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话华严经 第十五卷

卷第十五:贤首品第十二之二【白话】

  有胜三昧其名安乐,能普救度一切群生,

  放大光明不可思议,令其见者悉得调伏。

  所放光明名为善现,若有众生遇此光明,

  必令获益功不唐捐,因是得成无上智慧。

  彼光示现于诸佛陀,示法示僧示现正道,

  亦示佛塔及其形象,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照耀,映蔽一切诸天光明,

  所有暗障靡不除尽,普为众生作大饶益。

  此光觉悟一切众生,令执灯明供养佛陀,

  以灯供养诸佛陀故,得成世中无上灯明。

  然诸油灯及酥油灯,亦然种种诸光明炬,

  众香妙药上宝蜡烛,以是供佛获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济度,此光能觉一切大众,

  令其普发大誓愿心,度脱欲海一切群生。

  若能普发大誓愿心,度脱欲海一切群生,

  则能越度四种瀑流,示导无忧解脱之城。

  于诸行路大水之处,造立桥梁及船筏等,

  毁訾有为赞叹寂静,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灭爱,此光能觉一切众生,

  令其舍离于五欲中,专思解脱微妙法味。

  若能舍离不着五欲,专思解脱微妙法味,

  则能以佛甘露法雨,普灭世间诸种渴爱。

  惠施池井以及泉流,专求无上菩提大道,

  毁訾五欲赞叹禅定,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欢喜,此光能觉一切众生,

  令其爱慕诸佛菩提,发心愿证无师大道。

  造立如来大悲法像,众相庄严坐莲华座,

  恒叹最胜诸般功德,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爱乐,此光能觉一切大众,

  令其生心乐于诸佛,及以乐法乐于众僧。

  若常生心乐于诸佛,及以乐法乐于众僧,

  则在如来众会之中,逮成无上甚深法忍。

  开悟众生无有限量,普使念佛法僧三宝,

  及示发心功德胜行,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福聚,此光能觉一切众生,

  令行种种无量布施,以此愿求无上佛道。

  设大施会无有遮限,有来求者皆得满足,

  不令其心有所匮乏,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具智,此光能觉一切众生,

  令于一法一念之中,悉解无量诸法门义。

  为诸众生分别诸法,及以决了真实妙义,

  善说法义无有亏减,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慧灯,此光能觉一切众生,

  令知众生其性空寂,一切诸法本无所有。

  演说诸法空无所主,如幻如焰水中之月,

  乃至犹如梦幻影像,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名法自在者,此光能觉一切众生,

  令得无尽陀罗尼门,悉持一切诸佛法要。

  恭敬供养诸持法者,给侍守护一切贤圣,

  以种种法布施众生,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能舍,此光觉悟悭吝众生,

  令知财宝悉为非常,恒乐惠施心无执着。

  悭心难调而能调伏,解财如梦宛如浮云,

  增长惠施清净生心,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除热,此光能觉诸毁禁者,

  普使受持诸清净戒,发心愿证无师之道。

  劝引众生受持净戒,十善业道悉得清净,

  又令发向胜菩提心,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忍严,此光觉悟具嗔恚者,

  令彼除嗔远离我慢,常乐忍辱柔和之法。

  众生暴恶难可安忍,为菩提故心住不动,

  常乐称扬忍胜功德,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勇猛,此光觉悟诸懒惰者,

  令彼常于三宝之中,恭敬供养无有疲厌。

  若彼常于三宝之中,恭敬供养无有疲厌,

  则能超出四魔境界,速成无上佛菩提果。

  劝化众生令彼进策,常勤供养于诸三宝,

  法欲灭时专致守护,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寂静,此光能觉诸乱意者,

  令其远离贪恚愚痴,心不动摇而入正定。

  舍离一切众恶知识,无义谈说杂染诸行,

  赞叹禅定阿兰若处,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慧严,此光觉悟愚迷之人,

  令其证谛解了缘起,诸根智慧悉能通达。

  若能证谛解了缘起,诸根智慧悉能通达,

  则得日灯三昧胜法,智慧光明得成佛果。

  国财及己悉皆能舍,为菩提故勤求正法,

  闻已专勤为众宣说,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佛慧,此光觉悟诸含识等,

  令见无量无边佛陀,各各安坐宝莲华上。

  赞佛威德以及解脱,说佛自在无有限量,

  显示佛力及大神通,是故得成此中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无畏,此光照触诸恐怖者,

  非人所持诸毒所害,一切皆令速疾除灭。

  能于众生施大无畏,遇有恼害悉皆劝止,

  拯济厄难诸孤穷者,以是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安隐,此光能照众疾病者,

  令除一切诸苦痛等,悉得正定三昧大乐。

  施以良药救众疾患,妙宝延命众香涂体,

  酥油乳蜜以充饮食,以是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见佛,此光觉悟将殁之人,

  令随忆念见佛如来,命终得生其净国土。

  见有临终劝念佛陀,又示尊像令彼瞻敬,

  俾于佛所深心归仰,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乐法,此光能觉一切众生,

  令于正法常生欣乐,听闻演说及书写等。

  法欲尽时能为演说,令求法者心意充满,

  于法爱乐勤修众行,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妙音,此光开悟诸菩萨众,

  能令三界所有音声,闻者皆是如来法音。

  以大音声称赞佛陀,及施铃铎诸妙音乐,

  普使世间闻佛法音,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施甘露,此光开悟一切众生,

  令舍一切放逸众行,具足修习诸大功德。

  说有为法非安隐道,无量苦恼悉皆充遍,

  恒乐称扬寂灭妙乐,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最胜,此光开悟一切众生,

  令于佛所普皆听闻,戒定智慧增上之法。

  常乐称扬一切佛陀,胜戒胜定殊胜妙慧,

  如是为求无上大道,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宝严,此光能觉一切众生,

