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入楞伽经

  第九卷入楞伽经

  总品第十八之一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修多罗深义,而说偈言:

  “如夏诸禽兽,迷惑心见波,

  诸禽兽爱水,彼水无实事。

  如是识种子,见诸境界动,

  诸愚痴众生,如眼[目+壹]见物。

  思惟可思惟,及离能思惟,

  见实谛分别,能知得解脱。

  是诸法非坚,虚妄分别生,

  虚妄分别空,依彼空分别。

  五阴识等法,如水中树影,

  如见幻梦等,识中莫分别。

  幻起尸机关,梦电云常尔,

  绝三相续法,众生得解脱。

  依诸邪念法,是故有识生,

  八九种种识,如水中诸波。

  依熏种子法,常坚固缚身,

  心流转境界,如铁依礠石。

  依止诸众生,真性离诸觉,

  远离诸作事,离知可知法。

  行如幻三昧,出诸十地行,

  汝观心王法,离心境识相。

  时知心常转,即住恒不变,

  住莲华宫殿,如幻境界相。

  住彼胜处已,得诸自在行,

  如摩尼现色,作度众生业。

  无有为无为,除诸分别心,

  愚痴无智取,如石女梦儿。

  寂静及无生,五阴人相续,

  因缘诸境界,空有及非有。

  我说诸方便,无如是实相,

  愚痴取实有,无能相可相。

  我觉一切法,而不觉一切,

  我有一切智,而无一切智。

  凡夫愚分别,自言世智者,

  我未曾觉知,亦不觉众生。

  一切法唯心,诸阴如毛轮,

  轮相毕竟无,何处有分别?

  本无始生物,诸缘中亦无。

  石女儿空华,若能见有为,

  尔时见可见,见迷法即住。

  我不入涅槃,不灭诸相业,

  灭诸分别识,此是我涅槃,

  非灭诸法相,愚痴妄分别。

  如瀑水竭尽,尔时波不生,

  如种种识灭,灭而不复生。

  空及无识相,如幻本不生,

  有无离有无,此诸法如梦。

  我说一实法,离于诸觉观,

  圣人妙境界,离二法体相。

  如见萤火相,种种而无实,

  世间见四大,种种亦如是。

  如依草木石,示现诸幻相,

  彼幻无是相,诸法体如是。

  无取著可取,无解脱无缚,

  如幻如阳焰,如梦眼中翳。

  若如是实见,离诸分别垢,

  即住如实定,彼见我无疑。

  此中无心识,如虚空阳焰,

  如是知诸法,而不知一法。

  离有无诸缘,故诸法不生,

  三界心迷惑,是故种种见。

  梦及世间法,此二法平等。

  可见与资生,诸触及于量,

  身无常世间,种种色亦尔。

  世间尊者说,如是所作事,

  心三界种子,迷惑见现未。

  知世间分别,无如是实法,

  见世间如是,能离诸生死。

  生及与不生,愚痴迷惑见;

  不生及不灭,修智慧者见。

  阿迦尼妙境,离诸恶行处,

  常无分别行,离诸心数法。

  得力通自在,到诸三昧处,

  彼处成正觉,化佛此中成。

  诸法不生灭,诸法如是体,

  应化无量亿,彼体中出世。

  愚人闻佛法,如响不思议,

  远离初中后,及离有无法。

  遍不动清净,无诸相现相,

  识性覆法身,一切身中有。

  迷惑是幻有,幻非迷惑因,

  心无迷惑法,亦非不少有。

  心依二法缚,阿梨耶识起,

  但心如是见,我法如瀑水。

  观世间如是,尔时转诸心,

  乃是我真子,成就实法行。

  暖湿及坚动,愚分别诸法,

  非实专念有,无能相可相。

  八种物一身,形相及诸根,

  愚分别诸色,迷惑身罗网。

  诸因缘和合,愚痴分别生,

  不知如是法,流转三界中。

  诸法及言语,是众生分别,

  而诸法是无,如化如梦等,

  观诸法如是,不住世涅槃。

  心种种种子,现见心境界,

  可见分别生,愚痴乐二法。

  无智爱及业,是心心法因,

  依他力法生,故说他力法。

  依法分别事,心迷惑境界,

  故不成分别,迷惑邪分别。

  心依因缘缚,是故生诸身,

  若离诸因缘,我说不见法。

  离诸因缘法,离于诸法相,

  不住诸法中,我说不见境。

  如王长者等,以种种禽兽,

  会集宅野中,以示于诸子。

  我如是诸相,种种镜像法,

  内身智为子,说于实际法。

  如大海波浪,从风因缘生,

  能起舞现前,而无有断绝。

  阿梨耶识常,依风境界起,

  种种水波识,能舞生不绝。

  能取可取相,众生见如是,

  可见无诸相,毛道如是见。

  阿梨耶本识,意及于意识,

  离可取能取,我说如是相。

  五阴中无我,及无人众生,

  生即诸识生,灭即诸识灭。

  如画中高下,可见无如是,

  如是诸物体,见无如是相。

  如乾闼婆城,禽兽渴爱水,

  如是可见见,智观无如是。

  离可量及想,非因亦非果,

  离能觉所觉,离能见可见。

  依阴因缘觉,无人见可见,

  若不见可见,云何修彼法?

