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严经如说第八卷

  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如说第八卷

  阿难。如是众生。一一类中。亦各各具十二颠倒。犹如捏目。乱华发生。颠倒妙圆真净明心。具足如斯虚妄乱想。

  此结前起后也。各各具者。每一颠倒中。各具十二颠倒。一则现起。余则冥伏。究其所以。皆是颠倒妙圆真心而有。都无实事。上约无明熏真如而成染用。为十二类生之因已竟。下约真如熏无明而成净用。为五十五位菩提之因也。

  汝今修证佛三摩提。于是本因元所乱想。立三渐次。方得除灭。如净器中。除去毒蜜。以诸汤水。并杂灰香。洗涤其器。后贮甘露。云何名为三种渐次。一者修习除其助因。二者真修。刳其正性。三者增进。违其现业。

  本因。即颠倒因也。就本因乱想。立三渐次者。教其翻染成净必从染处下手。净器。所谓幻化空身即法身。指六根也。若不生灭地。岂贮毒蜜。岂可洗涤耶。除去毒蜜者。喻除助因。刳正性也。以汤涤器者。喻违现业也。后贮甘露者。喻得无生忍。安立圣位也。云何下。出渐次之名。谓欲修习耳根圆通。先当立此三种渐次。方得证入也。助因。为增上缘。正性。是生死根本。为因缘。现业。是根缘境缘。除此三种缘。则甘露寂灭法显矣。修习。真修。增进。皆修也。除助因。刳正性。违现业。皆断也。所修即闻性。所断即根尘。流根奔尘。名现业。忘尘尽根。名违。前说戒定慧。为修行三决定义。此三渐次。不出戒定慧意。

  云何助因。阿难。如是世界十二类生。不能自全。依四食住。所谓段食。触食。思食。识食。是故佛说一切众生。皆依食住。阿难。一切众生。食甘故生。食毒故死。是故众生求三摩提。当断世间五种辛菜。是五种辛。熟食发淫。生啖增恚。如是世界食辛之人。纵能宣说十二部经。十方天仙。嫌其臭秽。咸皆远离。诸饿鬼等。因彼食次。舐其唇吻。常与鬼住。福德日销。长无利益。是食辛人修三摩地。菩萨天仙。十方善神。不来守护。大力魔王。得其方便。现作佛身。来为说法。非毁禁戒。赞淫怒痴。命终自为魔王眷属。受魔福尽。堕无间狱。阿难。修菩提者。永断五辛。是则名为第一增进修行渐次。

  此释除助因也。众生日用最切者饮食。若无饮食。命不自全。故依四食而住也。此四种食。若大概论。有具不具。人间段食。所餐必有分段。鬼神歆触而饱。有触食。禅天思食。识天识食。既无形色。但以识思故。五辛者。葱蒜韭薤兴渠也。兴渠此方所无。五辛发淫增恚。故须断也。如是下出过。天仙嫌其臭秽。饿鬼舐其唇吻。菩萨不来拥护。魔王得其方便。过恶多而福德消。尘滓近而清虚远。若不断除。则日就月将。渐为魔眷。初心入道者。必欲先除也。

  云何正性。阿难。如是众生入三摩地。要先严持清净戒律。永断淫心。不[(歹*又)/食]酒肉。以火净食。无啖生气。阿难。是修行人。若不断淫。及与杀生。出三界者。无有是处。当观淫欲犹如毒蛇。如见怨贼。先持声闻四弃八弃。执身不动。后行菩萨清净律仪。执心不起。禁戒成就。则于世间永无相生相杀之业。偷劫不行。无相负累。亦于世间不还宿债。是清净人修三摩地。父母肉身不须天眼。自然观见十方世界。睹佛闻法。亲奉圣旨。得大神通。游十方界。宿命清净。得无艰险。是则名为第二增进修行渐次。

  此释刳正性也。对助而言。故曰正。淫杀与身俱生。与性俱有。实生死之正性。故当刳之也。无啖生气。谓无情有生气者。尚不忍伤。况有情有命者耶。防微杜渐之至也。淫欲害法身。损慧命。视如毒蛇怨贼。则不敢近狎矣。执身不动者。七支不犯也。执心不起者。一念不生也。断淫则不相生。断杀则不相杀。断偷则不偿宿债。三业既除。名清净人。修三摩地者。因戒修定也。下文因定发慧。肉眼观见十方世界。即色阴尽相。睹佛四句。即受阴尽相。宿命二句。谓去尘垢。永离生死险难恶趣。即想阴尽相。

  云何现业。阿难。如是清净持禁戒人。心无贪淫。于外六尘。不多流逸。因不流逸。旋元自归。尘既不缘。根无所偶。反流全一。六用不行。十方国土。皎然清净。譬如琉璃。内悬明月。身心快然。妙圆平等。获大安隐。一切如来密圆净妙。皆现其中。是人即获无生法忍。从是渐修。随所发行。安立圣位。是则名为第三增进修行渐次。

  此释违现业也。如是清净持禁戒人。牒上因持戒而发定慧者。由欲界九品思惑已尽。故心无贪淫。于外六尘。不多流逸。而不许绝无者。根中无始虚习。尚未净尽。所对之尘犹在。现业犹未违也。因不下。方显忘尘尽根。始违现业也。既不流逸于外。则不随前尘所起知见。而复归元真。外无所入。内无所出。根尘不接。两不相偶。始得反欲流。而全一精明。至是六根对境。不生分别。如镜照像。即识阴尽相。此正闻所闻尽。已断思惑。因戒得定也。十方下。复显忘尘尽根已后所证境界。由根不接尘。则世界清净。故见十方国土。表里洞彻。犹如琉璃。内悬明月。即前如是浮尘。及器世间。应念化成无上知觉。由尘不交根。则无所系缚。故身心快然。而身量心量。平等不动。故曰妙圆平等。获大安隐。前云圆澄觉元妙。此中妙圆二字。正指觉相。在如来为究竟觉。故加密净二字。皆现其中者。谓此果德。皆现是人之心也。华严十忍。第三曰无生法忍。谓不见有少法生。不见有少法灭。离诸情垢。无作无愿。安住是道。名之曰忍。是人得不生不灭。果地觉为因地心。从定发慧也。菩萨初入流时。即以如幻三昧。观察俱空不生之理。所谓理须顿悟。乘悟并消。故当下即获此忍。诸经说入地方证无生忍。华严说等觉后方证。今信前即获者。此经因地发心。与果地觉。名目相应。故有因地无生法忍。有果地无生法忍。有因地干慧。有果地干慧。如新月与望月。全无异体。从是渐修。以此不生不灭。为因地心。然后圆成果地修证。下文住以成德。行以成行。向以成愿。地以断惑证真。皆以此位为基。

  阿难。是善男子。欲爱干枯。根境不偶。现前残质。不复续生。执心虚明。纯是智慧。慧性明圆。蓥十方界。干有其慧。名干慧地。欲习初干。未与如来法流水接。

  续生以根境为因。欲爱为缘。干枯不偶。则因缘双绝。果报无托。不受后有。无界内系缚矣。无著曰虚。不昧曰明。欲干则慧生。依慧住持。故名地。干义有二。欲尽曰干。欲爱干枯也。但干亦曰干。未与法流水接也。法流以活润为义。无取于枯滞。慧性明圆。已具金刚之体。但未能如意自在。发真如体相之用。下列圣位。以十信为初因。十住。十行。十向。十地。等妙。相次而蹑。行人从信趋入。住佛智地。依智起行。济行以愿。超三贤。入十圣。登等妙。修证之序。

  即以此心。中中流入。圆妙开敷。从真妙圆。重发真妙。妙信常住。一切妄想。灭尽无余。中道纯真。名信心住。

  即以此心。指不生灭心也。中中。犹前胜义中真胜义性。圆妙。指心体也。上言妙圆平等。但初获此心而已。如来密圆净妙皆现其中。但佛心映现而已。今则自心妙圆之体。如华开敷。虽未齐佛之密净。然真中发真。重重渐广矣。乘此心开。益增进之。愈妙愈圆也。开敷重发。渐入活境。与干有其慧不同矣。深忍不动曰常住。妄想即诸边见。妄想尽而中道纯。此时识阴相尽。名信心住。能安住信心也。真纯无妄之谓信。相应之谓信。以中道心。纯真无妄。因心与果觉相应。十心信为首。故通名十信位。