  令得宝藏无穷无尽,以此供养诸佛如来。

  以诸种种上妙珍宝,奉施于佛及佛塔庙,

  亦以惠施诸贫乏者,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香严,此光能觉一切众生,

  令其闻者心悦可意,决定当成诸佛功德。

  人天妙香用以涂地,供养一切最胜之王,

  亦造塔庙以及佛像,是故得成此胜光明。

  又放光明名杂庄严,宝幢幡盖聚无央数,

  焚香散华奏众乐音,城邑内外悉皆充满。

  本以微妙妓乐妙音,众香妙华宝幢盖等,

  种种庄严供养佛陀,是故得成此胜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严洁,令地平坦犹如掌面,

  庄严佛塔及其处所,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大云,能起香云雨众香水,

  以水洒塔及庭院等,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严具,令裸形者得服上服,

  严身妙物而为布施,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上味,能令饥者获得美食,

  种种珍馔而为布施,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为大财,令贫乏者获诸宝藏,

  以无尽物布施三宝,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眼清净,能令盲者见诸众色,

  以灯布施佛及佛塔,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耳清净,能令聋者悉得善听,

  鼓乐以娱佛及佛塔,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鼻清净,昔未闻香今皆得闻,

  以香布施佛及佛塔,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舌清净,能以美音称赞佛陀,

  永除粗恶及不善语,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身清净,诸根缺者能令具足,

  以身礼敬佛及佛塔,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意清净,令失心者威得正念,

  修行三昧悉得自在,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色清净,令见难思诸佛妙色,

  以众妙色庄严佛塔,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声清净,令知声性本然空寂,

  观声缘起宛如谷响,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香清净,令诸臭秽悉皆香洁,

  香水洗塔及菩提树,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味清净,能除一切味中之毒,

  恒供佛陀僧及父母,是故得成此大光明。

  又放光明名触清净,能令恶触悉皆柔软,

  戈铤剑戟从空雨下,皆令变作妙华宝髮。

  以昔曾于道路之中,涂香散华垂布衣服,

  迎送如来令蹈于上,是故今获光明如是。

  又放光明名法清净,能令一切诸毛孔中,

  悉演妙法不可思议,众生听者心咸欣悟。

  因缘所生实无有生,诸佛法身亦非是身,

  法性常住宛如虚空,以说其义光明如是。

  如是等比诸光明门,如恒河沙无限其数,

  悉从大仙毛孔流出,一一作业各有差别。

  如一毛孔所放光明,无量无数宛如恒沙,

  一切毛孔皆悉亦然,此是大仙三昧威力。

  如其本行所得光明,随彼宿缘同行之人,

  今放光明故能如是,此是大仙智慧自在。

  往昔同修于众福业,及有爱乐能生随喜,

  见其所作皆亦复然,彼于此光咸得亲见。

  若有自修众福业者,供养诸佛无央其数,

  于佛功德常愿欣求,是此光明所开觉者,

  譬如生盲不能见日,非为无日出于世间,

  诸有目者悉皆明见,各随所务修治其业。

  大士光明亦复如是,有智慧者皆悉能见,

  凡夫邪信劣解之人,于此光明莫能睹见。

  摩尼宫殿及辇乘具,妙宝灵香亦以涂莹,

  有福德者自然完备,非无德者所能安处。

  大士光明亦复如是,有深智者咸得照触,

  邪信劣解凡愚之人,无有能见此大光明。

  若有闻此光明差别,能生清净生深信解,

  永断一切诸疑惑网,速成无上大功德幢。

  有胜三昧各能出现,眷属庄严皆得自在,

  一切十方诸佛国土,佛子众会无与伦匹。

  有妙莲华光明庄严,量等三千大千世界,

  其身端坐皆悉充满,是此三昧神通威力。

  复有十刹微尘数量,妙好莲华共所围绕,

  诸佛子众于中安坐,住此三昧大威神力。

  宿世成就胜善因缘,具足修行诸佛功德,

  此等众生围绕菩萨,悉共合掌观无厌倦。

  譬如明月在众星中,菩萨处众悉亦复然,

  大士所行法本如是,入此三昧大威神力。

  如于一方之所示现,诸佛子众共同围绕,

  一切方中悉亦如是,住此三昧大威神力。

  有胜三昧名为方网,菩萨住此广大开示,

  一切方中普现其身,或现入定或从定出。

  或于东方入于正定,而于西方从定而出;

  或于西方入于正定,而于东方从定而出。

  或于余方入于正定,而于余方从定而出。

  如是入出遍于十方,是名菩萨三昧威力。

  尽于东方诸佛国土,所有如来其数无量,

  悉现其前普皆亲近,住于三昧寂然不动。

  而于西方诸佛世界,一切诸佛如来所在,

  皆现从于三昧中起,广修无量一切供养。

  尽于西方诸佛国土,所有如来其数无量,

  悉现其前普皆亲近,住于三昧寂然不动。

  而于东方诸佛世界,一切诸佛如来之所,

  皆现从于三昧中起,广修无量一切供养。

  如是十方诸佛世界,菩萨悉入无有余者,

  或现三昧寂然不动,或现恭敬供养于佛。

  于眼根中入于正定,于色尘中从定而出,

  示现色性不可思议,一切天人莫能了知。

  于色尘中入于正定,于眼起定心念不乱,

  说眼无生无有所起,性空寂灭真无所作。

  于耳根中入于正定,于声尘中从定而出,

  分别一切语言音声,诸天世人莫能了知。

  于声尘中入于正定,于耳起定心中不乱,

  说耳无生无有所起,性空寂灭真无所作。

  于鼻根中入于正定,于香尘中从定而出,

  普得一切微妙上香,诸天世人莫能了知。

  于香尘中入于正定,于鼻起定其心不乱,

  说鼻无生无有所起,性空寂灭真无所作。

  于舌根中入于正定,于味尘中从定而出,

  普得一切诸上妙味,诸天世人莫能了知。

  于味尘中入于正定,于舌起定其心不乱,

  说舌无生无有所起,性空寂灭真无所作。

  于身根中入于正定,于触尘中从定而出,

  善能分别一切胜触,诸天世人莫能了知。

  于触尘中入于正定,于身起定其心不乱,

  说身无生无有所起,性空寂灭真无所作。

  于意根中入于正定,于法尘中从定而出,

  分别一切诸法实相,诸天世人莫能了知。

  于法尘中入于正定,从意起定其心不乱,

  说意无生无有所起,性空寂灭真无所作。

  童子身中入于正定,壮年身中从定而出,

  壮年身中入于正定,老年身中从定而出。

  老年身中入于正定,善女身中从定而出;