  因缘因譬喻,立意及因缘,

  梦乾闼婆轮,阳焰及日月。

  光焰幻等喻,我遮诸法生,

  如梦幻迷惑,空分别众生。

  不依于三界,内外亦皆无,

  见诸有不生,乃得无生忍,

  得如幻三昧,及于如意身,

  诸通及自在,力心种种法。

  诸法本不生,空无法体相,

  彼人迷不觉,随因缘生灭。

  如愚痴分别,心见于自心,

  见外种种相,实无可见法。

  见骨相佛像,及诸大离散,

  善觉心能知,住持世间相。

  身住持资生,可取三种境,

  识取识境界,意识分别三。

  分别可分别,所有字境界,

  不能见实法,彼觉迷不见。

  诸法无自体,智慧者能觉,

  行者尔乃息,住于无相处。

  如墨图于鸡,愚取是我鸡,

  如痴凡夫取。三乘同是一,

  无诸声闻人,亦无辟支佛。

  所见声闻色,及见诸如来,

  诸菩萨大慈,示现是化身。

  三界唯是心,离二种体相,

  转变彼诸相,彼即是真如,

  法及人行相。日月光焰炽,

  大诸摩尼宝,无分别作事,

  诸佛法如是。如翳取毛轮,

  如是分别法,愚痴虚妄取。

  离于生住灭,及离常无常,

  可见染净去,如空中毛轮。

  如中莨菪人,见诸像大地,

  一切如金色,彼不曾有金。

  如是愚痴人,无始心法染,

  幻阳焰生有,愚人取为实。

  一子及无子,大海是一子,

  亦是无量子,汝观心种子。

  一子如清净,转于无种子,

  平等无分别;起即是生死,

  能生种种子,是故说种子。

  因缘不生法,因缘不灭法,

  生法唯因缘,心如是分别。

  三界唯假名,实无事法体,

  妄觉者分别,取假名为实。

  观诸法实体,我不遮迷惑,

  实体不生法,观是得解脱。

  我不见幻无,说诸法是有,

  颠倒速如电,是故说如幻。

  非本生如生,诸因缘无体,

  无有处及体,唯有于言语。

  不遮缘生灭,不遮缘和合,

  遮诸愚痴见,分别因缘生。

  实无识体法,无事及本识,

  愚痴生分别,如死尸恶觉。

  三界但是心,诸佛子能见,

  即得种类身,离作有为法,

  得力通自在,及共相应法。

  现诸一切色,心法如是生,

  而无心及色,无始心迷惑。

  尔时修行者,得见于无相,

  智慧中观察,不见诸众生。

  相及事假名,意取诸动法,

  我诸子过是,无分别修行。

  乾闼婆城幻,毛轮及阳焰,

  无实而见实,诸法体如是,

  如心见诸法,无如是体相。

  一切法不生,但见迷惑法,

  毛道迷分别,以住于二法。

  初识生分别,种种熏种子,

  识如瀑水起,断彼则不生。

  种种念观法,若但心中生,

  如虚空壁中,何故而不生?

  若有少相观,心则从缘生;

  若从因缘生,不得言唯心。

  心取于自心,无法无因生,

  心法体清净,虚空中无熏。

  虚妄取自心,是故心现生,

  外法无可见,是故说唯心。

  本识但是心,意能念境界,

  能取诸境界,故我说唯心。

  心常无记法,意二边取相,

  取现法是识,彼是善不善。

  离二种识相,是第一义门,

  说三乘差别,寂静无是相。

  若心住寂静,及行于佛地,

  是过去佛说,现未亦如是。

  初七是心地,寂静第八地,

  二地是行处,余地是我法。

  自内身清净,是我自在地,

  自在究竟处,阿迦尼吒现。

  如诸火焰等,而出诸光明,

  种种心可乐,化作于三界。

  或有先有化,而化作三有,

  彼处说诸法,是我自在地。

  诸地无时节,国土转亦然,

  过诸心地法,是住寂静果。

  实无而谓实,而见于种种,

  愚人颠倒取,是种种颠倒。

  如无分别智,有事不相应,

  以心非诸色,是故无分别。

  诸禅及无量,及无色三昧,

  诸相毕竟灭,是故心中无。

  须陀洹果法,往来及不还,

  及诸罗汉果,一切心迷惑。

  空无常刹那,愚分别有为,

  河种子譬喻,分别刹那义。

  刹那无分别,离诸所作法,

  一切法不生,我说刹那义。

  有无说于生,僧佉等妄说,

  一切法无说,亦是彼人说。

  有四种记法,一往答反问,

  分别差别答,默答遮外道。

  世谛一切有,第一义谛无;

