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严六科-华严禅行法》第八集

  华严禅行法之

  《华严六科-华严禅行法》第八集

  海云继梦和上

  我们刚才跟各位提到了这个处的部分,修行两个地方,一个是所,那么这个所就是置心一处的处,该注意的我们跟大家谈了。 再来就是这个“能”这个问题,“能”是你的能力,也是主动的这个部分,那么他分三观,就是真空绝相观,理事无碍观,周遍含融观,这也是经文里面没有的,是杜顺他所创造的。 依照我们现在来看,在当时的佛教社会里,大家普遍流行着这些词汇,当时的般若性空里头在挣扎着跟中国文化的交战,在魏晋南北朝,尤其是到了菩提达摩到的时候,那么我们知道梁武帝很护持佛法,其实梁武帝是一个很迷信的好国王,所以他才会灭亡,他那个国王的王就是灭亡的亡。不然在那个时候将近有半个世纪,他当皇帝当了将近有四十八年,那可见那时代是很不错的时代,四海升平,才有可能给他出家三次,国库也很丰富,才能够让大量大量的金钱送到佛寺里去把国王再买回来,这个不简单了,可是他很迷信。 那么当时的这些真正的,我是假设像各位这样真正的,来追求真理佛法的这一群人,那他是不一样的,他在般若性空上面会一再的去诠释,去深化,那这个时候,不深化没事,一深化就会有问题,因为这一块园地非常的广阔,不是一般人从表面文字上看而已。 所以他讲真空,不但空,而且真空,在这些真空当中如何达成呢?以及那个境界是什么,他就叫真空绝相,无相,这个相是完全杜绝的,那么要如何达成呢?他用这个观法。 那么除了这一点以外呢,那就是我们常跟各位讲的一样,那成佛以后要做什么?真空绝相就成佛了,那成佛以后要做什么?通通爬到桌子上去给人家拜吗?那不然要是干什么?成佛是要干什么?这个问题就来了。 所以这些人也都是有成就的人,他们在有成就以后,证得真空以后,那要干什么?这个后面的这一段,那就不是我们,我们是属于前面这一点,不懂得真空叫什么,那个时候我们乱猜真空,你没有看过真空?那就自己捕风捉影,就瞎子摸象一样。摸到尾巴的时候,大象像一个草绳子,摸到腿的时候,大象就像一棵树,摸到耳朵就说他像一个扇子,就这样子,大家乱猜,反正你也没看过大象。 可是到达这个境界以后,大象要干什么?这个问题就来了。他吃起东西来,一大片稻田就被他啃光了,那这样的大象要干什么?这个问题就来了,你证得了真理以后,这个真理要干什么?这真理怎么起作用,对我们人有没有用?假如都没有用,这个真理就没必要嘛,要有用的这个用才是证得真空的这个用。 那么他举出了两个层次,第一个层次就是拿真理来用的人,他要有标准,有标准叫做理事无碍观,我这样跟你讲是没人讲过的,因为是用现在话讲的,古人不会讲这些话,有标准,他必须标准,有真理的标准,用到生活中的事相来,这个叫做理事无碍阶段。 第二个阶段不要标准,那像孔子所讲的,随心所欲不逾矩,那事事无碍,我们现在最好不要事事无碍,因为你没有标准,他在事事无碍的前提之下,是基于真空无碍的基础而事事无碍的,那我们没有办法事事无碍,是因为我们没有真空绝相的基础。 所以现代的人,看起来好像也无碍,好像,只能够说看起来,因为你是福报所撑,福报撑着你,事实上你很无奈,有权利的人他可以胡作非为,简单讲,他在权利范围内,为什么叫胡作非为,因为他根本不符合真理,但是在他自己所定的法律范围之内,他可能合法。但是他可能是伤天害理,因为他没有真空绝相。 