  善女身中入于正定,善男身中从定而出;

  善男身中入于正定,比丘尼身从定而出;

  比丘尼身入于正定,比丘身中从定而出;

  比丘身中入于正定,学、无学身从定而出;

  学无学身入于正定,辟支佛身从定而出;

  辟支佛身入于正定,现如来身从定而出;

  于如来身入于正定,诸天身中从定而出;

  诸天身中入于正定,大龙身中从定而出;

  大龙身中入于正定,夜叉身中从定而出;

  夜叉身中入于正定,鬼神身中从定而出;

  鬼神身中入于正定,一毛孔中从定而出;

  一毛孔中入于正定,一切毛孔从定而出;

  一切毛孔入于正定,一毛端头从定而出;

  一毛端头入于正定,一微尘中从定而出;

  一微尘中入于正定,一切尘中从定而出

  一切尘中入于正定,金刚地中从定而出;

  金刚地中入于正定,摩尼树上从定而出;

  摩尼树上入于正定,佛光明中从定而出;

  佛光明中入于正定,于河海中从定而出;

  于河海中入于正定,于火大中从定而出;

  于火大中入于正定,于风起定其心不乱;

  于风大中入于正定,于地大中从定而出;

  于地大中入于正定,于天宫殿从定而出;

  于天宫殿入于正定,于空起定其心不乱。

  是名无量大功德者,三昧自在难可思议,

  十方一切诸佛如来,于无量劫演说不尽。

  一切如来咸共宣说,众生业报难以思议,

  诸龙变化诸佛自在,菩萨神力亦难思议。

  欲以譬喻而为显示,终无有喻能喻此者,

  然诸智慧聪达之人,因于譬故得解其义。

  声闻心住八解脱中,所有变现皆得自在,

  能以一身示现多身,复以多身而为一身。

  于虚空中入于火定,行住坐卧悉在空中,

  身上出水身下出火,身上出火身下出水。

  如是皆于一念之中,种种自在无边无量。

  彼不具足大慈大悲,不为众生欣求佛道,

  尚能现此难思议事,况大饶益自在威力。

  譬如日月游于虚空,影像普遍于十方界,

  泉池陂泽器中之水,众宝河海靡不现前。

  菩萨色相亦复皆然,十方普现不可思议,

  此皆三昧大自在法,唯有如来乃能证了。

  如净水中四兵之像,各各别异无有交杂,

  剑戟弧矢其类甚多,铠冑车舆非仅一种。

  随其所有众相差别,莫不皆于水中现前,

  而水本自无有分别,菩萨三昧亦复如是。

  海中有神名为善音,其音普顺大海众生,

  所有语言皆能辨了,令彼一切悉皆欢悦。

  彼神具有贪恚痴毒,犹能善解一切音声,

  况复总持自在力者,而不能令众生欢喜?

  有一妇人名为辩才,父母求天而得出生,

  若有离恶乐真实者,入彼身中得生妙辩。

  彼有贪欲嗔恚愚痴,犹能随行与诸辩才,

  何况菩萨具足智慧,而不能与众生利益?

  譬如幻师了知幻法,能现种种无量化事,

  须臾示作日月岁时,城邑丰饶生大安乐。

  幻师具有贪恚痴毒,犹能幻力悦于世间,

  况复禅定解脱威力,而不能令众生欢喜?

  天阿修罗斗战之时,修罗败衄而速退走,

  兵仗车舆及以徒旅,一时窜匿莫得可见。

  彼有贪欲嗔恚愚痴,尚能变化不可思议,

  况住神通无畏大法,云何不能示现自在?

  释提桓因有大象王,彼知天主欲行之时,

  自化作头有三十三,一一六牙皆悉具足。

  一一牙上具七池水,清净香洁湛然盈满;

  一一清净池水之中,各七莲华妙宝严饰;

  彼诸严饰莲华之上,各各具有七天玉女,

  悉善技艺奏众妙乐,而与帝释共相娱乐。

  彼象或复舍其本形,自化其身同于诸天,

  威仪进止悉皆齐等,有此变现神通之力。

  彼有贪欲嗔恚愚痴,尚能现此诸神通力,

  何况具足方便智慧,而于诸定不得自在?

  如阿修罗变化作身,蹈金刚际海中而立,

  海水至深备及其半,首共须弥正与齐等。

  彼有贪欲嗔惠病毒,尚能现此大神通力,

  况伏魔怨照世间灯,而无自在大威神力?

  天阿修罗共战之时,帝释神力难可思议,

  随阿修罗军众数量,现身等彼而与对敌。

  诸阿修罗心发是念:“释提桓因必来向我,

  必取我身以五种缚。”由是彼众悉心忧悴。

  帝释现身具有千眼,手持金刚生出火焰,

  被甲持杖极为威严,修罗望见咸皆退伏。

  彼以微小福德之力,犹能摧破此大怨敌,

  何况能救度一切者,具足功德而不自在?