  而实体无相,是第一义谛;

  见于虚妄法,是故说世谛。

  因于言语生,无如是实体,

  无事有言语,世谛中实无。

  是即颠倒事,可见亦是无,

  若事颠倒有,寂静毕竟无。

  依于颠倒事,及见诸法生,

  毕竟定是无,即是无体相。

  所见诸种种,熏习烦恼生,

  心见外迷惑,现取于前境,

  分别无分别,是空实相法。

  如幻像诸相,如树叶金色,

  是可见人见,心无明熏习。

  圣人不见迷,中间不见实,

  迷惑即是实,以实即中间。

  远离诸迷惑,若能生诸相,

  即是其迷惑,如眼翳不净。

  如翳见毛轮,依迷取诸法,

  于诸境界中,愚痴取是法。

  诸法如毛轮,阳焰水迷惑,

  三界如梦幻,修行得解脱。

  分别可分别,能生于分别,

  缚可缚及因,六种解脱因。

  无地及诸谛,无国土及化,

  佛辟支声闻,唯是心分别。

  人体及五阴,诸缘及微尘,

  胜人自在作,唯是心分别。

  心遍一切处,一切处皆心,

  以心不善观,心性无诸相。

  五阴中无我,我中无五阴,

  分别无是法,而彼法非无。

  如愚痴分别,有诸一切法,

  如是见实有,一切应见实。

  一切法若无,无染亦无净,

  愚痴见如是,彼法不如是。

  迷惑分别相,是他力分别,

  彼相所有名,是名分别相。

  名相是分别,因缘事和合,

  若不生彼心,是第一义相。

  报相佛实体,及所化佛相,

  众生及菩萨,并十方国土,

  习气法化佛,及作于化佛,

  是皆一切从,阿弥陀国出。

  应化所说法,及报佛说法,

  修多罗广说,汝应知密意。

  所有佛子说,及于诸如来,

  是皆化佛说,非淳熟者说。

  是诸法不生,而彼法非无,

  乾闼婆城幻,如梦化相似。

  种种随心转,唯心非余法,

  心生种种生,心灭种种灭。

  众生妄分别,无物而见物,

  无义唯是心,无分别得脱。

  无始世戏论,依止于烦恼,

  诸分别熏修,是故邪见生。

  识无分别义,真如是智境,

  转彼是寂静,是诸圣境界。

  观察义思惟,诸凡夫思惟,

  念真如思惟,诸佛净思惟。

  分别诸法体,一切法不生,

  依他力因缘,众生迷分别。

  他力若清净,离分别相应,

  转彼即真如,离分别是行。

  莫分别分别,分别是无实,

  分别迷惑法,取可取不尽。

  见外分别境,分别是实体,

  心分别分别,彼法因缘生。

  邪见见外义,无义但是心,

  观斟量相应,能灭取可取。

  无诸外境界,愚痴妄分别,

  熏习增长心,似生于诸法。

  灭二种分别,真如智境界,

  生于无法相,不思议圣境。

  名相及分别,实体二种相,

  正智及真如,是成就实体。

  依父母和合,阿梨耶意合,

  如酥瓶等鼠,共赤白增长。

  蔽尸厚泡疮,不净依节画,

  业风长四大,如诸果成熟。

  五及于五五,及有九种孔,

  诸毛甲遍覆,如是增长生。

  生如粪中虫,如人睡中寤,

  眼见色起念,增长生分别。

  分别及专念,断齿唇和合,

  口始说言语,如鹦鹉弄声。

  诸外道说定,大乘不决定,

  依众生心定,邪见不能近。

  我乘内证智,妄觉非境界,

  如来灭世后,谁持为我说?

