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施简单易行契理契机的修学法门 试析西方极乐世界的有与无

目录


布施简单易行契理契机的修学法门

一、布施的意义与种类布施,梵语dāna,意即布施。也就是以慈悲心给予他人福祉与利益之事。《维摩经》中说:“布施是菩萨净土,菩萨成佛时,一切能舍众生来生其国”;《中论》中说:“不依世俗谛,不得第一义谛;不得第一义,则不得涅槃。”可见,布施作为佛教修行的突破点,可以历炼自己的身心,增长自己的福慧,以此积累自己成佛的资粮。应当说,布施是学佛中简单、易行、契理、契机的修学法门之一。所以菩萨六度法门的第一门就是布施门。布施有财施、法施、无畏施等三种,能治悭贪吝啬,除灭贫穷。就三种布施而言,所谓财施,即是以财物施予他人;所谓法施,即是以佛法施予他人;所谓无畏施,即是以不畏惧施予他人。二、布施的方法布施虽有三种,却又分明是因人而施设的方便。于是才有了三与一的不同,不可执为定法。正如《大品般若》中所说:“菩萨住二谛,为众生说法”。对此,龙树菩萨在《大智度论》中解释说:“为执有者说空,为执空者说有”;《维摩经》中,大迦叶于贫里行乞与须菩提从富舍贫,分明是给众生一个种福田的机会。即是“先以欲勾牵,后令入佛智”。而众生之病非空即有,凡自以为是,则又成新执,与佛相背。对症下药就成了佛法中永恒的生命力。如是,所接引众生的布施方法,正如《心地观经》中说:“能施所及施物,于三世中无所得;我等安住最胜心,供养一切十方佛”。又如永明延寿禅师所说:“虽教似月临千界,还如空度万缘”。如此才能恒顺任运,纵横自在。布施是治贫穷的福田。在给予他人的过程中,自己就有了自利的可能性。布施的因缘非常微妙,不可以用我们一般人的心量与眼界观察人生与事物。明白了这样的道,则身处逆境、顺境,都能坦然相待,不怨声载道。布施是治我执悭贪的妙药。众生的病根是“我”。因为了我,人们才会有贪心,并且这种由我执而引发的贪心之病,无量劫来一直缠绕着我们每个人,致使轮回不息,不解脱。佛陀时代,有一位贫穷的妇女总是跟在佛陀的后面占便宜。因为佛陀每次讲法后,都有丰厚的供养,佛陀转施于她。一次,佛陀为度化她,就对她说:“只要你说出不要,食物照样会布施给你。”可是,贪心极重的她,竟许久说不出“不要”两个字。此时,这位妇女才认识到,自己是多么的悭贪。以此反观自己,应该“内自省也”。事实上,“我”到底是什么呢?佛经上说:我是由色、受、想、行、识五蕴所成。用此,我是龙树菩萨的“众缘所生法,是即无自性”;也如《心经》所说:“照见五蕴皆空”;又如《华严经》所说:“色如聚沫,受如水泡,想如野马,行如芭蕉,识如幻”;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曾写过这样一副对联:“看我非我,我看我我也非我;装谁像谁,谁装谁谁就像谁。”可见,人生仅仅是一个过程而已。也就是说,人身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布施是治疗消极厌世的良方。大乘佛教是把现实当作修行的道场锻炼自己,死后还要乘愿再来。中国汉、藏两佛教都是大乘佛教,所以在面对人生的同时,放下并不是放弃,随缘也不是随便,负责不意味着负担。虽然能施、所施、中间物三者都是幻化不实,但站在人的角度,或恒顺人的价值观念出发,却依然要面对现实历事炼心。只有这样,才可能使人们慢慢洗心革面,接受事物的真相:色即是空,空即是空,如是感受,功德无量无边,正是成佛的资粮。无论是观音菩萨的大慈大悲的十二大愿,还是地藏王菩萨的:“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令人无限神往。因为菩萨只有在不断地度众生的过程中,最终成就自己的佛果。所以,布施的后面应加上“波罗密”,也就是只有在智慧的导引下,才能完成最圆满的布施。正如“五度如盲,六度如导。”由此可见:如果只有布施等,没有智慧,学佛就没有了方向;如果只有智慧,没有布施等,学佛也就没有了前提。三、布施的现代意义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佛教的布施法门面对今天的现实,怎么样才能发挥出它的积极意义呢?作为社会中的每一个人,从来都不是孤立的存在的。佛教所说的“同体大悲”,是从佛教人溺己溺的慈悲济世精神出发,面对需要帮助的人们,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伸出自己的双手,或给予救济,或给予鼓励,或给予依止。整个布施的过程不应有一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觉,或者一种商人的交易心理。要感谢被帮助的人,正是因为他们,自己才有了一份机会。因为这样的机会,我们会得到一种布施的快乐,同时也会得到一种佛法的实践。佛教说,“境由心转”。如果我们能够淡化我执的贪心,多做一些利益社会人群的事情。那么,我们所做的就是佛菩萨的行为,我们因此会生活得更加幸福。



试析西方极乐世界的有与无

前 言

“法不孤起,仗境方生;道不虚行,遇缘即应。”①时值末法,人根陋劣,佛教法门虽千差万别,但唯净土法门,自利利地,带业往生,普利群机,出离苦海,超凡入圣。毕竟人的生命在呼吸之间,毕竟人的根性是避苦而求乐。于是,净土法门就有了无限的生机。如《阿弥陀经》佛陀无问自说的殊胜,《大乘起信论》中,马鸣菩萨说:若人专念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所修善根,回向愿求生彼世界,即得往生,常见佛故,终无有退。②只是,对于净土的有与无,人们依旧疑惑,以至于影响了人们的归信净土。有感于此,后学浅薄,却妄想试图说明这样一个并不是轻易就能解决的问题。希望以此坚固自己的信心。

一、净土的安立

1为导引众生解脱而安立(1)、净土依据:依念佛的因缘而安立。诸佛菩萨慈悲开示念佛法门,安立净土,接引众生离苦得乐。《法华经》“方便品”中说:“若人散乱心,入于塔庙中,一称南无佛,皆已成佛道”。③《佛藏经》中,有“念佛品”,探讨念佛法门的殊胜。④《大智度论》卷二十二中,于无想定后,次第说“八念”,其第一念即是“念佛”⑤。佛菩萨开示念佛的经论,何止成千上万。可见,“念佛”是佛菩萨倡导的最简单易行的解脱法门。而净土法门,正是由“念佛”所成就的。尽管,“念佛”还可以成就“禅波罗密”,或者,也可以成就密宗的“本尊法”。而《楞严经》卷六中说:“方便有多门,圣性无不通”⑥,此也正同于《中观论》第二十四中所说:“不依世俗谛,不得第一义。不得第一义,则不得涅B231。”⑦那么,从“念佛”而成就其它法门,以达到“上山千条路,同仰一月高”的菩提境界,也是可能的。只是,对于一般人的因缘,更适应于用净土法门了生脱死。(2)、净土的种类与极乐世界的殊胜。因为众生各有因缘,即对哪一尊佛有缘,那么,通过念哪一尊佛所感召的净土也不尽相同。如东方药师净土,兜率内院的弥勒净土等等。《无量寿经》第五中说,阿弥陀佛因地之时的法藏比丘,听世间自在王佛宣说,二百一十亿诸佛刹土。⑧可见,即有二百一十亿佛净土。对此,法藏比丘发愿成佛之时,对契机众生成就四十八愿的西方极乐净土。在众多的净土之中,对娑婆世界最为有缘的,当属阿弥陀佛的西方极乐世界。个中原因,实在是娑婆世界无量诸苦的众生,避苦而欣乐的愿望所致。就一般众生而言,要解决现实中的种种遗憾、缺陷,加之更突出的人生归宿问题,面对极乐世界“无有众苦,但受诸乐”等种种依正庄严,无疑会产生巨大的吸引力和诱惑力。所以,中国历来就有“家家弥陀佛”之说;更有净土“带业往生”的特点。如《那先比丘经》中说,带业往生犹如大石置于船上。此中,大石比喻人所造的重业,船比喻为佛力加被。⑨而阿弥陀佛的慈悲愿力更胜一筹。自然而然地,人们会选择西方极乐世界为自己的归宿。至于说,由“阿弥陀佛”名号悟入实相理,证得般若智慧,达到上品上生,只能说是理事圆融。同时,也允许就事相上用功而下品下生,此可谓雅俗共赏,普利群机。虽然超越了一般人的认识范畴,但却能包融一般人的观念,并以此为立宗的基础。一如《百论》“舍罪福品”中,先依福舍罪,然后依空舍福。可见,一句阿弥陀佛,同样有一个随缘的过程。其最终目的,自然是圆证菩提。2关于净土的存在问题(1)、极乐世界真实不虚,即“生者决定生”,此正是本文所要阐述的问题。事实上,净土的存在,是就现象界而言的。而现象界对一般人的认识,总是实实在在。就此角度而言,西方极乐世界的存在,是毫无疑问的。如是,净土的真实性可以确定下来。因为,我们这个世界的观念,是二元相待。于是,对于娑婆世界的种种苦相,在二元的观念里,需要一个比之现前更好的世界导引众生。于是,释迦牟尼佛在《阿弥陀经》中说:“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有世界名曰极乐。”10并有种种依正庄严二报。众生于是欣然而往。可见,西方净土的真实性,是佛菩萨站在众生的位置而说的。从这样的角度出发,极乐世界是一个必然的真实存在。正因为如此,对于那些被各种痛苦所缠绕的众生,无异是一个最好的归趣。在《弥陀要解》中,同样能够证明西方净土的真实:信事者,深信只现前一念不可尽故,依心所现十方世界亦不可尽,实有极乐国在十万亿土外,不同庄生梦蝶一般无实。11此中之事,即是指众生分上的随缘安立,是世间的真实。可见:“生者决定生。”(2)、极乐世界与天堂的区别。“西方净土”是教化众生的方便和手段,而不是终极目的,就象《法华经》中所说的“化城”一般;又如《大乘玄论》说有五种净土:“一、净,二、不净,三、不净净,四、净不净,五、杂土”;12又引《仁王般若经》:“三贤十圣住果位,唯佛一人居净土”。13由此可见,凡是没有究竟圆满菩提果位的往生者,必然都要继续努力。因为,成佛才是目的。而上帝所主宰的天堂,则是一个永恒而不可以越位的所在。信我者升天堂。在那里,大家都是上帝的子女,却根本无法成为上帝。无论如何,这是一个不平等的所在。进一步说,世界没有第一因,所谓上帝造人无有是处。如此看来,天堂之说本身就难以让人信服。所以,两厢比较,西方极乐世界和天堂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二、净土的非安立