  忉利天中具有天鼓,从天业报自生而得,

  知诸天众放逸之时,空中自然演出此音。

  一切五欲悉皆无常,如水聚沫其性虚伪,

  诸有如梦究如阳培,亦如浮云水中之月。

  放逸为怨为大苦恼,非甘露道生死之径,

  若有作诸放逸行者,入于死灭大鱼之口。

  世间所有众苦根本,一切圣人悉皆厌患,

  五欲功德具灭坏性,汝应爱乐真实妙法。

  三十三天闻此音声,悉共来升善法堂中,

  帝释为说微妙之法,咸令顺寂除灭贪爱。

  彼音无形不可得见,犹能利益诸天大众,

  况随心乐示现色身,而不济度诸群生众?

  天与阿修罗共斗时,诸天福德殊胜威力,

  天鼓出音告其大众:“汝等宜应勿生忧怖!”

  诸天闻此所告音声,悉除忧畏增益威力;

  时阿修罗心生震惧,所将兵众咸皆退走。

  甘露妙定宛如天鼓,恒出降魔寂静法音,

  大悲哀悯救度一切,普使众生灭除烦恼。

  帝释普应诸天女众,九十有二那由他数,

  令彼各各心中自谓:“天王独自与我娱乐。”

  如天女中其身普应,善法堂内亦复如是,

  能于一念示现神通,悉至其前而为说法。

  帝释具有贪恚痴毒,能令眷属悉生欢喜,

  况大方便大神通力,而不能令一切欣悦?

  他化自在第六天王,于欲界中得大自在,

  以业惑苦而为胃网,系缚一切诸凡夫众。

  彼有贪欲嗔恚疼毒,犹于众生得大自在,

  况具十种自在威力,而不能令大众同行?

  三千世界大梵天王,一切梵天所住之处,

  悉能现身于彼中坐,演畅微妙大梵音声。

  彼住世间梵道之中,禅定神通尚能如意,

  况出世间无有上者,于禅解脱不得自在?

  摩醯首罗大智自在,大海龙王降雨之时,

  悉能分别数其雨滴,于一念中皆能辨了。

  无量亿劫精勤修学,得是无上大菩提智,

  云何不于一念之中,普知一切众生之心?

  众生业报不可思议,为大风力起于世间,

  巨海诸山天宫殿中,众宝光明万物种种。

  亦能兴云降下大雨,亦能散灭诸般云气,

  亦能成熟一切谷类,亦能安乐诸群生众。

  风不能学波罗蜜法,亦不能学佛诸功德,

  犹成不可思议诸事,何况具足诸大愿者!

  男子女人种种音声,一切鸟兽诸音声等,

  大海川流雷震声响,皆能称悦众生心意。

  况复知声性空如响,逮得无碍上妙辩才,

  普应众生而为说法,而不能令世间欢喜?

  海有稀奇殊特之法,能为一切平等之印,

  众生宝物以及川流,普悉包容无所推拒。

  无尽禅定大解脱者,为平等印亦复如是,

  福德智慧诸上妙行,一切普修无有厌足。

  大海龙王游戏之时,普于诸处得大自在,

  兴云充遍四天下中,其云种种庄严妙色。

  第六他化自在天上,于彼云色宛如真金,

  化乐天上如赤珠色,兜率陀天如霜雪色,

  夜摩天上如琉璃色,三十三天为玛竭色,

  四王天上为玻璃色,大海水上如金刚色,

  紧那罗中现妙香色,诸龙住处成莲华色,

  夜叉住处乃白鹅色,阿修罗中显山石色,

  郁单越处示金焰色,阎浮提中如青宝色,

  余二天下杂庄严色,随众所乐而相应之。

  又复他化自在天上,云中电耀宛如日光,

  化乐天上宛如月光,兜率天上如阎浮金,

  夜摩天上成珂雪色,三十三天为金焰色,

  四王天上显众宝色,大海之中示赤珠色,

  紧那罗界如琉璃色,龙王住处成宝藏色,

  夜叉所住现玻璃色,阿修罗中为玛瑙色,

  郁单越境如火珠色,阎浮提中常帝青色,

  余二天下如杂庄严,如云色相电光亦然。

  他化雷震宛如梵音,化乐天中如大鼓音,

  兜率天上如歌唱音,夜摩天上如天女音,

  于彼三十三天之上,宛如紧那罗种种音;

  护世四天王诸天所,宛如乾闼婆所出音。

  海中两山相击音声,紧那罗中如箫笛声,

  诸龙城中如频伽声,夜叉住处龙女之声;

  阿修罗中如天鼓声,于人道中成海潮声。

  他化自在雨下妙香,种种杂华而为庄严;

  化乐天中雨多罗华,曼陀罗华以及泽香;

  兜率天上雨下摩尼,具足种种珍宝庄严,

  髻中宝珠宛如月光,上妙衣服成真金色;

  夜摩天中雨幢幡盖,华髮涂香妙庄严具,

  亦具真珠色上好衣,及以种种众妓乐等;

  三十三天如意宝珠,坚黑沉水栴檀妙香,

  郁金鸡罗多摩香等,妙华香水相杂雨下;

  护世城中雨美膳食,色香上味具增长力,

  亦雨难思众妙宝物,悉是龙王之所作业。

  又复于彼大海之中,注雨不断宛如车轴,

  复雨无尽广大宝藏,亦雨种种庄严珍宝。

  紧那罗界雨下璎珞,众色莲华衣及众宝,

  婆利师迦末利妙香,种种乐音悉皆具足;

  诸龙城中雨下赤珠;夜叉城内有光摩尼;

  阿修罗中雨诸兵仗,摧伏一切诸般怨敌;

  郁单越中雨下璎珞,亦雨无量上妙宝华;

  弗婆瞿耶二天下中,悉雨种种宝庄严具;

  阎浮提雨清净之水,微细悦泽当恰应时,

  长养众华及果药等,成熟一切诸般苗稼。

  如是无量上妙庄严,种种云电以及雷雨,

  龙王自在悉能作业,而身不动无所分别。

  彼于世界海中安住,尚能现此难思议力,

  况入法海具大功德,而不能示现大神变?