  如来灭度后,未来当有人,

  大慧汝谛听,有人持我法。

  于南大国中,有大德比丘,

  名龙树菩萨,能破有无见。

  为人说我法,大乘无上法,

  证得欢喜地,往生安乐国。

  智慧观察法,不见实法体,

  是故不可说,及说亦无体。

  若因缘生法,不得言有无,

  因缘中有物,愚分别有无。

  邪见二邪法,我知离我法,

  一切法名字,无量劫常学,

  以学复更学,迭共相分别。

  若不说诸名,诸世间迷惑,

  是故作名字,为除迷惑业。

  依三种分别,愚痴分别法,

  依名迷分别,及因缘能生。

  法不灭不生,自性如虚空,

  法无体是体,分别相即体。

  影像及于幻,阳焰与梦响,

  火轮乾闼婆,诸法如是生。

  不二真如空,实际及法体,

  我说无分别,成就彼法相。

  口心境界虚,实乃立虚妄,

  心堕于二边,是故立分别。

  有无堕二边,以在心境界,

  远离诸境界,尔时正灭心,

  以离取境界,彼灭非有无。

  如圣人境界,愚人不能知,

  有灭住真如,智慧者能见。

  如彼诸法住,智慧者能见,

  法体不如是,以诸法无相。

  愚痴人见铁,分别以为金,

  非金而见金,外道取法尔。

  本无言始生,始生后还灭,

  从因缘有无,此说非我教。

  无始无终法,无始是相住,

  以世间住相,邪觉者不知。

  过去法是有,未来法非无,

  现在法亦有,不应言法生。

  转时及行相,诸大及诸根,

  虚妄取中阴,若取非觉者。

  一切佛世尊,不说因缘生,

  因缘即世间,如乾闼婆城。

  但法缘和合,依此法生法,

  离诸和合法,不灭亦不生。

  镜及于水中,眼及器摩尼,

  而见诸镜像,诸影像是无。

  如兽爱空水,见诸种种色,

  种种似如有,如梦石女儿。

  我乘非大乘,非声亦非字,

  非谛非解脱,非寂静境界。

  而我乘大乘,诸三昧自在,

  身如意种种,自在华庄严。

  一体及别体,因缘中无法,

  略说诸法生,广说诸法灭。

  不生空是一,而生空是二,

  不生空是胜,生灭即是空。

  真如空实际,涅槃与法界,

  身及意种种,我说异名法。

  经毗尼毗昙,分别我清净,

  依名不依义,彼不知无我。

  非外道非佛,非我亦非余,

  从缘成有法,云何无诸法?

  何人成就有,从因缘说无?

  说法生邪见,有无妄分别。

  若人见不生,亦见法不灭,

  彼人离有无,见世间寂静。

  众生分别见,可见如兔角,

  分别是迷惑,如禽爱阳焰。

  虚妄分别法,依彼分别见,

  无因缘分别,无因不应分。

  无水而取水,如兽妄生爱,

  愚痴如是见,圣者无如是。

  圣人见清净,以生三解脱,

  离诸生死法,修行寂静处。

  深快妙方便,知国土妙事,

  我为诸子说,不为诸小乘。

  三有是无常,空无我离我,

  同相及别相,我为声闻说。

  不著一切法,离世间独行,

  我说缘觉果,非思量境界。

  分别外实体,从他力故生,

  见自身迷惑,尔时转诸心,

  十地即初地,初地即八地,

  九地即七地,七地即八地,

  二地即三地,四地即五地,

  三地即六地,寂静无次第。

  诸法常寂静,修行者无法,

  有无法平等,尔时圣得果。

  诸法无体相,云何于无法,

  而能作平等,寂寂无分别?

  若不见诸心,内及外动法,

  尔时灭诸法,已见平等心。

  愚无始流转,取法如怀抱,

  诳凡夫而转,如因榍出榍。

  依彼因及观,共意取境界,

  依于识种子,能作于心因。

  修得及住持,随种类身得,

  及梦中所得,是通有四种。

  梦中所得通,及于诸佛恩,

  取种类身得,彼通非实通。

  熏种子熏心,似有法生转,

  愚人不觉知,为说生诸法。

  分别于外物,诸法相成就,

  尔时心闷没,不见自迷惑。

  何故说于生?何故说无见?

  不可见而见,愿必为我说。

  为于何等人,说何等法有?

  为于何等人,说何等法无?

  心体自清净,意起共诸浊,

  意及一切识,能作熏种子。

  阿梨耶出身,意出求诸法,

  意识取境界,迷惑见贪取。

  自心所见法,外法无外法,

  如是观迷惑,常忆念真如。

  修禅者境界,业诸佛大事,

  此三不思议,是智者境界。

  过现及未来,涅槃及虚空,

  我依世谛说,真谛无名字。

  二乘及外道,等著于邪见,

  迷没于心中,分别于外法。

  缘觉佛菩提,罗汉见诸佛,

  菩提坚种子,及梦中成就。

  何处为何等?云何为何因?