1关于净土的不存在问题(1)净土的无自性。此是对执著实有极乐世界的否定,是就另一角度,即对圣者而言。要知道,极乐世界是缘起法的存在。因为,它不是原来固有的存在,只是阿弥陀佛教化众生的一种方便,即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也是各种因缘具足的结果,所以,不能算是绝对真实。况且,一切现象界的存在,本是迁流不住、刹那变化不定的,即是无自性。如《十二门论》“观因缘门”中说:  “众缘所生法,是即无自性。若无自性者,云何有是法”。14

或者,也如《中观论》“观四谛品”中说:“众缘所生法,我说即是无”15。由此可知,并没有一个真实存在的西方极乐世界。应当说,这是就事物的本质界而言的。事实上,一切宇宙万有都是缘起的假象。假象不是直象,而一般人却以为是真象。如是,自然挣脱不出现象界的束缚。于是,应当从实有的缘起中,通达无有自性的空。正如《心经》所说的,“色不异空”,《金刚经》所说的,“凡所有相,皆是虚妄”16。那么,定位极乐世界空而无实,也是完全合理的事。只是,一般人很难接受。(2)、所谓往生西方。即“去者实不去”。以上所说西方极乐世界,缘起无自性是空。那么,往生极乐世界,也就成为了不可得。如《肇论》“物不迁论”中说:“法无去来,无动转者。”又说:“诸法本无所从来,去亦无所至。”又说:“观方知彼去,去者不至方。”又如:“旋岚偃岳而常静,江河竟注而不流,野马飘鼓而不动,日月历天而不周,复何怪哉!17可见,一般人以为的动转与来去等观念,正受到挑战,往生的问题也成其为不可能。我们可以进一步来探讨这个问题。所谓“生”,《中观论》“观因缘品”中说:“诸法不自生,亦不从他生,不共不无因,是故知无生”。18

此中,关于四种生的可能性被否定后,得出结论:诸法无生。可见,诸法无生是事物的真实相。再进一步探讨无生的问题。如果不能往生西方的话,而现见从甲地到乙地,两点间有一位移的空间,又做何解释呢?《中观论》“观去来品”中说:“已去无有去,未去无有去,离已去未去,去时亦无去”。19

这真可谓实实在在的没有往生的观念了。此即是“去者实不去”。2净土有无之间的关系(1)、从二谛看净土。前面肯定了极乐世界的存在,然后又否定了西方净土的真实性。这实在让人感到莫棱两可、产生误全,甚至无所适从。更有甚者,落入断灭空中。而佛教所说的是,“宁可执有如须弥山,不可执空如芥子许”,正是为对治拨无因果的断灭空的。那么,怎样认识空与有呢?《大品般若》“具足品”中说:菩萨摩诃萨住二谛中,为众生说法,世谛第一义谛20;《中观论》“观四谛品”中说:“诸佛依二谛,为众生说法”21;《百论》“破空品”中说:诸佛说法常依俗谛第一义谛,是二皆实,非妄语也。22可见,二谛是多么重要!如此看来,极乐世界存在问题,可以说是:也有也没有。因为:对一般人而言,绝对是有;就圣人而说,又实在是空。实际上,这是对极乐世界一种事物上,产生不同的两种看法。如果以为有是有,或者空是空,那么,空有两者之间就没有了关系。而二者却是一。之所以如此,如《肇论》“物不迁论”中说:“宗途屈于好异”23,所以,产生了空有二边之见。事物的真实相是:有即是空,空即是有。一如《心经》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即是“平等不二”,或者是“非有非空”。因为:有是非有,空是非空。如果一定说有或一定说空,分明都是一种错误。如是,则空有相异。《大智度论》卷四十三中说:“离是二边,行于中道,是为般若波罗密”24。如是,非有非空即是中道无所得。既是无所得,那么,为什么要定说空有呢?只是方便说空有罢了。如《维摩经》“佛道品”中说:智度菩萨母,方便以为父。一切众导师,无不由是生。25此即是从根本生方便的用,以此教化众生。如是,对于不信净土的众生,即说净土真实不虚;对于已然诚信的众生,为遣其执,又说净土无自性空。即“色不异空,色即是空”。若又执于空,则应对之以:“空不异色,空即是色”。或者,可以这样认为:极乐世界是建立在世俗谛上的。就众生分上是真实不虚。只是,就第一义谛的角度看,自性空无。若然执有空无,则又要遣其空无。却又有空有两种方便。这种超越,对一般人不是一件易事,所以要循序渐进,切不可倒因为果。从探讨的结果看:就世俗谛出发,极乐世界不是虚构的。即“生者决定生”;而当下又是第一谛,西方净土了不可得。即“去者实不去”。如能体会于此,则对于西方弥陀净土的有与无:即是无二无别,则能圆融无碍。那么,又有什么奇怪的呢?进一步,则能恒顺众生,自受用并教化于他人,直至成就无上菩提,善莫大焉!(2)、关于“唯心净土,自性弥陀”。应当说:第一义谛、不二平等、无所得等,正是“唯心净土,自性弥陀”的立足点。正因为如此,所谓“唯心”之心,即是“真心”,或“清净心”。《楞严经》卷一中,“七处征心”,了不可得;《弥陀要解》中说:“吾人现前一念心性,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26。此中,不可得心,即是第一义谛,即是不二平等,也即是真心,如是,《观经》中所说的“是心是佛,是心作佛”27,才有意义,所谓“真心”也称“理体”。如《弥陀要解》中说:信理者,深信十万亿土,实不出我现前介尔一念心外,以吾现前一念心性实无外故。又深信西方依正主伴,皆吾现前一念心中所现影,全事即理,全妄即真。28由此可知,在一念心中:理事圆融,无二无别。那么,西方极乐世界,即是心中之影像。如是:即有即心,即心即有。事实上,十法界依正都是一心之所变现。所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当于众生心内耕耘。如是,在一念心内,或者自性之中,悟得自他不二。那么,我们的胸襟将会因此而拓展,达到“心包太虚,量周沙界”。那么,我们要往生的西方极乐世界,则是自己心内所变现的净土,自然会无所障碍。当我们体会到了“心”的微妙,那么,就应当在心上下功夫。如《维摩经》“佛国品”中说:“若菩萨欲得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则佛土净。”29而在这个净心的过程中,因为每个人的因缘不同,在持诵“阿弥陀佛”名号的过程中,观想极乐世界依正庄严,也即是回归“一念心”的过程。如《弥陀要解》中说:故释迦慈尊,无问自说。特向大智舍利弗拈出。可谓方便中第一方便,了义中无上了义,圆顿中最极圆顿。故云:清珠投于浊水,浊水不得不清;佛号投于乱心,乱心不得不佛也。30在回归一念心的过程中,,因每个人精进的程度不同,于是,西方净土才有了九品莲台的不同。这并不意味着不平等,实在是,走向平等路上的人有先后罢了。而最终的目的却没有什么不同。