所以我们在这个地方看到的,即是证得真理以后,在人生的真理阶段里,还有两个部分,一个是理事无碍,一个是事事无碍,那刚才跟各位讲,你还没有到达贤首佛的胜莲华世界之前,大部分都在理事无碍的阶段里,到胜莲华世界以后,那才有事事无碍的状况。 这只是简单的区分给各位看,严格讲起来这句话是不对的,是不可以这样区分,每一个净土里头都有理事无碍跟事事无碍,那都是法身大士的领域,所以修学这三个阶段,基本上来讲他没有次第,真空绝相观就有真空绝相止,假如按照次第来讲,真空绝相止,真空绝相观,理事无碍止,理事无碍观,周遍含融止,周遍含融观,那一般来讲,证得真空绝相观,这个是阿罗汉的境界,理事无碍观是菩萨的境界,周遍含融观是法身大士的境界。 那我们假如这样讲的时候,理事无碍观的阶段是很短的,很短,当一个人双破我执法执以后,就是证得真空绝相观,他需要一分保衽功夫进入法身大士,那就在那一分保衽功夫的同时,是修理事无碍观。 我们今天从因地来看,你来修学,绝大部分的修学都会耗在理事无碍观里面,因为你没有真空绝相观的基础,事事无碍观你上不去,理事无碍观最好用大脑,可以两边,左右摆动,那看起来好像是对修学理事无碍观,理事无碍止,事实上没有。 所以你会发现,这个阶段用的最少,好像也用的最广,其实理事无碍观修学的时段不长,只在那一分保衽功夫的时段里,但是,这个时段对一般的修学人来讲,假如没有华严的指导,你自己要修学的话,光是这个阶段所花费的时间,大约要三大阿僧祈劫,时间不短,对那无量阿僧祈劫来讲,你不过一个阿僧祈劫而已,这算不了什么。但是对你这一辈子那一辈子来看,那已经要好多好多辈子了。 所以你看佛法的时间要会看,不要以为三五年就过去了,很多人毛毛躁躁急着要成就,所以我们常跟各位讲,目的性不要太大,这个在训练你的量,你的心量,你没有这个心量,你的能力展不开。 所以这个时候就讲到你的心是什么的问题,刚开始修学我们先把他定位,定位或者定义为注意力,注意力是一般讲的识心,用意识心,但是呢,他专注不去攀援,把意识心专注在某一点上,这个就是注意力,把那个意识心专注在鼻息上,这个叫数息法,把心放在风门上,所以就是这样定义的,这个心从这个地方开始这是最低的最基本的定义,修行上的心。 然后你会逐渐提升心,你会变成一种感受,一种感受力,感受力再来他会逐渐变成一种生命的能力,那这个生命的能力是生命的相,然后你会发现,这个生命的作用,到最后你会发现生命的本体,心,我们要讲的是生命的本体。 今天我们在讲置心一处的时候,那最高阶段就是把这生命的本体放在一个地方,所以置心一处的心就看你怎么定义了,你根本找不到心,因为你要看到生命的本体是什么,你就看到生命的真相,看到生命的真相,那你就出三界到好远好远的地方去了,就不止是出三界免轮回而已了,当你开始发现到,生命的能力跟生命能力的作用的这个时候,你已经出三界了。 所以假如这里面要用现在的学术跟理论来看的话,他的过程要安排时段,那就非常的长,但是我们通常不在这个地方跟各位详细的讲,那你在听的时候就会误以为那你可以怎么样,可以怎么样,其实都没有,在时间的洪流里,我们生命在成长,跟各位讲,你没那么快,你要能够抓住要领,抓住要领,就是前面讲置心一处那个地方,你都没有分叉,没有走入陷阱,没有掉入盲点里,那就会很快,但不管怎么样,这辈子快不快不管,你自己一定要摸索,在摸索当中会确定你的相,来生你会从那个相上再发展一次,透过那一相再回来修行,那你就很快了。 因为你现在不懂得用心,你不要以为净行品上,文殊师利菩萨讲善用其心,你要师父题字,师父也都些善用其心,好像你就会用心了,我看都还很早,那这个为什么呢?