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菩萨本愿经讲话 第五章 地藏菩萨的示迹

  第五章 地藏菩萨的示迹

  每一个佛兴世来化度众生,必有许多圣者出现拥护道场,所谓‘一佛出世,千佛扶持’,正如‘牡丹虽好,须仗绿叶扶持’,有一样的意义。因此释尊出世说法,也有许多圣者跟踪他,侍从他,拥护他。平常说佛讲经时候,多有四众在座:常随众,当机众,影响众,结缘众。常随众,当机众,都属比丘,亦有大心凡夫。结缘众,是普通大众随喜法会的。影响众,多属菩萨、古佛或菩萨大悲再来,一以助佛道场,一以广度众生。现在地藏菩萨,就属于释迦佛法中的影响众。所以本经中曾以三千大千世界的草木丛林,山石微尘碎为恒河沙劫数的时间为喻,而说地藏菩萨证十地果位已来,千倍多于上喻,何况他在声闻辟支佛地?即如果连做声闻辟支佛时都计数起来,那时间就更长久了。故占察经云:‘地藏菩萨发心以来,过无量无边不可思议阿僧只劫,久已能度三婆苦海,功德满足;但依本愿自在力故,权巧现化,影应十方;虽复普游一切刹土,常起功业,而于五浊恶世,化益偏厚。亦依本愿力所薰习故;及因众生应受化业故也。彼从十一劫来,庄严此世界成熟众生;以本誓愿力,速满众生一切所求,能减众生一切重罪,除诸障碍,现得安隐。又是菩萨名为善慰说者,所谓巧说诸法,能善开导。’因此菩萨\‘从一切劫来’,即‘庄严此世界成熟众生\’,‘于五浊恶世化益偏厚\’,故相信此菩萨在此土的垂化史迹已相当多;现在仅就示现我国的事迹来说,亦可以一概余了。

  第一节 现实的史迹

  地藏菩萨示迹我国,时在唐朝,迄今已千余年,见闻各异,纪载稍殊。

  (一)神僧传说:佛灭度一千五百年,菩萨降迹于新罗国(朝鲜)王家,姓金,号乔觉。永徽唐高宗号四年,二十四岁祝发,携白犬善听航海而来。至江南池州东青阳县九华山,端坐九子山头七十五载。至开元十六年七月三十夜成道,计年九十九岁,……若萨入定二十年,至至德二年三十日显圣起塔,至今成大道场。二、宋高僧传唐池州九华山化城寺地藏云:‘释地藏,姓金氏,新罗国王之支属也。慈心而貌恶,颖悟天然;七尺成躯,顶耸奇骨突高,才力可敌十夫。尝自诲曰:“六籍寰中,三清术内,唯第一义与方寸合。”于是落发涉海,舍舟而徒,振锡观方,邂逅至池阳,睹九子山焉,心甚乐之,乃迳造其峰,得谷中之地,面阳而宽平,其土黑壤,其泉滑甘,岩栖涧汲,趣尔度日,……其山天宝中李白游,号为九华焉。藏素持四大部经,遂下山至南陵,有信士为缮写,得以归山,至德年初,有诸葛节,率村父自麓登高,深极无人。云日鲜明,居唯藏孤然闭目石室。其房有折足鼎,日中以白土和少米烹而食之。群老惊叹曰:“和尚如斯苦行,我曹山下列居之咎耳。”相与同构禅宇,不累载而成大伽蓝。……贞观十九年夏,忽召众告别,罔知攸往;但闻山鸣石陨,扣镜嘶嗄,跏趺而灭,春秋九十九。其尸坐于函中,泊三稔开,将入塔,颜貌如生,举升之,动骨节若撼金锁焉。乃立小浮图于南台,是藏坐宴之地也。’

  (二)说事迹详略或异,而菩萨的籍贯、姓氏、王属、出家、渡海、居山、起塔等大旨相同,足资凭信。

  第二节 传诵的逸事

  地藏菩萨示迹九华山的时候,修道行化的轶事甚多,今略说几种,多为史实所载而传诵于民间的。

  (甲) 闵公施地

  神僧传云:‘时有阁老闵公,素怀善念,每斋百僧,必虚一位,请洞僧足数;僧乃乞一袈裟地,公许之,衣遍覆九峰,遂尽喜舍。其子求出家,即道明和尚。公后亦离尘网。’现今所塑地藏菩萨左右分立二人,即道明和闵公两父子。下面坐的,是白犬善听。如果当时没有这种实情,必难传诵至今;我们宜诚信接受之。

  (乙) 白土供众

  宋高僧传云:‘建中初,张公严典是邦,仰藏之高风,因移旧额,奏置寺焉。本国闻之,率以渡海相寻,其徒且多,无以资岁;藏乃发石得土,其色青白,不碜如面,而供众食。其众请法以资神,不以食而养命;南方号为“枯稿众”莫不宗仰!’这与上引\‘地藏孤然闭目石室,其房有折足鼎,鼎中白土,和少米煮而食之’相呼应;初一人时已有如此食法,则后来众多,再显神力,亦不足为奇了。

  (丙) 献泉谢罪

  宋高僧传说地藏初住九子山,有一次,曾遇毒螫,他却端坐无念,不动声色。忽然有一艳妇,姗姗而来,向他作礼馈药,并说道:‘我的小儿无知,毒螫圣者,今我愿引甘泉,以补此过!’言讫不见,但顾左右甘泉潺潺而流。当时的人都说:这是九子山神向菩萨殷勤献供,是由于菩萨的道行高深所感动。

  (丁) 赋诗送童

  相传地藏比丘居九华山时,有个时期,用了一个书童──即侍者。后来这童不惯山居寂寞的生涯,就向他哭辞回家,他也很感动,就写了一首诗相送:‘空门寂寞汝思家,礼别云房下九华。爱向竹栏骑竹马;懒于金地聚金沙。添瓶涧底休招月;烹茗瓯中罢弄花!好去不须频下泪!老僧相伴有烟霞。’这首诗我曾从好多书中读到,题目都标为‘新罗金地藏居九华山送童子下山诗\’。如果这首诗真是地藏比丘作的,那么他不但是一个苦行的修僧,也是一个上乘的诗人了。因为在这诗里,不但是音韵好,且把山童与山僧两者的心情,描写得很逼真,几乎从纸上跳跃起来,很够表现力,不愧是一篇成功的作品!我想许多富于感情的诗人,读到这样富于表现力与感化力的作品,必会在艺术的宗教的情绪中给陶醉了。

  地藏菩萨示迹我国,是不足为异的!本经分身集会品,已说他分身十方世界的六道中度脱众生。地藏十轮经亦说他与观音菩萨一样能现大梵王、大自在、佛、菩萨、声闻、缘觉等种种身救济有情;可见示迹九华山的,也不过这许多身中的一种声闻比丘身耳。又十轮经等也说他从他方世界来此土时,多是以声闻身的姿态出现的;故在唐朝示现的也是声闻身相。于此,可见菩萨在此世界的化仪,都是‘内秘菩萨行,外现似声闻’的。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 2018 在线学佛 | 邮件:service@jingtuzang.org | 粤ICP备11002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