  所为为何义?惟愿为我说。

  幻心去寂静,有无朋党说,

  心中迷坚固,说有幻无幻。

  生灭相相应,相可相有无,

  分别唯是意,共于五种识,

  镜像水波等,从心种子生。

  若心及于意,而诸识不生,

  时得如意身,乃至于佛地。

  诸缘及阴界,是法自体相,

  假名及人心,如梦如毛轮。

  世间如幻梦,见依止得实,

  诸相实相应,离诸斟量因。

  诸圣人内境,常观诸妙行,

  迷覆斟量因,令世间实解。

  离一切戏论,智不住迷惑,

  诸法无体相,空及常无常。

  心住于愚痴,迷惑故分别,

  说是诸法者,非说于无生。

  一二及于二,忽然自在有,

  依时胜微尘,缘分别世间。

  世种子是识,依止彼因生,

  如依壁画像,知实即是灭。

  如人见于幻,见生死亦尔,

  愚痴人依闇,缚及解脱生。

  内外诸种种,诸法及因缘,

  如是观修行,住于寂静处。

  熏习中无心,心不共熏习,

  心无差别相,熏习缠于心。

  如垢见熏习,意从于识生,

  如帛心亦尔,依熏习不显。

  如物非无物,我说虚空然,

  阿梨耶身中,离于有无物。

  意识转灭已,心离于浊法,

  觉知一切法,故我说心佛。

  断绝于三世,离于有无法,

  世法四相应,诸有悉如幻。

  是二法体相,七地从心生,

  余地亦成就,二地及佛地。

  色界及无色,欲界及涅槃,

  一切心境界,不离于身中。

  若见诸法生,是生迷惑法,

  觉自心迷惑,是不生诸法。

  无生法体相,生即著世间,

  见诸相如幻,法体相如是,

  自心虚妄取,莫分别诸法。

  为痴无智说,三乘与一乘,

  及说于无乘,诸圣人寂静。

  我法有二种,相法及于证,

  四种斟量相,立量相应法。

  形及相胜种,见迷惑分别,

  名字及行处,圣行实清净。

  依分别分别,故有分别相,

  离分别分别,实体圣境界。

  常恒实不变,性事及实体,

  真如离心法,远离于分别。

  若无清净法,亦无有于染,

  以有清净心,而见有染法。

  清净圣境界,是故无实事,

  是诸法体相,圣人之境界。

  从因生世间,离于诸分别,

  如幻与梦等,见法得解脱。

  烦恼熏种种,共心相应生,

  众生见外境,非诸心法体。

  心法常清净,非是迷惑生,

  迷从烦恼起,是故心不见。

  迷惑即真实,余处不可得,

  非阴非余处,观阴行如实。

  离见能见相,若见有为法,

  见自心世间,彼人能离相。

  莫见唯心法,莫分别外义,

  住于真如观,过于心境界。

  过心境界已,远离诸寂静,

  修行住寂静,行者寂静住。

  不见摩诃衍,自然云寂静,

  依诸愿清净,智无我寂静。

  应观心境界,亦观智境界,

  智慧观境界,不迷于相中。

  心境界苦谛,智境界是集,

  二谛及佛地,是般若境界。

  得果及涅槃,及于八圣道,

  觉知一切法,得清净佛智。

  眼色及于明,虚空与心意,

  如是等和合,识从梨耶生。

  能取可取受,无名亦无事,

  无因分别者,若取于觉者。

  于义中无名,名中义亦尔,

  因无因而生,莫分别分别。

  一切法无实,言语亦复然,

  空不空义尔,愚痴见法是。

  妄取于实住,邪见说假名,

  一法成五种,如实能远离。

  五种是魔法,超越过有无,

  非修行境界,是外道之法。

  不求有邪法,亦无相见我。

  以作自常法,唯从言语生,

  实谛不可说,寂灭见诸法。

  依止阿梨耶,能转生意识,

  依止依心意,能生于转识。

  依虚虚妄成,真如是心法,

  如是修行者,能知心性体。

  分别常无常,意相及于事,

  生及与不生,行者不应取。

  莫分别二法,识从梨耶生,

  一义二心生,不知如是生。

  取一二之法,是凡夫境界。

  无说者及说,不空以见心,

  不见于自心,故生见罗网。

  诸因缘不生,诸根亦如是,

  界及五阴无,无贪无有为,

  本无有作业,不作非有为,