因为这里面都需要经过一段相当相当长,这个长,时间是很长,时间可以转化,那就是你要下苦工,苦工你是怎么样去试验,去尝试,当你吃的苦头越多的时候,那你的时间就越缩短,这在华严里头叫做一念即永恒,短劫入长劫,没有什么道理,你下的苦工越重,那个短劫所入的长劫就越长。 所以我们说时间长是语言上的东西,从生命来看,那一念就可以超越了,这一念你知道吗?你大概都不知道,眼睛都愣在那里,就知道你不知道了。 我们跟各位讲到妙高禅师的公案,他在妙高台上打坐,大家有没有去过妙高台?要去一下,在雪窦山,就我们蒋中正的故乡那里,弥勒菩萨的道场,那里就是妙高台,以前,总统跟蒋夫人在那边盖了一个别墅,就盖在妙高台的旁边,这也是一大讽刺,不信的佛的人就坐在那里,大概前辈子摔过的样子,坐在妙高台,你不用做了,你看了就脚发抖了,他就坐在上面,因为他是每次打坐都会打瞌睡,妙高禅师,每次打坐都睡着了,自己就选择一个好好惩罚自己,选那个地方做,就是不能打瞌睡,一打瞌睡就掉下去了。 那我看我不要打瞌睡就掉下去,他就在那里,掉下去了,掉到一半离地两尺,有人把他救起来,他半昏睡状态,说:是何方神圣?我是韦陀。你为什么救我?他说你这么精进在这个娑婆世界里,难得一遇,所以我护你的法,然后他就起了一个满心,哇,我有韦陀护法,人家都土地公护法,我有韦陀,你看看,他说那这个三千大千世界有没有人像我这么精进的?韦陀说没有。 哇,高兴的要死,恩,现在有韦陀护法不要怕,我在坐下去再掉下去他还会拉我起来,他坐下去了,韦陀就很生气,二十辈子不护你的法,那么傲慢,哦,他跑掉了,他说这下子更要乖一点,本来不知道还有个韦陀护法,现在一个慢心就把他打死了,惭愧惭愧,那现在呢,我要谨慎,自己好好的用工,再掉下去就摔死了,现在都没护法,他很谨慎的又坐,坐了还是又睡着了,这下子完了,再掉下去离地两寸,又有人把他拉起来了,他说何方神圣,他说我是韦陀,他说你不是不护我的法吗?他说你刚才忏悔超过二十劫生死。 所以你想想看,二十劫不短的时间,一个忏悔可以超越过去,这叫一念入长劫,那各位你知道吗?你要不要去超越,这个超越不是你大脑计算的,你不要坐在那边念念有词叫忏悔,那个不算,要真忏悔才有算,那个念是讲真的,你发愿也可以超越,照着发愿文念的发愿大概都不算。 刚才枚真老师叶老师来说梵呗,梵音,我们家世代是音乐世家,我老爸对音乐很厉害,我爷爷听说更厉害,我爷爷他老爸听说很不得了,他们的音乐都没人教,自己都会,光是我老爸我就发现他十八般武艺样样都会,连他不会的乐器他都会教人家,他自己都不会还会教人家,你看厉害吧。 从小这样一堆人在唱歌,我就很讨厌,所以我到现在不会唱歌,虽然他们在唱歌我也很想唱,但我就觉得他们唱的不好听,包括现在都很难听到唱的好听的人,都鬼叫鬼叫,在我有一种感觉,他们唱的这种物理的声音,这叫物理音,他都是一种技巧。唱出来叫做五音乱耳,没有真正五音悦耳的,因为他唱的都是用一个技巧来唱的,我都不会唱当然不能这样批评人家,连个高音也不会唱,我的高音就是大声叫高音,小声叫低音,因为我发觉这样唱不对,应该有一个真正的声音是什么,在找那个东西。 现在家里那么多人会啊,尤其是乐器,乐器的声音我听的越难听,他更是标准的物理音,喉咙里面偶尔还能够听到几个好声音,只不过几个而已,所以当我们进入佛门以后发现这些人在唱的,那更难听,所以从小老祖母就讲说,这些叫做牵长蚵,炉~~炉不完,炉到吃饱还在炉,真的,等到我们听到字母的时候,我一看到种子字,字母,我就发现真的声音在这里,可是一听这些人唱,又没有一个唱对的,真是糟糕,他既然叫做字母,叫种子字给你唱,他那个音是代表着无量无边的意义在里面,他不知道。 