻嗅闻。通出入息。有出有入。而阙中交。验于鼻根三分阙一。当知鼻唯八百功德 出入中交共成三分。一分四百。阙于中交。故得八百 四舌根

  如舌宣扬。尽诸世间出世间智。言有方分。理无穷尽。当知舌根圆满一千二百功德 世出世智所知之境。唯舌诠显。能诠言句犹可分限。所诠理趣莫能尽极。故千二百 五身根

  如身觉触识于违顺。合时能觉。离中不知。离一合双。验于身根三分阙一。当知身唯八百功德 合具违顺。离但舍受。故云不知。今就知处。违顺各四。故得八百。阙于离知。故少四百 六意根

  如意默容十方三世一切世间出世间法唯圣与凡无不包容尽其涯际。当知意根圆满一千二百功德 意能遍缘三世三性世出世法无不具足。文显易知 三令拣圆根修证二。一正劝令拣四。一总劝详择

  阿难。汝今欲逆生死欲流返穷流根至不生灭。当验此等六受用根。谁合谁离。谁深谁浅。谁为圆通。谁不圆满 返妄归真。真为流根。故云至不生灭。此则以觉心源名究竟觉也。欲得此觉。应选圆根为趣入之要。若圆听十方。耳根最胜。意令选择以入圆通。如下文云。隔垣听音响。遐迩俱可闻。五根所不齐。是则通真实 二别示功能

  若能于此悟圆通根。逆彼无始织妄业流。得循圆通。与不圆根日劫相倍 此是如来知时知机。令自选择乐欲相应起随顺行。如下文云。我今欲令阿难开悟。二十五行谁当其根。兼我灭后此界众生入菩萨乘求无上道。何方便门得易成就。故云日劫相倍也 三许为发明

  我今备显六湛圆明本所功德。数量如是。随汝详择其可入者。吾当发明令汝增进 具彰六根功德浅深。随汝自意。审详选择。欲于一根得入三昧。我当为汝开发显明令得增进无上圣道 四须拣所以

  十方如来。于十八界一一修行。皆得圆满无上菩提。于其中间亦无优劣。但汝下劣。未能于中圆自在慧。故我宣扬。令汝但于一门深入。入一无妄。彼六知根一时清净 若约佛根无碍。六根总得圆通。即同殃掘经云。所谓彼眼根。于诸如来常具足无减修。了了分明见。乃至六根。皆作是说。故云亦无优劣。但汝下约劣根须拣。根非径要。劫修无益。若得圆门日功倍胜。故一根返源六根清净 二詶请广说二。一伸请

  阿难白佛言。世尊。云何逆流深入一门。能令六根一时清净 前佛所劝。意明。如来藏体清净本然。由乎强觉分成六妄。若能返照。从一根门入一性海。法界一相。更无六一之异。故云深入一门六根清净。今阿难将谓。六根有实元是一体。若是一体又何分六。故今请示一六之由耳 二广释四。一且破一六之见三。一况显未亡法执

  佛告阿难。汝今已得须陀洹果。已灭三界众生世间见所断惑。然犹未知根中积生无始虚习。彼习要因修所断得。何况此中生住异灭分剂头数 一六之情正是法执。执根是实有一六故。阿难初果。虽破我执。尚有所余烦恼俱生犹未断故。况此法执是所知障无明住地。此障最细。名为根中生住异灭分剂头数 二推破一六疑情三。一征

  今汝且观。现前六根。为一为六 如文 二破二。一破一

  阿难。若言一者。耳何不见。目何不闻。头奚不履。足奚无语 若言一者。六用应同。眼合能闻。足应解说。今汝不然 二破六

  若此六根决定成六。如我今会与汝宣扬微妙法门。汝之六根谁来领受。阿难言。我用耳闻。佛言。汝耳自闻。何关身口口来问义身起钦承 若言六异。应不相干。一处闻经二何钦问 三结