  无除亦无缚,无缚无解脱,

  无无记无物,无法无非法,

  无时无涅槃,法体亦是无,

  无佛无实谛,无因亦无果,

  无颠倒无灭,无灭亦无生,

  十二支亦无,边无边亦尔,

  离于诸邪见,是故说唯心。

  烦恼业及身,作者与果报,

  如阳焰及梦,乾闼婆城等。

  住于心法中,而生诸法相,

  住于心法中,而见于断常。

  涅槃中无阴,无我亦无相,

  能入唯是心,解脱不取相。

  见他何过失?诸众生见外,

  心非有非无,由熏习不显。

  垢中不见白,白中不见垢,

  如云盖虚空,是故心不见。

  心能作诸业,智于中分别,

  慧能观寂静,得大妙法体。

  心依境界缚,智依觉观生,

  寂静胜境界,慧能于中行。

  心意及意识,于相中分别,

  得无分别体,二乘非诸子。

  寂静胜人相,诸佛智慧净,

  能生于胜义,已离诸行相。

  分别法体有,他力法是无,

  迷惑取分别,不分别他力。

  非诸大有色,有色非诸大,

  梦幻乾闼婆,兽渴爱无水。

  我有三种慧,得止依圣名,

  心无法中生,是故心不见。

  身资生住持,众生依熏见,

  依彼分别相,而说于诸法。

  离二乘相应,慧离现法相,

  虚妄取法故,声闻见于法。

  能入唯是心,如来智无垢,

  若实及不实,从因缘生法。

  一二是取见,毕竟能取著,

  种种诸因缘,如幻无有实。

  如是相种种,不能成分别,

  依于烦恼相,诸缚从心生。

  不知分别法,他力是分别,

  所有分别体,即是他力法。

  种种分别见,于他力分别,

  世谛第一义,第三无因生。

  分别说相续,断即圣境界,

  修行者一事,唯心种种见。

  彼处无心体,如是分别相,

  如人眼中翳,分别种种色,

  翳非色非色,愚见他力尔。

  如金离尘垢,如水离泥浊,

  如虚空离云,如是净分别。

  声闻有三种,应化及愿生,

  离诸贪痴垢,声闻从法生。

  菩萨亦三种,诸如来无相,

  众生心心中,见佛如来像。

  分别无如是,他力法体有,

  见有无二边,见故见分别。

  若无分别法,他力云何有?

  远离有法体,实有法体生。

  依止于分别,而见于他力,

  依名相和合,而生于分别。

  常无所成就,他力分别生,

  尔时知清净,第一义实体。

  分别有十种,他力有六种,

  真如是内身,是故无异相。

  五法是实法,及三种实相,

  如是修行者,不坏真如法。

  星宿云形像,似于日月体,

  诸众生见心,可见熏集生。

  诸大无自体,非能见可见,

  若色从大生,诸大生诸大。

  如是不生大,大中无四大,

  若果是四大,因是地水等。

  实及假名色,幻生作亦尔,

  梦及乾闼婆,兽爱水第五。

  一阐提五种,诸性亦如是,

  五乘及非乘,涅槃有六种。

  阴有二十四,色复有八种;

  佛有二十四,佛子有二种;

  度门有百种,声闻有三种;

  诸佛国土一,而佛亦有一;

  解脱有三种,心虑有四种;

  我无我六种,可知境四种。

  离于诸因缘,亦离邪见过,

  知内身离垢,大乘无上法。

  生及于不生,有八种九种,

  一时证次第,立法唯是一。

  无色有八种,禅差别六种,

  缘觉及佛子,能取有七种。

  无有三世法,常无常亦尔,

  作及于业果,如梦中作事。

  佛从来不生,声闻佛子尔,

  心离于可见,亦常如幻法:

  胎生转法轮,出家及兜率,

  住诸国土中,可见而不生。

  去行及众生,说法及涅槃,

  实谛国土觉,从因缘生法。

  世间诸树林,无我外道行,

  禅乘阿梨耶,证果不思议。

  月及星宿性,诸王阿修罗,

  夜叉乾闼婆,因业而发生。

  不可思议变,退依熏习缘,

  断绝诸变易,时烦恼罪灭。

  一切诸菩萨,如实修行者,

  不畜诸财宝,金银及象马,

  牛羊奴婢等,米谷与田宅;

  不卧穿孔床,不得泥涂地。

  金银赤白铜,钵盂及诸器,

  修行净行者,一切不得畜;