一个种子字我们从经文里头的记载看,唱什么字入什么波罗蜜门,唱什么字入什么般若波罗蜜的时候,就是指他在你的生命中的那个生命因素可以激发出来,可以尽虚空遍法界,启发你的智慧,这个才是重点,现在我们在唱的,没办法,因为他是运用你的生理结构在做物理上的发音,是没有错,我们的声音是需要透过这些生理结构来发音,可是他发的音是深邃的,是一种很绵绵留长的,而且这个声音是没有物理的障碍,他不会因为空间的远近而有差别。 我跟你讲这是真的,虽然我不懂,我也唱不出来,我只要开始唱歌人家就开始离开,这是赶人最好的方法,所以从小我就说我们开始唱歌吧,那人就开始溜回家了,我是没有资格去批判这些人唱歌唱的好坏的,但是我们要找一个生命的声音很不容易。 你不要以为现在的这些音响设备很好,他在录音的时候,很多地方录不起来,我不知道你们这些专家们在从事这种音响工作的时候有没有这种感觉,声音没有办法百分之百录下来,你看像贝多芬,像莫扎特,这些音乐家,中国音乐家因为历史上都没记载我们不知道,这些音乐家我可以告诉各位,真的,这一辈子最大的遗憾他就是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他所编的声音你可以发现,每一首曲子,每一个歌唱者都可以有他的诠释,他可以自己发挥,曲子是一样的,但是每一个人的唱法不一样,每一个人的音色不一样,人不是机器,那个曲子透过机器以后,所制作出来的,拿电脑来做的声音一定是完全一样的。 可是你会发现,每一个歌星唱的,绝对都不一样,而且你会发现,你会喜欢某些歌星唱而不喜欢某些歌星唱的同样一首曲子,为什么?我是听不出来,但是我发现有些人他有这一种偏好,这个就是生命,虽然我没有那个能力可是我可以感受到生命的存在,这个人为什么喜欢凤飞飞的,那个人又为什么喜欢张俐敏的,为什么?我讲这些可能会老一点,因为新人我也不认识啊,他们之所以会有那个区别,就是他的音色他听的出来,他听的习惯,应该来讲是听的出来,这个歌星的声音适合听众听的出来所以他会喜欢,这个跟广告不一样,跟他长得漂亮不漂亮不一样,因为他听得出他的声音,所以他才会喜欢,所以我都听不出来,所以我哪一个都不喜欢,关键就在这里。 这个是一种生命的状况,这个就是你的能跟那个所之间相应的地方。我们道场跟其他道场不一样,学华严就要有这种气魄,你敢去尝试,这个,我们叫绽放生命的光辉,你要勇于去接纳他。 他能不能教我们说怎么样把字母唱好,那是一回事,因为现在我们在走第一步,我们从美国那边也找过来,他是波兰人,荷兰人,我们从荷兰找过来,听说蒙古那边也有,我们也在找,我们找这些人过来,经过一番努力,我相信可以找到生命的原音,然后对我们每一个人可以做正式的科班教育,做完整的训练,让我们透过这种声音来震撼,来把我们的生命能量绽放出来,让他多彩多姿,全方位的发展。 告诉你没有一个佛教单位敢去尝试,所谓佛教者也,保守是也,顽固是也,他不敢去尝试新的领域,但是这不符合佛陀的教义,在讲觉醒、觉知的时候,是要勇于迈向未知,在这个地方了,所以我们在尝试在经历,我们更希望各位你能够参与,你不要担心,说佛教在大雄宝殿里不可以唱那些,我告诉你有因果全部我背,有功德全部给你,你放心。 我们不止这个,包括瑜伽也一样,我们为什么要做瑜伽训练,这个跟你今天在台湾所看到社会流行的瑜伽不一样,瑜伽行本来是大乘佛法修行的两大支派,我们只是大脑发达,把瑜伽行的部分给忽略掉了,你本来就有啊,我们不是在中观论派跟瑜伽行派嘛,那瑜伽行派为什么不见了,我们只不过重拾旧欢而已,让大家好好的来从事这一个部分的训练,是尝试吗?