  彼诸菩萨解脱妙门,一切譬喻无能显示,

  我今以此诸种譬喻,略说于其自在大力。

  第一智慧广大智慧,真实智慧无边智慧,

  胜慧及以殊胜智慧,如是法门今已宣说。

  此法稀有甚为奇特,若人闻已而能忍可,

  能信能受广能赞说,如是所作甚为难行。

  世间一切诸凡夫众,信是法者甚为难得,

  若有勤修清净福德,以昔因力乃能生信。

  一切世界诸群生等,少有欲求声闻之乘,

  求独觉者转复减少,趣大乘者甚为难遇。

  趣大乘者犹为易事,能信此法倍复更难,

  况复持诵为人宣说,如法修行真实体解?

  有以三千大千世界,顶戴一劫其身不动,

  彼之所作未为难事,信是法者乃复为难。

  有以手擎十佛刹土,尽于一劫空中安住,

  彼之所作未为难事,能信此法乃复为难。

  十刹尘数众生所在,悉施乐具经于一劫,

  彼之福德未为胜事,信此法者乃为最胜。

  十刹尘数如来之所,悉皆承事尽于一劫,

  若于此品能为诵持,其福最胜过于彼事。

  这时,贤首菩萨说毕偈颂,十方所有的世界,生起了六反震动;顷刻之间,一切的魔宫均被隐蔽,所有的恶业之道也都止息。十方诸佛普现在贤首菩萨之前,各以右手抚摩贤首菩萨的头顶,同时赞叹说:“善哉!善哉!贤首菩萨啊!这个大法讲得太好了!我们对于这一切的法要都将随喜啊!”

【原典】

  有胜三昧名安乐,能普救度诸群生,放大光明不思议,令其见者悉调伏。

  所放光明名善现,若有众生遇此光,必令获益不唐捐,因是得成无上智。

  彼光示现于诸佛,示法示僧示正道,亦示佛塔及形像,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照耀,映蔽一切诸天光,所有暗障靡不除,普为众生作饶益。

  此光觉悟一切众,令执灯明供养佛,以灯供养诸佛故,得成世中无上灯。

  然诸油灯及酥灯,亦然种种诸明炬,众香妙药上宝烛,以是供佛获此光。

  又放光明名济度,此光能觉一切众,令其普发大誓心,度脱欲海诸群生。

  若能普发大誓心,度脱欲海诸群生,则能越度四瀑流,示导无忧解脱城。

  于诸行路大水处,造立桥梁及船筏,毁訾有为赞寂静,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灭爱,此光能觉一切众,令其舍离于五欲,专思解脱妙法味。

  若能舍离于五欲,专思解脱妙法味,则能以佛甘露雨,普灭世间诸渴爱。

  惠施池井及泉流,专求无上菩提道,毁訾五欲赞禅定,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欢喜,此光能觉一切众,令其爱慕佛菩提,发心愿证无师道。

  造立如来大悲像,众相庄严坐华座,恒叹最胜诸功德,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爱乐,此光能觉一切众,令其心乐于诸佛,及以乐法乐众僧。

  若常心乐于诸佛,及以乐法乐众僧,则在如来众会中,逮成无上深法忍。

  开悟众生无有量,普使念佛法僧宝,及示发心功德行,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福聚,此光能觉一切众,令行种种无量施,以此愿求无上道。

  设大施会无遮限,有来求者皆满足,不令其心有所乏,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具智,此光能觉一切众,令于一法一念中,悉解无量诸法门。

  为诸众生分别法,及以决了真实义,善说法义无亏减,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慧灯,此光能觉一切众,令知众生性空寂,一切诸法无所有。

  演说诸法空无主,如幻如焰水中月,乃至犹如梦影像,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法自在,此光能觉一切众,令得无尽陀罗尼,悉持一切诸佛法。

  恭敬供养持法者,给侍守护诸贤圣,以种种法施众生,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能舍,此光觉悟悭众生,令知财宝悉非常,恒乐惠施心无著。

  悭心难调而能调,解财如梦如浮云,增长惠施清净心,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除热,此光能觉毁禁者,普使受持清净戒,发心愿证无师道。

  劝引众生受持戒,十善业道悉清净,又令发向菩提心,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忍严,此光觉悟嗔恚者,令彼除嗔离我慢,常乐忍辱柔和法。

  众生暴恶难可忍,为菩提故心不动,常乐称扬忍功德,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勇猛,此光觉悟懒堕者,令彼常于三宝中,恭敬供养无疲厌。

  若彼常于三宝中,恭敬供养无疲厌,则能超出四魔境,速成无上佛菩提c

  劝化众生令进策,常勤供养于三宝,法欲灭时专守护,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寂静,此光能觉乱意者,令其远离贪恚痴,心不动摇而正定。

  舍离一切恶知识,无义谈说杂染行,赞叹禅定阿兰若,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慧严,此光觉悟愚迷者,令其证谛解缘起,诸根智慧悉通达。

  若能证谛解缘起,诸根智慧悉通达,则得日灯三昧法,智慧光明成佛果。

  国财及己皆能舍,为菩提故求正法,闻已专勤为众说,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佛慧,此光觉悟诸含识,令见无量无边佛,各各坐宝莲华上。

  赞佛成德及解脱,说佛自在无有量,显示佛力及神通,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无畏,此光照触恐怖者,非人所持诸毒害,一切皆令疾除灭。

  能于众生施无畏,遇有恼害皆劝止,拯济厄难孤穷者,以是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安隐,此光能照疾病者,令除一切诸苦痛,悉得正定三昧乐。