  憍奢耶衣服,一切不得著。

  钦婆罗袈裟,牛粪草果叶,

  青赤泥土汁,染坏于白色,

  石泥及与铁,珂及于琉璃,

  如是钵听畜,满足摩陀量。

  为割截衣故,听畜四寸刀,

  刃如半月曲,不得学技术。

  如实修行人,不得市贩卖,

  所须倩白衣,及诸优婆塞。

  常护于诸根,知于如实义,

  读诵修多罗,及学诸毗尼,

  不与白衣杂,修行人如是。

  空处与冢间,窟中林树下,

  尸陀林草中,乃至于露地,

  如实修行人,应住如是处。

  三衣常随身,不畜余钱财,

  为身须衣服,他自与听受。

  为乞食出行,亦不左右视,

  视前六尺地,安庠而直进,

  如蜂采诸华,乞食亦如是。

  比丘比丘尼,众中众所杂,

  我为佛子说,此是恶命活,

  如实修行者,不听此处食。

  王小王王子,大臣及长者,

  为求于饮食,一切不得往。

  死家及生家,亲家及爱家,

  比丘杂等众,修行者不食。

  寺舍烟不断,常作种种食,

  故为人所作,行者不应食。

  离有无朋党,能见可见缚,

  行者观世间,离于生灭法。

  三昧力相应,及诸通自在,

  若不生分别,不久得如法。

  从微尘胜人,缘中莫分别,

  诸因缘和合,行者不分别。

  分别诸世间,种种从熏生,

  行者如实观,三有如幻梦。

  莫分别三有,身资生住持,

  离于有无谤,亦离有无见。

  饮食如服药,身心常正直,

  一心专恭敬,佛及诸菩萨。

  如实修行者,应知诸律相,

  及诸修多罗,简择诸法相。

  五法体及心,修行无我相,

  清净内法身,诸地及佛地。

  如是修行者,住于大莲华,

  诸佛大慈悲,如意手摩顶。

  去来于六道,诸有生厌心,

  发起如实行,至尸陀林中。

  日月形体相,及于华海相,

  虚空火种种,修行者见法,

  见如是诸相,取于外道法,

  亦随声闻道,及缘觉境界,

  远离如是等,住于寂静处。

  时佛妙光明,往于诸国土,

  摩彼菩萨顶,此摩顶妙相,

  随顺真如法,尔时得妙身。

  有无因法体,离于断常法,

  谤于有无法,是分别中道。

  分别无诸因,无因是断见,

  见种种外法,是人灭中道。

  不舍诸法相,恐有断绝相,

  有无是谤法,如是说中道。

  觉但是内心,不灭于外法,

  转虚妄分别,即是中道法。

  唯心无可见,离于心不生,

  即是中道法,我及诸佛说。

  生及于不生,有物无物空,

  诸法无自体,莫分别二法。

  分别是有法,愚分别解脱,

  不觉心分别,离于二取相。

  觉知自心见,时离于二见,

  如实知远离,不灭分别相。

  实知可见心,时知分别生,

  不生诸分别,是真如离心。

  离诸外道过,若见生诸法,

  彼智者应取,涅槃而不灭。

  知此法是佛,我说及余佛,

  若异见诸法,是说外道事。

  不生现于生,不退常现退,

  同时如水月,万亿国土见。

  一身及无量,燃火及注雨,

  心心体不异,故说但是心。

  心中但是心,心无心而生,

  种种色形相,所见唯是心。

  佛及声闻身,辟支佛身等,

  复种种色身,但说是内心。

  无色界无色,色界及地狱,

  色现为众生,但是心因缘。

  如幻三昧法,而身如意生,

  十地心自在,菩萨转得彼。

  自心分别名,戏论而摇动,

  依见闻生知,愚痴依相知。

  相是他力体,彼依名分别,

  分别是诸相,依他力法生。

  智慧观诸法,无他力无相,

  毕竟无成就,智依何分别?

  若有成就法,离于有无法,

  离于有无体,二体云何有?

  分别二种体,二种体应有,

  分别见种种,清净圣境界,

  分别是种种,分别是他力,

  若异分别者,是堕外道说。

  分别是分别,见是因体相,

  分别说分别,见是因相生。

  离于二分别,即是成就法。

  国土佛化身,一乘及三乘,

  无涅槃一切,空离一切生。

  佛三十差别,别复有十种,

  一切国土器,依诸众生心。

  如分别法相,现见种种法,

  彼法无种种,法佛世间尔。

  法佛是真佛,余者依彼化,

  众生自种子,见一切佛相。

  依迷惑转心,能生于分别,

  真不离分别,及不离于相。

  实体及受乐,化复作诸化,

  佛众三十六,是诸佛实体。

  如青赤及盐,珂乳及石蜜,

  新果诸华等,如月诸光明。

  非一亦非异,如水中洪波,

  如是七识种,共于心和合。

  如大海转变,是故波种种,

  阿梨耶亦尔,名识亦如是。

  心意及意识,分别外相义,

  八无差别相,非能见可见。

  如大海水波,无有差别相,

  诸识于心中,转变不可得。

  心能造诸业,意是能分别,

  意识能知法,五识虚妄见。

  青赤白种种,众生识现见,

  水波相对法,牟尼为我说。

  青赤白种种,水波中无是,

  愚痴见诸相,说于心中转。

  心中无是体,离心无外见,

  若有于可取,应有于能取。

  身资生住持,说水波相似,

  众生识现见,水波共相似。

  大海水波起,如舞转现见,

  本识如是转,何故知不取?