  是故应知。非一终六。非六终一。终不汝根元一元六 初三句结前互破。后二句显无一六。根体元无。何一六之有乎 三释成一六俱妄二。一释成

  阿难。当知是根非一非六。由无始来颠倒沦替。故于圆湛一六义生。汝须陀洹。虽得六消犹末亡一 圆明藏体非一六之异。无始颠倒六根强生。闻说解六又执是一。一六形待虚妄相生。没于四流迁改不息。知见移易变一为六。故云沦替。虽得六销犹未亡一者。据汝所解。虽欲除六而不除一。以执六根是一体故。又初果人。不取六尘名为六销。执根有体。名朱亡一。般若云。须陀洹名为入流。而无所入。不入色声香味触法。涅槃亦云。须陀洹人。虽生恶国。以道力故不作诸恶。不因六尘所惑。不造新业。或认六尘销处见惑不生。执一无为果体。故云犹未亡一 二喻显

  如太虚空参合群器。由器形异名之异空。除器观空说空为一。彼太虚空。云何为汝成同不同。何况更名是一非一。则汝了知六受用根亦复如是 太虚如来藏也。群器六尘也。异空六根也。法界藏体非一非六。由尘发知成六根异。尘若不缘根无所偶。六既不立。一亦不成。尚非同异之名。岂安一六之相 二广明根结之由二。一别明六。一眼根

  由明暗等二种相形。于妙圆中。粘湛发见 本一圆常妙湛明性。所相妄现分明暗殊。明暗相形动觉湛性。性相和合执成妄觉。故云粘湛发见。斯则所既妄立生汝妄能也

  见精映色。结色成根 见精即妄觉也。能所相熏互相交织。根结便成。故云结色成根

  根元目为清净四大 既觉明相杂。粘湛合成。由是名为清净四大。即胜义根也

  因名眼体。如蒲萄朵。浮根四尘流逸奔色 胜义根色。属不可见。而有对碍。故寄世俗根所依处蒲萄之相。表显胜义奔取本境明暗之相。故云流逸奔色。下之五根大意皆然。故不细释。例如此知 二耳根

  由动静等二种相击。于妙圆中粘湛发听。听精映声。卷声成根。根元目为清净四大。因名耳体如新卷叶。浮根四尘流逸奔声 听精即妄觉也。既动静互相击发。鼓真成妄。失真湛性遂发听精。卷彼声影结影成根。声性虚散。故须卷摄以成听义。既卷成根。还如卷叶 三鼻根

  由通塞等二种相发。于妙圆中粘湛发嗅。嗅精映香。纳香成根。根元目为清净四大。因名鼻体如双垂爪。浮根四尘流逸奔香 通塞相发。觉明映香。于妙圆湛结成鼻处。香气上腾。根垂下取。如双垂爪 四舌根

  由恬变等二种相参。于妙圆中粘湛发尝。尝精映味。绞味成根。根元目为清净四大。因名舌体如初偃月。浮根四尘流逸奔味 恬变交。参妄真粘。合心境相。结揽以成。根约所依。相如初偃月 五身根

  由离合等二种相摩。于妙圆中粘湛发觉。觉精映触。抟触成根。根元目为清净四大。因名身体如腰鼓颡。浮根四尘流逸奔触 离合触摩。湛圆随妄。觉触相待抟取成根。能造所造二具八法。是不可见。寄所依处如腰鼓颡 六意根

  由生灭等二种相续。于妙圆中粘湛发知。知精映法。揽法成根。根元目为清净四大。因名意思如幽室见。浮根四尘流逸奔法 妙圆无动。生灭妄陈。和湛成知。知还揽法。根境既结奔趣无休。以六根中随一摄故。如前五根亦名四大。居在身中不彰外相。如幽室见。然此意根。本由生灭妄尘所结。妄尘不离妄觉影明。若以有色无色为诤论者。犹邀空华结为空果。故此所明六皆四大。无相违也 二总结二。一结由迷发现

  阿难。如是六根。由彼觉明。有明明觉。失彼精了。粘妄发光 性觉之体本有真明。由彼妄觉影明忽起。遂令真觉隐于精了失真照性。妄觉影明自相粘执。熏变击发。结成六种知见之光。故此六根由迷发现。发现之相广见上文 二结离尘无体