  真信明了。一切圆通。阴处界三。不能为碍。如是乃至过去未来。无数劫中。舍身受身。一切习气。皆现在前。是善男子。皆能忆念。得无遗忘。名念心住。

  真信。蹑前位。明了。指本位。一切圆通。总该下文而言。阴不能覆。处不能局。界不能隔。无始习气。非唯修断为难。即能见亦不易。今日现前。则妄无所逃。见妄乃能除妄。无忘即念。故名念住。

  妙圆纯真。真精发化。无始习气。通一精明。唯以精明。进趣真净。名精进心。

  妙圆纯真。蹑初位。真精。蹑次位。发化以下。即四卷明相精纯。一切变现。不为烦恼也。前位习气现前。犹未能化。此则真精洞发。化无始习。通一精明。妄即归真矣。真净。即妙圆心体。但须至密圆净妙。方是真净。以精明而进趣。故名精进。

  心精现前。纯以智慧。名慧心住。

  上位精明。尚属有心。此方是自然智体。上以精明进趣。此以智慧菩提之体。无复杂妄。是名慧心。前云纯是智慧。盖断惑之慧。如夜向晓。此云纯以智慧。盖证真之慧。如晓出日。

  执持智明。周遍寂湛。寂妙常凝。名定心住。

  散心之慧。有边际而不遍。有去来而不常。故慧必资于定。前因定生慧。是返流之定。如器澄浊水。此先慧后定。是常光之慧。如灯贮密室。遍寂常寂。皆大定之相。故名定心住。

  定光发明。明性深入。唯进无退。名不退心。

  定慧双运。如车两轮。唯进无退。精进犹是有心。如马著鞭。不退是无心。如顺风使帆。

  心进安然。保持不失。十方如来气分交接。名护法心。

  前虽不退。而勤勇无间。尚涉工夫。至此虽精进。而不见有勤劳之相。故曰安然。持心至于安然。则悠优坦荡。永保无虞矣。所保持不失者何物。即诸佛法身命脉也。由我保持法身命脉而不失。自然与诸佛气分通同唇合。故名护法。

  觉明保持。能以妙力。回佛慈光。向佛安住。犹如双镜光明相对。其中妙影重重相入。名回向心。

  妙力。即定慧之力。力承保持说。妙力承觉明说。前与如来气分交接。蒙佛慈光摄受。尚有自他之分。此以己之妙力。向自己心佛安住。实无二种。心不离佛。佛不离心。如两镜相写。传耀无尽。故名回向。

  心光密回。获佛常凝无上妙净。安住无为。得无遗失。名戒心住。

  以微密观照。顿获寂灭清净心体。故曰心光密回。常凝。即常住真心。妙净。即清净妙净明心。前位犹相对。此则获佛心矣。常凝妙净。总是无为之相。诸佛之戒心也。一念有为遗失。即是破戒。

  住戒自在。能游十方。所去随愿。名愿心住。

  持戒犹觉著力。住戒则自在矣。随愿。即自在之意。游生于住。游有资本。故能如愿。所谓能遍十方供养诸佛也。前位冥契。此位亲承。○修行之初。必枯绝爱欲。使心性虚明。然后能入妙圆真性。真性明圆。细习乃现。因现遂化。使纯智无习。又持之以定。使寂湛发光。深入明性。护持不失。斯则回佛慈光。获佛净戒。而涉尘不染。所去随愿。十信之序。

  阿难。是善男子。以真方便。发此十心。心精发辉。十用涉入。圆成一心。名发心住。

  妙圆真心。非一非十。约用差别。故有十相。若十相不显。不名发心。十相不融。亦不名发心。故以三渐次为真方便。开发十心。如十琉璃各悬一灯。炳然齐现。是十信境界。久之精光遍满。互涉互入。全是一心。了无十相。如以十焰总安一琉璃。十光互融。光相愈大。至此方名发心。

  心中发明。如净琉璃。内现精金。以前妙心。履以成地。名治地住。

  三渐次中。即以不生灭为因地心。但真心虽获。而无明尚存。须层层破除。乃得层层亲切。前破异相无明。故如琉璃悬明月。入住以来。破住相无明。故如琉璃现精金。琉璃喻智。精金喻理。初住妙心始发。今则履以成地。一切境界。皆是练治心地。故曰治地。前是理须顿悟。此是事则渐除。

  心地涉知。俱得明了。游履十方。得无留碍。名修行住。

  心地。即上妙心成地。涉知。涉境不昧也。俱得明了。正是涉知之义。二信明了。是忆念之明。此位明了。是正知之明。二信不能为碍。如目远视。此得无留碍。如身入空。四弘六度。任运而行。不为境所碍。前位心境相应。此位心境一如。故名修行住。

  行与佛同。受佛气分。如中阴身。自求父母。阴信冥通。入如来种。名生贵住。

  佛者觉也。今既明了无碍。即是随顺觉性。故直与佛同。便受佛气分。自求父母。喻如意无碍。阴信冥通。指中阴同业会合之时。喻受佛气分也。入如来种。所谓我以不生不灭。合如来藏也。太子处胎。贵压群臣。故曰生贵。前云气分相接。如近侍获入王宫。此云受佛气分。如太子亲承遗体。

  既游道胎。亲承觉胤。如胎已成。人相不缺。名方便具足住。

  亲奉觉胤。犹言亲承正脉。人相。喻方便善巧之用。谓闻见等圆通妙用。具足一切方便善巧。如中阴六根成就。克肖父母也。所修善根。皆为救护一切众生。饶益一切众生。故名方便具足。

  容貌如佛。心相亦同。名正心住。

  心相。佛心不动之相。虽善巧方便。而体恒不动。正心。即定心也。前九信获佛戒心。至此获佛定心。

  身心合成。日益增长。名不退住。

  身心合成。牒上同佛之德。日益增长。谓境智愈广也。于增长处。见其不退。

  十身灵相。一时具足。名童真住。

  有进无退。具体而微。故以童称。十身者。菩提身。愿身。化身。力持身。庄严身。威势身。意生身。福身。法身。智身。盖用虽未显。而体已顿足。

  形成出胎。亲为佛子。名法王子住。

  出胎。喻破障起用。自发心至生贵。名入圣胎。自方便具足至童真。名长养圣胎。至此长养功成。故喻出胎。堪绍佛位。曰法王子。

  表以成人。如国大王。以诸国事。分委太子。彼刹利王世子长成。陈列灌顶。名灌顶住。

  表以成人。堪行佛事也。众德全备。堪令分化十方。而行佛事。转轮圣王。取四大海水。置金瓶内。灌太子顶。是时受王职位。菩萨受职。亦复如是。诸佛智水灌其顶故。十地名灌顶菩萨。十住亦分得也。发心必治地。治地乃修行。然后生如来家。而具觉相。同佛心。长道体。圆十身。为佛子。任佛事。十住之序。

  阿难。是善男子。成佛子已。具足无量如来妙德。十方随顺。名欢喜行。

  具足妙德。蹑前起后。为十行总。十方者。现十界身。利众生也。众生根行有异。菩萨随顺以形以说。能化随顺也。菩萨现种种化。众生随顺一一受化。所化随顺也。能所既皆随顺。机应俱生欢喜施度也。

  善能利益一切众生。名饶益行。

  饶是丰饶。无不益故。戒度也。戒有三种。以饶益有情为胜。九信获佛戒心。至此以佛戒为行矣。

  自觉觉他。得无违拒。名无嗔恨行。

  自觉觉他。见诸众生。无一非随顺觉性。故曰得无违拒。非止能忍骂辱也。无嗔恨行忍度也。此中六度。不比尝途。有一人不受法乐。便是悭施。一念不护众生。便是破戒。一念分别众生。便是嗔恨。

  种类出生。穷未来际。三世平等。十方通达。名无尽行。

  随机随感。现种类身。穷未来际。益物无量。三世下。释所以也。以知三世空寂。故得穷未来际。以达十方无碍。故能现种类身。若时若处。现化不绝。故云无尽。进度也。六住获佛定心。至此以佛定为行矣。