  愚痴无智慧,本识如海波,

  水波转相对,是故说譬喻。

  如日出世间,平等照众生,

  如是世尊灯,不为愚说法。

  住于真如法,何故不说实?

  若说于实法,心中无实法。

  如海中水波,如镜及于梦,

  如自心境界,等见无前后。

  无一时境界,是故次第生,

  识能知诸法,意复能分别。

  五识现见法,寂静无次第,

  如世间画师,及画师弟子。

  我住于妙法,为实修行说,

  离分别分别,是内身实智。

  我诸佛子说,不为于愚人,

  亦如幻种种,可见无如是。

  说种种亦尔,说亦尔不尔,

  为一人说法,不为余人说。

  如人病不同,医师处药别,

  诸佛为众生,随心说诸法。

  依外法种子,分别说现法,

  心取他力法,可取是分别。

  依止心种子,观取外境界,

  二种转迷惑,更无第三因。

  以迷惑不生,依何法不生?

  六十十八法,是故唯说心。

  自心见外法,见彼离于我,

  若入心分别,能离诸法相。

  依于阿梨耶,能生于诸识,

  愚痴内身入,心见于外入。

  取星宿毛轮,如梦中见色,

  有为无为常,分别无如是。

  乾闼婆城幻,如禽兽爱水,

  无如是见有,他力法亦尔。

  我诸根形相,我说三种心:

  心意及意识,离于自体相;

  心意及意识,离于他体相。

  心意及意识,无我无二体,

  五法自体相,是诸佛境界。

  就相有三种,依于一熏因,

  如彩色一种,壁上见种种。

  二种无我心,意及诸识相,

  五种法体相,我性无如是。

  远离诸心相,识离于意相,

  诸法体如是,是我之境界。

  离于诸法体,是诸如来性。

  身口及意业,彼不作白法,

  如来性清净,离于诸修行。

  自在净诸通,三昧力庄严,

  种种意生身,是净如来性。

  内身智离垢,离于诸因相,

  八地及佛地,是诸如来性。

  远行善慧地,法云与佛地,

  是诸佛之性,余地三乘杂。

  依众生身别,及为愚痴相,

  为说七种地,故佛说心地。

  口身心诸障,七地中无是,

  八地中妙身,如梦瀑水相。

  八地及五地,学种种伎术,

  一切诸佛子,三有中作王。

  生及与不生,不分空不空,

  实及于不实,心中无如是。

  此实此非实,莫分别此实,

  缘觉及声闻,非为佛子说。

  有无有非实,亦无有空相,

  假名及实法,心中一切无。

  依世谛有法,第一义悉无,

  无实法迷惑,是诸世谛法。

  一切法无法,我说于假名,

  言语及受用,愚痴见是实。

  从于言语法,是实有境界,

  从言语生法,见法无如是。

  如离壁无画,亦如影离像,

  本净识亦尔,为水波不现。

  如幻心亦尔,意如狡猾者,

  识共于五种,分别见如采。

  说是真法习,所有集作化,

  是诸佛根本,余者应化佛。

  心迷可见中,可见心中无,

  身资生住持,即阿梨耶现。

  心意及意识,实体五种法,

  二种无我净,诸佛如来说。

  虚妄觉非境,及声闻亦尔,

  是内身境界,诸佛如来说。

  长短等相待,彼此相依生,

  有能成于无,无能成于有。

  及分别微尘,色体不分别,

  说但是于心,邪见不能净。

  是中分别空,不空亦如是,

  有无但分别,可说无如是。

  功德微尘合,愚痴分别色,

  一一微尘无,是故无是义。

  自心见形相,众生见外有,

  外无可见法,是故无是义。

  心如毛轮幻,梦乾闼婆城,

  火轮禽兽爱,实无而人见。

  常无常及一,二及于不二,

  无始过所缚,愚痴迷分别。

  我不说三乘,但说于一乘,

  为摄取众生,是故说一乘,

  解脱有三种,亦说法无我。

  平等智烦恼,依解脱分别,

  亦如水中木,为波之所漂。

  如是痴声闻,为诸相漂荡,

  彼无究竟处,亦复不还生。

  得寂灭三昧,无量劫不觉,

  是声闻之定,非我诸菩萨。

  离诸随烦恼,依习烦恼缚,

  三昧乐境醉,住彼无漏界。

  如世间醉人,酒消然后寤,

  彼人然后得,我佛法身体。

  如众没深泥,身东西动摇,

  如是三昧醉,声闻没亦尔。

楞伽经佛法开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 2018 在线学佛 | 邮件:service@jingtuzang.org | 粤ICP备11002888号