  施以良药救众患,妙宝延命香涂体,酥油乳蜜充饮食,以是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见佛,此光觉悟将殁者,令随忆念见如来,命终得生其净国。

  见有临终劝念佛,又示尊像令瞻敬,俾于佛所深归仰,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乐法,此光能觉一切众,令于正法常欣乐,听闻演说及书写。

  法欲尽时能演说,令求法者意充满,于法爱乐勤修行,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妙音,此光开悟诸菩萨,能令三界所有声,闻者皆是如来音。

  以大音声称赞佛,及施铃铎诸音乐,普使世间闻佛音,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施甘露,此光开悟一切众,令舍一切放逸行,具足修习诸功德。

  说有为法非安隐,无量苦恼悉充遍,恒乐称扬寂灭乐,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最胜,此光开悟一切众,令于佛所普听闻,戒定智慧增上法。

  常乐称扬一切佛,胜戒胜定殊胜慧,如是为求无上道,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宝严,此光能觉一切众,令得宝藏无穷尽,以此供养诸如来。

  以诸种种上妙宝,奉施于佛及佛塔,亦以惠施诸贫乏,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香严,此光能觉一切众,令其闻者悦可意,决定当成佛功德。

  人天妙香以涂地,供养一切最胜主,亦以造塔及佛像,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杂庄严,宝幢幡盖无央数,焚香散华奏众乐,城邑内外皆充满。

  本?以微妙妓乐音,众香妙华幢盖等,种种庄严供养佛,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严洁,令地平坦犹如掌,庄严佛塔及其处,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大云,能起香云雨香水,以水洒塔及庭院,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严具,令裸形者得上服,严身妙物而为施,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上味,能令饥者获美食,种种珍馔而为施,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大财,令贫乏者获宝藏,以无尽物施三宝,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眼清净,能令盲者见众色,以灯施佛及佛塔,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耳清净,能令聋者悉善听,鼓乐娱佛及佛塔,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鼻清净,昔未闻香皆得闻,以香施佛及佛塔,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舌清净,能以美音称赞佛,永除粗恶不善语,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身清净,诸根缺者令具足,以身礼佛及佛塔,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意清净,令失心者得正念,修行三昧悉自在,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色清净,令见难思诸佛色,以众妙色庄严塔,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声清净,令知声性本空寂,观声缘起如谷响,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香清净,令诸臭秽悉香洁,香水洗塔菩提树,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味清净,能除一切味中毒,恒供佛僧及父母,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触清净,能令恶触皆柔软,戈铤剑戟从空雨,皆令变作妙华髮。

  以昔曾于道路中,涂香散华布衣服,迎送如来令蹈上,是故今获光如是。

  又放光名法清净,能令一切诸毛孔,悉演妙法不思议,众生听者咸欣悟。

  因缘所生无有生,诸佛法身非是身,法性常住如虚空,以说其义光如是。

  如是等比光明门,如恒河沙无限数,悉从大仙毛孔出,一一作业各差别。

  如一毛孔所放光,无量无数如恒沙,一切毛孔悉亦然,此是大仙三昧力。

  如其本行所得光,随彼宿缘同行者,今放光明故如是,此是大仙智自在。

  往昔同修于福业,及有爱乐能随喜,见其所作亦复然,彼于此光咸得见。

  若有自修众福业,供养诸佛无央数,于佛功德常愿求,是此光明所开觉。

  譬如生盲不见日,非为无日出世间,诸有目者悉明见,各随所务修其业。

  大士光明亦如是,有智慧者皆悉见,凡夫邪信劣解人,于此光明莫能睹。

  摩尼宫殿及辇乘,妙宝灵香以涂莹,有福德者自然备,非无德者所能处。

  大士光明亦如是,有深智者咸照触,邪信劣解凡愚人,无有能见此光明。

  若有闻此光差别,能生清净深信解,永断一切诸疑网,速成无上功德幢。

  有胜三昧能出现,眷属庄严皆自在,一切十方诸国土,佛子众会无伦匹。

  有妙莲华光庄严,量等三千大千界,其身端坐悉充满,是此三昧神通力。

  复有十刹微尘数,妙好莲华所围绕,诸佛子众于中坐,住此三昧威神力。

  宿世成就善因缘,具足修行佛功德,此等众生绕菩萨,悉共合掌观无厌。

  譬如明月在星中,菩萨处众亦复然,大士所行法如是,入此三昧威神力。

  如于一方所示现,诸佛子众共围绕,一切方中悉如是,住此三昧威神力。

  有胜三昧名方网,菩萨住此广开示,一切方中普现身,或现入定或从出。

  或于东方入正定,而于西方从定出;或于西方入正定,而于东方从定出;

  或于余方入正定,而于余方从定出。如是入出遍十方,是名菩萨三昧力。

  尽于东方诸国土,所有如来无数量,悉现其前普亲近,住于三昧寂不动。

  而于西方诸世界,一切诸佛如来所,皆现从于三昧起,广修无量诸供养。

  尽于西方诸国土,所有如来无数量,悉现其前普亲近,住于三昧寂不动。

  而于东方诸世界,一切诸佛如来所,皆现从于三昧起,广修无量诸供养。

  如是十方诸世界,菩萨悉入无有余,或现三昧寂不动,或现恭敬供养佛。

  于眼根中入正定,于色尘中从定出,示现色性不思议,一切天人莫能知。

  于色尘中入正定,于眼起定心不乱,说眼无生无有起,性空寂灭无所作。

  于耳根中入正定,于声尘中从定出,分别一切语言音,诸天世人莫能知。

  于声尘中入正定,于耳起定心不乱,说耳无生无有起,性空寂灭无所作。

  于鼻根中入正定,于香尘中从定出,普得一切上妙香,诸天世人莫能知。

  于香尘中入正定,于鼻起定心不乱,说鼻无生无有起,性空寂灭无所作。

  于舌根中入正定,于味尘中从定出,普得一切诸上味,诸天世人莫能知。

  于味尘中入正定,于舌起定心不乱,说舌无生无有起,性空寂灭无所作。

  于身根中入正定,于触尘中从定出,善能分别一切触,诸天世人莫能知。

  于触尘中入正定,于身起定心不乱,说身无生无有起,性空寂灭无所作。

  于意根中入正定,于法尘中从定出,分别一切诸法相,诸天世人莫能知。

  于法尘中入正定,从意起定心不乱,说意无生无有起,性空寂灭无所作。

  童子身中入正定,壮年身中从定出,壮年身中入正定,老年身中从定出;