三、结语

佛法中,对西方净土的探讨,感受的是:佛法的圆融。无论极乐世界是有,还是无,都有其存在的意义。即使已经通达,也要谨慎从事。切不可以随便言说空无的问题。因为一般人无法接受,更容易失去信心而误入歧途,事实上,专注于一境:“阿弥陀佛”,用心一处,受用无尽。因《无量义经》“说法品”中说:“无量义者,从一法生”。31如是,怎么可以不于此安身立命?至少下品下生,也不至于一不小心,流浪生死。更何况远非如此呢!当然,若然已经通达,所对之缘也已成熟,那么,又何所妨碍于说空说有呢?只是,应契机为善。注解:①《瑜伽焰口要集》,康熙癸酉年,宝华山本,13页。②《大乘起信论》,大正藏32,951中原文:“如经中说,若善男子善女子,专念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以诸善根回向愿生决定得生,常见彼佛信心增长永不退于彼闻法观佛法身,渐次修行得入正信”。③《妙法莲华经》“方便品”,大正藏9,9上。④《佛藏经》念佛品,大正藏15,784中——785中。⑤《大智度论》卷二十二,大正藏25,221——228。⑥《楞严经》卷六,大正藏15,130上原文:“归元性无二,方便有多门,对性无不通,顺逆皆方便。”⑦《中观论》卷二十四,大正藏30,P33上。⑧《佛说无量寿经》卷上,大正藏12,267上——下,引曹魏天竺三藏康僧铠译本。⑨《那先比丘经》,大正藏32,701下。10《佛说阿弥陀经》,大正藏12,701下。11《阿弥陀经要解》,大正藏37,364下。12《大乘玄论》卷五,大正藏45,67上。13《仁王般若波罗密经》,吉藏大师引《仁王经》文。14《十二门论》观因缘品,大正藏30,159下。15《中观论》观四谛品大正藏30,33中原文:“众缘所生法,我说即是无”。16《金刚般若波罗密经》,姚秦罗什译大正藏8,749上。17《肇论、物不迁论》大正藏45,151中。18《中观论》观因缘品,大正藏30,2中。19《中观论》观去来品,大正藏30,3下。20《大品般若波罗密经》卷二十五具足品,罗什译大正藏8,405上。21《中观论》四谛品,大正藏30,32中。22《百论》破空品,大正藏30,181下。23《肇论、物不迁论》,大正藏45,151上。24《大智度论》卷四十三,大正藏25,370上。25《维摩诘所说经》佛道品,大正藏14,549下。26《阿弥陀经要解》,大正藏37,364上。27《观经》第八观,大正藏12,343上。28《阿弥陀经要解》,大正藏37,364下。29《维摩诘所说经》佛国品,大正藏14,538下。30《阿弥陀经要解》,大正藏37,365下。30《无量义经》说法品,大正藏9,385下。

 



轮回与解脱

关于轮回与解脱的问题,是一个非常模糊的概念,即便是大家学佛,对于这个问题也不是特别明了。正是因为如此,今天有这样一个因缘,我试图给大家做一个详细的说明,希望大家能够受益。

佛教讲:“生死是大,无常迅速。轮回路险,可供堪忧。”的的确确人生短暂,不管你愿不愿意,你活着必定将来要死。在我们临死的时候,无疑承认了人生无常,所以古人有:“清山绿水看人忙,草木风灯闪电光。人归何处青山在,总是南柯梦一场。”其实这种觉悟往往是已经晚了,是结束了之后的一种感受,说“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其实面对失去的岁月,孔子也说过:“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也就是说人生短暂,不论我们愿意不愿意,在这一点上是最公平的,无论你是荣华富贵,无论你是平民百姓,无论你是高官厚禄,结果都平等,大家都一样,在这一点上没有人不公平。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活着的时候,应该怎么样做,死后到哪里去,我们都不太清楚。

轮回究竟是什么呢?其实轮回是一个动的概念,它是动的。既然是轮回,说一个非常明了的比喻,其实就是绕圈儿,就是围绕一个圈子绕啊绕,绕来绕去,绕的饶有兴趣。这就是人哪,这就是人生,这就是六道轮回的众生啊,自以为是,特别是在圈子里绕得有滋有味,他不愿意走出来。一旦走出来,他就很茫然,他认为:“你说的空、你说的无常,那多没意思呀,现在我觉得很好,有一个实实在在的我呀。”所以佛法讲这不契机呀。你在给很多人讲佛法的时候,他也饶有兴趣的在听,听来听去说:“你学佛吧。”他却推辞:“对不起,我不学,我没时间呐,我得挣钱哪。”你给他一个护身符,他非常高兴要,保佑他发财,保佑他平安。说他信吧,他不信;说他不信吧,他又接受。欲望在作怪,不是什么好事。就象当年大家学气功,一听说是佛家功,连出家人也投降了,也去学,学完了也给人看病。出家人不是给人看身体病的,是给人看心理的、心灵上、精神上的病的,怎么可以给人家看身体的病呢?这是不应该的。而且在此我也告诉大家,气功跟佛教没有任何关系,没有一点点联系,因为他们就是两条路。我奉劝那些一边学佛一边练气功的人,你连一个皈依弟子也不合格,这是事实,不是因为我对你有成见,而是你只能走一条路呀。

既然轮回是一个动的概念,它必然是一个圆圈,圆圈就是六道轮回,也就是天、人、阿修罗、地狱、恶鬼、畜生六道。我们在这六个点上作短暂的停留,然后又到了另一个点,我们就是这样绕来绕去,绕道了今天,人生这时不易。佛教讲,人生难得,就象大海中的盲龟,有一块横木,上面有一个眼儿,大海中横木在漂流,盲龟也在漂流,当盲龟的头钻到那根横木的眼儿中,这就是人生的机遇,特别的艰难。

我们今天听到Li.Hong.Zhi、听到法轮*,自焚的事件,在我们看来实在是无法忍受的一件事,有很多人就误解了,说:“你们佛教怎么会这样做呢?”这跟佛教没有任何关系,我一直在强调,因为在佛教里面关于出家人和在家的居士的五戒里面,第一点就是不能杀生,绝对不能杀生,也不能劝人家死,也不能劝人家说死后是快乐的,怎么可能鼓动人家自杀呢?这是教唆杀人犯哪!象这样的人能升天国、能到极乐吗?毫无疑问地、肯定是轮回的,这是瞎扯蛋呢。但是很多人愿意听,没办法,佛教中有一句话:“听邪不听正,听骗不听劝。”你跟他讲佛法,他说你没有本事,说你不能治病,也没有什么功夫,也不能给我看看我的前生是怎么来的。非常遗憾,这就已经上当了,你让人家给骗了,你关心的那些事情,你不懂呀,不动就好办了,说什么都行了,因为你不懂,你要懂就不关心了。劝大家好好想一想,我们究竟是不是在学佛?一不小心要轮回。

正是因为轮回是个动的概念,我们说它不定,轮回是不定的。关于轮回有几种说法,第一种说法是定命论,也叫宿命论。也就是相信人有灵魂,而有灵魂在我们看来就是一个“定”的概念,就是说人死后就为人,狗死后就为狗,天人死后还生为天人,地狱永远是地狱,鬼永远是鬼。那么看起来修行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没有用的,一切都注定不变了,在努力也没有用。但是,很多人相信,一说佛教他就说你们佛教是讲究轮回转世的。佛教不是轮回转世的,我今天清清楚楚地告诉诸位,佛教绝不承认这种歪理邪说。宿命论的关于灵魂的转世说,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就是断灭论。人死后什么都没有了,人死后啥也不是。人死后真的什么也不是吗?但是这种人他就认为人死后什么都没有了,因为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他才坏事做绝了,他敢,他不怕。这种思想非常可怕,因为他认为人死后,这个物质第一,极端的唯物主义,真正的唯物主义也不敢这么去看,极端哪,所以才去“潇洒走一回”,人死了,所以才“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赶紧及时享乐,不然就没有机会。这是一种观点,而且这种观点很有市场。有的人期望着他死后什么都没了,因为他坏事做绝了,做了很多坏事,怕轮回。有的人就极端地主张这种观点,反对你的信仰,问你:“你学佛是为了什么?”然后你说是为了信仰,他就摇头,他不信。你说得再神圣一点,是为了度众生,那他就更闹了,根本也不相信。最后你说:“嗨,我实在没有办法了,我是因为吃不上喝不上,才来出家的。”他高兴了:“嗨,你最真诚了。”因为这种人在为自己不信仰在找一个台阶,否则他心里也不平衡,说你那么正常,你那么神圣,你那么理智,我就是很卑鄙了,所以他一定要找一个台阶。这就是一种断灭论,我们学佛是有因缘的,有原因的,这种原因是你活不下去了才去学佛的,而我不然,我现在有吃有喝有乐,我自然就不学,这是一种断灭论。断灭论的危害是非常大的,我们现在社会上世风日下,道德败坏,其原因不在于此吗?肯定是如此的,有关系,绝对有关系。

举一个例子,说乡下的一只猫和山上的一只老虎,都为了躲避,两者就相遇了。老虎对猫说:你是吃老鼠的,乡下老鼠这么多,你怎么饿成这个样子呢?猫说:哎呀,现在的鼠辈都成精了,我敢吃谁呀?我谁都不敢吃了。然后猫又问老虎:你怎么这么瘦呀,你是吃人的呀?老虎感慨:“你看看现在哪个像人呐?”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比喻,告诉我们现在这个社会颠倒了,不是我们诅咒这个社会这个现实,这个现实伦理道德太差劲了。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断灭论在作怪,就是及时享乐,要不享乐就没机会了,就拼命地折腾,他认为人死了什么都没有了,他就敢干哪。这是一种说法。

还有一种说法是主宰论,神的主宰,就是说人是神造的,人是由上帝造的,也有说猴子变的。现在的猴子我们一直看着的也没有变成人哪,的确是一个问题。上帝造人,上帝为什么造了这些苦恼的众生,我一直也不明白,如果上帝是我的父亲,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问他,你为什么造的象我这个样子,有烦恼,有痛苦,为什么不都是快乐?不管你找什么借口,你是我的父亲,这都不应该是发生的事呀。Li.Hong.Zhi说,地球还能说多少年,是由他来控制的,这是非常可笑的,如果由你来控制的,那你为什么要跑到国外去?这非常可笑。Li.Hong.Zhi如果不伤害佛教,我今天也决不说这样的话,他是一个盗窃犯,盗窃了佛教的名词术语,第二个是诈骗犯,拿偷来的东西告诉别人说是我的东西,这不是诈骗犯吗?同样地他还是杀人的教唆犯,很多自杀的人就是因为他的歪理邪说才去自焚的。如果你为了长寿,你都害怕了,这个很麻烦的。别的我就不说了,我们在这里讲的是轮回的概念。所谓的主宰是不可信的,这是第三种。