应该不是啊,我们只是在温故知新而已,只是现在这个失传了,我们再重新开始。 所以这里面需要大批的人力,这里面他也需要我们大家的投入,你不用担心,不会有问题的,佛教本身不是只做旧传统,因循苟且的勾当,他要的是激发我们生命的光彩,让我们活的更芬芳,当然法门很多,不是大家一定要学这些法门,但是站在一个道场的立场上,我们有必要把这些法门一再的淬炼,一再的提炼,让他们能够来饶益相应的各方面众生,用意是在这里。 我们再回来这个地方所讲的,我们先看看,真空绝相观的这个部分,所以真空绝相观他里面一共有十句,我们这里列了四句,这四句是大,所以第一句跟第二句里面各有四句,又另外有四门,那四门我们暂时就不讲,以后有机会我们再来谈这个部分。 第一句四门我们不讲,第一句叫做会色归空观,第二句叫明空即色观,第三句是空色无碍观,第四句是泯绝无迹观,这个是真空绝相观的修法,有这三个方法,这是能的部分,这个里面他还有一大堆,那一大堆我们暂时不讲,卖个关子,以后有机会,大家再好好来接受折磨一番。 因为这些都要背啊,基本上你先背,会色归空是什么明空即色是什么,空色无碍是什么,泯绝无迹是什么,现在不讲,但是我告诉各位一个状况,这个是,应该来讲叫做华严宗的思维模式跟语言模式,也可以说是杜顺老法师的语言模式跟思维模式,你看他第一个跟第二个,会色归空,明空即色,他从先讲空色这两个之间的关系,所以这每一个字你都要把他背起来,他们之间的关系你不懂没关系,我跟你讲这不是考试,考试你就非得弄懂不可,因为我们不在锻炼你的大脑运用,你只要把他记下来,会色归空是什么意思,你到一定的程度,你自然的就会了解,明空即色是什么,你也不要管,你只要把它背起来,你在实际行法中,总有一天你会了解的。 这个色跟空,你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怎么解释,我告诉你,你用这个来解释是最好,那么这里面另有四句,更详细的说我们不跟各位谈,你就把它背起来,现在要谈的是这两句是基础,后面两句是展开,所以色空展开就是无碍,首先是空即是色,色即是空,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这个东西讲完以后,心经就没再讲了,心经就不讲了,因为心经讲到这里就OK了,那是空宗的语言模式,性宗,华严是性宗,他不止讲到这里,他还要展开,要证得空即是色色即是空,色不异空空不异色以后又怎么样? 华严在这里告诉你,又怎么样,就这样,怎么样?色空无碍,先展开了,色空无碍以后呢,那色空泯迹,泯绝无迹,哪里去了?你找不到了。空也好,色也好,两个都不见了,这个才厉害,你空即是色,色即是空,两个还打架打成一堆,你弄通了以后,两个还握手握在一起,他到这里,两个都不见了,第三个展开的是色空两个无碍,这两个呢,泯绝无迹不是不在,不是都消失了,他们到了哪里去了呢?那这个你心里才知道,他们都有作用,这个作用不但没有障碍,这个作用可以说非常自在。 你都感受不到对方的存在,这个假如在家里,你跟子女或者夫妻常有障碍,就表示还没有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当你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那你就会发现我们两个空色无碍,空色无碍再进一步的时候,夫妻两个好像不存在,但是很幸福,两个人只能够说,两个人存在一种幸福中,我不知道你感受的到吗?