  是以汝今离暗离明无有见体。离动离静元无听质。无通无塞嗅性不生。非变非恬尝无所出。不离不合觉触本无。无灭无生了知安寄 由境有根。如风起浪。境风不息识浪奚穷。故离尘境无根识耳 三正示入一之门

  汝但不循动静合离恬变通塞生灭明暗如是十二诸有为相 不随六境也

  随拔一根。脱粘内伏。伏归元真发本明耀耀性发明。诸余五粘应拔圆脱 圆脱圆销也。执境成根。因根有碍。执心不起诸境自亡。既不相缠自然圆脱。下文云。见闻如幻翳。三界若空华。闻复翳根除。尘销觉圆净。净极光通达故云伏归元真发本明耀。楞伽云。不了心及缘。则生二妄想。了心及境界。妄想则不生。妄既不生即发明耀。皆斯义也 四结显真觉之理二。略标示

  不由前尘所起知见。明不循根。寄根明发。由是六根互相为用 见闻觉知由尘所发。毕竟无体。今非此等。斯拣妄也。明不下显真。谓真妙觉明不循根境。即不逐缘生。不因境起。了然自觉。即是性明。圆觉亦云。无知觉明不依诸碍。此亦拣非知觉显是真明。岂依根尘而始显发。故云寄也。由是寄故互相为用 二广释成四。一约人辨用

  阿难。汝岂不知。今此会中阿那律陀无目而见 阿那律陀云无灭。白饭王子。以多睡故如来呵之。从此精进七日不眠。则失双目。佛令修天眼。系念在缘。四大净色半头而发。见障内外明暗皆瞩。照三千界如观掌果。故云无目而见

  跋难陀龙无耳而听 跋难陀云贤喜。与难陀龙常护摩伽陀国。雨泽以时。国无饥年。瓶沙王年设大会报龙之恩。人皆欢喜。从此得名。难陀云欢喜。为目连所降。无耳而听未详缘起

  殑伽神女非鼻闻香 殑伽亦恒伽。此云天堂来。此河从无热恼池南面银象口出。流入东印度。主河之神。是女。故云神女。非鼻闻香未见其缘

  骄梵钵提异舌知味 正云笈房钵底。此云牛相。今经云。我有口业。于过去世轻弄沙门。世世生生有牛呞病。呞者。牛凡食后常事虚哨。时人称为牛呞也。异舌者未见别缘。或可既云牛相。即其牛舌也。而能辨了人所食味。故云异舌知味

  舜若多神无身觉触。如来光中映令暂现。既为风质。其体元无 舜若多云空。即主空神也。无色界天亦是此类。随其所主亦无色质。既为风质者。此约体不可见。故云元无。以佛力故故能暂现。亦显有定自在色无业色。也无色界天泪下如雨。正是此事

  诸灭尽定得寂声闻。如此会中摩诃迦叶。久灭意根。圆明了知不因心念 得灭尽定大小俱有。然修意不同。谓灭六全尽七染分。摩诃迦叶入鸡足山待弥勒佛。俱舍即云已入涅槃。余说入定。圣说虽尔。若例今经付嘱阿难。故知入定涅槃俱不可测。既知身在已灭意根。圆明了知不妨作用。故维摩云。不起灭定而现诸威仪。即斯义也。然上所说。欲显真觉不假根尘。且引六人略以为比。于中有业报者。有修得者。有发真者。修得发真全是真用。业报所感以浅况深。俱是不由于根而觉知无失耳 二就法融体

  阿难。今汝诸根若圆拔已内莹发光。如是浮尘及器世间诸变化相。如汤消冰。应念化成无上知觉 三界万法。皆由无明妄念而得分别。今六根既拔。尘无所粘。妄念不生性明内莹。故得浮尘幻相器界虚空一体圆成归无上觉。故下文云。闻复翳根除。尘销觉圆净。净极光通达。寂照含虚空。却来观世间。犹如梦中事。又云。汝等一人发真归元十方虚空悉皆销殒。况诸世界在虚空耶。斯则万法融真。一切常住。无情成佛复何怪耶。若谓无情不能起行无成佛义。斯则何异犹邀空华结为空果。法空智塞。我相见深。无情若使不成。心外有法宛尔。空谈圆实。心语相违。岂不谬哉 三举事例显