第四种是阿赖耶识,缘起的轮回,也就是说我们怎么样播种,就怎么样收获。不是定论为人死后永远为人,狗死后永远为狗,不是定命论的说法,也不是神造说,也不是断灭论,人死后什么都没有了。他叫阿赖耶识转世,那就是说我们的日常生活之中,我们的所作所为,我们把他储存起来了,阿赖耶识也叫藏识,仓库一样藏在那里面,我们根据自己的所作所为,将来有机会去轮回、去转世,不论你愿意不愿意,这叫盈满能招,业力牵引, 由业力牵引着,那叫自作自受。佛教从来也不主张有一个万能的主宰,不主张神造物说,而讲缘起,你这样做了,就那样收获,所以叫做“此有故彼有,此无故彼无。”但他们不是一个定命的,所以很多人理解佛教就是因果定命,也就是你如是因必定如实果,那么你可能就不能改造自己人生的命运了。不是这样的,阿赖耶识的缘起,种子轮回,就告诉我们是有希望的,我们现在明白如是因如是果,那为什么要造那么种因呢?你就不要造那种染污的因,自然也就不接受一个染污的果报。轮回是痛苦的,也许今天当我们很多人已经活得很麻木的时候,轮回是无所谓的,是因为你可能喝醉了,或者你可能睡着了,你说轮回是无所谓的。可是轮回真的很痛苦的,因为你今天是人,你说这种话,然而如果你是动物,你是地狱饿鬼畜生,这种话你可能根本就不会说。人活着都很难哪,所以我们说“人间正道是沧桑”,所谓沧桑就是沧海变桑田,多艰难的一件事呀。走歪门邪道很容易的,但是你要为此付出代价。

那么我们讲第二个,轮回是事实吗?理论上固然存在了,也就像我们刚才所说的,理论上是存在的,我们现在又回过头来补充一点,也就是所谓的断灭论。断灭论的意思是什么?就是物质第一性,物质第二性。人死后就什么都没有了,分离,确实是分离了,人死后,他的尸体就在那里变化了。但是佛教不讲意识第一性,也不讲物质第二性,他讲的是缘起,也就是说物质与精神要合作。

比如说,我们讲的阿赖耶缘起,我们今天轮回靠的是什么,靠的是父亲、母亲、阿赖耶识,这就是一个缘起,父亲、母亲属于物质的,阿赖耶识属于精神的,所以物质与精神要合作,如果不合作,就没有任何意义。所以他不是物质第一的,也不是意识第一的,他需要的是合作。就像我们今天有的人上当受骗,他一直在抱怨,抱怨说别人骗了我,一直在抱怨,但是你考虑你自己配合了吗?你考虑过你自己有没有原因哪?你是不是也负责任呢?你自己傻你怎么不说呀?为什么要老抱怨别人呢?他把你骗了,你就抱怨那家伙是个假和尚呀、假喇嘛呀、假活佛呀,他一直在抱怨。但是我问他,如果当时你不轻信,你会上当?他自己不讲话了,他不怨自己。

我们每个人都找别的原因,就根本不想想自己应该负什么责任,你要不配合,这个骗局根本就不成功,就是因为你的配合,这个骗局就是一个缘起的过程,他使骗术,你配合了,所以骗局成立了。佛教讲缘起法,我们今天将阿赖耶缘起,就是一个精神与物质的合和体,就是说佛教将物质与精神合作喽,合作了才能够去投胎的,只有父亲,没有母亲,或者只有母亲,没有父亲,或者只有阿赖耶识,是根本不能轮回的,根本没有办法的。所以佛教讲世界是一合相,那么轮回也是一合相。父亲、母亲、阿赖耶识,这就是仓库里储存的种子呀。就像我们在做梦的时候,阿赖耶识种子就一点点地出来了,流露出来了,他就急了,就到处问我这个梦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很多佛教徒问我。很奇怪,我说梦过去了就过去了,睁着眼睛都是梦,更何况闭着眼睛?为什么拿梦来折磨自己,还要讨扰别人?你是佛教徒吗?是佛教徒,你就应该成为一个觉者,觉者就是你要把事物看透,看明白,就像你站在X光透视机前面,你一看不是他的外表,是他的本质,然后你不再被外表所诱惑、所左右,“啊,原来是这样的,不是那么漂亮。”

人并不漂亮,是因为人执著这样一个相,所以人才说这个很漂亮,所谓“花不迷人,人自迷”,是你自己在捣鬼呀,根本不是那个东西多漂亮,“就不醉人人自醉”,酒在瓶子里,老老实实、本本分分,一灌到你的肚子里就不老实了。所以我们不能饮酒呀,因为你的肚子装不了那个东西,一装就不是你了,就不服天曹管了,这个事就很麻烦的,乱性啊。所以在佛教的缘起,阿赖耶识的缘起轮回,他不是一个定性的,也不是一个断灭的,不是宿命论。就是说你今生可能是人,而来生可能是鬼,可能升天,也可能做畜生,可能堕地狱。“可能”,为什么可能?就看你怎么播种。你怎么播种,你就怎么收获,怨得了谁呢? 我只是把一个事物的真相告诉你了,接不接受由你吧。因为我们今天,我们反省一下,如果我们打普佛,或者放焰口,或者超拔,打水陆,如果能解决我们人生的问题的话,那我就积累一笔钱,让我的亲人在我死后,给我放焰口、打水陆,把我自己超拔了,那我又何必去修行呢?那样的话,就说你稳都有希望了,我们没有必要折磨自己,没有必要把头发剃光了,没有必要不去到世间上潇洒走一回呀?应该是走的呀,没有必要把头发剃掉了呀。

我们今天说,这是非常微妙的缘起呀,他只能够消减你的罪业,绝对不会主宰你的罪业,你自己的罪业是由你自己来主宰的,不要怨谁呀,你不要找Li.Hong.Zhi,也不要找释迦牟尼呀,你就对佛说“你接我走吧”,如果你不愿意去,佛一点办法也没有。就像很多人念佛,明明说阿弥陀佛会接你去,可他念佛都念不好,老在打妄想,如果他真能一心不乱,那他就能往生,可他不是呀,他三心二意,胡思乱想,所以他特别的害怕,特别地迷茫,但是他应该去怨自己,不应该怨阿弥陀佛呀。你不配合,没有办法,所以还是一个缘起法。你上当受骗,你配合了;今天你要往生西方机乐净土,你也需要很好的配合。就是这样的。 那么我们讲轮回是事实吗?对,有人说在理论上你承认,我也承认你说的都是事实,我也认同,但轮回究竟是事实吗?你举出N个例子让我看看。这样的例子我们还是可以找到的,尽管很难,但是我们还可以找到。有人愿意死后断灭,有人愿意来生还有。有人喜欢断灭,是因为他作了很多坏事,他喜欢,嗨,死了死了吧,一死百了,全部了了。没有这样的好事呀,你想了,哪了的完呢?是不可能的。不是因为你愿意他就结束了,也不是因为你不愿意他就不结束。而有的人觉得还是有来世的好,因为什么呢?他现在活得正有兴趣,死后呢他想还来享受这些应该有的东西,所以在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里有个守财奴葛朗台,告诉他的女儿:“你到那边向我交帐。”他守了很多钱,他认为还是有来生的好。

但佛教徒,他知道,明明知道,但他不想有来生,因为有了一个来生,还有下一个来生,无穷无尽,何必绕圈呢?所以关于这一点,佛教徒就比较理智,为什么呢?因为他有智慧,他把这一切都看得分分明明,他不愿意再走进那个圈子,再去接受一个用无休止的游戏,而且这个游戏时非常痛苦的,只有你开悟了你才知道这是游戏。为什么诸佛菩萨他会承愿再来,因为他已经解脱了,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我执和挂碍,他走进来的时候潇潇洒洒,他没有任何挂碍,生死、痛苦、烦恼呀,在人看来是很承受不了的,但对他来讲就是个游戏。那么轮回,如果你不是乘愿再来的,那你必定是业力轮转,没人去同你打招呼,没人去同你商量,那就是业力轮转。地藏王菩萨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而你却不敢说,为什么?你一入进去就出不来了。就是这样的。而且我告诉诸位,地藏王菩萨在地狱,同时他也可以在西方,同时可以在东方,为什么?他已经“随缘覆盖弥不周”了,因为他已经有千百亿化身,因为法身是遍一切处的,而不是像Li.Hong.Zhi说的他有两个法身、三个法身,是瞎胡闹,佛教的法身是遍一切处的,哪里是有什么两个、三个的,那是在捣鬼呀。