  一切合同。种种法门。得无差误。名离痴乱行。

  定心不能持诸法门。是为痴定。于诸法门。未免差误。仍是乱心。今一念定心。能持种种法。即有种种音声。一一分明。不爽毫发。是名痴乱俱离。禅度也。

  则于同中。显现群异。一一异相。各各见同。名善现行。

  同异各现。不名善现。同异互现。乃是善现。真不违俗。故同中显异。俗不违真。故异复现同。智度也。前位即寂而惺为定。此位即惺而寂为慧。十住获佛慧心。至此以慧为行矣。

  如是乃至十方虚空。满足微尘。一一尘中。现十方界。现尘现界。不相留碍。名无著行。

  此总摄六度也。尘中现刹。名现界。不坏尘相。名现尘。不相留碍者。界入尘而界不小。是小不碍大。尘合界而界不大。是大不碍小。由善现行。扩充圆融故。著即留碍意。无留碍则无著矣。三住得无留碍。是境不碍心。此不相留碍。是境不碍境。

  种种现前。咸是第一波罗蜜多。名尊重行。

  六度中以般若为第一。以智度融之。则五度皆趣智度。是故咸是般若也。般若极尊重。故名尊重行。

  如是圆融。能成十方诸佛轨则。名善法行。

  前自成。此成就众生。前虽利他。总成自己行门。此则行住皆成轨则。依希天人师矣。

  一一皆是清净无漏。一真无为。性本然故。名真实行。

  前方便。此真实也。无漏与无为不平。前以戒生定慧。为三无漏学。至此始得清净耳。前是有为法。未能称性。此是真性本然妙用。相虽万殊。体唯一真。故曰真寔。从前至此。始露性字。染净总如来藏。而纯净无染。方是如来藏妙真如性。

  阿难。是善男子。满足神通。成佛事已。纯洁精真。远诸留患。当度众生。灭诸度相。回无为心。向涅槃路。名救护一切众生离众生相回向。

  满足至留患。牒前此行满足。当修回向行。回向之行。悲愿最深。故职在度生。然见有可度。即涉有为。背涅槃路。故须灭诸度相。回无为心。向涅槃路。无为心。即不生灭心也。三渐次中。即依此为本修因。九信位。始获安住无为。从无为法界。建立万行。至此反本还原。仍归无为界中。无佛可求。无生可度。回视前日所获无为佛心。依然无二。从此渐向佛乘。○十住位中。虽皆纯用中道。未尝显言度生。是则趣空之智居多。十行位中。显言度生。是则出假之悲最胜。此十回向。显然悲智等运。真俗互融。圆满中道。回者。转也。向者。趣也。转自万行。趣向三处。三处者。众生。菩提。真如也。众生菩提。是随相。真如是离相。此与次位。是回向众生。准华严经。回向即是发愿。良以有行无愿。行必茫然。有愿无行。愿唯虚设。故行愿兼资。方入如来大涅槃海。

  坏其可坏。远离诸离。名不坏回向。

  坏其可坏。即上灭除度相也。远离诸离。即离众生相亦远离也。名不坏者。不坏度生事业也。盖有能度所度。是可坏者。今灭除度相。是坏其可坏。若能坏之心不空。亦复可坏。故须远离诸离。方名不坏。

  本觉湛然。觉齐佛觉。名等一切佛回向。

  此下四位。是回向佛道。本觉湛然。自己本佛显现也。觉齐佛觉。与一切如来心精。通同唇合也等一切佛回向者。我与如来宝觉真心。无二圆满也。

  精真发明。地如佛地。名至一切处回向。

  精真。即本觉体。发明。即发挥妙用。地如佛地。表因地所含无边境界。同佛果地所现无量刹土。地字。指本觉境地。德用无不周遍。故曰至一切处。

  世界如来。互相涉入。得无挂碍。名无尽功德藏回向。

  此于地中观诸功德也。世界。即至一切处。如来。即等一切佛。前犹分自觉佛觉。自地佛地。此融一不分矣。互涉者。以世界涉如来。则一一毛孔。有无量宝刹。庄严微妙。以如来涉世界。则一一微尘。有无量如来转大*轮。无挂碍者。世界涉如来时。不碍如来。即入世界。如来涉世界时。不碍世界。即入如来。无尽功德藏者。佛各具无量庄严。表无量功德。七无著行。现尘现界。单就依报说。此则依正报无碍。○等一切佛。如月出云。至一切处。如月照空。无尽功德藏。如月中现山河大地等影。

  于同佛地。地中各各生清净因。依因发挥。取涅槃道。名随顺平等善根回向。

  此后从功德藏。起无为之为也。佛地。蹑前功德藏。菩萨证此。即同如来果地。地中各各者。以此藏中功德无尽。如六度万行。皆其本有。生清净因者。依彼本有。一一随缘。各起无修之修。如依金造器。器器皆金。岂不纯一清净。依因发挥。取涅槃道者。乘因取果。因果互彻。万德为万行因。万行为涅槃因。行从理起。故名随顺平等。能生妙果。故名善根。

  真根既成。十方众生。皆我本性。性圆成就。不失众生。名随顺等观一切众生回向。

  平等善根。是真如体。故称真根。前随顺诸佛平等。此随顺众生平等。有一众生可度。非平等也。舍一众生不度。非平等也。约成。则人人本成。约度。则念念不失。方是称性随顺。此位又回向众生。

  即一切法。离一切相。唯即与离。二无所著。名真如相回向。

  此下三位。是回向真如。即一切二句。总是一意。即相离相。非灭相离相也。无生可度。无佛可成。不著于即也。度无可度之生。成无可成之佛。不著于离也。前云远离诸相者。离之极也。此则离亦不著矣。七住云无著者。不著于有为也。此则无为亦不著矣。前回无为心。总是趣向真如。今始明见其相。

  真得所如。十方无碍。名无缚解脱回向。

  真得。是亲证义。所如。即真如也。若能亲证真如。则处处皆如。业报二障。不能系缚。故能游戏十方。现身无碍。无缚。是解脱因。解脱。是无缚果。

  性德圆成。法界量灭。名法界无量回向。

  性即真如性。德即真如之德相也。凡有分限。皆非圆成。菩萨住此位中。洞见一真法界。圆满成就。不堕诸数。有何限量。是以刹中之尘。尘中之刹。重重称性。互摄互融。故曰法界无量。

  阿难。是善男子。尽是清净四十一心。次成四种妙圆加行。

  四十一心者。干慧一。信住行向各十。加行者。菩萨圣位难入。须加功行。特标妙圆。别于小乘之四加。第三渐次云。身心快然。妙圆平等。已如矿中出金。只欠一净。入信以来。曰圆妙开敷。曰进趣真净。至十行中。方云一一清净。至回向中。方云生清净因。可见四十一位。总无加于前心。只是方便磨炼。令之现佛境界。如将真金。重重烹炼。净相益显。但有心有佛。能所历然。尚非极净之境。故复以妙圆心。成妙圆加行。并前能所之相。廓尔泯绝。方得从差别因。证地上平等因。如金入九还。方可成丹。

  即以佛觉。用为己心。若出未出。犹如钻火。欲然其木。名为暖地。

  向虽觉齐佛觉。居然二觉也。此以佛觉为己心。但觉未全开耳。此时菩提将达。故喻钻火。无明将破。故喻欲然其木。暖相现前。功不容间。加行之相也。

  又以己心。成佛所履。若依非依。如登高山。身入虚空。下有微碍。名为顶地。

  向虽地如佛地。居然二地也。此以己心成佛地。但地未全融耳。身入虚空。喻非依也。下有微碍。喻若依也。顶者。将超未超之谓。

  心佛二同。善得中道。如忍事人。非怀非出。名为忍地。

  上两位犹未同也。此则二同矣。前中中流入。犹未得也。此则善得矣。忍取信顺义。心佛二同等。即信顺也。如僧中办事。忍则默然。既不怀疑。亦不说出。

  数量销灭。迷觉中道。二无所目。名世第一地。

  前云善得中道。虽心佛不分。未忘数量。此则心佛两融。而数量始销。迷中道。觉中道。皆是数量。今二无所目。高出世间。故名世第一地○凡有能所。总为生灭边事。十住十行。能所炽然。无为真如。尚在遥远。第十行后。回无为心。渐向真如矣。然离众生相。又见真如相。曰心。曰佛。曰中道。皆是带相真如。四加行中。初位佛即是心。次位心即是佛。三位即心即佛。四位非心非佛。重重淘汰。方于真如之相。少分破除。方可出生灭门。入真如门。