假如两个人现在正在吵架,那根本没有那种气氛,他不但是无碍,而且已经变成一种氛围,一种气氛,一种幸福的气氛,他没有说你我之间的那种情况,不止那种无碍,而且呢,他两个只要在一起,就有一种氛围出来,我不会形容,只能讲到这里。 想想看你们夫妻是什么关系我不知道,你大概是第一种关系,还没有办法会色归空,到底是会色归空还是会空归色我不知道,是先生迁就太太还是太太迁就先生那不管,你自己两个人去处理,在讲到泯绝无迹就是那种情况。 这两种,空跟色产生一种氛围,是有存在,但是你没有办法去很明确的感觉到他们存在的状况,这是连那个无碍,那自在交流的那种具体情况也不见了,所以这个我只能够你自己慢慢去。 要怎么到达这样的一个地步呢?那有方法的,我们华严行法最大的特色叫做六相圆融,就是后面讲的,前面那几个你自己去背,一即具多,多即非一,彼此不违,互相不滥,共相成办,各居自位,你好好背好了,以前读书不背现在就认真背,以前读书很会背,现在背这个就快了,跟各位讲,你看这种文字就头大,硬邦邦冷冰冰,那你就好好去享受。 我们要跟各位谈的是后面,总别、同异、成坏、总相,别相、同相、异相、成相,坏相,这个是搜玄记里,智俨法师从十地法门里头帮我们挑出来的修行要领,你用这六个去整理这两个东西,色空的东西,用这一套方法,可以很快的帮助你成就。 那么下面讲此等六相百万法门,这六相就有百万法门了,你看看把这个东西用到上面去,那就百万法门了,都是真空绝相观,用这种修法就是能的部分,第一个。第二个,等你这个成就以后我们才有可能讲后面的这个部分,所以理事无碍观跟周遍含融观应该要并在一起,这两个部分下次来,我们把他打好给大家,我是要去给各位去对一下,他是十个,这个也是很容易跟周遍含融观,这个十个跟刚才十个你很容易混错,尤其是前面那四个,理如是法门,事如真理门,是含理事门,通局无碍门,在理事无碍观里叫理遍一事门,事遍于理门,依理成事门,事能显理门,都是事跟理,事跟理之间的关系,所以我们在背的时候,第一个你是在理事无碍观的十门,要背的很熟,那么周遍含融观的十门,你也要背的很熟,然后呢,叫交叉不乱,不要把理事无碍门背一背,把周遍含融观的通通背进来了,要背周遍含融观的,又把理事无碍观那边给背进来了,那就不妙了,那你在起观会错乱,这二十个你要背好那就不是简单的事了,背一个一天,背两个两天,这两个要同时背起来大概要一个礼拜,因为你会混乱,你看理遍一事门,跟理如事法,你看看就常会混在一起了,因为都是理事理事的,那么这个里面,所涉及所谈的,在这个地方们不详细跟各位谈了,这是在这个部分,修学的一个重点。 那刚才我们跟各位提到过,这个理事无碍在我们修学的过程里,所占的时间,事实上不多,成佛以后,真正运用的事事无碍。 那么我在这里要跟各位谈一下,佛法有一种叫做狂禅,狂风暴雨的狂,狂慧,狂禅狂慧的人通常要引用的那都是事事无碍的语言,我们告诉各位,我们自己少引用这些语言,你应该要知道,但是跟人家谈吐的时候,少引用,因为那是一种劣上慢心,下劣的傲慢心,叫劣上慢心,人家在谈真理的时候,就是在谈真空的时候,千万不要拿理事无碍或者事事无碍的来压人家。 我们发现很多人,人家谈真空,我就讲妙有,人家讲妙有我就讲真空, 这个就叫做劣上慢心,这个叫狂慧,这种狂对你没好处,这是第一个,第二个他会障你的道。 