我们从物理学上去讲,能量守恒定律,人死后是真的没有了吗?那能量还是守恒的,不是没有了,能量守恒就告诉我们,那个前后呀,能量还是完全一样的,只是转化成了别的能量。这是能量守恒定律。还有一个物质不灭定律。物质不灭定律就告诉我们,它没有灭,它转化成了别的,比如说把一根木材、把一吨煤炭,烧光了之后,他转成了,……(录音间断) 他什么都没有了,是有的呀,如果说什么都没有了,那是借口,绝对是借口,实实在在的有,如果从科学的角度来讲是有啊,不是没有。可见不是什么都没有,世界上两位最伟大的物理科学家,一个是爱因斯坦,一个是牛顿,他们相对相信上帝,牛顿承认世界的第一推动力是神,当然他不知道缘起法啦,可是承认是神呐;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告诉我们,好坏美丑都不是绝对的,是相对存在的,不是绝对的。时间概念也是一样呀,他几乎近似于佛教了,但是他并没有走出这样一个相对的世界里,他说了一句话说“时间和空间是我们的误会”。

我们打不破时间和空间的概念,我们走不出来,因为我们执著有一个实在的空间,有一个实在的时间,其实最根本的问题就是执著一个实在的我。因为有一个实在的我,所以给世界定位,什么东方、西方、南方、北方,这是人制造出来的,不信你站在西边的西边,你是什么?你又成了西边了,你的旁边那个西方又成了东方了,所以它是定法吗?它永远都不是定法。所以爱因斯坦是伟大的,牛顿也是伟大的,他们相信上帝。那么今天,我们不是科学家,甚至我们是文盲,有什么理由说轮回根本是瞎胡闹?你能证明吗?你并不能证明,而只是凭猜测,所以邦德说过一句话“要相信神存在是很难的”,的确很难,但他又说“要相信神不存在是更难的”。也就是说,我们今天要相信魔鬼存在是很难的,但要相信魔鬼不存在是更难的,绝对更难。你有什么理由相信没有魔鬼?尽管我说魔鬼(存在)的理由不是特别的充分,但是我可以相信它,我有一定的道理来证明它,比如说缘起法,父亲、母亲、阿赖耶识,没有阿赖耶识人就不能投生,就不能转生为现在我们活生生的人,因为你是一点点长大的,你一点点地还会变老,这是缘聚缘散的过程啊。

轮回也是一样的,它是缘聚缘散的过程,它非常地说你没有迷信、没有主宰,谁都不能主宰你,佛也不会主宰你,菩萨也不会主宰你,他只是告诉你,你应当走出这个圈,不要做这个无聊的游戏。 下面,我们就来举一例证明,轮回是存在的。我最近看到一本《佛学入门手册》,最近几年没有了,他举了一个土耳其发生的例子,有个叫尹斯迈的孩子,家里把他养大,等他到七八岁的时候,他就告诉别人我的家不在这里,我的家在农村。他的父母大吃一惊,这个家伙怎么了?神经不正常?他一直在喋喋不休地讲,后来他的父母就把他领到农村去了,然后他就到了一家,然后告诉他的家人,他有老婆有孩子,他告诉他的老婆和孩子,他就在那个马槽旁边被人杀死的,因为别人是谋财害命,把我给杀死了,所以我轮回到另一个家庭。所以整个世界都被震动了,轮回是可能的。你想他怎么会记得前生的事呢?我们很多人记不得,因为我们被我执所覆盖,也就是五蕴,阴是遮盖的意思,我们的身体一旦轮回就没有办法,所以从某种程度来讲,我们的能力都不如鬼呀。

鬼有好几通,鬼真的有好几通,他知道我们是什么变的,他也知道我们心里想些什么,所以没事千万别招鬼,鬼是很麻烦的,尽管他有神通,但是你千万别学他,很多人放着人不做,非得要去学鬼,这很麻烦。人毕竟要比鬼的品位高,一定要珍惜人生,只有人才能学佛。鬼有神通,但是他无法学佛,被他的业力所束缚,他没有办法,他只考虑他怎么样去吃事物,而他的喉咙只有针锋之细,吃不了东西,当他看到水的时候,有两种感觉,一种是烈焰的感觉,另一种就是脓血的感觉,他没有办法,因为他业力的感受。而我们看到水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喝呀,自自在在地喝呀。

关于轮回,我们还可以举一个例子。在加拿大有一个大夫,把一个十四岁的人的头盖骨掀开了,拿着医疗器械一不小心点到了他的大脑的某一部位,这个人就突然唱起了儿时的儿歌,那很奇怪的,因为这个是事实的,因为我在书本上看到的,唱起了儿时的儿歌。他为什么会唱起儿时的儿歌?早已经不记得了。种子、阿赖耶识,已经储存在那里了,尽管他忘掉了,是因为没有因缘促使他回忆过去。就像无量劫以来,我们的习气、毛病,自己根本不知道是无量劫以来的,只是一直强调今生。比如说,我年前到黄山去,就分明听说一个人只为了六毛钱就把另一个人给杀掉了,如果不是前生,六毛钱会让一个人去杀人吗?这个根本不可能的,不欠他命根本不可能去索命的,但事实上六毛钱就把一个人的人命给葬送了,非常可怕。所以轮回是事实,绝对不是我们今天杜撰的。我还看到一个新闻,一个四岁的孩子他懂得十国的外语,奶声奶气地在讲,这个很奇怪,我这么大了学一门外语都学不好,他四岁就会说,你说他是天才?就是轮回,没有轮回不可能是这样。所以轮回是事实,决不是我们今天杜撰的。 再有一件事,就是我们这里原来做饭的姓任的一个老头,他告诉我一件事,他马马虎虎地也不是特别信佛,但他也信佛,他相信轮回。他说在抗日战争的时候,有一个人在河边被人打死了,用枪打死了,打死之后,他就投胎了,投胎投到一家之后,他就告诉别人说我当时是被打死的,我的后脊梁上有一个坑,子弹就是从那儿打进去的。约摸确确实实是事实,那你说轮回是不是真的?我们可以说,哎呀,轮回现在终于让我有点眉目了,但是还是不一定相信。为什么?因为我不知道。你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你不知道有天王星、海王星,也不知道有美国,因为你没看见,那你能说他没有吗?

还有一个最有说服力的例子,说我们没有研究人的轮回,我们就轻易地给人下个结论,说没有轮回。但事实上我告诉诸位的是,日本人研究人死后的事情已经研究了许许多多年,据他们自己说,他们发表了一篇文章说,他们在人死后的时候进行了一次测试,他们通过许许多多的例子发现并证明,人死后的时候,体重少了六克,跟生前少了六克。当然这是一个很少的一个重量单位,但是他少了六克。这六克是不是轮回的基础、基本,也就是阿赖耶识呢?现在人还没有办法揭开这个秘密。在发达国家,在西方,相信人轮回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他们普遍有信仰。但是今天我们什么研究都没有,就一厢情愿地认为人死后什么都没有,已经变得非常苍白。但我今天说的有轮回,并不一定要所有人来承认,因为我今天是面对佛教徒所说的法。因为我们相信轮回的时候,就一定要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应该怎样改造自己的轮回,改造这个轮回,怎么样能走出这个轮回。这才是我们去思考的问题,不然只是知道轮回对我们没有任何意义,就像我们今天去念佛,如果你知道有轮回你就好好念佛了,不会三心二意,不会考虑这个事那个事,全都挂碍,然后佛能装在你的心里吗?你的心里有佛吗?根本是苍白的。 关于这一点,我们还要探讨,人为什么不知道轮回?人轮回的根本是什么东西?人为什么不知道?我们都不知道,人为什么不知道?有人说,你能证明一下,我就服气了。但是你不知道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你嘛,你是什么?就是“我”。因为我们有个肉体,很多时候就是这样的,所以我们不必要羡慕有些人有一点点特异功能之类的,为什么不羡慕呢?因为那些人的所谓特异功能是前生带来的,或者是业力招感的,或者我们说他是附体,所以他知道一些事情。这个你去羡慕他吗?而且你去学也学不来呀。

我告诉你。就像一个人明明不是老鼠,他非得去学盗洞、打洞,这是一个非常可笑的问题。所以你好好地做人不好吗?那我们人为什么不知道轮回呀?民间传说中说我们在轮回的时候,有一个叫麻婆的,她给我们灌了迷魂汤了,所以我们在转世的时候,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这个可以作为一种所谓的神话,作为一个传说,当作一个笑话来听一听的,但事实上,佛教对于轮回的根本不在这里。佛教认为,人不能知道轮回的根本原因就是人有五蕴,“阴”就是阴天的阴,阴就是遮盖的意思,他就紧紧地把你给盖住了,所谓的阴就是色受想行识这五种因素,把你紧紧地盖住了。在《楞严经》中说,有五蕴掩盖成五十种阴魔,那是魔。很多人不知道自己在着魔,你一直在着魔,你也就一直在轮回。很多佛教徒学佛是为了什么?是为了长寿,是为了身体健康,但是我告诉你,四魔之中就有长寿天,就是天魔呀,天魔外道嘛,那个是无常的,你活了几百劫之后,还是要死的,不要认为那个是永恒不变的,短暂的幸福当然要比人幸福多了,但是他们障碍你,还会让你去轮回。 所以呢,我们今天一定要明白,佛说的轮回的根本、我们不知道的根本原因,第一个就是五蕴魔,他阻碍了我们的身体,阻碍了我们智慧的开发,我们没有办法认识到这一点,所以你是痛苦的,你是轮回的。还有烦恼魔呀,我们的烦恼也是因为五蕴产生的。还有死魔,所有的人都怕死,包括很多佛教徒,这个很奇怪,他说最怕死了,没有办法,所以只好迎接死亡,佛教徒绝对不怕死,如果一个佛教徒怕死,那他绝对不是佛教徒,所以在我们看来,不仅仅要不怕死,而且你还不要怕活着,不是说我不怕死我就去自焚,那是瞎胡闹。放下生死,并不意味着你要放弃生死呀!放弃了,说我就自焚去,绝对是瞎胡闹,自己杀害自己也是杀生,你也有果报,必然如此的。所以我们放下生死,并不是不要生死了,你有生死,你有这个身体,你才可能把他作为一种修行的工具。