  阿难。是善男子。于大菩提。善得通达。觉通如来。尽佛境界。名欢喜地。

  下明十地。地有成实发生二义。蕴积前位。至于成寔。一切佛法。从此发生。唯识此地。以无分别智。证遍行真如。盖一切差别。总是菩提瞪发劳相。此位顿证二空。如清净眼。观晴明空。迥无所有。故于大菩提。善得通达。此句是总。觉通如来。是如理智。尽佛境界。是如量智。以初得法喜。故名欢喜。

  异性入同。同性亦灭。名离垢地。

  前位断九界异性。入平等佛性。但佛境未忘。亦是清净心中一点微垢。故同性亦复除灭。方得离垢。盖异性是浊边垢。同性是净边垢。故须双离。

  净极明生。名发光地。

  由离垢故净。净极则明生。真如自体相。有大智慧光明义。故名发光。

  明极觉满。名焰慧地。

  前云明生。如火始然。此云明极。如大火聚。觉满者。真如自体相。有遍照法界义。焰慧。慧之至也。

  一切同异。所不能至。名难胜地。

  二地同异双离。止约众生与佛菩萨。三平等性。此总该一切法也。约体如空有。约相如垢净。约谛如真俗。约道如中边。约位如权实。约教如世出世间。但是一切同异缘影。悉皆烁绝。迥不相干。所谓生灭既灭也。向后寂灭现前。总从此始。谁能胜之。

  无为真如。性净明露。名现前地。

  圆顿人发心即悟真如。然心垢未除。其于真如。尚属比知。岂即亲证。今历真修。极尽有为功行。则无为真如性显现。故名现前地。

  尽真如际。名远行地。

  上地真如既已明露。此则尽其边际。寻常望之不见其涯。穷之不见其量。今则遍界遍空无不呈露。不但现前已也。初地尽佛境界。是通达之尽。此尽真如际。是具足之尽。尽无际之际。岂不远乎。

  一真如心。名不动地。

  身口意业皆息。即佛心。菩萨心。涅槃心。尚不现起。况复起世间之心。故曰一真如心。前获无生法忍。至此亲证。所谓彻法源底。故名不动地。

  发真如用。名善慧地。

  既得真体。斯发真用。凡所照应。无所不真。无所不如。华严名此菩萨具四无碍智。演说无量阿僧祇句义。作大法师。广度群品。应时合节。故曰善慧。

  阿难。是诸菩萨。从此已往。修习毕功。功德圆满。亦目此地名修习位。慈阴妙云。覆涅槃海。名法云地。

  自初发心以来。皆修习事。善慧已超八地。无功用道。悲智并圆。修习功毕。故名修习。以结十地之因。后乃十地之果。无复修习。盖因地有修。果地无修也。慈悲利他。妙智自利。如阴庇润。如云充满。涅槃海。十地将证未证之果德。菩萨悲智圆满。切邻斯果。称合涅槃。故云覆。法字。双含悲智。云字摄阴。

  如来逆流。如是菩萨。顺行而至。觉际入交。名为等觉。阿难。从干慧心。至等觉已。是觉始获金刚心中。初干慧地。如是重重单复十二。方尽妙觉。成无上道。

  如来先证妙觉果海。不舍众生。倒驾慈航。逆流而出。菩萨方取果海。顺流而入。已至觉际。故名入交。与佛无间。虽齐等尚未臻妙。慧即本觉之体。前欲习初干。而获分觉。今无明全干。而获圆觉。前干慧。如新生之月。此干慧。如望夜之月。虽浅深不同。要之此慧。只是空竟前慧。干慧暖顶忍世等妙位各一。为单。信住行向地位各十。为复。复五单七。合之十二。圆顿初心。与如来同一觉道。但约位次。则后胜前。前世第一。是世间无上。此则出世间无上。

  是种种地。皆以金刚观察如幻十种深喻。奢摩他中。用诸如来。毗婆舍那。清净修证。渐次深入。

  上文陈列位次。若不开示下手工夫。如数他宝。身无半文。故此段直指通修法门。见得彻前彻后。只用金刚如幻三昧。观察深入而已。观察根尘如幻。便入干慧。观察干慧如幻。便入十信。乃至观察等觉如幻。便入妙觉。十喻者。幻人。阳焰。水月。空华。谷响。干城。梦影像化也。总是不取法门。至坚至利。一切境界。应手粉碎。故曰金刚。总论之。全是自性大定。故曰奢摩他。细分之。种种地中。种种差别。种种观察。故曰毗婆舍那。所谓微密观照。正指此也。行者于自性定中。用此微密观照。无修而修。无证而证。层层渐入。直抵觉海。故曰清净修证。渐次深入。

  阿难。如是皆以三增进故。善能成就五十五位真菩提路。作是观者。名为正观。若他观者。名为邪观。

  五十五位。始干慧。终十地也。等妙二觉。即菩提也。圆教外三乘所修。皆属邪观。对胜拣劣为邪。非叛道之邪。此经圆教。异于常途。全在以不生灭心。为本修因。及因地发心。与果位觉。名目相应。圆融行布之旨。全似华严。而因中名目。遍摄后位。有出于华严之外者。以常途相较。果位全同。因位全异。中间安立位次。名同实异。常途先断见惑。次断思惑。次断界外尘沙惑。次进断无明。方许分证真如。然则无生灭心。至地上始有分。此经直以如幻法门。入流亡所。还复元觉。便得无生灭性。为因地心。故未入信前第三渐次。便得无生忍。如初生月。便含圆月。所谓因地全异也。常途十信。不过具四信心。起五种行而已。此则纯真十心。与佛相契。常途十住。不过信心成就。入正定聚而已。此则明见真心。亲住佛家。常途十行。依解起行而已。此则称性之修。即真谛而入俗谛。常途十向。依行发愿而已。此则全修归性。由俗谛而入第一义谛。常途加行。由凡入圣。更加功行而已。此则以妙圆心。成妙圆行。遣除第一义谛之相。并遣除心佛之相。常途地上然后分断分证。此从初地以至妙觉。不过泯绝证相。方始圆满因地初心。如望夜月。岂有外于初月哉。所谓名同实异也。至于前前位中。每摄后后。信位加以住名。则以信摄住也。十信之名。八同常途。独于六信名以不退。则摄七住及八地也。八信名以回向。则摄十向也。住位第二名以治地。则摄地上也。四住同于华严四地。八九十住。同彼八九十地。所谓因该果海。果彻因原。如初八以后月。遍在初三月中。此经所独者矣。

  尔时文殊师利法王子。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当何名是经。我及众生。云何奉持。佛告文殊师利。是经名大佛顶。悉怛多。般怛啰。无上宝印。十方如来。清净海眼。亦名救护亲因。度脱阿难。及此会中性比丘尼。得菩提心。入遍知海。亦名如来密因。修证了义。亦名大方广。妙莲华王。十方佛母。陀罗尼咒。亦名灌顶章句。诸菩萨万行首楞严。汝当奉持。

  初示密因。次开修证。证此极果。正范具矣。故请经名。及奉持法。佛佛相传。以心印心。曰宝印。清净海。即心海。眼即智。照心海之智。曰清净海眼。阿难为亲。摩登为因。常遍曰大。执持曰方。包博曰广。因果同彰。染净不滞。于法自在。曰莲华王。出生十方一切诸佛。曰佛母。总一切法。持无量义。曰陀罗尼。诵持则如来智水灌其心顶。曰灌顶章句。

  说是语已。即时阿难及诸大众。得蒙如来开示密印般怛啰义。兼闻此经了义名目。顿悟禅那修进圣位增上妙理。心虑虚凝。断除三界修心六品微细烦恼。

  三界九地。地各九品烦恼。今所断除。乃最后地之前六品微细烦恼。所余三品。佛地方断。下谈七趣。使修楞严者。不恋人仙天趣果。不犯修罗三途因也。经初每曰轮转。曰诸趣。曰轮回。日沦溺。乃至十二类生。而不及详。故复谈之。