  老年身中入正定,善女身中从定出;善女身中入正定,善男身中从定出;

  善男身中入正定,比丘尼身从定出;比丘尼身入正定,比丘身中从定出;

  比丘身中入正定,学无学身从定出;学无学身入正定,辟支佛身从定出;

  辟支佛身入正定,现如来身从定出;于如来身入正定,诸天身中从定出;

  诸天身中入正定,大龙身中从定出;大龙身中入正定,夜叉身中从定出;

  夜叉身中入正定,鬼神身中从定出;鬼神身中入正定,一毛孔中从定出;

  一毛孔中入正定,一切毛孔从定出;一切毛孔入正定,一毛端头从定出;

  一毛端头入正定,一微尘中从定出;一微尘中入正定,一切尘中从定出;

  一切尘中入正定,金刚地中从定出;金刚地中入正定,摩尼树上从定出;

  摩尼树上入正定,佛光明中从定出;佛光明中入正定,于河海中从定出;

  于河海中入正定,于火大中从定出;于火大中入正定,于风起定心不乱;

  于风大中入正定,于地大中从定出;于地大中入正定,于天宫殿从定出;

  于天宫殿入正定,于空起定心不乱。

  是名无量功德者,三昧自在难思议,十方一切诸如来,于无量劫说不尽。

  一切如来咸共说,众生业报难思议,诸龙变化佛自在,菩萨神力亦难思。

  欲以譬喻而显示,终无有喻能喻此,然诸智慧聪达人,因于譬故解其义。

  声闻心住八解脱,所有变现皆自在,能以一身现多身,复以多身为一身。

  于虚空中入火定,行住坐卧悉在空,身上出水身下火,身上出火身下水。

  如是皆于一念中,种种自在无边量。

  彼不具足大慈悲,不为众生求佛道,尚能现此难思事,况大饶益自在力。

  譬如日月游虚空,影像普遍于十方,泉池陂泽器中水,众宝河海靡不现。

  菩萨色像亦复然,十方普现不思议,此皆三昧自在法,唯有如来能证了。

  如净水中四兵像,各各别异无交杂,剑戟弧矢类甚多,铠胄车舆非一种。

  随其所有相差别,莫不皆于水中现,而水本自无分别,菩萨三昧亦如是。

  海中有神名善音,其音普顺海众生,所有语言皆辨了,令彼一切悉欢悦。

  彼神具有贪恚痴,犹能善解一切音,况复总持自在力,而不能令众欢喜!

  有一妇人名辩才,父母求天而得生,若有离恶乐真实,入彼身中生妙辩。

  彼有贪欲嗔恚痴,犹能随行与辩才,何况菩萨具智慧,而不能与众生益!

  譬如幻师知幻法,能现种种无量事,须臾示作日月岁,城邑丰饶大安乐。

  幻师具有贪恚痴,犹能幻力悦世间,况复禅定解脱力,而不能令众欢喜!

  天阿修罗斗战时,修罗败衂而退走,兵仗车舆及徒旅,一时窜匿莫得见。

  彼有贪欲嗔恚痴,尚能变化不思议,况住神通无畏法,云何不能现自在!

  释提桓因有象王,彼知天主欲行时,自化作头三十三,一一六牙皆具足;

  一一牙上七池水,清净香洁湛然满;——清净池水中,各七莲华妙严饰;

  彼诸严饰莲华上,各各有七天玉女,悉善技艺奏众乐,而与帝释相娱乐。

  彼象或复舍本形,自化其身同诸天,威仪进止悉齐等,有此变现神通力。

  彼有贪欲嗔恚痴,尚能现此诸神通,何况具足方便智,而于诸定不自在!

  如阿修罗变化身,蹈金刚际海中立,海水至深仅其半,首共须弥正齐等。

  彼有贪欲嗔恚痴,尚能现此大神通,况伏魔怨照世灯,而无自在威神力!

  天阿修罗共战时,帝释神力难思议,随阿修罗军众数,现身等彼而与敌。

  诸阿修罗发是念,释提桓因来向我,必取我身五种缚,由是彼众悉忧悴。

  帝释现身有千眼,手持金刚出火焰,被甲持杖极威严,修罗望见咸退伏。

  彼以微小福德力,犹能摧破大怨敌,何况救度一切者,具足功德不自在!

  忉利天中有天鼓,从天业报而生得,知诸天众放逸时,空中自然出此音。

  一切五欲悉无常,如水聚沫性虚伪,诸有如梦如阳焰,亦如浮云中月。

  放逸为怨为苦恼,非甘露道生死径,若有作诸放逸行,入于死灭大鱼口。

  世间所有众苦本,一切圣人皆厌患,五欲功德灭坏性,汝应爱乐真实法。

  三十三天闻此音,悉共来升善法堂,帝释为说微妙法,咸令顺寂除贪爱。

  彼音无形不可见,犹能利益诸天众,况随心乐现色身,而不济度诸群生!

  天阿修罗共斗时,诸天福德殊胜力,天鼓出音告其众,汝等宜应勿忧怖!