你才能去感悟人生的无常,没有主宰,你现在活着,而你现在正在死,只是一期生命并没有结束,你还没有到另一个轮回的点,所以你今天就感觉到你还活着,你一直执著这个肉体,但是你不知道“发从今日白,花是去年红”,这个一点点变老的,就是从当下,就是从现在变老的,不是到七十岁、八十岁之后,你突然地感悟“哦,我老了。”是一点点变老的,那一点点变老的,就是说新陈代谢,而新陈代谢就是在告诉我们生死死生,你怎么能说你的身体里没有发生死亡呢?如果你旧的细胞不死亡,那你新的细胞能生长出来吗?如果一个小孩子他永远是一个小孩子了,如果是定性的,如果真的有一个实在的五蕴,那它必然是这样的一个结果。但事实上绝对不是的,而你一定要清楚,你在一点点地新陈代谢,生死死生,一点点地长大,生死死生,生死死生,最后一期生命彻底结束,你这个肉体、你这个房子再也用不了了,那房子住坏了嘛,住坏了就一点点地漏雨呀、生病呀,一点一点地你维持着它,最后它倒塌了,生命结束了。也许你会换另一个房子,但另一个房子也同样会无常的。所以我们致命的弱点、根本的原因,就是我们有一个五蕴,所以你看《心经》里面就喋喋不休地告诉我们,“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我们每个人都去读《心经》,但是《心经》为什么“照见五蕴皆空”呢?“照见五蕴皆空”的目的就是要把这种遮盖去掉,让我们自在。

但是你已经轮回了许久了,你觉得这样很好,所以你麻木不仁地活着,你就觉得别人怎么活,我也怎么活,你为什么一定要突出呢?你为什么一定要否定这种活着的方式呢?佛教并不是说放弃这个肉体,不是放弃,只是让你放下,是你改变一种思维观念地去活,改变一种思维观念,你会突然发现,原来人生并不可怕,因为那个时候是解脱的。所以你要照见五蕴皆空,是它不实在的,是它无常的。学佛的第一点绝对要照见五蕴皆空,如果你为什么不知道轮回的根本原因是在五蕴魔遮盖了它的话,那么我们可以说你要解决的中心问题也在这里。所以在《大觉经》里面说过这样的话,“我今不求应界入”,当然首先是五蕴、十八界、十二入,“无量劫来虚妄故”。不求,为什么,现在很多人吃补药、吃这个、吃那个的,抹什么化妆品,总是希望自己健康、长寿、漂亮,我告诉你,徒劳的,你该死还得死,不是有一个吕教授教刮痧吗?教来教去他先死了,这是真事!那个刮痧热一下子降温了,是啊,他是教授,他没解决问题,他能解决生死的问题吗?

一个所谓的佛教徒给人算卦,算来算去,他让公安局给他逮去了,他怎么没给自己算明白呢?他算的非常好,很多人求他算卦的,这是我认识的一个人,算来算去,让公安局把他逮去了,为什么,他犯法了,很奇怪呀。因为我没有机会再看到他了,我要看到他,我就会问他:“你怎么没给自己算明白呢?”但是他就这样做了,很多人也上当受骗了,他财源滚滚而来,晕晕乎乎地,一个人得意忘形了,最后就犯法了。真的很奇怪,又不奇怪,欲望永无止境,得陇望蜀,人心不足蛇吞象。你挣了一百万,他还想挣两百万,两百万他想挣四百万,永远不知足,这就是人呐。 五蕴是至关重要的,轮回非常可怕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我执,我执是至关重要的轮回的点、轮回的根。在佛教中说“打佛七”,打七打七,我认为就是打我们的意根呐,我们刚才说第八阿赖耶识的缘起,事实上我们每个人都拼命在执著这个身体,所以你看我们的很多佛教徒他活在家里的时候他很不快乐,觉得我到庙里就很幸福,我到家里看着他们就别扭。你的我执在作怪,就是五蕴在作怪,你一直在抱怨,你家里人不能让着你,不能理解你,你不能领导他们,你要做他们的主宰,我总是以我们的方式去爱别人,还理直气壮地说我想让他们好,你的方式人家接受不了,根本接受不了,比方说你喜欢吃辣椒,你就告诉别人说你也吃辣椒吧,别人皱眉呀,别人痛苦难堪呐,你还一厢情愿地说这个人不领情。真是很奇怪。

为什么你要信佛,非得要你家人信呢,如果你真的信的很好,我相信你家里人也会接受佛法,不然他无法接受,看你神经兮兮的样子,活的非常痛苦,疑神疑鬼,一会儿看见这个了,一会儿看见那个了,一会儿又请什么上师给你加持一下了,家里闹得沸沸扬扬,不得安宁,你说正常吗?绝对不正常。自己要反省一下你自己,是因为你强烈的我执在作怪,而且你的我执在侵略、在扩张别人的地盘;每个人都有我执,那你为什么要侵略我的地盘,你为什么让我听你的,我凭什么听你的?一个佛教徒说,一个人说要忘我、我执不可以,那我能得到什么好处?我执在作怪呀!我执,五蕴呐,“我能得到什么好处?”我说这种好处是很抽象的,你会得到一种快乐,活着的时候你精神快乐,死的时候你无所畏惧,你也会快乐。

如果有人真正比较有缘、比较相应的人来讲,他会说“哎呀,这个已经够了,我活着很痛苦,不过我能活得很快乐,当然我就知足了;如果我死了,无所畏惧,我也知足了。”但是他不知足,他说:“哎呀,我缺钱哪,我要当官呐,你看看我什么时候有官运?”很多人把我作为一个特殊的人物,好像和某些个林美、活菩萨有什么沟通的这样一个中间对象,然后就老问我说你看看我什么时候能够再升一点,你看看我什么时候能发财,弄得我也很犯愁。你说不行吧,他说你没本事,或者他说你不告诉他,你说行吧,这就有点胡闹了,你自作自受,我哪知道呀?我真的不知道,但他一定要我说,我说:“嗨,你好好做人好了,但行好事,莫问前程。”但是他还是不甘心,他自己有单独来找我,他说我看有别人你不好说,好像我们单独的时候你会告诉我。就是这样一种心态,让我说,单独我也就是这样几句话呀。他说我们的交情可能还不够,或者你需要钱吧。哎呀,弄得我真是很狼狈不堪的。我说佛教讲自作自受,你怎么样播种就怎么样收获,你还问我们,你应该问问你自己呀!你能不能升官,在你心里早有一杆秤了,你还问我吗?

如果真的很理智、很明智的人就应该知道我自己行不行,跟别人比一比,比什么?比优点,而不是比缺点。我坏,你坏,人家坏,你比别人还坏,那你还琢磨什么?这是一个非常滑稽的问题,我执呀。大多数人学佛都有着强烈的我执,这些东西紧紧地束缚你,你怎么可能知道轮回的根本原因在哪里呢?那些人直接找我,一进来,都带有那种很激动、很紧张、甚至很急躁的情绪问我,我是什么变的,法师你告诉我。当然这个我后来说过好几次了,我不再讲了,我后来就告诉说他是驴变的啦、什么变的啦,懵他一顿,最后他自己就直翻白眼,因为他也不希望是这种变的。但是这类人绝对有,不要笑的,也许不是你,但绝对是别人。为什么呢?他确实我执很重,我们远的不用看,就看看法源寺的观音菩萨、观音殿,很多人都到观音殿里找佛菩萨、找观音菩萨办事,你看别的佛却很冷清。

比较理智的人,就觉得我一个都不能拉,就从前面拜到后面,然后把锦旗挂到那里,把最好的供果给了观音菩萨;有的人直接就不管你别的佛菩萨了,我直接就找观音菩萨办事去了,我知道她很灵,她为众生着想。他不是在学佛,而是我执的扩张和延伸。所以这个我执是至关重要的导致我们轮回的根本原因。如果说我们还不能在这上去下功夫的话,不能理解到这一点,那我们就永远地会轮回。因为他想到的就是这种世间人的价值观念,他说这个就是美的,那个就是丑的。就像我们在柏林寺,一个济敏法师说,当你们面对男人、女人的时候,当然这是出家人修行的方法,二甘露门,其中就有一个数息观、另一个不净观,这时我们看到那些美女就不是美的,那些大学生就急了,你们怎么能这样讲呢?她就是美的呀,你怎么能把美女堪称丑陋的呢?