  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大威德世尊。慈音无遮。善开众生微细沉惑。令我今日身心快然。得大饶益。世尊。若此妙明真净妙心。本来遍圆。如是乃至大地草木。蠕动含灵。本元真如。即是如来成佛真体。佛体真实。云何复有地狱饿鬼。畜生修罗。人天等道。世尊。此道为复本来自有。为是众生妄习生起。世尊。如宝莲香比丘尼。持菩萨戒。私行淫欲。妄言行淫非杀非偷。无有业报。发是语已。先于女根生大猛火。后于节节猛火烧然。堕无间狱。琉璃大王。善星比丘。琉璃为诛瞿昙族姓。善星妄说一切法空。生身陷入阿鼻地狱。此诸地狱。为有定处。为复自然。彼彼发业。各各私受。唯垂大慈。发开童蒙。令诸一切持戒众生。闻决定义。欢喜顶戴。谨洁无犯。

  七趣皆障。地狱尤苦。故复详问。引淫杀妄三生坠之事起疑。有定处者。同受同见也。自然。随业私受。不同见也。阿难此问。一则以初卷云一切众生。业种自然。如恶叉聚。故至此请问其详。二则以世尊惓惓持戒一事。恐众生不信此事之切。故详问七趣因果。使人悚然。此是度众生处。

  佛告阿难。快哉此问。令诸众生不入邪见。汝今谛听。当为汝说。阿难。一切众生。实本真净。因彼妄见。有妄习生。因此分开内分外分。阿难。内分即是众生分内。因诸爱染。发起妄情。情积不休。能生爱水。是故众生心忆珍羞。口中水出。心忆前人。或怜或恨。目中泪盈。贪求财宝。心发爱涎。举体光润。心著行淫。男女二根。自然流液。阿难。诸爱虽别。流结是同。润湿不升。自然从坠。此名内分。阿难。外分即是众生分外。因诸渴仰。发明虚想。想积不休。能生胜气。是故众生。心持禁戒。举身轻清。心持咒印。顾盻雄毅。心欲生天。梦想飞举。心存佛国。圣境冥现。事善知识。自轻身命。阿难。诸想虽别。轻举是同。飞动不沉。自然超越。此名外分。

  前问六道为本来有。为妄习招。今答寔本真净。则非本有。但从妄习所生。分即身分之分。情缘身起。故曰内分。想胜离身。故曰外分。爱恨俱情。情必化水。贪恋本趣。不求出离。俱为内分。闻胜事而渴仰为虚想。想久观成。能生胜气。若染想即情矣。情想升坠。以轻清重浊而分。虽胜劣有异。皆为虚妄耳。

  阿难。一切世间生死相续。生从顺习。死从变流。临命终时。未舍暖触。一生善恶。俱时顿现。死逆生顺。二习相交。纯想即飞。必生天上。若飞心中。兼福兼慧。及与净愿。自然心开见十方佛。一切净土。随愿往生。情少想多。轻举非远。即为飞仙。大力鬼王。飞行夜叉。地行罗刹。游于四天。所去无碍。其中若有。善愿善心。护持我法。或护禁戒。随持戒人。或护神咒。随持咒者。或护禅定。保绥法忍。是等亲住如来座下。情想均等。不飞不坠。生于人间。想明斯聪。情幽斯钝。情多想少。流入横生。重为毛群。轻为羽族。七情三想。沉下水轮。生于火际。受气猛火。身为饿鬼。常被焚烧。水能害己。无食无饮。经百千劫。九情一想。下洞火轮。身入风火二交过地。轻生有间。重生无间。二种地狱。纯情即沉。入阿鼻狱。若沉心中。有谤大乘。毁佛禁戒。诳妄说法。虚贪信施。滥膺恭敬。五逆十重。更生十方阿鼻地狱。循造恶业。虽则自招。众同分中。兼有元地。

  一切众生爱生恶死。生从存住。则顺其习。死从变流。则逆其习。经文互略也。流逸奔尘曰顺。命光迁谢曰变。生从顺境而习染。则无业不造。死从变境而迁流。则无业可造。将死未死之际。善恶之业。历历现前。则变流者来。顺习者去。两相交接。随业受报矣。想体轻举。纯即飞升。若单修善。必生天上。若兼福慧净愿。必心开见佛而生净土。可见念佛往生。皆由于想。但兼福慧耳。胜想不纯。少滞邪情。故感仙类。轻举非远者。竖不越四天。横不出轮围。游者暂到。非久住也。经文通举。若等降论之。则一情九想为飞仙。二情八想为大力鬼。三情七想为飞行夜叉。四情六想为地行罗刹。住佛座下。即天龙八部之类。虽滞邪情。而有善愿。故感善缘。情想均为人类。人有聪钝者。想虽等于情。而想之明有力。则为聪。情虽等于想。而情之幽有力。则为钝。六情四想。为情多想。少毛群地行。故重。羽族空行。故轻。水火风轮。饿鬼所受八寒八热等报。非天地下金水风轮。受火气以为身。故常被焚烧。或得水饮。亦化为火。故水能害己。交过。犹交胜也。在火轮而又近风轮。经缺八情二想。生有间地狱。有间。即十八狱。无间。即八无间狱。阿鼻。此云大无间。谓受罪。苦具。身量。劫数。寿命。五者皆无遮间。至劫坏乃出。若兼谤大乘等。则此劫虽坏。更入十方阿鼻。无有出期。以谤法者。令无穷人生邪见故。毁佛禁戒。如宝莲香比丘尼。诳妄说法。如善星比丘。无功而贪人信施谓虚。无德而当人恭敬谓滥。元地者。各随元由因地也。前问地狱为有定处。为各私受。此答造虽各私。报有定处。盖各作而同受也。

  阿难。此等皆是彼诸众生。自业所感。造十习因。受六交报。

  上内外情想已结。此下七趣。应是别起。而文若相连。前论情想。自胜向劣。今详因果。自劣向胜。二劣相接。语势就便蹑之。非仍属上文也。上论情想感变。略明七趣。下详根境遘造。精研七趣。交报者。六根交起恶报。如眼造业。余五为助。受报时亦遍及。

  云何十因。阿难。一者淫习交接。发于相磨。研磨不休。如是故有大猛火光。于中发动。如人以手自相摩触。暖相现前。二习相然。故有铁床铜柱诸事。是故十方一切如来。色目行淫。同名欲火。菩萨见欲。如避火坑。二者贪习交计。发于相吸。吸揽不止。如是故有积寒坚冰。于中冻冽。如人以口吸缩风气。有冷触生。二习相陵。故有吒吒波波罗罗。青赤白莲寒冰等事。是故十方一切如来。色目多求。同名贪水。菩萨见贪。如避瘴海。三者慢习交陵。发于相恃。驰流不息。如是故有腾逸奔波。积波为水。如人口舌自相绵味。因而水发。二习相鼓。故有血河灰河。热沙毒海。融铜灌吞诸事。是故十方一切如来。色目我慢。名饮痴水。菩萨见慢。如避巨溺。四者嗔习交冲。发于相忤。忤结不息。心热发火。铸气为金。如是故有刀山铁橛。剑树剑轮。斧钺枪锯。如人衔冤。杀气飞动。二习相击。故有宫割斩斫。剉刺槌击诸事。是故十方一切如来。色目嗔恚。名利刀剑。菩萨见嗔。如避诛戮。五者诈习交诱。发于相调。引起不住。如是故有绳木绞校。如水浸田。草木生长。二习相延。故有杻械枷锁。鞭杖檛棒诸事。是故十方一切如来。色目奸伪。同名谗贼。菩萨见诈。如畏豺狼。六者诳习交欺。发于相罔。诬罔不止。飞心造奸。如是故有尘土屎尿秽污不净。如尘随风。各无所见。二习相加。故有没溺腾掷。飞坠漂沦诸事。是故十方一切如来。色目欺诳。同名劫杀。菩萨见诳。如践蛇虺。七者怨习交嫌。发于[銜-金+缶]恨。如是故有飞石投礰。匣贮车槛。瓮盛囊扑。如阴毒人。怀抱畜恶。二习相吞。故有投掷擒捉。击射抛撮诸事。是故十方一切如来。色目怨家。名违害鬼。菩萨见怨。如饮鸩酒。八者见习交明。如萨迦耶见。戒禁取。邪悟诸业。发于违拒。出生相反。如是故有王使主吏。证执文籍。如行路人。来往相见。二习相交。故有勘问权诈。考讯推鞫。察访披究照明。善恶童子。手执文簿。辞辩诸事。是故十方一切如来。色目恶见。同名见坑。菩萨见诸虚妄遍执。如临毒壑。九者枉习交加。发于诬谤。如是故有合山合石。碾硙耕磨。如谗贼人。逼枉良善。二习相排。故有押捺捶按。蹙漉衡度诸事。是故十方一切如来。色目怨谤。同名谗虎。菩萨见枉。如遭霹雳。十者讼习交諠。发于藏覆。如是故有鉴见照烛。如于日中不能藏影。二习相陈。故有恶友。业镜火珠。披露宿业。对验诸事。是故十方一切如来。色目覆藏。同名阴贼。菩萨观覆。如戴高山。履于巨海。