  诸天闻此所告音,悉除忧畏增益力。时阿修罗心震惧,所将兵众咸退走。

  甘露妙定如天鼓,恒出降魔寂静音,大悲哀愍救一切,普使众生灭烦恼。

  帝释普应诸天女,九十有二那由他,令彼各各心自谓,天王独与我娱乐。

  如天女中身普应,善法堂内亦如是,能于一念现神通,悉至其前为说法。

  帝释具有贪恚痴,能令眷属悉欢喜,况大方便神通力,而不能令一切悦!

  他化自在六天王,于欲界中得自在,以业惑苦为胃网,系缚一切诸凡夫。

  彼有贪欲嗔恚痴,犹于众生得自在,况具十种自在力,而不能令众同行!

  三千世界大梵王,一切梵天所住处,悉能现身于彼坐,演畅微妙梵音声。

  彼住世间梵道中,禅定神通尚如意,况出世间无有上,于禅解脱不自在!

  摩醯首罗智自在,大海龙王降雨时,悉能分别数其滴,于一念中皆辨了。

  无量亿劫勤修学,得是无上菩提智,云何不于一念中,普知一切众生心!

  众生业报不思议,为大风力起世间,巨海诸山天宫殿,众宝光明万物种,

  亦能兴云降大雨,亦能散灭诸云气,亦能成熟一切谷,亦能安乐诸群生。

  风不能学波罗蜜,亦不学佛诸功德,犹成不可思议事,何况具足诸愿者!

  男子女人种种声,一切鸟兽诸音声,大海川流雷震声,皆能称悦众生意。

  况复知声性如响,逮得无碍妙辩才,普应众生而说法,而不能令世间喜!

  海有希奇殊特法,能为一切平等印,众生宝物及川流,普悉包容无所拒。

  无尽禅定解脱者,为平等印亦如是,福德智慧诸妙行,一切普修无厌足。

  大海龙王游戏时,普于诸处得自在,兴云充遍四天下,其云种种庄严色:

  第六他化自在天,于彼云色如真金,化乐天上赤珠色,兜率陀天霜雪色,

  夜摩天上琉璃色,三十三天玛瑙色,四王天上玻璃色,大海水上金刚色,

  紧那罗中妙香色,诸龙住处莲华色,夜叉住处白鹅色;阿修罗中山石色;

  郁单越处金焰色,阎浮提中青宝色,余二天下杂庄严,随众所乐而应之。

  又复他化自在天,云中电耀如日光,化乐天上如月光,兜率天上阎浮金,

  夜摩天上河雪色,三十三天金焰色,四王天上众宝色,大海之中赤珠色,

  紧那罗界琉瑀色,龙王住处宝藏色,夜叉所住玻璃色,阿修罗中玛瑙色,

  郁单越境火珠色,阎浮提中帝青色,余二天下杂庄严,如云色相电亦然。

  他化雷震如梵音,化乐天中大鼓音,兜率天上歌唱音,夜摩天上天女音,

  于彼三十三天上,如紧那罗种种音,护世四王诸天所,如乾闼婆所出音,

  海中两山相击声,紧那罗中箫笛声,诸龙城中频伽声,夜叉住处龙女声,

  阿修罗中天鼓声,于人道中海潮声。

  他化自在雨妙香,种种杂华为庄严;化乐天雨多罗华,曼陀罗华及泽香;

  兜率天上雨摩尼,具足种种宝庄严,髻中宝珠如月光,上妙衣服真金色;

  夜摩中雨幢幡盖,华髮涂香妙严具,赤真珠色上好衣,及以种种众妓乐;

  三十三天如意珠,坚黑沉水栴檀香,郁金鸡罗多摩等,妙华香水相杂雨;

  护世城中雨美膳,色香味具增长力,亦雨难思众妙宝,悉是龙王之所作。

  又复于彼大海中,注雨不断如车轴,复雨无尽大宝藏,亦雨种种庄严宝。

  紧那罗界雨璎珞,众色莲华衣及宝,婆利师迦末利香,种种乐音皆具足;

  诸龙城中雨赤珠;夜叉城内光摩尼;阿修罗中雨兵仗,摧伏一切诸怨敌;

  郁单越中雨璎珞,亦雨无量上妙华;弗婆瞿耶二天下,悉雨种种庄严具;

  阎浮提雨清净水,微细悦泽常应时,长养众华及果药,成熟一切诸苗稼。

  如是无量妙庄严,种种云电及雷雨,龙王自在悉能作,而身不动无分别。

  彼于世界海中住,尚能现此难思力,况入法海具功德,而不能为大神变!

  彼诸菩萨解脱门,一切譬喻无能显,我今以此诸譬喻,略说于其自在力。

  第一智慧广大慧,真实智慧无边慧,胜慧及以殊胜慧,如是法门今已说。

  此法希有甚奇特,若人闻已能忍可,能信能受能赞说,如是所作甚为难。

  世间一切诸凡夫,信是法者甚难得,若有勤修清净福,以昔因力乃能信。

  一切世界诸群生,少有欲求声闻乘,求独觉者转复少,趣大乘者甚难遇。

  趣大乘者犹为易,能信此法倍更难,况复持诵为人说,如法修行真实解!

  有以三千大千界,顶戴一劫身不动,彼之所作未为难,信是法者乃为难。

  有以手擎十佛刹,尽于一劫空中住,彼之所作未为难,能信此法乃为难。

  十刹尘数众生所,悉施乐具经一劫,彼之福德未为胜,信此法者为最胜。

  十刹尘数如来所,悉皆承事尽一劫,若于此品能诵持,其福最胜过于彼。

  时,贤首菩萨说此偈已,十方世界六反震动,魔宫隐蔽,恶道休息。十方诸佛普现其前,各以右手而摩其顶,同声赞言:“善哉!善哉!快说此法!我等一切悉皆随喜。”

华严经佛法开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 2018 在线学佛 | 邮件:service@jingtuzang.org | 粤ICP备11002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