  阿难。如彼世人聚见于眼。若令急合。暗相现前。六根黯然。头足相类。彼人以手循体外绕。彼虽不见。头足一辨知觉是同 此则近以世人六根隔越不相通用。尚有知觉同者。岂况真觉须假根尘耶。六根无辨故云黯然。头足不分故云相类。若以手摸。头足明辨与见无异。故云知觉是同 四指妄结真

  缘见因明。暗成无见。不明自发。则诸暗相永不能昏。根尘既消。云何觉明不成圆妙 初二句指妄。谓从根境缘所生见故云缘见。不明下结真。谓不逐缘生。不由境起。湛然常照。明不能发。暗不能昏。纯一真觉内莹清净。此体发现。根尘识心一时圆妙。故前文云。应念化成无上知觉 二别破疑情三。一真识断灭疑二。一阿难伸疑二。一牒所闻

  阿难。白佛言。世尊。如佛说言。因地觉心欲求常住。要与果位名目相应 如文 二叙疑难四。一举果常住

  世尊。如果位中。菩提涅槃真如佛性庵摩罗识空如来藏大圆镜智。是七种名称谓虽别。清净圆满体性坚凝。如金刚王常住不坏 菩提云知觉。即智果。涅槃云寂灭。即断果。离伪妄无迁改。故曰真如。照察不变。名为佛性。庵摩罗云无垢。离障所显。即白净无垢识也。不与妄染相应。含藏无量功德。名空如来藏。能现身土。离倒圆成。鉴周万有。名大圆镜智。七名虽别一体无殊。坚固凝然常住不动。如金刚也 二显因无常

  若此见听。离于明暗动静通塞。毕竟无体。犹如念心离于前尘本无所有 离尘无体。六根皆然。故前举见听。后指意根。犹如者指辞也 三进退成疑

  云何将此毕竟断灭。以为修因。欲获如来七常住果。世尊。若离明暗。见毕竟空。如无前尘念自性灭。进退循环微细推求。本无我心及我心所。将谁立因求无上觉 因缘所起自体本无。故云毕竟断灭。进退推求无我心者。以分别不亡真觉难显但有断灭不觉妙常。故云将谁立因求无上觉 四结难求示

  如来先说湛精圆常。违越诚言终成戏论。云何如来真实语者。唯垂大慈。开我蒙吝 如来说有湛精圆常。洎今所推唯是断灭。明言虽有。考实元无。若此相违。真实何在。岂不同于儿戏之论耶 二如来为断二。一斥迷许说

  佛告阿难。汝学多闻未尽诸漏。心中徒知颠倒所因。真倒现前实未能识。恐汝诚心犹未信伏。吾今试将尘俗诸事当除汝疑 分别见妄能所强生。为颠倒因。迷常执断。名为真倒。今以现事。验令知悉无执断灭。故云当除汝疑 二约事广明二。一约声尘显其倒情二。一问答二。一约根问答二。一问答有无

  即时如来敕罗睺罗击钟一声。问阿难言。汝今闻不。阿难大众俱言我闻。钟歇无声。佛又问言。汝今闻不。阿难大众俱言不闻。时罗睺罗又击一声。佛又问言。汝今闻不。阿难大众又言俱闻 二问答所以

  佛问阿难。汝云何闻。云何不闻。阿难大众俱白佛言。钟声若击。则我得闻。击久声消音响双绝。则名无闻 击钟三问。审定称闻。欲转问宗。又令重释。一则斥成娇乱。一则显其性常。令知生灭之中有不生灭。不因声灭。不因声生。生灭圆离即常真实。斯则了然常住何断灭之有乎 二约尘问答二。一问答有无

  如来。又敕罗睺击钟。问阿难言。尔今声不。阿难大众俱言有声。少选声消。佛又问言。尔今声不。阿难大众答言无声。有顷罗睺更来撞钟。佛又问言。尔今声不。阿难大众俱言有声 少选犹少顷也。有顷犹顷克也。皆时之少分也。三问三答。只是定其言声 二问答所以