  先言所感之境。次言所报之事。二习。能所也。交接。相磨。相然。皆能所二境也。下同。淫习。自耗其精。火界炽然。生有消渴内热等症。死见猛火宜矣。如来为导师。故色目以警之。菩萨为行人。故深怖而避之。色目。形容而名目也。贪习。计较来取。如吸揽然。吸生冷触。吒波罗忍寒声。青赤白莲寒冻色。即八寒地狱。贪水。即贪泉。饮之生贪。瘴海。南方瘴疠之气。触之即死。慢习。骄逸。由轻陵恃己而发。故感腾逸奔波之境。血河灌吞之报。西国有水。饮之则痴。慢属痴。是昏浊之气。嗔习。身心热恼。心属火。气属金。心火作气。铸而为金。故感刀山剑树之境。杀人而还自杀。不知随顺众生。即是随顺觉性。嗔火若除。气金不铸。无所容其刃矣。诈习。谄言勾引人。若绳缚木禁。索绞校锢。使无所脱。故感绳木绞校之境。必浸润已久。令人心悦。然后引入彀中。如水浸田而草木长。校是枷属。檛是槌属。诳习。狂言欺人。其志诬罔。其心飞扬。如风鼓尘。使人无见。故感尘土秽恶之境。没溺腾坠之报。怨习。包藏恨心。故感飞石投礰等境。相吞。谓衔恨之人。唯欲啮其肉而啖之。不知视怨如亲。衔恩而不衔怨。出世之正因也。违害鬼。违理害人之恶鬼。见习。谓恶见。交明。各有己见发明。恶见有五。一身见。执身有我。种种计著。二边见。于一切法。执断执常。三邪见。邪悟错解。拨无因果。四见取。非果计果。如以无想为涅槃之类。五戒禁取。非因计因。如持牛狗等戒。为生天因之类。萨迦耶。此云身见。违拒相反者。各执所是也。由违反不肯就正。故感王使证执以正是非。如行路相见者。狭路相逢。无处逃避也。照明者。在业镜台前。令其照明。无所隐讳也。能溺法身。名见坑。能致业苦。名毒壑。枉习。无罪而加之罪。不曲而强谓曲。以气焰逼人也。两山合来。无逃避处。合石谓石夹之。排。挤挫也。迫蹙其体。沥漉其血。又窄孔横度其身。如拔丝之状。能伤人。名谗虎。可惊怖。名霹雳。讼习。攻发人之覆藏。此覆彼讼曰交諠。陈献白也阴贼覆藏。发则获罪。适足以自压自坠。故如戴山履海。不戒讼而戒覆。意欲拔惹讼之根本。

  云何六报。阿难。一切众生。六识造业。所招恶报。从六根出。云何恶报从六根出。一者见报招引恶果。此见业交。则临终时。先见猛火满十方界。亡者神识飞坠乘烟。入无间狱。发明二相。一者明见。则能遍见种种恶物。生无量畏。二者暗见。寂然不见。生无量恐。如是见火。烧听。能为镬汤洋铜。烧息。能为黑烟紫焰。烧味。能为焦丸铁糜。烧触。能为热灰炉炭。烧心。能生星火迸洒。煽鼓空界。二者闻报招引恶果。此闻业交。则临终时。先见波涛没溺天地。亡者神识降注乘流。入无间狱。发明二相。一者开听。听种种闹。精神愗乱。二者闭听。寂然无闻。幽魄沉没。如是闻波。注闻。则能为责为诘。注见。则能为雷为吼。为恶毒气。注息。则能为雨为雾。洒诸毒虫。周遍身体。注味。则能为脓为血。种种杂秽。注触。则能为畜为鬼。为粪为尿。注意。则能为电为雹。摧碎心魄。三者嗅报招引恶果。此嗅业交。则临终时。先见毒气充塞远近。亡者神识。从地踊出。入无间狱。发明二相。一者通闻。被诸恶气熏极心扰。二者塞闻。气掩不通。闷绝于地。如是嗅气。冲息。则能为质为履。冲见。则能为火为炬。冲听。则能为没为溺。为洋为沸。冲味。则能为馁为爽。冲触。则能为绽为烂。为大肉山。有百千眼无量[口*(一/巾)]食。冲思。则能为灰为瘴。为飞砂礰。击碎身体。四者味报招引恶果。此味业交。则临终时。先见铁网猛焰炽烈。周覆世界。亡者神识。下透挂网。倒悬其头。入无间狱。发明二相。一者吸气。结成寒冰。冻裂身肉。二者吐气。飞为猛火。焦烂骨髓。如是尝味。历尝则能为承为忍。历见则能为然金石。历听。则能为利兵刃。历息。则能为大铁笼。弥覆国土。历触。则能为弓为箭。为弩为射。历思。则能为飞热铁。从空雨下。五者触报招引恶果。此触业交。则临终时。先见大山四面来合。无复出路。亡者神识。见大铁城。火蛇火狗。虎狼师子。牛头狱卒。马头罗刹。手执枪槊驱入城门。向无间狱。发明二相。一者合触。合山逼体。骨肉血溃。二者离触。刀剑触身。心肝屠裂。如是合触。历触。则能为道为观。为厅为案。历见。则能为烧为爇。历听。则能为撞为击。为剚为射。历息。则能为括为袋。为考为缚。历尝。则能为耕为钳。为斩为截。历思。则能为坠为飞。为煎为炙。六者思报招引恶果。此思业交。则临终时。先见恶风吹坏国土。亡者神识。被吹上空。旋落乘风。堕无间狱。发明二相。一者不觉。迷极则荒。奔走不息。二者不迷。觉知则苦。无量煎烧。痛深难忍。如是邪思。结思。则能为方为所。结见。则能为鉴为证。结听。则能为大合石。为冰为霜。为土为雾。结息。则能为大火车。火船火槛。结尝。则能为大叫唤。为悔为泣。结触。则能为大为小。为一日中万生万死。为偃为仰。