所以呢,不契机。因为这些大学生正当青春年华呀,志得意满,他们觉得人就是美的,怎么可能不是美的?所以他们认为法师是胡说八道,法师也很尴尬,因为你给她解释,解释不通。价值观念没有办法相同,而且是一种对峙呀,对峙你的贪心、你的欲望,事实上根本没有美,也没有丑,佛教必须要搞清这一点。所以说“不增不减”,没有增加什么,也没有减少什么;“不生不灭”,它既不是生的,也不是灭的,它是本来就如此的;“不垢不净”,不是清净的也不是垢染的,所有那些对它的所谓语言概念的形容,都是强加给它的,都不是事物的本来面目。事物的本来面目是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是,也就是没事,都是我们找事,我们习惯了没事找事,不甘寂寞,没事就打麻将,没事就看电视。

有一天一个人来了问我,很奇怪的,我觉得法师活得很累,非常累,他去打麻将,她输了好几千,输了十几万,她跑来问我,说怎么能赢呢?我很奇怪,我也没有办法,我也不会打呀。我说你要是不玩,你就会赢,她说不玩我受不了绝对受不了,她都七十多岁一老太太了,老人家,她儿子陪她来的。所以没办法,真的没办法,一个人你要赌,你必输;你要不输,你永远不输,不输就是赢啊。而且她又是年龄很大的人,大家琢磨她又有钱,不算计她算计谁呢?而且她自己玩得有瘾,小的不玩,我说你玩小一点的,一毛两毛,她说那有什么意思,要玩就玩大的,所以一输就输三四千,一把牌就输三四千,最后老输老输十几万进去了。你说我能管了这事吗?我管不了呀,真管不了。

我执,如果你不能去透视我执是什么的话,你必然是轮回的,在佛教里面说对峙有一个最好的办法,就是《维摩经》所说的一句话:“深入缘起,断诸邪见。”因为你的五蕴是一个缘聚的过程,如果说一个人非常有脾气,喜欢吵架,喜欢跟人家计较,那还是说他活着的时候喜欢跟人家计较,有一天他玩完了,腿一蹬,然后你踢他两脚,说你再起来跟我计较,你看他还有脾气吗?他一点脾气也没有了,我们到火葬场去,看男女老少,男的、女的、丑的、俊的都有,看哪个有脾气。就是因为你有这口气,你的五蕴聚了,也就是缘聚的时候,你才有脾气,有我执在延续,你才会觉得这个事是值得计较的,觉得你很委屈呀,所以你才愿意跟别人计较,如果你真的明白了现在就是缘散,发生就是已经过去了,你还会再执著吗?你还会纠缠你的过去吗?纠缠别人的错误吗?事实上你自己是根本的弱点,你就是“我”,相对于你而言,就是我;相对我而言,就是你。

我们每个人不知道“深入缘起,断诸邪见”。所以我们一直活在一种错误之中,所以我们才来做人,当然相对之下,有的人活得比较幸福一点,相比之下,如果不比,那每个人都活得很痛苦,一比呀,所以有的人很幸福,很知足。我们提倡比较之后的知足,而更提倡你“深入缘起,断诸邪见”之后的智慧解脱,不然的话是没有办法。因为不能通达“深入缘起,断诸邪见”,我们就在这个六道里面转来转去,转去转来,来来往往,往往来来,有滋有味,觉得挺有意思的。 人生是什么?有人说人生是吃喝玩乐,有人说人生是体现自我价值,有许许多多的说法,但是我告诉诸位的是:人生什么都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是,你赋予它什么,它就有什么。

你要想下地狱,那你就去干坏事;你要想升天堂,你就做好事;你要想解脱,那你必须要有智慧。人生什么都不是,就看你怎么去播种,然后你就怎么去收获。为什么有的人觉得人生也没有什么意思,他就随大流,别人寻找刺激去跳舞,他就去跳舞,别人去打麻将,他也就去打麻将,因为别人都这样活,他觉得不同别人一样的方式,就觉得自己是另类。但是我告诉大家的是,所有的佛教徒,他们应该有一种新的价值观念,就是我不打麻将,我也是幸福的;我不看电视,我也一样感觉到幸福;我没有家庭,我一样感觉到更自在,我没有挂碍。这种价值观念不同,这样的理想、道德,所谓理想就是人生归宿的追求不同,所以我觉得各有因缘,各得其所。没有必要去指责对方,哎呦,我觉得你活的真没劲。

许多人就跟我说,吃素简直太可怜了。我说,如果真的按照你的标准来讲,的确是太可怜了,那如果按照我的标准来讲,那你也很可怜,杀生害命,那个东西不见得非常好吃,那是生命啊,弱肉强食,吃来吃去,最后就动脉硬化了,脑血管病,这都出来了,更何况现在那些动物,什么猪、牛、羊都是添加剂弄成的,你倒吃什么我也不知道,我觉得吃点素很清醒,很自在,很清安,不欠谁的,心里头坦坦然然的。 五蕴是我们轮回的根本,我们今天就要去透视五蕴。在《维摩经》中有这样的话说:“是身为灾”,这个身体才是我们的灾难,所以老子都说:“吾有大患,我有吾身。”我若无身,何所畏惧?无所畏惧。人有这个身体,才去挣钱,才去打扮它,才去找一个最大最漂亮的房子,欲望的延伸,没有办法,并不是说大家不可以住在一个最好的房子里,如果说你感到欲望无法满足的时候,那即使住在最大最漂亮的房子里,你还是痛苦的,因为还有住得比你更好的。更何况,人间的福你享尽了,那么你会发现天人比你还幸福,难道你能得到吗?

升天必有升天的福,升天必有升天的业,没有的话,你用攫取,或者你不择手段,你会为这些所作所为付出沉重的代价。因为每个人都知道自作自受是怎么回事,我相信很多人活的就更理性,更理智,更道德,就更愿意帮助他人,他就不会觉得损人是利己的一件事,损人绝对不利己,最终他会明白这样一条道理,因为不明白,他暂时得到了好处,他会觉得我占便宜了,事实上将来你会加倍偿还,因为你的轮回靠什么,就是靠你的所作所为才轮回的,并没有佛这样一个主宰,也没有上帝这样一个主宰,就是你的五蕴在作怪。不论你相信不相信,但事实上是这样的,佛法讲缘起法,因为你的缘起将来遇到条件,这个种子遇到条件,必然它要发芽结果。

“是身为灾,百一病恼”,一切的苦恼都是由身体产生出来的,没有这个身体,你不会伤风也不会感冒,也不会得癌症,那还有什么恐惧的呢?因为有这个身体,你担惊受怕,恐怖异常。“是生如枯井,为老所逼。”我们的身体像枯井一样,对不对呀,一不小心就掉进去了,生老病死一直在逼迫着我们。“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因为什么?人生是无常的,不是永远漂亮、永远年轻。毕业的时候,有一个作家给我写了一个“青春永驻”,青春永驻,我说这愿望真好,能青春永驻吗?这不可能的,说“佛喜永驻”,我说这还差不多。“是身无定,吾要当死”,我要告诉诸位的事,这个身体不是永远不变的,一定得要死,只是迟早要发生。有人说我知道,是呀,你知道,但是你不清醒,是因为你没有办法,你接受它的,很多人很清醒,死得很自在。

为什么有的出家人有的居士,他说他哪天死,他就死了。我们这里有个老和尚,他要死的时候,他叫大家把他推出来,跟法源寺再见,跟大众再见的时候,当时我激动得真是两眼泪含,为什么?因为他确实很自在的,因为我们做不到,是你根本没有办法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的,可他确确实实知道了,而且他跟大家再见,他没有恋恋不舍,没有,他只是再见、告别曾经拥有的一切、曾经熟悉的一切,他很洒脱地就走了。我们能吗?我们留恋、贪着,不走也得走,是无可奈何地走的。他是一个缘起结束了,他就很潇洒地告别了,再见了。“是身如毒蛇,如院贼”,身体就如毒蛇一般,你对待他好,他就对待你好,你对待他不好,他就报复你、折磨你,所以就像毒蛇一样有嗔恨心的,不信你虐待你的身体试试?你就感觉到很痛苦。

“如空气”,就像泡沫一样的,刚出现的时候很漂亮,那么一个泡,一会儿“啪”就没了。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如果说一百年,我觉得只不过就是一个点,那你算什么,我算什么?什么都不算。但我们争来争去,我们觉得挺有意思,我们说商场如战场,为什么?因为勾心斗角、尔虞我诈,非常可怕,最后大家都死了,把钱留下来了。“应界诸如所共合成”,说来说去,还是一个缘聚缘散,没有不散的宴席,“酒到宴上欢聚少,人到失意叹声多”,刚一开始欢聚的时候推杯换盏,高高兴兴,祝贺呀,尽是一些恭维的话语,尽是一些赞美的言辞,但是结束了还有什么?什么都没有了,杯盘狼藉,散了嘛。就是这样一个过程,不是说我们那种对人生过分的消极,而是你必须认识到这一点,然后你才会活得更有意义,你才会更愿意帮助别人。一个佛教徒有人说是消极的,我一直很怀疑,如果一个佛教徒他真的明白人生是无常的,他会更愿意帮助别人,他会更愿意付出和牺牲,更愿意为这个社会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怎么可能是消极的呢?因为人生是短暂的,比如说西藏的佛教徒死了之后,他告诉别人把他的尸体割掉,去喂老鹰,做最后一次布施。做最后一次布施,我们能做到吗?我们有强烈的我执,我们的火化都做的很难,有的人偷偷摸摸地要把这个尸体埋起来,他已经死了,你埋他干什么?但是他一定要埋起来,他死后都有我执,他怕烧了自己会痛,他已经没感觉了,他还害怕呢。