  佛问阿难。汝云何声。云何无声。阿难大众俱白佛言。钟声若击。则名有声。击久声消音响双绝。则名无声 问声有无。令释所以。前答闻之有无。亦以钟声起歇为释。今答声之有无。亦以钟声起歇为释。将验其情随言印顺耳 二斥破

  佛语阿难及诸大众。汝今云何自语矫乱。大众阿难俱时问佛。我今云何名为矫乱。佛言。我问汝闻。汝则言闻。又问汝声。汝则言声。唯闻与声报答无定。如是云何不名矫乱 斥破意者。此闻若因声有。则不离声。若离声有。此是真闻。汝今但执随声之闻。此闻既不离声。只合是声。不合名闻。又言是声。又言是闻既随言印顺。故成矫乱 二就闻性破其断见三。一正破三。一破其执断

  阿难。声销无响。汝说无闻。若实无闻。闻性已灭同于枯木。钟声更击。汝云何知。知有知无。自是声尘或无或有。岂彼闻性为汝有无。闻实云无。谁知无者 初二句牒其所计。若实下五句破其断无。若实此闻随声而灭。则汝一身应如木石。再击钟时如何闻响。知有下五句对释无生。有无之知。自属声境且不关闻。故云自是声尘或有或无。闻性常然未曾起灭。故云岂彼闻性为汝有无。闻实下二句反结有性。闻若实无证无者谁。既若知此是无闻者。验知不灭。岂随声无 二显其本常

  是故阿难。声于闻中自有生灭。非为汝闻声生声灭令汝闻性为有为无 闻性不动其犹镜明。声之生灭正如影像。岂由影像有去有来令其镜明为生为灭。故下文云。音声性动静。闻中为有无。无声号无闻。非实闻无性。声无既无灭。声有亦非生。生灭二圆离。是则常真实 三结斥垂劝

  汝尚颠倒。惑声为闻。何怪昏迷以常为断。终不应言离诸动静闭塞开通说闻无性 镜明不动。影像随形。苟见像之去来而曰镜之起灭者。倒之甚矣。声闻无辨。断常遂迷故此结劝不可更言离声无性 二释成三。一引睡人释成不断

  如重睡人眠熟床枕。其家有人。于彼睡时捣练舂米。其人梦中闻舂捣声别作他物。或为击鼓。或为撞钟。即于梦时。自怪其钟为木石响。于时忽寤。遄知杵音。自告家人。我正梦时。惑此舂音将为鼓响。阿难。是人梦中岂忆静摇开闲通塞。其形虽寐。闻性不昏 睡人。六识归种。思觉不行。但任运闻。即真闻性。若唯约喻。睡人应无闻性。但约不随根起非由作意。故是真闻。如下文云。纵令在梦想。不为不思无。觉观出思惟。身心不能及。故知即显真闻。不须约喻 二例死者释成不断

  纵汝形消命光迁谢。此性云何为汝锁灭 形命虽迁。真常不动。妄识尚在。况乎闻性随汝消谢 三结斥迷倒不循妙常

  以诸众生从无始来循诸色声逐念流转。曾不开悟性净妙常。不循所常。逐诸生灭。由是生生杂染流转 随尘生灭。逐念流动。无始至今未尝停息。不能于妙常寂绝念而游于真觉明亡缘而照。杂染流转。生之又生。区区若。是何由取证 三结劝

  若弃生灭。守于真常。常光现前。根尘识心应时销落。想相为尘。识情为垢。二俱远离。则汝法眼应时清明。云何不成无上知觉 若能亡缘内照。不逐前尘。尘既不缘。根无所偶。返流全一六用不行。净觉现前寂照明露。斯则守于真常根尘销落也。想相即境。情即是根。根境识三俱能染污。障翳般若。于无生法不能明了。故名尘垢。今既远离于法明见。即是证无生忍。故云法眼应时清明。于大菩提斯可希冀耳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 2018 在线学佛 | 邮件:service@jingtuzang.org | 粤ICP备11002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