  造业招报。根识必俱。今以识为业。而报从根者。业并由心。报多约色用中相背。故诸根各别。性中相知。故受报原通。悟时一根返元。六根解脱。迷时一根造业。六根受报。极悟境中。一根遍满法界。极苦趣中。一身遍满地狱。临终先见。是现生报。亡者神识。是地狱报。六交皆无中阴。直入无间。从极恶论也。眼主心。心属火。眼为心之外窍。故见火。见业所取。不离明暗。交听。则水火相击。故有镬汤洋铜。交息。息是气。故成黑烟紫焰。交味。味因食显。故成焦丸铁糜。交触。触近欲事。故成热灰炉炭。交心。心属火。内外二火相然。故成星火迸洒。此由不能反见循元流逸奔色之报。耳主肾。肾属水。耳为肾之外窍。故见水。闻业所依。不离动静。交闻。从本根发也。责诘。是声尘类。交见。则水火相击。发为雷吼。变为毒气。交息。则气挟水。散为雨雾。变为毒虫。交味。变为脓血之类。交触。触有形质。阴阳气合。而为畜鬼粪尿。交意。亦水火相击。乘其意识起灭。而为电雹摧碎。此由不能反闻自性流逸奔声之报。嗅属气。故临终先见气。鼻息吸则下入。呼则上出。故神识从地而上。复从上而坠。嗅业所依。不离通塞。质。碍也。履。通也。因中恃虚气以冲人。今即冲本根。不得自在。恃见火而害人。今气冲见火。为火炬自烧。恃听聪而损人。今气冲听水。闭为浸溺。通为大洋沸海。以滋味为厌饫。今气冲味。皆成烂坏。鱼败曰馁。羹败曰爽。以利刃触众生肉。今气冲触。为绽裂腐烂。为众生[口*(一/巾)]食。巧思伤人。今气冲思。为灰瘴砂礰。击碎身体。此由不能反息循元流逸奔香之报。变尝为味。从所尝得名。贪味则网捕烧野。故见网焰等相。舌业所依。不离吸吐。吸气为寒。吐气为热。因中舌啖生命。使彼承领忍受。故历尝发苦。己亦承忍。依嗅恣贪。笼取群味。故为大铁笼。触味伤物。故感弓箭以自伤。缘味思物。故感飞铁以充味。虽但曰味。细详报处。亦多口四所招。此由不能旋味循元流逸奔味之报。合山刀剑。贪著男女身分而感。此相倍多倍恶。以淫习染合。败化伤伦。起杀起盗。积罪尤广。触业所依。不出离合。屠裂。即离相。道。趋狱之路。观。狱王之阙。厅案。治罪之处。刀插肉中曰剚。括袋。结口不令吐气。考缚。系身不容转动。耕是拔舌而耕。钳是夹具。截是支解。思则或降或升。或热恼。故为坠飞煎炙。此由不能反身自修流逸奔触之报。思属土而漂荡。故见恶风吹坏国土。思业所招。不出迷觉。荒奔。迷思也。知苦。觉思也。思必有所。故结思为受罪方所。见能鉴证。故结见为证罪事。合石等。水土交感也。火车等。皆载物之具。气所化也。叫唤悔泣。痛苦难忍也。大小等。触业乘乱思而变。此由不能反思自咎流逸奔法之报。

  阿难。是名地狱十因六果。皆是众生迷妄所造。若诸众生。恶业同造。入阿鼻狱。受无量苦。经无量劫。六根各造。及彼所作兼境兼根。是人则入八无间狱。身口意三。作杀盗淫。是人则入十八地狱。三业不兼。中间或为一杀一盗。是人则入三十六地狱。见见一根。单犯一业。是人则入一百八地狱。由是众生别作别造。于世界中。入同分地。妄想发生。非本来有。

  迷妄所造者。自心惑业妄发。更非外境。万物不出阴阳五行。世智所知。万变不出六根。世智所不知。世尊穷源之论。同造者。六根十因。具足而造。各造者。虽具足而先后间歇。有心而不犯。为不兼境。无心而误犯。为不兼根。故作特犯。兼境兼根。上皆极恶。若止造杀盗淫三恶。而不遍六。不具十。则轻矣。三恶中犯二。则又轻。见见。是能见根。所见境。若一根独造。单犯二业。则更轻。地狱亦从重而递减。八无间。即八寒八热大狱。较阿鼻稍轻。十八狱。从大狱所分。三十六狱。从十八狱所分。一百八狱。从三十六所分。狱势分。则受苦轻。造者。始于六根。发起恶业。作者。次于六境。成就恶业。恶业不同。即别作别造。所感狱报。入同分地。则有定处。非私受矣。曰同分地。可见境界历然。曰非本有。可见当体全空。

  复次阿难。是诸众生。非破律仪。犯菩萨戒。毁佛涅槃。诸余杂业。历劫烧然。后还罪毕。受诸鬼形。若于本因。贪物为罪。是人罪毕。遇物成形。名为怪鬼。贪色为罪。是人罪毕。遇风成形。名为魃鬼。贪惑为罪。是人罪毕。遇畜成形。名为魅鬼。贪恨为罪。是人罪毕。遇虫成形。名蛊毒鬼。贪忆为罪。是人罪毕。遇衰成形。名为厉鬼。贪傲为罪。是人罪毕。遇气成形。名为饿鬼。贪罔为罪。是人罪毕。遇幽为形。名为魇鬼。贪明为罪。是人罪毕。遇精为形。名魍魉鬼。贪成为罪。是人罪毕。遇明为形。名役使鬼。贪党为罪。是人罪毕。遇人为形。名传送鬼。阿难。是人皆以纯情坠落。业火烧干。上出为鬼。此等皆是自妄想业之所招引。若悟菩提。则妙圆明。本无所有。

  地狱罪毕而入鬼趣也。非。谤也。破。犯也。于一切戒。犯而兼谤。犯菩萨戒。唯犯无谤。毁佛涅槃。谤佛而兼谤法。戒为众生出苦之具。佛为众生拔苦之师。法为众生尽苦之地。谤此三种。即名断佛种性。罪莫重焉。轻重诸罪。略举地狱之因。地狱受苦者。众生业识身。随识变现。直待业识身尽。方受鬼身。十贪。即十习。于物生贪。余报在鬼。还托于物。为金银草木之精怪。贪色伤正和气。余习为风魃鬼。能令亢旱。惑即诈习。变幻迷惑。附畜为妖。如伥附虎。鼠成精之类。魅。现形以惑人者。嗔恨余习。附毒虫蛊人。冤者。追忆宿恨。伺衰求报。故为疫疠鬼。散瘟行疟之类。傲慢恃气。故乘虚气为饿鬼。又慢必转吝。吝乃感饿。罔即诬枉。逼压良善。故为鬼凭幽托暗。魇惑寐者。见习为明。作聪明而无正慧。魍魉。木石变怪。举一例耳。枉诈成私。谓之贪成。明。咒也。因中以诈术牵制驱使人。故为鬼被人咒术役使。讼者。结党朋证。谓之贪党。故报在鬼类。附人发泄。传送。如巫祝传迸吉凶之类。纯情。举重该九情八情等。烧乾者。因穷果尽也。悟菩提者。如从梦醒。何法可得。妙则不受业缚。圆则不容他物。明则了无幽暗。诸趣皆空。何况鬼趣。

  复次阿难。鬼业既尽。则情与想二俱成空。方于世间。与元负人怨对相值。身为畜生。酬其宿债。物怪之鬼。物销报尽。生于世间。多为枭类。风魃之鬼。风销报尽。生于世间。多为咎征一切异类。畜魅之鬼。畜死报尽。生于世间。多为狐类。虫蛊之鬼。虫灭报尽。生于世间。多为毒类。衰厉之鬼。衰穷报尽。生于世间。多为蛔类。受气之鬼。气销报尽。生于世间。多为食类。绵幽之鬼。幽销报尽。生于世间。多为服类。和精之鬼。和销报尽。生于世间。多为应类。明灵之鬼。明灭报尽。生于世间。多为休征一切诸类。依人之鬼。人亡报尽。生于世间。多为循类。

  鬼业尽而入畜生趣也。畜生趣。亦有上趣贬坠。及修带嗔杀者。如龙王迦楼罗王等。此唯从鬼来者。多者。约多分。不尽然也。类摄非一。所著之物毁坏。鬼随寿终。是为报尽。土枭附块。似怪鬼之著物。贪习倾夺坑杀。酬斯债耳。咎征。如商羊舞水。鼯鼠呼人之类。旱魃为灾。变畜仍以兆灾。魅鬼原于狂惑。转为妖惑之狐。毒类。蛇蝎之属。厉鬼入人身为病。转为蛲蛔。还托身内。慢习骄吝。欠负必多。作鬼受饥。为畜充食。所以偿也。绵著也。幽暗也。暗中魇著之鬼。服类。驼驴牛马之属。为人服用。酬其逼压之债。见明作鬼。和诸精灵。为应类之畜。即社燕寒鸿。能应时序者。和者。杂也。咒以持力发灵。力尽无验。鬼亦报终。转生休征之属。如凤麟之类。附巫之鬼。所附巫死。鬼亦报终。循类。如猫犬等。依顺人者。