我们在论道,在跟同修谈佛法,那么他谈到真空,我们就要注意听,因为真空是对的嘛,那他怎么讲,表达的好不好,有没有缺点,不要紧,表达的好的地方,你是不是要学起来,那他讲妙有,那他是不是表达的好,表达的好,你要写起来,有没有缺点你不要管他,你管他有没有缺点干嘛?就算你,哦,他怎么有这个缺点,那你就要警惕到自己,我有没有这个缺点,我有这个缺点我要避开,我要改掉,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地方,因为我们对真空也不了解,对妙有也不了解,所以人家一讲真空,你就臭屁一下妙有,反正我不跟你同流合污,你那么厉害,我就比你更高明,你抬出孔子来,我就用老子打你,你拿老子来,我用孔子打你,你弄释迦摩尼佛来,我用孔子打你,一个一个,反正打到最后统统死掉,你什么也没有,那不行,这是一个很重要,狂慧的障道。而且狂慧容易变成断见,那么在事事无碍里头还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喜欢圆融。 譬如说有个老和尚在骂,骂释迦摩尼佛,那个魔说到末法时期,我就穿你的衣服,吃你的饭,住你的家,不讲你的法,那佛不是哭了吗。有什么好哭的,到最后魔不是也要成佛吗,诶,那也对呀,所以呢,所以就不要修嘛,也不要修嘛,也不要渡众生,也不要弘法,反正到最后都会成佛,这种圆融法有弊端,你就真的比佛厉害,佛在哭,哭什么哭啊,你就比他厉害啊?不对啊,这就喜欢站在事事无碍法界里面到处包容,他不是这样。 事事无碍法界是要这样处理的,要把魔抓起来,那么有些人会很激动,就把魔打死。那你说,不要打了,魔他到最后也会成佛,把他关起来好好正法教育就好了,那这就对嘛,那你不要说魔,魔管他的,反正到最后都会成佛,那不能这样啊,那坏蛋抓起来那放他去啊,那不要抓了,反正到最后统统会死,对不对,他杀死人是他杀死那个人,不杀死他也要死啊,这是什么理论嘛,这是在世间相对的法则里头,要有相对法则的处理法,那你在讲出世间的这个部分,到事事无碍,从真空绝相都是出世间法的部分,他不能引用到世间法来。 从真空绝相以后的境界,是属于法身大士的境界,是法身领域的境界,是属于净土的那个境界,不是娑婆的境界,不是凡夫的境界,所以你不能把那个东西引用到这个地方来用。 你要引用到这个地方来,是在一个关键处可以用,譬如说把魔抓到了,大家说把他打死,用石头把他杀死,那说不必了,魔也有佛性,我们让他把佛性显现出来,把他关起来教他佛法就好了,那我告诉你,就这一点大家不会同意,因为要去教魔佛法的人,没有人会教,魔比你厉害,你把他关起来你想要教他,魔的那张嘴巴比你会说,所以大家都怕他,怕他你就不要教他,你把佛书丢给他就好,你把他关着就好。 但是因为你怕他,所以你就想置他于死地,这样你就没有慈悲心,你对法界性看的不够,所以在那个时候,顶多是在这个地方网开一面,不要置他于死地,这就是关键处,而不是说纵容他,各位要留意啊,这是在事事无碍法界的这种知识领域里头他所泛滥出来的一种灾难,那这种情况对自己是个伤害,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对众生来讲,他更是一个伤害。 各位要留意,这个伤害众生很厉害,他为什么呢?他是非不分,他真理跟凡夫的事相分不清楚,他把法身的境界拿到娑婆世界来,相对立的世界来运用,那就不对了,所以你要懂得这个区别。