摩识法师以为,这个秋井也就是枯井,就是我们上面所说“是生如枯井”,过去有一个人在国王面前犯了罪就逃跑了,国王就用醉象,就是喝醉的大象,去追赶他,那可是醉象,喝醉了的大象啊,根本就没有任何理性,也不是我们平时所看到的那个很温和的大象,只要追上你就会把你踏死,鼻子把你卷起来扔下去摔得粉身碎骨,那个大象醉了,是国王利用醉象来追赶这个人的,此人恐怖而慌不择路,在前面跑,不跑大象就把你逮住了,尽管知道结果如何,但是为了那种恐惧,也是要跑,慌不择路地跑啊跑啊,一下子就掉进枯井里面了,井中有一根藤条,很结实的藤,他就把这根藤抓住了,井下面有一条毒龙在向他喷毒雾,要把他咬死,他在半空掉着,井下有一条毒龙在向他喷毒雾,要把他咬死,这个是很恐怖的;旁边还有五条毒蛇,要加害他,毒蛇吐着信子,舌头在那里进来出去的,看起来也是恐怖异常的;另外还有两只老鼠在咬那根藤,你说恐怖不恐怖?上、下、左、右,还有两只老鼠在咬这根藤,摇摇欲坠,马上就要掉下来了,生命危在旦夕,瞬间就会发生,而喝醉了的大象又在井口上大吼大叫,你想想这个好像就没有一点点活下来的可能性了,那个死应要加害于他,置他死地,此时此地,危在旦夕,恐怖异常,突然间,井上面有一棵果树上,偶有蜜滴下,就是蜜蜂酿的蜜滴下,就是野蜂那个蜂篓那类东西,一滴一滴地往下滴蜜,然后他就张着嘴,一心一意地在吃这个蜜,他把所有的危险都忘了。我们人就是这样的,我们被五欲所诱惑,财色名食睡,暂时的,但是他对所有所有的人生的无常啊、恐怖啊、灾难啊,一切都忘了,他觉得哎呀这个很好啊,真的很好吃。

《四十二章经》中有一句话说我们的五欲就像刀头之蜜,刀刃上的蜜,但是我们拼命地有舌头去舔,有割舌之患,你会把你的舌头葬送了,一不小心舌头就断了,这是毫无疑问的事。但是美味异常,此人一下子就忘记了危险,忘记了,好像危险不存在了,陶醉于其中。此时我们发现,所谓枯井,就是指我们的生死,一下子调到生死堆里了,我们轮回了,来到这个世界了,因为我们有这个身体,所以我们有生死,有出生就有死亡,你否认它也不行,必须要理性地接受它。所以这个枯井就代表我们的生死,那个醉象代表无常,喝醉的大象管你东南西北呢,反正就一直逼迫着你,所以说世间什么力量最大?佛陀曾经问过弟子,有人说大象的力量最大,有人说牛的力量大,有人说狮子的力量最大,最后佛说无常的力量最大。因为什么?生命在呼吸间,你说力量大不大?这就是佛法。

我们根本不知道无常,总是说明天明天明天,明天还会久远吗?我们人生顶多活一百年,很多人根本活不到的。但是我们做了多少损人不利己的事呀,能够利于他人的事又有几件呢?而且我告诉诸位的是,如果一个活在世上真正能利于他人的人,人们永远地怀念他,他也就真的是菩萨了,但现在这样的人越来越少了,这个社会变得越来越可怕,都自私自利呀,都损人利己呀,所以假货呀,乱七八糟的打着佛教各种招牌的所谓假的什么佛家功、道家功,都是欺骗世人的。我昨天在通教寺说过,莫说Li.Hong.Zhi给你肚子里安个法轮,你的病能好,有的人确实病好了,就是给你安个苹果、安个香蕉,你也能好,你信不信呢?因为你的意识集中,你忘记了那痛苦,你想过没有,因为你的价值观念产生了倾斜,产生了改变,必然而然地它要对你的身体产生一个良性的影响,因为一个人有了癌症,他一直想啊一直想啊,产生了痛苦,有一个法轮*练习者说,我的腰原来是那样的,现在可以直起来了,我就说你的肚子里安了法轮了,就是安个香蕉肯定也能这样,他说那我不信,我说你不信所以你才上当。

就是这样,你的集中意识,你的意识集中法,它会改变你,真的会改变你。过去的那些所谓气功大师,不就是盗用了佛教的一些名词吗?然后把那些傻了叭叽的众生给糊弄地颠倒了,盲目了,胡说八道,发烧发热,说胡话,这不是一个现实吗?佛教就是佛教,如果这些所谓的气功大师根本不去打佛教的旗号,那我今天绝对不会说他们一句话,我绝对不会说的,你练你的气功好了,你得你的功好了,没有关系。

但事实上我们现在这个牌子被人家给利用了,别人都是假冒伪劣的,佛家哪有功啊,它只是对生死问题的探讨,关于轮回的解脱,关于智慧的圆满,智慧不是神通,没有智慧哪里是佛教徒,所以叫“迷而不觉,觉而不迷”,怎么会是迷信呢?很奇怪。Li.Hong.Zhi说我的功比释迦牟尼的大多少多少倍,和尚现在不行了,他穿了红袈裟,坐在莲台上,招摇撞骗,为什么社会上允许这样的人生存呢?养得老虎吃人了,我们现在再去反对它,是不是有点晚了呢?佛教一直在反对法轮*,只是我们的声音很小,并不是今天政府取缔它的时候,我们才来说它不好,我们原来就反对的。那些突出自我,表现自我,唯我独尊,这哪里是佛法?

佛不是万能的,它不是主宰,它不是说“你跟我来吧,我是万能的”,不是的,佛只是把一个事物的真相告诉你,就是无常,告诉了你。一切都是无常的,你不要抓住那些无常的变幻的东西,如果你抓住,你必然是轮回的,如果你放下,你必然是解脱的。所谓放下,我告诉诸位的,并不是放弃,放下不是放弃!该尽职尽责的你要负责任,这是很关键的,但是我们常常误会了,以为Li.Hong.Zhi那就是佛法了,但是你看看大藏经三藏十二部,浩如烟海,Li.Hong.Zhi说的是什么呀,很奇怪,胡说八道,却有着市场,为什么?因为它不是宗教,宗教必须在场所之内活动,我不能去菜市口去讲法,我只能在这里,他钻了一个空子,所以我说他是盗窃犯,是诈骗犯。这个世道很奇怪,很奇怪,那些假的往往有广阔的市场。有人发财不就凭假货发的财吗?Li.Hong.Zhi也不例外。假的一旦得势了,真的肯定要倒霉呀。所以现在Li.Hong.Zhi取缔之后,有人就说你们****,我说这很奇怪,我说你了解****吗,他说我不了解,我说你净扯蛋,不了解你说什么,随便给人家下定义。

那恶龙、毒龙之六道,我们马上就要下地狱了,生恶道了。那五条毒蛇就是我们的身体,五蕴,色受想行识,就是我们精神和物质的范畴,所以说缘聚,你才感觉到痛苦,缘散,就没有了,但是你的执著会给你带来一个我执的缘聚,你会继续轮回。所谓的葛藤,是指我们的命根,老鼠在咬这个命根,两只老鼠指黑白逾越,就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的生命必然要结束,不论你愿不愿意。蜜滴指五欲之乐,所以我们很多人觉得人生中财色名食睡很有意思,很快乐呀,他拼命地在追求这些东西,因为只有这些东西才能是他把别的东西暂时忘却,烦恼、痛苦都忘却了。所以人在空虚的时候,就去寻找刺激,如果很忙碌的时候,他觉得很充实,他还会去寻找刺激吗?还会去寻找什么所谓的麻将、酒吧、歌厅啦,他还会去吗?他不会去的,他真的不会去,因为他很充实,他觉得很快乐,我不需要那些东西呀。这就是人生,因为贪著于五欲,暂时忘却了无常之苦,所以我们必定是无常的,所有的一切,大家必须记住,你认为有一个实在的身体,所以你才是轮回的,因为你是轮回的,你又有了一个五蕴,你的五蕴注定了你必将还是轮回的,这样看起来的话,你就是在圆圈里转,转来转去,你是没有办法走出来的,因为你已经习惯了,你习惯了必然就要缠绵于此,寻找一种刺激,或者暂时的快乐,来盯住一下你自己所谓的那些不如意。今天我们明白了一个佛教的道理,就是“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所以我说《心经》是最好的,不仅仅是对“我”的这种突破,后面有说“是诸法空相”,所有的法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说我空、法空,当你明白了这样的道理,你会说无生法,如果你能够跟他相应的时候,他就是无生的法忍,已经相应了,已经成功了,但是很难哪。我说过你要相应佛法,你必须要成为一潭水,你的性就应该是水,天上有月亮能够映在水里,这就是学佛的感应,如果你没有水,天上再有月亮,佛菩萨就在那儿放着,他跟你毫无相关,如果你仅仅凭贪欲,仅利用佛菩萨来为你干事的话,那我今天跟你说了,那佛菩萨岂不就是贪官污吏,你拿一堆香蕉,拿着水果,拿着钱放在那里,然后你说你帮我办点儿事吧,那佛菩萨就是贪官污吏,和世间人一样,你给当官的送点儿礼,道理差不多,绝对是自作自受,决不应该是这样,它怎么可以是这样的呢? 我们今天就讲到这儿吧。

 

静波法师其他开示文章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 2018 在线学佛 | 邮件:service@jingtuzang.org | 粤ICP备11002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