  阿难。是等皆以业火干枯。酬其宿债。傍为畜生。此等亦皆自虚妄业之所招引。若悟菩提。则此妄缘。本无所有。如汝所言宝莲香等。及琉琉王。善星比丘。如是恶业。本自发明。非从天降。亦非地出。亦非人与。自妄所招。还自来受。菩提心中。皆为浮虚妄想凝结。

  此总结三途也。三途各自虚妄造业发生。非天降地出人与也。妄造妄受。觉性之中。皆如空华。若是从他所授。或有漏网。自作自受。真无逃避处。

  复次阿难。从是畜生酬偿先债。若彼酬者。分越所酬。此等众生还复为人。反征其剩。如彼有力。兼有福德。则于人中。不舍人身。酬还彼力。若无福者。还为畜生。偿彼余直。阿难当知若用钱物。或役其力。偿足自停。如于中间杀彼身命。或食其肉。如是乃至经微尘劫。相食相诛。犹如转轮。互为高下。无有休息。除奢摩他。及佛出世。不可停寝。

  畜生固来酬债。若债主过分取酬。此等将复为人。征索所余之直。常见善人生子破家。或被劫盗。或被欠负。或横遭驱役。或枉受挫打。斯皆先业合舍此身。为畜酬剩。由树福德。人中略偿。阿难下。复明负债易偿负命难偿。奢摩地。正定自力也。佛出世。与之释冤。仗他力也。唯二方得停偿。

  汝今应知彼枭伦者。酬足复形。生人道中。参合顽类。彼咎征者。酬足复形。生人道中。参合愚类。彼狐伦者。酬足复形。生人道中。参合庸类。彼毒伦者。酬足复形。生人道中。参合狠类。彼蛔伦者。酬足复形。生人道中。参合微类。彼食伦者。酬足复形。生人道中。参合柔类。彼服伦者。酬足复形。生人道中。参合劳类。彼应伦者。酬足复形。生人道中。参合文类。彼休征者。酬足复形。生人道中。参合明类。彼诸循伦。酬足复形。生人道中。参于达类。阿难。是等皆以宿债毕酬。复形人道。皆无始来。业计颠倒。相生相杀。不遇如来。不闻正法。于尘劳中。法尔轮转。此辈名为可怜愍者。

  畜生业尽而复人形也。人道善报。而从畜来。杂厮其中。故曰参合。十类之中。凶多吉少。苦多乐少。业计颠倒。索债与命。征债相生。索命相杀。非好缘会聚也。不遇如来。闻法解释。生杀无休。故可怜愍。十类皆宿习报。唯傲因柔报者。昔藐人而今为人藐。乃反对报。文明达。亦杂技聪黠耳。

  阿难。复有从人不依正觉。修三摩地。别修妄念。存想固形。游于山林人不及处。有十种仙。阿难。彼诸众生。坚固服饵。而不休息。食道圆成。名地行仙。坚固草木。而不休息。药道圆成。名飞行仙。坚固金石。而不休息。化道圆成。名游行仙。坚固动止。而不休息。气精圆成。名空行仙。坚固津液。而不休息。润德圆成。名天行仙。坚固精色。而不休息。吸粹圆成。名通行仙。坚固咒禁。而不休息。术法圆成。名道行仙。坚固思念。而不休息。思忆圆成。名照行仙。坚固交遘而不休息。感应圆成。名精行仙。坚固变化而不休息。觉悟圆成。名绝行仙。阿难。是等皆于人中炼心。不修正觉。别得生理。寿千万岁。休止深山。或大海岛。绝于人境。斯亦轮回妄想流转。不修三昧。报尽还来散入诸趣。

  从人道进修而入仙道也。依正觉。修三摩地者。依不生灭心。为本修因也。存想长生。欲形骸坚固不坏。即妄念也。终归败坏。比天为劣。比人为优。山林人不及处。名山洞府。神仙隐迹之乡。十行字。功行也。服饵。胡麻莲芡之类。食所常用。故曰食道。康壮寿永。未得轻举。草木。芝菖松柏之类。药所常用。故曰药道。身轻飞步。升高越壑。金石。铅汞丹砂之类。化道二种。一能化骨。寿永体坚。二能化物。俾贱作贵。游戏人间。广行利益。动止。运气调生之事。炼精还气。炼气还神。炼神还虚也。羽化飞升。虚空游行。津液。鼓天池。咽玉液。能令水升火降。而结内丹。故曰润德。超空行而至天上。精色。如朝采日精。夜采月华。通行。精神与造化通也。持咒自成仙道。亦兼愈病驱魅。以济群生。故曰道行。思念。或存想顶门而出神。或系心脐轮而炼丹。澄神凝思。久而照应。故曰照行。取坎填离。抽添铅汞。以结仙胎。所谓交遘也。摄卫精气。故曰精行。勿惑邪说。通悟化理。能大幻化。妙绝一世。称绝行仙。炼心。非止服饵等。尤以操行为本。如持戒积德救济累功。不修正觉者。不达本心真常。万形自体。乃怖死留生。长生为号。言长。仅以胜短。说生。终以待灭。岂识无生妙体。别得生理者。于正觉外。别得延生妄理。

  阿难。诸世间人。不求常住。未能舍诸妻妾恩爱。于邪淫中。心不流逸。澄蓥生明。命终之后。邻于日月。如是一类。名四天王天。于己妻房。淫爱微薄。于净居时。不得全味。命终之后。超日月明。居人间顶。如是一类。名忉利天。逢欲暂交。去无思忆。于人间世。动少静多。命终之后。于虚空中。朗然安住。日月光明。上照不及。是诸人等。自有光明。如是一类。名须焰摩天。一切时静。有应触来。未能违戾。命终之后。上升精微。不接下界诸人天境。乃至劫坏。三灾不及。如是一类。名兜率陀天。我无欲心。应汝行事。于横陈时。味如嚼蜡。命终之后。生越化地。如是一类。名乐变化天。无世间心。同世行事。于行事交。了然超越。命终之后。遍能出超化无化境。如是一类。名他化自在天。阿难。如是六天。形虽出动。心迹尚交。自此以还。名为欲界。

  此下明天趣。不求常住者。不求出世间修本常理。但希世间有尽乐果。妻妾为正淫。外色为邪淫。不但身不犯邪淫。而心亦无一念犯。爱水不流。则湛性澄蓥。故生须弥腰。四天王天。持国。增长。广目。多闻。各据一面。净味不全。为有微爱。比前已超一倍。故生须弥顶。忉利天。此云三十三。帝释所统之界。此上二天。名地居天。渐向于静曰动少静多。能感空居朗住。较须弥更高一倍。日月光不及上照。唯有身光互相照耀。须焰摩。此云时分。以莲华开合为昼夜。常居静中。则自无欲。或有触来。未能违情。暂应之耳。生第四天。此天有内院外院。内院是补处菩萨寄居。即外院不得窥其堂奥。况下界诸天。故曰精微。天主弥勒。发弘誓愿。得生彼处。以无漏力。三灾不及。二院之外。又有业报天。有漏业所成。三灾可坏。经或先言外天。而后兼内院。译者省文。兜率陀。此云知足。无心而境至曰横陈。无心应境同前。无味胜之。生越化地者。自能变化欲境。随意受用。超越下天之无化。自居化地。无世间心者。心希上界。无世间情欲。但同世间权作夫妇。不但全无滋味。抑且了然超越。超出化无化境。化即第五天。无化即前四天。他化自在者。诸欲乐境。不劳自化。皆由他化而自在受用。此上四天。名空居天。制动而向静曰出动。地居二天。则形交。男女嫁娶。亦如人间。但风气一交。欲漏便除。非若人间不净流溢。焰摩则勾抱。兜率则执手。变化则对笑。他化则相视。共有饮食。睡眠。淫欲。故号欲天。六欲天福。因五戒十善而致。今止约欲微增胜者。欲为轮回根本。前明沦坠始于此。今明超腾亦始于此。初心未能成就禅定智慧。且速断根本。则轮回可出也。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 2018 在线学佛 | 邮件:service@jingtuzang.org | 粤ICP备11002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