这个弄清楚了你可以看到,到这种高阶层次的时候,能力的运用事实上都不是我们所能掌握的,因为我们没有这个能力,我们也没有到达这个境界,可是呢,我们却很喜欢引用这个境界的语言,引用这些语言来臭屁,要来盖人家,人家一讲佛法,哼,你都不知道,我讲几句你听不懂的,空啊空啊,什么都空啊,什么叫空,空空了,为什么?因为你根本不懂嘛,但是很好用,为什么好用啊?能满足你的虚荣心,用佛法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当然了,比去买名牌的来满足你的虚荣心要好,因为至少你能结缘。 那么在这个满足的过程中,他还有一个就是你在成长,所以修法过程当中会有很多障碍,有些是造成你法上的障碍,有些是造成你身体的障碍,有些是造成你生活上的障碍,有些是造成人际关系因缘的障碍,那你都不知道,因为反正你一团糊涂了,所以叫五浊恶世,混到底就对了,什么时候爬的出来不知道,吃足了苦头你就知道了,但是这一些成长我们认为,这样的代价太重了,不必那么辛苦,可是很多人就是混在这里头,也没有人能指导,因为指导我们的人,其实他自己本身都在这边打迷糊仗,混在一团,那就是问题了。 所以我们第一个跟各位讲,能观的能,你要先到达真空绝相观,要达到真空绝相观,这个地方我们再跟各位做一个补充,他要有一个真空绝相止,他虽然是讲三观,其实是三止三观,虽然祖师大德主张说这个六个修学没有次第,但是我们还是要告诉你,你最好是有次第,真空绝相止一定要先练成,再练真空绝相观,你简单run过一遍以后,你可以不要次第,但是真空绝相止的基础一定要有。 换句话说,止住妄想的止不是死心,不是枯木,他不是枯木禅,心是活的,他是真空绝相,他有这样的一个法门,那我们要训练的是这个地方要成就,我在跟各位做把关的时候也是站在这个地方,这一关不通过,后面门都没,知道吗,那么要通过这一关,前面展开的就都是了,人格性及格没,我们及格讲七十分,五大人格性,再来置心一处,五大人格性之后,你要厌恶娑婆的虚幻生命,或者欣求净土的真实生命,这两个疑情都可以,但你必须要这样发起真正出离心,追求菩提道,然后开始摸索,这个叫三个资粮道。 这个通过以后,才讲置心一处跟提疑情,那就会从七十分那边一直前进到九十五分这边,那这个时候,我们假设九十分了,透过真空绝相止的锻炼,到九十五到九十八分,那你要进入真空绝相观,法界三观成就,海印三昧成就那才有可能。 所以一定要在这个地方把关这个部分,那一个领域不是进不去,是前面的资粮道有没有,否则把证书发一发,大家都拿证书出去而没有实力的话,没有用。 不是要我们谈论这些名相,而是我们要具有这些名相上实际的实力,这个才是关键,这个实力透过实践所兑现出来的这种境界,这个就是我们讲的实力,那你没有这个实践,你无法兑现,所以我们告诉各位,大脑所知道的不算,实践所得到的才算,知道的不算,做到的才算,要做到,那你就去做吧,做就叫实践,透过实践才能兑现,光是知道没用,知道的不能兑现,知道的只能讲而已,讲的不算,知道的不算,做到的才算。 这个是我们在禅修的过程中一再要求各位的,这样的讲,范围可能不会那么广,但是我想这一条路已经很具体了,那么希望各位能够早登觉岸,共入毗卢性海,同证海印三昧,祝福大家。 圆满结局!

华严经佛法开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 2018 在线学佛 | 邮件:service@jingtuzang.org | 粤ICP备11002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